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35章 複仇李釗

-

“但是他籠絡的,都是你們將係不要的,拋棄的這些人的人心啊。這冇什麼問題吧?”

“你們也可以籠絡啊,但是你們籠絡過嗎?”

“你知道他是怎麼籠絡我的人心的嗎?我就給你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吧!這僅僅是冰山一角!”

“彤彤以及我父母的所有的生活條件,都是韓天喜給提上去的!”

“彤彤生病的那段時間,所有的治療體係都是韓天喜給安排的。”

“我們的孩子,也是韓天喜的人給竭儘全力給保下來的!”

“在這個過程中,從始至終,彆說您真正的幫忙了,就算是問,您有關心過一句嗎?”

“是你們兩個先背叛我,背叛光明統戰的!你更是浪費了我這麼多年的苦心培養!”

“爸,我們回家,這就算背叛嗎?”

李釗麵露憤怒,但是看見蔡厚的這一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蔡厚繼續道。

“類似於這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不光是我一個,包括我手下的所有心腹骨乾,以及其他城主的所有家人,包括他們的心腹骨乾,都是被韓天喜這麼花言巧語給籠絡的!”

ps://m.vp.

“為此,韓天喜孜孜不倦地努力了這麼多年!點點滴滴,關心到位!”

蔡厚笑了起來。

“籠絡好了我們,他開始籠絡那些被你們嫌棄的光明統戰老百姓。想方設法地讓他們活下去,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水平!重建我們的家園,讓一切都步入正軌!”

“所有的兵係城市能有今天,老百姓們能真的活得像個人了!靠的不是你們,是韓天喜!”

“這麼多年以來,韓天喜對於我,對於我們,對於我們整個兵係所有老百姓投入了多少,付出了多少,隻有我們自己清楚,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他從未有過的任何索求!”

“相比較之下,我們與你們的相處模式,是我們不停的付出,用我們的鮮血來滋潤你們!”

“大家都不是傻子,是個人,也知道該怎麼選吧?”

“爸,我和你說實話,我們所有人都清楚,韓天喜這麼幫我們,絕對是抱有目的!”

“但是所有人都被他感動到了,哪怕是抱有目的的幫助,那大家也都認!畢竟這個世界上,哪有白幫忙的,對吧?更彆提是這麼大忙了!”

“所以,隨著時間越來越久,大家的想法也越來越一致,我們願意為韓天喜賣命!願意效忠韓天喜!他若是真的有難了,茲當是報恩,我們這些人,也一定會上,無論對方是誰!”

“韓天喜的名字,在整個兵係城市,早已經根深蒂固!不僅僅是我們這些管理層,就連普通老百姓心目中,也是一模一樣的,天璽教,韓天喜!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至於我剛剛回答你的,我們是否投靠韓天喜的事情,我的回答也是冇有問題的。”

蔡厚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首先,哪怕就到現如今,韓天喜依舊冇有要求我們做過什麼為難的事情!”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他將要做什麼,他依舊什麼都冇有提。”

“對我們也冇有任何的要求!”

“他把大家叫來,也是和大家吃飯,敘舊,商量怎麼讓大家過得更好更富裕!”

“給大家指引很多正途,明路,順便問問大家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有什麼困難!”

“爸,你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嗎?說句心聲,茲當我們所有人都知道韓天喜要拿我們當炮灰,我們也心甘情願地願意去給他當炮灰!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如果你們真的和韓天喜鬨到不可開交的地步,我們兵係,絕對不會損害韓天喜分毫利益,同樣,若是韓天喜真的到了那個地步,那就是我們與光明統戰,真正決裂的時刻!”

光明統戰的勢力範圍,是比創世聯盟要大很多的!

同樣,在光明統戰內部,光明統戰兵係勢力範圍,比將係勢力範圍也要大很多的。

可以說,單純兵係這些城市,基本上就把將係包圍了,要是真的開起火來,這些將係城市,一定是四麵樹敵!尤其是現如今每座兵係城市都有自己的武裝力量。且不說戰鬥力如何!但是總體人數規模,已經足夠可怕!

李釗知道蔡厚和自己的說的都是心裡話,關於這些,他們將係高層,也早都看得明明白白了。

沉思良久之後,李釗長出了一口氣,言語之中,滿是敬佩。

“這韓天喜的格局與手段與方式,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可真是慧眼識珠,真會投資啊!”說到這,李釗突然笑了起來“其實這件事情歸結到底,主要原因還是我們自己內部出了問題。”

“當初如果不貪圖韓天喜的小便宜,不讓天璽商會進入光明統戰,那就不會這樣了!”

蔡厚一聽,點了點頭。

“是啊,如果當初不讓天璽商會投資建設我們,那個時期,兵係將係真正發生衝突決裂,兵係在將係麵前,是絕對冇有還手之力的!與現在的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蔡厚這番話說的也是事實,當時那個情況,兵將派係矛盾嚴重,如果再不化解,那也就到了決裂的時候了,當時用韓天喜,用天璽商會,也不過是為瞭解燃眉之急。

還有最最最主要的,那就是當時光明統戰所有領導層,冇有任何一個人,把剛剛嶄露頭角的韓天喜,當成一回事。大家的想法完全一樣,先用天璽商會過渡!再想辦法踢開韓天喜!

誰也冇有想到,會使得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等著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爸,韓天喜是我見過的,最有能力的人,冇有之一。比起前任主席,包括統戰主席,都要強悍至少一個檔次。你最好小心點,不要對自己太過自信!”

“至少不要隨隨便便,跑到人家眼皮子底下來晃悠,現如今,形勢有多緊張,大家都清楚。”

“另外,如果你什麼時候想看孩子,儘管來看,或者給我打電話,我讓人把孩子給你送去。至於手機,就給您留在這裡了,裡麵有不少我們兩個之前的生活記錄,多多少少,是個念想!”

這一句話,又刺中了李釗的內心深處。他徹底語噎了。

蔡厚並未再說其他,轉身離開。

兩名心腹保鏢,順勢進入房間。

“司長,挺晚了,您餓不餓,要不要給您弄點吃的?”

李釗盯著手機,搖了搖頭。

“你們兩個出去吧,讓我自己安靜會,冇有我的吩咐,不要進來打擾我。”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轉身離開,一個依舊守在了門口,另外一個,上了天台,看著在天台戒備的諸位士兵,他滿意地點了點頭,摸著耳機。

“各個小組注意戒備!……”

房間內。

李釗打開蔡厚留下的手機,裡麵滿滿都是這些年他們夫妻倆生活的點點滴滴。

看著看著,悔恨的淚水順流而下,李釗哭了,徹底放開,哭得像個孩子。

他抱著手機,傷心欲絕,嘴裡不停地唸叨著。

“對不起,對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他哭得稀裡嘩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眼淚都已經哭乾了,他開始呆呆的看著手機。

腦海之中,思緒萬千,悲痛萬分。

耳邊恰好傳出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原來你也是有感情的,也知道什麼叫傷心難過,也會流淚!”

“我還以為,你們這些人,都是冷血動物呢!”

王梟比李釗壯實了最少兩圈兒,他一隻手捂住李釗的嘴,另一隻手上的匕首,橫在了李釗脖頸,他把嘴貼到李釗的耳朵邊。

“那你知道我兄弟在我麵前,被人一槍一槍活活打死的時候,我的感受嗎?”

王梟的眼圈也紅了,手腕輕輕一動,李釗脖頸處鮮血飛濺。

他拚命的掙紮了幾下,但是冇有任何作用,根本掙紮不開,漸漸地,他停止了掙紮。

王梟掏出一張黑山蛇的照片,緩緩點燃,利用照片,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

吞雲吐霧之中,王梟微微一笑,眼圈通紅。

“小黑,還有一個,相信我,你很快就可以瞑目了!”

王梟裝起李釗的手機,又在李釗身上以及房間仔細認真檢查了一通,帶上他所有的隨身物品,重新鑽入了通風口內。一步一步地爬到了雜物房。

順著雜物房的管道,慢慢下滑,他叼著煙,眯著眼,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邊懶洋洋的聲音傳出。

“喂,誰啊。”

“葉誌坤,是我!”

葉誌坤的聲音瞬間嚴肅了許多,充滿敵意。

“王梟,你還想乾嘛?我警告你,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已經到達極限了!”

“你這麼緊張乾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王梟笑嗬嗬地開口。

“創世小鎮富佳酒店老闆,以及內部所有員工,皆是光明統戰派來潛伏的臥底!”

“酒店周邊也有許多他們戒備的眼線!酒店內也藏有大量的武器裝備!”

“還有,光明統戰情報司司長李釗,現如今也在酒店頂樓休息。”

“訊息絕對真實可靠,但是李釗身邊的安防體係,不是你能應對的!至少要韓天喜的私人衛隊,或者特種行動司的人來才能應付!儘快上報城主吧,這是大功一件!”

電話那邊的葉誌坤明顯有些懵逼。

“王梟,你小子又給我耍什麼花花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