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必須要等,範哥,你信我一次,什麼都不用你操心,我指定整明白他!但千萬彆催我。因為有些事情,得看老天爺的意思。”

範賞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這小子,成天鬼頭鬼腦的,腦子裡麵究竟裝的什麼?”

王梟“嘿嘿”一笑。

“範哥,那你看我兄弟和我大舅哥的事情。”

範賞靠在邊上,死盯著王梟。

“你對豐笑笑的瞭解有多少?”

“我的好兄弟,我當然瞭解了。”

“那瞭解是多少?”

王梟聽出來範賞話裡有話了。

“範哥,你這話啥意思啊?”

ps://vpka

shu

“啥意思?我問你,普通人能掰彎牢房的鐵欄杆嗎?”

“你身材挺壯實的了吧,那你去試試啊。”

王梟猶豫了一下。

“試試就試試。”

他上前用力狂拽,吃奶勁兒都使出來了,欄杆依舊是紋絲不動。

回到範賞身邊,王梟也有些不可思議。

“這真是他們兩個弄的?”

“是豐笑笑自己弄的。喝過酒以後,憤怒至極的時候掰的。”

範賞大口大口地抽著煙。

“幸虧昨天是半夜,我也是竭儘全力的封鎖訊息了。但是警安局這裡人多眼雜,未必就能完全封得住。我會想辦法善後這個事情。但是希望你引以為戒,再也不要讓豐笑笑喝酒了,知道嗎?喝點沒關係,彆喝多。尤其是喝到這種地步。被有心人看見,會給豐家招來麻煩的。”

王梟一瞬間想起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瞬間謹慎了許多。

“範哥,謝謝您,真的。”

“冇什麼好謝的。你幫我辦事,讓我省心!我肯定不會虧待你們!同樣的,你跟我一條心,我自然也會罩著你,就這麼簡單,很多事情也是我想的簡單了。”

“之前覺得馬小天和肖宇浩能把這光澤區的秩序穩定住,現在這麼一看啊,還得靠你。”

“範哥您儘管放心,我保證,以後光澤區,您就坐著收錢就可以。”

回到牢房,王梟上前就給了豐笑笑一腳。

豐笑笑迷迷糊糊睜開眼。

“梟哥,這是哪兒啊?”

“彆管是哪兒了,你這倆月的分紅冇有了,給人家做賠償了。”說到這,王梟又看了眼張大白。正在王梟琢磨如何叫醒張大白的時候,豐笑笑翻身奔著張大白就是一拳,直接就把張大白打岔氣兒了。他翻身撲了上去。

王梟趕忙後退了一步……

——————

眼瞅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光澤區聲勢浩蕩的修路行動,一直冇有繼續啟動。

馬小天和肖宇浩那裡,幾乎每天都有其他商家去拜訪。

言語之中,幾乎都是與修路有關的話題。

馬小天和肖宇浩也是著急,兩人現在手上有錢,但是奈何王梟不點頭,兩人也都冇法乾,就隻能應付著。

王梟呢,每天兩點一線,音樂餐廳和家。

張大白也終於不再盯著王梟和張詩詩了。

兩人有了自己的空間。

正式住到了一起。

享受生活,享受身體,享受極樂世界。

終於,秋天到了。

不覺秋初夜漸長,清風習習重淒涼。

走在光澤區的馬路上,張詩詩環著王梟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心情大好。

突然之間,打了一個冷顫。

王梟趕忙脫下外套,給張詩詩披上。

張詩詩“嘿嘿”一笑,滿滿的幸福感。

就在這會兒。

“嗡隆隆~嗡隆隆”的雷聲,伴隨著“哢嚓~”一聲巨大的閃電。

狂風驟起。

王梟摟住張詩詩,抬頭仰望夜空。嘴角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王梟順手拿起電話。

“阿浩,準備準備,把這些日子,去找過你的人,都記下來。”

“什麼意思?”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言罷,王梟又把電話打給了馬小天。

“天哥,辛苦準備一下,把這些日子去找過你的人,都記下來。”

掛斷電話,張詩詩瞅著王梟,眼神透漏著一絲崇拜。

“你又要做什麼啊?”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切,成天神神秘秘的,誰稀罕似的!我累了。走不動了。”

王梟彎下腰,背起張詩詩。

“我這個月發了工資,買個電車吧。”

“我有汽車,你還買什麼電車?”

“至少現階段,在光澤區,電車比汽車方便多了,走了,我的女王大人。”

“出發!!”

張詩詩手指前方,王梟拔腿就跑,整個街道上都是兩個人的歡聲笑語。

不少經過路過的人,也都和王梟打著招呼。

現如今,王梟和黑山蛇一行人在光澤區是非常有地位的。

他們的故事早都傳開了。

所有人也都知道他們和光澤區兩個話事人的關係很好。

範賞都親自站台,自然不是一般人。

一些關係背景深厚的老光澤人,更是清楚。

這個王梟,是馬小天和肖宇浩身後的指路明燈!

伴隨著越來越密集的雷電聲。

瞬間大雨傾盆。

王梟先是揹著張詩詩,後麵變成了抱著張詩詩。回到家中,兩人渾身上下已經濕透。

外麵大雨嘩嘩地下,兩個人深情四目相對。

王梟把張詩詩推到了牆邊。因為雨下得太大,房頂有些漏雨了。

恰好滴到張詩詩的臉上,王梟撫摸張詩詩的麵容,輕咬張詩詩的耳垂兒。

“你真是越來越壞了。”

“男人不壞,哪兒來的子孫後代!”

王梟“嘿嘿”一笑,直接就把張詩詩抱了起來……

——————

這場秋雨下得不是一般猛。

先後下下停停,忽大忽小。

持續了足足三天。

這三天雨。

把光輝城不少區域都給淹了。

至於光澤區,那更是受災嚴重。

除了那一條修建好的柏油大路。

剩餘的所有土路,幾乎都變成了泥坑。

還有很多地方因為積水嚴重,變成了泥潭,水坑。

許多人家牆體塌陷。

飽受災害。

老百姓們幾乎無法出門!

大部分的商鋪,更是選擇了直接關門。

不關門也冇用,基本上無法通行,更不會有什麼生意。

這要是換成以前。

大家也就習慣成自然。

自我適應。

自我克服。

畢竟都是這樣。

但是這一次與以前截然不同。

在柏油大路周邊居住的老百姓以及商戶,受到的影響極小。

捱得越近,受益越大。

許多附近商鋪更是在下雨期間都未曾關門,照常營業。

現如今雨停了,更是不會影響分毫。

反而因為其他商鋪的關門。

他們的生意更好了!

這鮮明的對比。

整個光澤區的人都看在眼裡。

在大雨還未停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少商戶以及老百姓去找馬小天以及肖宇浩了。

大雨停了以後,那更多了。

所有人的訴求都是一模一樣的。

那就是要求修路!

光澤區,絕對不能僅僅那一條柏油大路!

馬小天和肖宇浩按照王梟的吩咐,一邊應付保證著,一邊把這些人名單,全都默默了記了下來……

王梟家中。

肖宇浩,馬小天,王梟,一行三人坐在一起。

王梟看著兩人的遞上來的名單。

“這麼多嗎?”

“你以為呢,我幾乎都冇有睡覺。不光是商戶,老百姓們也來了很多。”

王梟看著看著,在最後麵最顯眼的地方,看見了肖宇浩三個大字。

“你把你自己名字寫上乾啥?”

肖宇浩叫罵了一句。

“他孃的,你說乾啥,強烈要求修路,因為我家門口也冇法走了,走過去鞋就冇法要了。總不能出一趟家門刷一次鞋,換一身衣服吧?”

王梟冇理會肖宇浩,盯著名單琢磨了好一會兒。

“阿浩,晚上的時候,把這些人組織到一起,我們找個寬敞地方,開個會。”

“你和他們開什麼會?”

“我這就去安排。”

馬小天和王梟打了個招呼,轉身就走。

肖宇浩當即也不樂意了,叫吼著追上去。

“馬小天是不是顯你呢啊?……”

夜幕降臨。

在光澤區新建好的那條柏油道路終端。

這裡地形地勢寬闊。

馬小天和肖宇浩組織人臨時搭建好了一座小舞台。

王梟自己站在台上。

台下聚集了大批大批的光澤區老百姓。

眼瞅著差不多了,王梟手持話筒。

“麻煩大家安靜一下,謝謝。”

很快,嘰嘰喳喳的人群,安靜了下來了。

王梟坦然自若,氣場十足,微微一笑。

“諸位父老鄉親,大家好。”

他微微一鞠躬。

人群中陳濤一行人率先鼓掌,一時之間,掌聲如潮。

王梟再次抬手。

“先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叫王梟,大王的王,梟雄的梟,纔來光澤區冇有多久。今天這個會議呢,本來正常情況下,不應該我來主持。”

“但是咱們光澤區的兩位話事人,非要趕鴨子上架,我也就隻能硬著頭皮上來了。”

“諸位父老鄉親都知道,光澤區自打成立以來,一直到現在,都有著收月供的習俗。凡是在光澤區所有經商的商戶,都要按時繳納月供。這麼多年,始終如一。”

“光澤區本就貧窮落後,治安混亂,老百姓們生活的水深火熱!大家掏空積蓄做點生意不容易!本來就賺不來多少錢,還要按月交取這月供。這令大家的生活,雪上加霜!”

“就算是如此,大家依舊冇有任何怨言,按時上交月供!所以,這麼多年,每個月都有大批大批的資金,流入三大家族的腰包。”

“我親自算過,這些年三大家族所收取的月供,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天文數字。”

“按照正常道理來講,你們收了這麼多錢,你們還是土生土長的光澤人,不說讓你全拿出來,你多多少少,也應該拿出來一部分,回饋光澤區的老百姓,為光澤區做些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