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34章 兵係蔡厚

-

——————

夜幕緩緩降臨。

一輛出租車停在酒店門口。

車上下來一名二十歲出頭的妙齡少女。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頭大波浪型金黃捲髮發出耀眼的光芒,修長的大腿穿著一條鵝黃色的超短迷你裙,顯出身材的完美絕倫。

舉手投足之間無不儘顯性感嫵媚。

她熟練麻利地遞給門童小費,直接步入大堂,引來無數目光。

大堂經理微微一笑,殷勤上前,引導其辦理入住手續。

門童則從出租車後備箱拎出她的行李箱。

女子十分健談,大廳內傳出其爽朗的笑聲。

大堂經理親自拎起她的行李箱,陪著她一起進入房間。

大門關上的這一刻,二人四目相對,柔情似火。

大堂經理上前摟住女子的小蠻腰,眼神中滿是**。

女子嬌滴滴的“啊”了一聲,大堂經理獸慾瞬間爆發,**,親吻到一起。

房間內叫聲四起,令人興奮,欲罷不能……

一番激情**,大堂經理穿好衣服。

“我得趕緊下去了,在這裡呆的時間太久不好。等我下班了,帶你出去吃夜宵。”

“在這裡,還有人能管你呢?”

“本來是冇什麼人能管我,但是今天有大領導來,還是小心一些。”

“那你晚上陪不陪我睡覺了。”

大堂經理微微一笑,上前摟住自己的女朋友,親吻其額頭。

“這麼大老遠地跑來看我,準備給我慶生,我怎麼能不陪著你呢。我估計大領導明天也就差不多該走了,或許今天晚上都會走。我就稍微注意點就行。”

“餓不餓?不然我先讓人給你送點吃的吧!”

“不用啦,坐了一天車,太累了,那我休息會兒,下班了你叫我,我們去吃飯。”

“好,晚上我帶你去創世城轉轉,帶你看看創世聯盟的首都,帶你去消費!”

“好嘞!”兩人擁抱在一起,又膩歪了好一會兒,大堂經理這才整理了整理衣領離開。

女子伸了個懶腰,脫掉衣服,哼唧著小曲兒進入浴室,很快,浴室內傳出了淋浴與音樂聲。

客廳內,女子兩個碩大的皮箱,格外刺眼。

突然之間,其中一個皮箱的拉鍊被打開,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從裡麵爬出。

王梟的表情極其痛苦,顯然,他這個體型,能鑽進這皮箱,也是極其不易。

衛生間的女子,對此卻全然不知!

把皮箱複位,故意更改皮箱密碼。

迅速踩到桌上,拆下通風口鐵窗,順勢鑽進通風口內,隨即把鐵窗重新安好。

掏出一份事先準備好的簡易地圖,確定好自己現在所在的區域,奔著目標點爬行!

通風口內十分狹窄,王梟在這裡幾乎可用舉步維艱來形容。

他的身體幾乎死死地貼著上下方,隻能用力咬牙,慢慢攀爬!

努力了許久,他終於趴到了這一層的雜物房。

看了眼手錶,隨即開始閉目養神,調整狀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一會兒的功夫,雜物房內工作人員下班了。

王梟順著通風口跳進雜物房,活動了活動身體,從兜內掏出事先準備好的攀爬吸盤套在四肢。

雜物房內有一條雜物通道,所有換洗下來的床單被罩,都是從這裡直接扔到樓下。

鑽進雜物通道,王梟又開始了慢慢攀爬路程。

雜物道內壁非常光滑,若非不是特殊的攀爬工具,根本無法上前,但是王梟現在所在的樓層是六層,他需要這麼爬到二十一層,這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考驗。

索性王梟身體素質足夠強悍,硬生生地爬到了目標樓層的雜物間!

調整狀態,再次爬入頂樓的通風管道,這裡的通風管道,比起其他樓層,要寬敞不少。

最起碼攀爬起來冇有那麼的吃力!

王梟順著通風管道,一個房間一個房間地找,半個小時之後,王梟停在了一處通風管道。

看著下方的人來人往,整個人屏氣凝神,一言不發。

整個酒店頂樓住滿了人,所有房間住客的真實身份,皆是李釗的隨從以及保鏢。

李釗的房間內,他坐在窗邊,搖晃著紅酒杯,看著創世小鎮的夜景,感慨萬分!

“時光流逝,人生在世幾十年,彈指一揮間!”

“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核戰帶給人類的影響正在逐漸消除,隨著時間發展!所有,所有的所有,都會回到核戰之前,然後,會變得更好!”

“司長,您又開始感慨了!”

身後站著兩名貼身保鏢,都是李釗的絕對心腹。

“其實有些話,我不想說。”李釗一飲而儘,再次倒酒“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韓天喜可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他若是早點擔任創世聯盟主席的話,那早就冇有我們什麼事了!”

“司長,蔡厚來了!”

提到蔡厚,李釗的臉上閃過一絲哀傷。

“你們兩個去門外等我吧,我想和他好好聊聊天。”

兩名貼身保鏢離開房間,蔡厚走了進來,看著坐在窗邊的李釗,他的臉上也透漏著傷感。

“爸,好久不見。”

這一聲爸叫的李釗內心微微一顫,淚水瞬間濕潤了眼眶。

蔡厚的父親,是光明統戰兵係城市的城主!

蔡厚曾經也是光明統戰重點培養的將領,在光明統戰內部頗有聲望!

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李釗的女婿!

李釗唯一的女兒,就嫁給了蔡厚!夫妻二人感情關係極好!

最開始的時候,一家人相處得也很好!

但是後期隨著光明統戰兵將派係之間的矛盾越發嚴重!日積月累,積少成多!

李釗與蔡厚之間的矛盾也在逐漸加劇!

最後實在忍無可忍,蔡厚與許多兵係將領一樣,毅然決然地站在了兵係勢力這一邊!

無論誰勸都冇有用!再後來這批將領,無一例外遭遇到了將係的打壓與排擠!

蔡厚一氣之下返回老家,接任城主!

麵對父親與丈夫之間的抉擇,李釗的女兒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蔡厚。

但是那個時期光明統戰兵係城市的生活條件是非常艱難的,諸如城主也好不到哪兒去。

尤其是蔡厚所在城市,還有核輻射的影響。

這就使得身體本來就不怎麼好的李釗女兒,更是度日如年。

最後拚命給蔡厚產下一子,撒手而去。

這件事情已經成為了李釗內心揮之不去的陰影,他之前那些年恨蔡厚恨到了骨子裡,無時無刻不想殺了蔡厚,但是又不想自己的外孫,無父無母,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麼多年過去了,李釗也已經逐漸釋懷了。

兩人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過麵了,甚至於連說話都冇有說過一句。

這一次,他也是通過情報體係,瞭解到蔡厚還在創世城,所以他到了這裡,就讓人偷偷約了蔡厚。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許是想念自己的女兒,或許又是想念自己的外孫。

歸結到底,蔡厚父子,已經是李釗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房間內非常安靜,蔡厚走到了李釗的身邊,掏出手機,遞給李釗。

手機的螢幕背景依舊是妻子的照片,裡麵有很多李釗外孫的照片與視頻。

諸如李釗,在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也已經徹底破防了,看著這一幕一幕,淚水緩緩流出。

就這樣安靜了許久許久,李釗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調整了一番情緒之後,他緩緩開口。

“你們兵係的所有城主,是不是全都投靠韓天喜了。”

“這個要看從哪個方麵理解了!”

“彆裝了,你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嗎?都已經如此光明正大了,你還想隱瞞什麼?”

“你們可都是光明統戰的人!怎麼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難道想要自相殘殺嗎?”

“爸,你們將係這些人,把我們兵係的人,當成過自己人嗎?”

“隻有衝鋒陷陣上戰場,或者進那九死一生的實驗室接受人體改造技術的時候,我們纔是自己人吧,其他時候,我們算什麼?”

李釗非常不認同。

“當時的大形勢就是這樣的,冇有辦法!”

“若非如此,我們光明統戰怎麼可能擺脫壓迫!怎麼可能站得起來?你怎麼也不理解呢!”

“擺脫壓迫,過得好的是將係,不是兵係!將係就是吸血鬼,兵係就是傀儡,傀儡的唯一作用,就是給將係輸送血液!”

李釗臉色陰沉了下來。

“韓天喜這個人極其擅長花言巧語,籠絡人心,你們不要被他矇蔽做出傻事!”

“爸,我承認你說的這一切,韓天喜確實擅長花言巧語,籠絡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