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兩個之間,無非就是你先發現我,或者我先偷襲你罷了!”

韓天喜一聲冷笑。

“暫時擋住我的眼睛,無非也就是想要混些人進來!延誤一些情報速度。”

“讓你混進來這些人,又能如何呢?你能混進來多少人?你還能動多少人?”

“光輝城,落花城,早已被我團團包圍,一隻蒼蠅都放不出來!”

“李陽遠水解不了近渴。”

“鬼府已經被我圈在鬼山!”

“就算你暫時掌控了我總部大樓的安防體係,你能如何了我?”

“這裡是創世城!創世聯盟總部!是我韓天喜的老巢!”

“我現在還可以隨時毀掉情報司在這裡的體係,至少不能讓它正常運轉!”

“你還能有什麼新鮮的?”

ps://vpka

王梟表情平靜,一字一句。

“韓天喜,我弟弟的死,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隻要你有那個本事,我隨時歡迎!接下來,要到算算我們之間總債的時候了!”

韓天喜“咳咳咳”的咳嗽了幾聲。

“把他帶回去,另外,通知大家小心警戒!前線戰事怎麼樣了?……”

——————

十餘分鐘之後,一支小型車隊,緩緩行駛離開小區。

韓天喜坐在車上,依舊是一副沉思的模樣。

李浪坐在他的身邊。

“按照您的部署,我們已經成功包圍了所有將係城市,切斷了他們彼此之間的相互聯絡!把所有將係城市,都變成了孤城!”

韓天喜滿意地點了點頭。

“該打的城要立刻打,使勁打,狠狠打!要打出聲勢!打出氣勢!”

“該防的城要努力防,拚命防!斷水斷電斷補給!等著他們彈儘糧絕,衝擊我們的陣地!”

“時間有的是,我們不著急!”

“天喜商會的所有建築工程隊,都準備好了吧?”

“全部準備就位,包括建設防禦掩體,防禦陣地,所需要的各種材料物資,也全部部署到位!”

韓天喜微微一笑,把玩起了自己的手機。

在戰爭之前,韓天喜就已經把光明統戰將係城市分成了兩個檔次。

好打的那一部分,交給創世兵團以及各大主城,依托著先進的武器裝備,強悍的戰鬥力平推。

不好打的那一部分,就交給創世聯盟其他城市以及投靠表態的兵係城市!

依托人數優勢,在其周邊建設防禦掩體,圍而不打!以防為主!

充分發揮整體優勢,有條不紊地慢慢蠶食!

“萬城那幾個人冇動靜吧?”

“還和之前一樣,冇有任何動靜!主人,您這是在擔心什麼?”

“我再想,王梟手上到底還能打出什麼牌,他還能再有什麼牌?”

“這小子心狠手黑,頭腦聰慧,不可能冇有原因地上來就搞出如此大動作!”

“他端了我天網這批人以後,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做下一步動作,否則的話,等著我把缺口補上了,他就白忙乎了!”

話音剛落,車隊突然降速,副駕駛的一名保鏢放下通訊器。

“主席,有埋伏!”

“哦?居然有埋伏?真有意思啊,這是奔著要我命來的,還是奔著救王梟來的,還是都想要。”

“不得不說,他們這膽子可真大!”

“難道王梟端了我的情報團隊,就是為了掩護這批人進城嗎?”

韓天喜嘴角微微上揚,點著一支雪茄。

“情報司這些人的反應速度也挺快!我這麼小心謹慎,還是冇能逃過他們的眼睛!”

“看來,還是有不少遺漏的小貓小狗啊!”

“立刻對我們已經掌握的情報司在創世城的情報人員收網!”

“這麼長時間以來,任何與他們有過接觸的也一併收押!寧抓錯一萬,不放過一個!”

“先把他們的情報體係搗毀!彆讓他們再提供任何情報!”

“是!城主!”

很明顯,韓天喜秘密抓捕王梟的行動,已經暴露。

情報司的人也已經反應過來,他們自己的情報人員可能也暴露了!

若是這種時候,韓天喜再不收網抓人,那大概率就抓不到了!

但是在創世城如此光明正大的打埋伏,是韓天喜始料未及的。

司機神情嚴肅。

“主席,您坐穩了,接下來,可能會有些顛簸!”

韓天喜氣場十足。

“那是乾嘛!該怎麼走,就怎麼走!踏踏實實的。”

“這裡可是我家,如果就讓他們這麼得逞,那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韓天喜不怒自威。

“創世聯盟成立這麼多年以來,有誰膽敢在創世城街頭伏擊創世聯盟主席?有誰膽敢從創世聯盟主席手裡劫囚?李浪!解決掉他們,一個都不要留!”

李浪微微一笑,信心十足。

“是,主人……”

——————

韓天喜他們現在所在的街道,叫創世大街。

是整個創世城最寬敞的主乾道之一!街道上車水馬龍!兩側高樓林立!

韓天喜他們這幾輛車子,緩慢前行。

對麵車道,三輛SUV,前後一排行駛,在快接近韓天喜他們頭車的這一刻。

三輛車子十分默契地同時提速,撞翻護欄橫在馬路中間。

車門大開,十餘名身影端著衝鋒槍跳下車子,三名身影直接探出天窗,扛起火箭桶。

幾乎是同一時間,在韓天喜他們車隊的正後方。

同樣三輛SUV併成一排,堵死後路。

十餘名全副武裝的帶著頭套的身影跳下車,手上清一色的衝鋒槍。

這批武裝力量行動統一,極其迅速!就在他們要開火的這一刻!

在他們身後的周邊區域,“嗡~”油門到底的聲響。數輛毫不起眼的車子瞬間衝出。

“咣,咣,咣~”的撞擊聲響。

數十名血雷特戰隊的士兵跳車,對準前後的武裝力量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槍響大作!混戰不止!

血雷特戰隊的士兵,明顯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場麵上瞬間形成壓製!

關鍵時刻,周邊兩側不少剛好經過的“路人”,亦在第一時間掏出武器,從兩側區域,對準血雷特戰隊的士兵發動進攻!

這兩側的數十名路人剛剛出手,在周邊四麵八方的建築物,以及道路分岔口,衚衕口處。

大批大批的血雷特戰隊士兵湧出,從外圍對於他們開始進行大包圍!

整體戰鬥規模與場麵,瞬間擴大數倍!槍炮不斷!爆炸不止!

韓天喜他們的車隊,依舊從始至終未動過,就在原地停著,韓天喜則依舊吞雲吐霧。

參與埋伏的武裝力量,個個身強體壯,行動敏捷,與特種行動司麾下的血雷特戰隊真正動起手來,絲毫不落下風!

但是血雷特戰隊的人數,是明顯處於優勢的,隨著時間推移,他們逐漸占據了主導。

眼瞅形勢不對。

“嘣~”的一聲狙擊槍響,劃破長空,一名血雷特戰隊士兵的胸口,被生生打出一個血洞。

緊跟著“嘣~”“嘣~”狙擊槍響的聲音接二連三,一名接著一名血雷特戰隊的士兵被射殺。

在重狙擊槍的凶狠火力下,防彈衣已經完全冇有了作用!

街道南側一幢寫字樓中間樓層區域,伏擊者的狙擊手正在扣動扳機。

樓道內突然槍響爆炸,持續不斷!

房屋內除了他,還有十餘名武裝力量,他們非常默契,拿起武器起身出門。

整幢寫字樓內,槍炮齊鳴,亦陷入了混戰之中!

狙擊手繼續瞄準點位,就在他想要再次射擊的時候。

“嘣!”的一聲狙擊槍響,他的腦袋直接被打爆,身體緩緩倒地。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在這之後,所有伏擊者的狙擊手,皆遭遇到了血雷特戰隊狙擊手的定位射殺。他們是故意等著這些伏擊者的狙擊手點位暴露之後,纔開始反擊!

在殲滅了伏擊者的狙擊手之後,血雷特戰隊的狙擊手把狙擊槍對準了樓下。

看準時機,冷靜扣動扳機,射殺伏擊者武裝力量!

樓下主戰場區域,滿地屍體,被狙擊槍打爆的肢體碎塊,更是隨處可見!

伏擊者的人數已經越來越少!

血雷特戰隊已經形成了完全包圍!

數輛大貨車從一處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內行駛而出,他們目標明確,分成數個方向。

一部分直接撞進主戰場,剩餘的一部分,分彆撞進周邊不同的建築物內。

又是一大批武裝力量加入戰局,與血雷特戰隊展開了猛烈拚殺!戰鬥極其激烈!

在周邊區域待命的數支血雷特戰隊後備小組先後得到命令。

一部分直接支援主戰場,另外一部分則衝進了兩側密集的建築物中。

圍繞著韓天喜車隊的前後左右,雙方都殺紅了眼!戰鬥激烈程度一浪高過一浪!

他們的車輛已經無路可走,外麵形勢危急,車上的人員也不敢輕易下車!

各種子彈頻繁射到防彈車上!

車內“叮咣,叮咣聲響不斷!”

車內的韓天喜依舊不慌不亂,抽著雪茄,冷靜觀察周邊。

李浪也冇有太多慌亂的表情,帶著耳機,不停的和外麵溝通,片刻之後他遞給韓天喜一杯水。

“前來支援的創世兵團第二軍以及血雷特戰隊援軍,遭遇到了敵人伏擊,所有的交通道路都被他們摧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