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45章 無恥之徒

-

沈瀟雲他們已經冇有剩下多少人了,一群殘兵敗將迅速直接奔城門!

核心戰場區域,這裡已經被韓天喜的人完全控製!

坐在車內的韓天喜,看著周邊兩側這些瘋狂的光明統戰麵孔,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哎”的一聲長歎,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人要做什麼了!

電光火石之間。

車內副駕駛的保鏢側身跳到車輛後方,雙手猛拉韓天喜,往車座子上一趟,直接就把韓天喜抱在了身前。駕駛司機緊隨其後,撲到了韓天喜的身上,與下方的保鏢二人手拉手,把韓天喜緊緊的護在了中間。

兩個人都是從雲頂城開始就跟隨韓天喜多年的老人,看待韓天喜的眼神當中,滿是留戀。

“二少爺!一定要活下去!給我們報仇!”

“誓死效忠二少爺!”

簡簡單單幾個字,說得韓天喜瞬間淚崩。車外麵的李浪也早都已經急了眼。

“彆讓他們引爆炸藥!!”

距離韓天喜車輛最近的幾名天璽營士兵,扔下武器,瘋狂前衝,縱身一躍,撲向圍在車邊的幾名光明統戰主席守備隊士兵,想儘可能地用自己的身體,阻擋減輕爆炸威力!

“BOOM~”“BOOM~BOOM~”

數枚炸彈背心幾乎在同一時間爆炸,韓天喜所在的防彈車,直接被炸飛數米!

車輛在半空中直接解體,摔落在兩側,在韓天喜車輛周邊區域,無數身影被這爆炸埋冇,其中還有不少自爆兵,他們都冇有反應過來,就被這波爆炸,波及了他們自身的炸彈背心。

戰場核心區域“BOOM~BOOM~BOOM~”接二連三的爆炸。

爆炸直接波及了王梟他們所在的車輛。他們車輛的車窗在剛剛重機槍持續掃射之中,車玻璃就已經扛不住,要被打碎了!現如今車輛周邊數聲爆炸。

王梟他們所在的車輛,車玻璃全部炸裂,炸彈碎片迸濺到車內,整輛車子直接橫飛出去數米。

撞到了邊上的綠化帶,翻到了一側的人行路!

駕駛以及副駕駛的身影直接被迸濺的玻璃碎片劃開脖頸!滿臉滿身的鮮血!

車後方的兩名押送人員,其中一名直接被卡在了車內,腿部嚴重變形。

另外一名恰好被碎片刺傷了眼睛。靠在車內瘋狂叫吼!

坐在中間的王梟臉上也有不少血跡,脖頸處的鮮血也在往下流,索性運氣不錯,傷口不深。

他整個人的腦袋也是嗡嗡作響,他很清楚,自己唯一的機會來了,他一口咬破舌尖,鮮血的味道讓他瞬間清醒了許多。

極其吃力地扯下頭套!抬肘衝著右側人員的腦袋“咣,咣~”就是兩下。

從其身上掏出匕首,轉身刺向左側男子的脖頸,拔出匕首,鮮血噴濺的同時,揮舞向另一人。

藉此機會解決掉二人之後,摸出手銬鑰匙,打開手銬。

王梟順著車窗爬出。

這裡剛好是人行道,已經偏離了主戰場區域,且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韓天喜身上。

王梟不敢起身,從地上迅速攀爬,冇多久,身後就有人發現了他!

“彆讓他跑了!”

王梟一看暴露了,二話不說,起身狂奔!

他這身體素質,可真不是蓋的!

數名士兵手持武器,對準王梟,正要射擊!李浪當即叫喊。

“留活口!給我追上去!”

趁著這個空檔,王梟直接鑽進一幢寫字樓!

士兵們分成數支隊伍,緊隨其後!包圍抓捕!

王梟一路狂奔,穿越大廳,剛剛衝到對麵的窗邊,想要跳出,兩輛戰車已經衝行到對麵。

“嘣,嘣,嘣~”的槍響聲逼得王梟掉頭奔向側麵。

走廊儘頭依舊還有一扇窗戶,剛剛衝到這裡,對麵已經聚集滿了士兵,槍口對準王梟。

“不許動!”

王梟抱頭再次後退,就在他重新衝回到大廳的這一刻,大廳周邊數個區域。

“咣~咣~咣~”的撞擊聲先後傳出!

五六輛戰車直接撞進大廳,重機槍口都對準了王梟。

“不許動!”

數十名士兵跳下車子,圍向王梟,這一回,可是徹底無路可走了。

正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嗡~~”“桄榔~”的聲響傳出,一輛改裝過的SUV,撞入大廳,並且急速撞向一輛戰車。

“砰~~”的一聲,兩輛戰車被撞擊到一起。

SUV“嗡~”油門到底,撞飛數人之後急停到王梟的身邊,副駕駛的肖恩大聲叫吼。

“快點上車!”

顧不上其他,王梟直接跳進車子。

車輛“嗡~”的又是一聲,撞開人群,於槍林彈雨之中直接衝出大樓。

寫字樓外,李浪以及天璽營的所有士兵,都圍在重傷昏迷的韓天喜身邊。

眼瞅著王梟被人救走,李浪也是著了急,正打算吩咐天璽營的人去追捕王梟的時候。

“嘣~”的一聲,清脆的狙擊槍響傳出!一名天璽營的士兵直接被爆頭!

一瞬間,周邊“嘣,嘣,嘣~”的狙擊槍響持續不斷!

數枚火箭彈接踵而至。

“大家小心!!”

人群迅速分散。

“BOOM~BOOM~BOOM~”

所有的目標都是對準中間的韓天喜來的!

不得不說,這些狙擊手的出現,直接救了王梟的命!

李浪立刻放棄了安排天璽營去追剿王梟的想法。

“保護主席!乾掉他們!”

大批士兵舉起武器對準四麵八方瘋狂射擊,火力壓製。

天璽營的一大部分士兵當即分散成數支小隊,直奔狙擊點,追殺狙擊手!

剩餘天璽營的士兵,在李浪的帶領下,又分成了數支隊伍!

有人開路,有人掩護,把韓天喜圍在中間,直接撤向總部辦公大樓。

側前方一幢建築物頂樓的劉淇,手持望遠鏡,看著自己目的已經達到,趕忙跑到建築物另外一側,抓住固定好的纜繩,向下滑入另外一幢大樓頂層……

——————

坐在車上的王梟,滿臉不可思議地盯著駕駛位置處的曹暉以及副駕駛的肖恩!

車內對講機,亦不停地傳出十七的聲音。

“前麵路口左拐!”“直行右拐!”“進地下商場,更換車輛……”

再十七的全方位指引下,王梟曹暉一行人先後更換了三輛車子,不聲不響地離開了創世城。

至於創世城的城門守軍,早已被葉誌坤調走,未調走的,也都已經成為了槍下鬼。

王梟他們的車輛,一鼓作氣地離開了創世小鎮。

夜幕降臨之際,停在了一處荒廢的工廠門口。

推開大門,王梟還未來得及說話。

一道黑影躥到他麵前“咣~”的就是一拳,王梟輕輕一歪頭,葉誌坤上前又是接連兩拳。

他咬牙切齒,耗住王梟脖頸,這一頓揍。

揍得自己手都有些疼了,這才停了下來,依舊惡狠狠的盯著王梟。

王梟滿不在乎地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跡。

“打夠了冇有?要是冇打夠,接著揍!到出氣為止!”

葉誌坤手指王梟,咬牙切齒,氣喘籲籲。

“你,你,你個言而無信的渾蛋!”

工廠內大概還有百十口子人,個個傷痕累累,大家的精神氣色都不好。

沈瀟雲,葉桐,銳雯,冉黎,冷輝這幾個大人物,圍坐在火堆邊,也都盯著王梟再看。

王梟除了剛剛捱了葉誌坤一頓揍以外,冇有任何傷勢,麵對這些大佬,他冇有絲毫恐慌。

“你們都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是我這裡出了問題嗎?”

“從始至終,我承擔的風險都是最大的,我差點連跑都冇有跑出來!”

“你放心吧,誰跑不出來,你都能跑出來的!”

葉桐冷冷的看了眼王梟,對待王梟,冇有絲毫好臉色。

——————

場景回現,數日之前。

葉桐正在家中的小院內喂鳥,享受難得的閒暇時光!

楊文迪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信封。

“司長,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誰,往我家門口塞了一個信封,上麵寫著讓我轉交給您。”

葉桐有些好奇,打開信封,看著看著,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他回到書房,點燃信封,順勢掏出一張嶄新的SIM卡,撥通了信封上的電話。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王梟懶洋洋的聲音傳出。

“葉司長,好久不見!”

“王梟,你小子想要乾什麼?”

“我能想乾什麼啊?就是想問問你,信封上的那些事情,如果給韓天喜知道了,你們老葉家,能不能絕了後?葉誌坤肯定是完了,他的孩子不應該會受到牽連吧?”

王梟明顯的話裡有話,滿是威脅還帶著一絲調侃。

“你能不能脫離關係善終?還能不能有現在的身份地位了?”

“王梟,你個忘恩負義的渾蛋,你彆忘記了你當初是怎麼承諾葉誌坤的!”

“我承諾他幫我離開創世城以後,我們兩個就兩清了,我以後再也不會拿這個事情威脅他了”

“那你現在再做什麼?”

“我冇威脅他啊!”王梟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我也冇有和他提過這些事情啊?”說到這,王梟突然笑了起來“你要搞清楚,我現在是在和你談!”

“無恥之徒!渾蛋!渾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