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飯時間。

王梟親自做了一桌子的飯菜。

大家圍聚一起。

趙涵夕毫不避諱地穿著王梟大背心!

筆直修長的雙腿,呼之慾出的雙峰,真是令人血脈噴張!

小黃玉坐在一側,眼神當中滿是羨慕,臉色依舊非常蒼白。

“涵涵姐,你真的是太漂亮了!女神當中的女神啊!”

“小黃玉更漂亮!”

趙涵夕非常開心,環住了王梟的胳膊。

黃俊舉起酒杯。

“大家好久未能聚在一起了,來,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ps://vpka

麪包蟹依舊滿臉寫著牛逼,不停地搖晃著腦袋。

“我覺得,我也是時候該找個女朋友了。”

“笑笑哥你不是有我呢嗎?”

二棒槌和豐笑笑待久了,感情也是有了,像趙涵夕一樣環住了豐笑笑的胳膊。

“哎呀,趕緊鬆開我!”

豐笑笑滿臉嫌棄地推開了二棒槌,引來了整桌人的鬨堂大笑,看著這些人,王梟又想到了小黑,大河,小河,真是應了那句老話。

時光飛逝,物是人非!

——————

雲頂城。

張詩詩的孃家。

一家人難得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

吃過晚飯,張詩詩的母親要去洗碗,直接被張詩詩給攔住了。

她主動來到熟悉的廚房內,自己忙碌了起來。

叼著牙簽的張大白,不緊不慢地進入了廚房,上下打量著張詩詩,時不時的出點怪聲。

“你是不是吃飽閒的。”

張詩詩噎愣了張大白一句。

“最近跑哪兒去了你,好久冇見過你了!”

張大白滿臉的無所謂,小混混附體一般。

“我能跑哪兒去啊,無非就是殺殺人,放放火,尋尋寶,報報仇唄!”

“又開始冇正經了!”

“什麼叫冇正經,我說的可都是真的!”

張大白走到張詩詩身旁。

“你最近和韓天宇相處得怎麼樣啊?”

“我倆一直相處得挺好的,他對我也很好,什麼都捨不得我做!”

“你彆看我在家收拾家,洗碗啥的,在城主府,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或者保姆,這是真的。”

“你不用刻意強調,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心裡麵有數。那你喜歡他嗎?”

“那是我老公,對我百依百順!我當然喜歡了!你竟說廢話!”

“那你愛他嗎?你們兩個之間有愛情嗎?”

張大白這一句話,問得張詩詩明顯語噎了,她頓了一下,繼續洗碗,躲過這個話題。

“哥,什麼叫**啊?你一個這麼大歲數,連對象都冇有搞過的人,懂什麼叫愛情嗎?”

“我告訴你,張詩詩,我張大白是時間太緊,無心戀愛,我若是真想安定下來,結個婚,就我這條件,就追求我那女的,從咱家能排到城主府你信不信?你是不知道你哥的魅力啊!”

“可能是太黑了,我眼神不好。”

“張詩詩!你怎麼和你哥說話呢!你哥這叫黑嗎?這叫健康小麥膚色,知道嗎?”

“哥啊,你怕是對健康膚色有什麼誤解吧,你這不是小麥膚色,是小麥燒焦的顏色!”

“你!”張大白明顯有些生氣了,但是轉念一想,也懶得和張詩詩計較“你和韓天宇有冇有愛情,我不清楚,但是你和王梟,肯定是有愛情的!就你們倆這愛情,可歌可泣,夠寫一本書了!男方害怕連累女方,再喜歡再愛也要藏著。女方為了男方,結婚多年守身如玉!講真的,你們倆這愛情,還是真的可歌可泣呢!”

張詩詩聽見張大白這番話,下意識地一顫,抬頭盯著張大白。

“你不會監控我,監控到城主府去了吧?”

“這個世界上,就冇有能擋得住我張大白的地方,城主府算什麼?女廁所我也隨便進啊!”

張詩詩放下碗筷,抬手就捂住了張大白的嘴,滿臉焦急。

“張大白,我警告你啊,彆亂說,這種事情若是給爸媽知道了,事情麻煩就大了清楚嗎?”

“哎呀,晚了,我已經告訴了爸媽了!”

張詩詩瞬間瞪大了眼睛,明顯急了眼,抓起擀麪杖,就要招呼張大白。

張大白掉頭就跑。

“爸,媽,你們閨女要殺哥滅祖!”

張詩詩追出廚房,張道夫妻已經站在門口了,張大白躲在兩人的身後,偷偷打量著張詩詩。

“爸,媽,你們不要聽張大白瞎說,我早晚要撕爛了他這張破嘴!”

“我破嘴?”張大白當即就不樂意了,他指著自己“如果不是老子這張嘴,你們怎麼可能會有情人終成眷屬啊?所有的一切全都得靠老子行不行?”

“我今天撕爛你的嘴!”

她叫吼了一聲,撲向張大白,直接就被張道給攔住了。

“張詩詩,你給我冷靜點!彆亂跑了!”

張道這一嚴肅起來,張詩詩老實了不少,正不知道該如何和張道解釋呢。張道突然開口。

“詩詩,聽爸的話,和天宇離婚吧,去追求你想追求的愛情!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是爸爸太固執了!是我和你媽做得不對,但是我們是疼你的,是愛你的,丫頭,對不起!”

“是啊,我們詩詩長大了,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會乾涉你的生活了,我和你爸一樣,隻是單純地希望你能幸福!真的!”

張詩詩手上的擀麪杖,“桄榔~”摔落在地,她整個人都蒙了。

“爸,媽!”

兩位老人什麼都冇有說,擁抱張詩詩,淚水浸濕了眼眶。

其實這所有的一切,還真都是張大白說的。張大白把前段時間,韓天喜對於張詩詩所有的所作所為,都告訴了自己張道夫妻。有證有據,簡單直接!

張道夫妻聽完之後,滿臉的不敢置信,但是麵對鐵證如山,卻也冇有辦法。

到底是兩人一手養大的親生女兒,自然是心疼的,兩人也冇有想到,他們之前對張詩詩所做的一切,覺得都是為了張詩詩未來更好的所有安排,會變成現如今這個樣子!

他們兩個,差點間接害死了張詩詩,兩個人也清楚張詩詩和韓天宇這麼長時間為什麼冇有孩子,所有的一切的一切,也都知道了。

現如今他們對於張詩詩,隻有愧疚與悔恨!而且,還有一個不得不麵對的問題。

她們兩個總不可能強迫了張詩詩和韓天宇結婚,在強迫兩個人去要孩子。

但是張詩詩現如今和韓天宇的生活模式,他們兩個也不會再有孩子。

韓天喜看韓天宇比看自己的性命都重要,那韓天宇不要孩子,等於給韓家絕後,韓天喜是絕對不會乾的。所以如果兩個人再繼續這樣在一起的話,張詩詩遲早有一天還得遭韓天喜毒手。

並不是哪一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可以死裡逃生的!

至於張道夫妻,他們其實並不是有多麼討厭王梟,隻是覺得張詩詩跟王梟生活在一起太危險。

但是現在這局麵,跟韓天宇生活在一起更加危險!

再加上張詩詩這一次之所以能逃過一劫!也是王梟冒著極大的風險給救回來的。

所以張道夫妻也就認了命。決心不再強迫張詩詩做她不喜歡的事情。

她喜歡王梟,就讓他們兩個在一起就罷了!

他們兩個也老大不小了,同齡人的孫子,外孫都快會打醬油了,他們看著也眼饞!

這是老一輩人的統一想法,指望自己兒子是指望不上了,閨女還這樣,他們也害怕。

當然了,這所有的一切,他們都冇有告訴張詩詩,因為韓天喜是韓天喜,韓天宇是韓天宇。

這哥倆是不一樣的,一碼事是一碼事,韓天宇對待張詩詩,是真的冇有任何挑剔!

同樣,韓天宇因為當初下毒的事情,和韓天喜吵翻,張詩詩他們也都不清楚。

張詩詩整個人徹底蒙圈了,既興奮,又害怕,既期待,又惶恐,最後,更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韓天宇。歸結到底,韓天宇對於她的好,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這麼多年了。自己就這麼走了。

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和韓天宇開口。

她整個人幾乎是大腦一片空白的返回到了城主府。

韓天宇一如既往地早就在門口等著她了,跟在張詩詩的身邊,噓寒問暖,倍加嗬護。

或許也是感覺到張詩詩的心不在焉了,他有些擔心。

“詩詩,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張詩詩看了眼韓天宇,正想搖頭呢,身邊傳出另外一個聲音。

“冇啥大事,想和你離個婚,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張大白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了上來,城主府的人都知道韓天宇這大舅哥脾氣性格暴躁,所以他進出城主府,還真的冇有人敢管。

這一句話,像是點了炸藥桶,韓天宇當即愣在了原地,滿臉迷茫地看著張詩詩。

張詩詩先是看了眼韓天宇,轉頭用殺人一樣的目光看著張大白。

張大白兩手一攤,依舊無所謂。

“反正遲早還是要說的啊。這有啥的啊。就大大方方地承認唄!還做啥思想準備啊!”

“長痛不如短痛的玩意!你就快刀斬亂麻!砍就完了!”

“再說你倆這事兒啊,我看得清楚,其實不怪你,也不怪他,怪就怪在一個永遠想要掌控全域性,掌控他人人生的韓天喜,以及一個總覺得自己想法是對的,子女就一定是錯誤的張爸爸!”

“現在事實證明,他們兩個都是錯的。是他們害了你們兩個。唯有我張帥帥纔是人間清醒!”

“至於你們兩個,其實也不涉及任何欺騙!你對韓天宇一直非常真誠!該說的都說了。他自己認的!你也冇有逼著他對你好,是不是,三少爺?”

張大白突然上前,把嘴貼到了韓天宇的耳邊,輕聲細語。隻有他們兩個聽得到。

“已經過去的事情,我就不想提了。換句話說,詩詩離開你,安全纔會有更好的保證,對吧?誰知道你那親愛的二哥,還會在做出來什麼事情!”

“都是老爺們,三少爺,你說我所的有錯嗎?”

韓天宇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他的大腦也是一片空白!

“詩詩,你哥說的是真的嗎?”

張詩詩整個人的表情都變了,他抬頭環視四周,一副焦急尋找東西的模樣。

“詩詩,你要找什麼啊?哥來幫你找!”

張大白話音剛落,就看見張詩詩手摸到了韓天宇腰間的手槍。

“我勒個去!殺哥滅祖嗎你!”

張大白掉頭就跑,與此同時,院內“嘣,嘣,嘣~”的槍響聲,持續傳出。

“張大白,我要了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