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53章 接受檢查

-

李曉雅突然提高了語調,似乎所有的委屈與淚水都要發泄一般,大聲嘶吼。

王梟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

看著王梟的模樣,本來正要爆發的李曉雅,又安靜了下來,她輕輕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直接離開了家中。

王梟緊隨其後,雖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他知道,不能讓李曉雅離開自己的視線。

李曉雅一路小跑,跑到了距家不遠的一處酒吧。

她點了很多很多的酒,聽著震耳欲聾的DJ,看著舞台中央,大口開喝。

王梟坐在李曉雅的對麵,歎了口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冷靜了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樣子,李曉雅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彷彿剛剛所有的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舉起酒杯,衝著王梟大笑。

“梟哥,不醉不歸!”

王梟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說什麼,這方麵他也真不會說。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著李曉雅繼續喝酒!

兩個人這頓酒,喝的是昏天暗地,喝到一半兒的時候,王梟就已經開始一邊喝,一邊吐了。

在後麵,喝的已經不是酒了,跟喝水一個感覺,連著三頓,一頓比一頓多。

茲當如王梟這酒量,也是真的扛不住了,喝著喝著,兩名女子走了過來了。

她們坐在李曉雅的身邊,與李曉雅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喝的也有些多的李曉雅,又與兩名女子喝了起來。王梟則暈暈乎乎地趴在了桌子上。徹底失去了意識。

看著喝多的王梟,李曉雅不以為然,今天也是卯著喝多去的,和周邊剛剛認識的兩名女子,也是越喝越多。喝著喝著,李曉雅眼前,也是一片天花亂墜。

漸漸地,她也趴在了桌子上麵,不勝酒力,徹底睡著了。

兩名女子也都喝了個差不多,不過比李曉雅他們兩個好很多。

兩人翹起二郎腿,點著煙,撥通了一個號碼。

先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進來了兩個男子!這兩個男子扶起王梟,兩個女子扶起李曉雅。

酒吧外,兩輛商務車,已經在此等候了!

待把王梟和李曉雅扶上車,車輛徑直來到了城郊一條小河邊。

十餘個身影下車,叼著煙,看著躺在地上已經完全冇有意識的兩個人,滿滿的不懷好意。

張劍掏出幾片安眠藥,強行塞進了早已昏迷不醒的王梟口中。

從周邊找到了一塊十分鋒利的小石頭,目露凶光。

“你這個自不量力的小癟三,敢招惹我們兄弟,神仙都救不了你!”

他用力一劃,直接把王梟手腕豁開了一道口子,鮮血嘩嘩地往出流。

幾名下屬,趕忙又上前大概地佈置了佈置現場!

張刀非常鄙視地看了眼王梟,蹲在李曉雅身邊,滿臉獸慾,叼著煙,摸了摸李曉雅的臉蛋,解開了她胸口的釦子,言語之中,儘顯輕浮。

“哎呦我去,這手感是真的不錯啊,哈哈哈!”

張劍隨即也蹲了下來,他粗暴地扯下了李曉雅的外套,解開內衣,把鼻子湊上前,像狗一樣聞了聞,連忙點頭。

“這體香真是不錯啊,這白白淨淨的,哈哈哈!兄弟們今天晚上有福了!”

“哈哈哈!”

周邊其他人員也都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眼神當中滿是獸慾,其中一人當即彎腰,伸手也要摸。

張刀照著他手上就是一巴掌。

“彆著急,等著我們哥倆享受完了,會輪到你們的!去,給那邊鋪個墊子。”

周邊的馬仔趕忙忙乎了起來,張刀從兜裡麵掏出一瓶事先準備好的“神仙水”灌入李曉雅的口中。不一會兒的功夫,李曉雅渾身燥熱,臉蛋發紅,開始自己撫摸自己了。

張劍抬手抱起李曉雅,走到了小河邊,解開自己的衣物。

張刀走了過去,手上拿起照相機,在李曉雅的身上拍來拍去。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啊,哈哈哈哈!這就是老天爺的意思!”

哥倆看著滿臉**的李曉雅,個個慾火焚身,兩人當即就脫下了衣服。

“哥,這回該我先來了吧?”

“行行行,讓你先來!這個咱們能多玩幾天!”

張劍直接扯下李曉雅最後的一絲遮羞布,抬起李曉雅的雙腿,淫蕩的笑聲響徹河邊。

“小婊子,哥哥想你想了很久啦,哈哈哈!”

就在張劍要真正動手的這一刻。

一雙綠色瞳孔,出現在了他的正前方。

張劍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還未來得及看清這幅綠色瞳孔的全貌,就感覺自己全身無力,脖頸發燙!

他最後的意識,是看到了脖頸處的鮮血流到了自己的身上,整個人便栽倒在地。

張刀看見這一幕,當即傻眼了。還在震驚之中並未反應過來。

綠色瞳孔就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匕首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臟。

秦塔滿身殺氣,盯著麵前的這群馬仔,抽出匕首縱身一躍,直接紮入人群。

哀嚎慘叫求救聲不絕於耳。

頃刻之間,整個河邊都安靜了下來。

秦塔收起依舊還在滴血的匕首,走到王梟身邊,眼神當中滿是溺愛,他開心的笑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死不了,黃俊那個渾蛋,就是不承認!”

熟練麻利地給王梟包紮傷口,給李曉雅穿好衣物。

迅速地處理現場所有痕跡。

親自駕駛車輛,把王梟和李曉雅送回家中,照顧兩人入睡。

待所有的一切忙碌完畢,秦塔自知此地不宜久留。

他悄悄離開,重新來到了城門城防區,站在這裡,屏氣凝神,似乎再做什麼心理準備!

自從王梟當初“死亡”之後,秦塔就離開了落花城,一直在滿世界的尋找王梟的下落。

找到錦鎮的時候,偶然碰見了在麪館尋找王梟的劉二下屬。

跟隨劉二下屬混入錦城,想要繼續搜尋王梟的訊息。

冇想到卻被扔在了酒店。

在那之後,秦塔就在錦城仔細認真地搜查了起來。

那個時期,王梟的母親和李曉雅都被送進了城主府,王梟恰好在死亡山區抓老虎。

所以秦塔先後搜查了許久,也未發現王梟的任何蹤影。

還有更麻煩的。

那就是李陽為了徹底剷除李鑫的所有殘黨餘孽,防止有人逃跑。

暫時調整了進出錦城的所有規則!

待李陽徹底剷除李鑫殘黨餘孽之前!

任何人都無法隨意進出錦城!想進出一趟,手續極其繁瑣複雜!

秦塔先後想過數次辦法,想要矇混過關,離開錦城。

但都因為太過危險,最後隻能放棄!

畢竟混進劉二隊伍進出城的機會,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最後實在冇有辦法,秦塔隻能暫時在錦城紮根兒,再待時機!

這一困,裡裡外外就被困了數個月。

卻有一些逃離的思路,但依舊非常危險!不敢輕易實施!

今天晚上確實也是趕得巧,秦塔在臨時租住的房屋內正在鍛鍊身體,眺望樓下的時候,發現一個人的身形酷似王梟。

他開始以為自己眼花了,拿起望遠鏡仔細一看。

雖然王梟做了喬裝打扮,但是熟悉的人,還是可以看出個大概。

他非常興奮,下樓就跟在了王梟身後,偷偷打探。

眼瞅著王梟回到家中,又與李曉雅一起離開,秦塔這一下算是踏實了,一定就是王梟。

不過看起來兩個人的心情都不好,所以秦塔當下也冇有打擾,隻是跟在了兩人身後進了酒吧。

誰知道在酒吧內有張刀張劍的爪牙,認出了李曉雅,並且第一時間通知了張刀張劍。

這張刀張劍一看機會來了,全然不顧當初李陽的警告,安排人就對王梟和李曉雅下了招子。

秦塔對於張刀張劍這些人是不瞭解的。

他知道的就是這些人想要害王梟,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所以纔有了後麵的事情。

他知道錦城是一座非常現代化的大都市,到處都是監控。

所以這段時間生活的也是小心翼翼。從來冇有惹過事!

這一次殺了這麼多人,尤其為首的張刀張劍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孩子!

遲早會暴露的,他還不想連累王梟,想要自己吸引所有火力,承擔一切。

為此,他還特意地做出了一些部署。

所以他現在纔是真的著急了,必須儘快離開錦城!

哪怕冒點險,也得離開!

他不停地調整呼吸,瞅著自己的手錶,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清晨三點,一支天璽商會的小型車隊,從他麵前緩緩行駛而至。

他看準時機,突然提速,於陰暗角落處躥出,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鑽進貨車車下。

雙手撐地,猛地一翻身,抓住貨車底部,藏身車下。

車隊很快到達了城門城防區,帶頭的貨車率先停下,裡裡外外地接受詳細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