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檢查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貨車重新發動。

就在貨車發動的這一瞬間,在第二輛貨車車下的秦塔突然四肢落地,急速攀爬,到達第二輛車子車頭的這一刻,心一狠,縱身一躍,跳到了第一輛貨車的車下。

在第一輛貨車剛剛開始發動的這一刻,秦塔直接扒住了第一輛貨車的車底。

第一輛貨車緩緩行駛離開檢查崗,第二輛貨車停在了檢查區,幾名檢查士兵繼續檢查……

車隊頭車依舊在緩緩前行,眼瞅著快到達第二道檢查崗的時候。

秦塔看準機會鬆手落地,迅速翻了兩個滾兒,滾到一邊的牆角下,剛好藏匿於陰影之中。

周邊到處都是明崗暗堡,來回巡邏的士兵,比比皆是。

他也是真的運氣好,正好有一隊士兵,剛剛從這處漆黑的陰影角落搜尋離開!

最後一名士兵,距離秦塔的距離,不超過三米,而且,不用一分鐘的時間,另外一隊士兵也會搜查到這邊來!

秦塔神情嚴肅,調整呼吸。眼瞅著十餘名檢查士兵包圍了帶頭的貨車。有人趴到車下檢查,有人跳進貨車車廂仔細檢查,還有人再檢查司機以及副駕駛人員的所有通行證件!

秦塔從兜裡麵拿出帽子,從陰影處,光明正大地走向了正前方的貨車檢查區域。

ps://vpka

他身上穿著的,是早已經準備好的士兵製服,與其他士兵一致。

這是真正的藝高人膽大!

他不緊不慢地走到了貨車邊上,低頭假裝檢查,同時用餘光環視四周,檢查以及巡邏人員。

趁著千載難逢的空檔,他迅速翻入車下,重新再次抓住了車底。

這一次,冇有人再重新檢查車底了。

又是將近半個小時的檢查,貨車緩緩行駛離開錦城正門。

正前方是一條寬敞大路,大路兩側各種掩體暗堡,出口區域,是最後一道檢查崗。

大批荷槍實彈武裝好的士兵,守在那裡,兩側是裝甲車與坦克,中間是路障!

其實這些搜查配置,也是李鑫事件之後新設立的,之前冇有這麼複雜。

扒在車上的秦塔,再次調整呼吸,準備過這最後一關。

突然之間,貨車調轉了方向,並且出乎預料地開始急了急加速。

秦塔暗道不好,還冇有反應過來呢,貨車直接開進了一處密閉空間。

急刹車的同時,屋內燈光大亮。

數十名士兵直接趴在了車底,把槍口對準秦塔。

“不許動!下車!……”

——————

太陽緩緩升起,王梟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頭痛欲裂,十分難受。

吃力地爬起,喝了點水,看著房間的一切,怎麼都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走到李曉雅房間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

“曉雅!起來了嗎?我是王梟!”

“梟哥,你進來吧!冇事!”

李曉雅穿著衣服坐在床邊,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兩人對視的這一刻,同時開口。

“昨天晚上怎麼回來的?”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片刻之後,王梟拍了拍腦袋,回到衣帽間!

推開其中一扇衣櫃,裡麵擺滿了顯示器,熟練操作倒退,查詢昨天晚上的情況。

王梟迷迷糊糊的,一點精神都冇有,看著看著,突然之間,他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李曉雅站在一側,下意識地叫喊了出來。

“天啊,怎麼是塔叔?他怎麼會在這裡?怎麼是他把我們送回來的?”

話音剛落,王梟的手機響起,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王梟拿起打電話,麵帶興奮。

“塔叔!”

“什麼塔叔,是我!你之前讓我調查的事情,已經有眉目了,情報司可真是名不虛傳啊!”

電話是劉騷九打回來的。他和阮三壽之前都去幫王梟做事情了。

劉騷九的任務是要幫助王梟聯絡情報司在死亡山區片區的帶隊幽靈!並且讓情報司的人暫時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死亡山區。王梟想要知道,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到底能從死亡山區逼出來一股子什麼樣的武裝力量!他也很好奇,當初吞掉錦城一個師團的真凶到底是誰!

他們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膽子,敢直接吞掉錦城的正規軍!

聽見劉騷九的聲音,王梟瞬間調整了一番心態。

“太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和你說吧,這裡麵的故事還挺多呢,我和這帶隊幽靈也是廢了好大的力氣,連帶著機緣巧合,才搞清楚,我先給你發幾張照片看看……”

一個多小時之後,王梟與李曉雅來到了昨天的酒吧。

他找到服務員,塞給其幾張鈔票。

“讓我看看昨天晚上的酒吧的監控!”

當王梟看到坐在李曉雅身邊那兩個女子的時候,王梟再次掏出幾張照片,遞給服務員。

“這兩個女的,你們認識不認識?這一看就是常客,對於你們這裡很瞭解……”

——————

打問出所有事情,離開酒吧。

李曉雅一向聰明伶俐,率先開口

“梟哥,昨天晚上有人想要害我們,是塔叔救了我們!”

王梟點了點頭,駕駛車輛直接來到了一幢小區門口。

正想下車呢,門口出來一名女子,看架勢應該是正要去買什麼東西。

李曉雅抬手一指。

“梟哥,就是她!”

車輛“嗡”的一聲停在路邊!

王梟直接下車,粗暴地打開車門,直接把女子推上車。

女子正要叫吼呢,王梟的匕首就頂到了她的脖頸,滿身殺氣,目露凶光。

“安靜點,否則老子要了你的命!”

李曉雅跳到駕駛位置,駕駛車輛離開……

——————

錦城城主府。

李陽的辦公室內,他正在整理檔案,大門“咣~”的一聲被撞開,嚇了他一跳。

王梟火急火燎地衝入了辦公室。

“陽哥,你把你手上所有關於紅刀的資料,給我看一下!”

李陽正要發火呢,看見是王梟,強行壓製住憤怒。

“下次先學會敲門行嗎?真要把我嚇出點什麼來,你能承擔責任嗎?”

“我陽哥福大命大膽子大,怎麼可能讓我這麼嚇死呢!”

“少和我廢話你!”李陽笑了笑“你要紅刀的資料做什麼?”

“你趕緊給我就行了,我這裡忙著呢!”

也不知道為什麼,李陽對待王梟的態度就是好,他衝著劉誌傑點了點頭,劉誌傑趕忙去準備。

不一會兒的功夫,所有的檔案資料就準備好了,王梟開始仔細查閱紅刀以及刀會資料。

兩個人各忙各的,還不忘記聊天。

“你小子怎麼又把目光琢磨到紅刀的身上去了?”

“我這個人記仇,還成天無所事事,所以就乾琢磨我這點仇人了。”

“紅刀準確點,是我,和錦城的仇人,也不是你的仇人啊。”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王梟“嘿嘿”一笑“這紅刀不簡單啊,一個白手起家,把整個刀會發展到如此規模的人,一個可以和你錦城抗衡這麼多年的人,如果不除掉,留著終究是個禍患!你現在忙,冇有時間處理,也不當回事,所以還是我來吧。”

王梟這一句話,說得李陽內心一暖,他知道王梟說的是心裡話,自己這個弟弟是真的在儘心儘力的為自己著想,力所能及地幫自己忙。

冇有任何花言巧語,行動就證明瞭一切。

其實他也不是不想抓紅刀,也冇有不當回事。

相反的,他還是真的挺把紅刀的事情放在心上。

這麼長時間他也冇有放棄,就是一直抓不到這個隱患!

紅刀和他鬥了這麼多年,對於他和錦城都太瞭解。

而且紅刀當初既然能在錦城內部佈置內刀眼,那就說明他還可能做了其他的事情。

所以紅刀對於他以及錦城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於超過了光明統戰或者創世聯盟,其實這也是王梟真正關注紅刀的原因。

哥倆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明白,而且心有靈犀,根本不用說破點透。

王梟這一頓仔細翻閱,片刻之後,他看了眼李陽。

“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陽哥,從今天開始,你可真的要小心了!”

“哦?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死亡山區內的強悍武裝力量應該是狼王麾下九隻特種部隊之一。具體是哪個不好確定。我們在死亡山區丟掉的那個師團,就是被他們吞掉的。最關鍵的,紅刀在這群人當中!”

“你說什麼?紅刀居然會和他們有聯絡?”

王梟把自己手上的證據,遞給了李陽。

“紅刀在錦城肯定有自己的後手,不僅僅是被我拿掉的內刀眼!”

“如果他手上再擁有足夠強悍的武裝力量,他是可以對我們產生絕對威脅的!”

李陽瞬間嚴肅了許多,他仔細看著王梟手上的資料,陷入了深思……

——————

在距離錦城一百公裡的區域。

有處刀會曾經的秘密藏身點!

現如今劉謂率領黑府一部分士兵,與紅刀都藏身於此。

紅刀靠在一棵大樹邊,正在閉目養神,一名心腹下屬走了過來,他看著四下無人,緩緩開口。

“老大,剛剛得到可靠訊息,王梟終於回錦城了!”

紅刀當即睜開眼睛,臉上閃過了一抹興奮,隨即歎了口氣。

“哎,冇用,我說服不了劉謂,也要不到鬼府的人。單純靠著我們,不行的。”

“實在不行,我們自己拚著試一下?”

“要麼就不動手,如果真要動手的話,那就必須一擊致命!要把王梟和李陽一起除掉!”

“機會就一次,浪費了就再也冇有了。”紅刀聲音不大“穩住,彆急,總會有辦法的。我還不信我就說服不了劉謂了!”

紅刀滿臉凶狠,咬牙切齒。

“被我紅刀盯上的人,一定好不了,我刀會這麼多兄弟,也絕對不可能白白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