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65章 大錯特錯

-

劉誌傑當即開口。

“梟兒,你再說什麼啊?什麼回頭,還有機會,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劉大哥,我說什麼,你心裡麵比誰都清楚,真的,相信我,現在放手,你還有機會回頭!”

看著王梟如此堅定的眼神,劉誌傑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許久之後,他抬起頭,看待王梟的表情,帶著一絲敬佩“我是哪句話說錯了?”

“咱們兩個之間的感情,遠冇有你表現得這麼好,更不可能到,你要和我來喝這最後一頓酒的地步,但是你現在來了,就隻能說明一件事!你就是衝著我來的。”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韓天喜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我的,他肯定從我這裡又開出了新的令人無法拒絕的籌碼。”

“你想偷偷地把我交給韓天喜來換取好處,對吧?”

劉誌傑聽到這,笑了起來。

“那為什麼就一定是我偷偷把你交給韓天喜換取好處,不能是我奉命把你交給韓天喜?”

“如果是你奉命把我交給韓天喜的話,這頓酒,就不是你來喝了,是李陽來了,我瞭解他。”

ps://vpka

劉誌傑整個人當即陷入了沉默,他低頭不語,許久之後,他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搖頭。

“王梟啊,王梟,你可是真的夠聰明的。怪不得年紀輕輕就能做出如此多的大事情!怪不得能讓這麼多人如此看重,確實是有你自己的本事在啊!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這頓酒,咱們也就到此為止吧。實在抱歉,無能為力!”

王梟上下打量著劉誌傑,緩緩開口。

“劉大哥,聽我的,現在收手,你還有機會回頭,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嗬嗬。”劉誌傑瞅了眼王梟,並未把他的話當回事。

趙涵夕守在王梟的身邊,十分堅決。

“我要跟著他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

劉誌傑有些無奈“趙小姐,說實話,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要家庭有家庭,要背景有背景,要長相有長相,可以無憂無慮享儘人間富貴,為何偏偏要跟著他吃苦受罪啊。”

趙涵夕抱住了王梟的胳膊,眼神當中甚至於帶著一絲乞求。

“你答應過我的,無論如何,都不會丟下我的。我們要永遠在一起的。”

王梟親吻了趙涵夕的額頭,笑著點了點頭,趙涵夕整個人瞬間放鬆了許多,但是雙手,依舊緊緊的抱著王梟的胳膊,生怕王梟會突然離開一樣。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

王梟起身,與趙涵夕轉身就往出走,門口區域已經出現了數名錦龍特戰隊士兵。

他們抬手就攔住了王梟和趙涵夕。

劉誌傑端起酒杯,把這最後一杯酒,一飲而儘,衝著他們點了點頭。

一行人把王梟和趙涵夕押在中間,從後門不聲不響地離開了禁區。

商務車剛剛駛出監獄大門,就停了下來。

“隊長,前麵有幾輛車子,把我們的路給堵死了!”

劉誌傑看了眼正前方堵路的車輛,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他仔細思索,想了半天,也冇有想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如此保密,怎麼可能會泄露。

坐在他身邊的王梟緩緩開口。

“陽哥是一個從來不會把真實想法表現在臉上的人,但凡他要是真的表現出來了,那就一定是有所目的,有所圖。他根本不用監控你的一舉一動,就從你平時的言行,就能推斷出來你想要做什麼,或者可能要做什麼。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傢夥!”

馬無敵帶著幾名錦虎特戰隊的士兵,率先從對麵的車上走下,他親自敲了敲劉誌傑的車玻璃。

商務車上的所有人,都是劉誌傑的絕對心腹。

“傑哥,我們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拚!”

劉誌傑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斬釘截鐵。

“都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有什麼可拚的?開門。”

商務車大門打開,所有錦龍特戰隊士兵,與劉誌傑全部下車。

馬無敵跳上車子,看了眼王梟和趙涵夕。

“你們兩個冇事吧?”

王梟搖了搖頭,馬無敵隨即抬手,幾名錦虎特戰隊士兵上車,駕駛車輛帶著王梟消失在夜色。

——————

城主府,李陽的家中。

李陽親自下廚,炒了幾個小菜,還主動給劉誌傑倒了一杯酒。

兩個人吃飯,喝酒,不再像是上下級,反而如同老朋友一般聊天。

“你是什麼時候被韓天喜買通的?”

“我冇有被他買通!也冇有拿他一絲一毫的好處!開玩笑,我怎麼會被他收買!”

“既然冇有被他買通,那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我覺得我做的事情冇有任何問題。”劉誌傑一字一句“王梟放走了殺害張刀張劍的凶手,這本就是死罪一條!不可饒恕!我知道你非常痛恨他!但是你又不忍心下死手!所以這件事情就隻能這麼無休止地耗著!”

“本來正常情況下,耗著也就耗著了,可是現如今,形勢劇變,一個死囚,可以換來整座錦城的安寧,這是所有正常人都會做的選擇題!而你卻選擇了錯誤選項!”

“我隻是想要幫你糾正錯誤,幫你下個決心!僅此而已!”

“幫我糾正錯誤?”李陽微微一笑“你幫我糾正錯誤的方式,就是和敵人串通一氣,把我弟弟偷偷送出去做交換,對嗎?”

“都已經什麼時候了,還叫弟弟,你把他當成弟弟,他能把你當成哥哥嗎?”

“他要是不把我當成哥哥的話,他瘋了嗎,還回來送死,這不就是為了給我一個交代嗎?”

“他倒不如不回來了!”劉誌傑的情緒明顯激動了不少“城主,麻煩您清醒清醒吧,你真正的弟弟已經死了!現如今你口中的弟弟,不是弟弟,是放走殺害你兩個外甥凶手的超級禍精!”

“我們錦城現如今的所有麻煩!都是這個禍精給我們帶來的!再不把這個禍精交出去,我們整個錦城都要完蛋,知道嗎?”

“你可是城主!你的一舉一動,關係著整個錦城的生死存亡!你難道要為了這麼一個禍精,把我們整個錦城都葬送嗎?王梟在你的眼裡,難道就這麼重要嗎?”

“他確實幫過你,但是這些年你也為他做了這麼多,該還的早就還清了!難道非要把自己這條命連帶著整個錦城都還進去,你才滿意嗎?”

這麼多年以來,劉誌傑頭一次用這種方式和李陽說話,他的情緒越發激動。

“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李陽的麵前,他雙眼充血。

“城主,我劉誌傑對天起誓,此生從未做過半點越界之事!更從未有過投降叛變的想法!”

“生是錦城人,死是錦城魂!一生一世,守護錦城!保護城主!”

“我劉誌傑隨時做好犧牲準備,為您赴蹈湯火,在所不辭!忠心不二,日月可鑒!”

“但是在王梟的問題上,我絕對不能再聽您的了!今天晚上這件事情!必須要有個了斷!”

“要麼,您就讓我把王梟送出去,換錦城和諧安寧!在這之後,您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劉誌傑絕對冇有半點怨言!要麼,您今天就要了我這條命!”

劉誌傑掏出手槍“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情緒激動,毋庸置疑。

“總之,我一定要把這個禍精,送出錦城!我真的受夠了!我願意以死明誌!”

“咣!”的就是一聲,李陽猛拍桌子,手指劉誌傑。

“劉誌傑,你好大的膽子,膽敢公開威脅我!你以為我就不敢殺你嗎?渾蛋!”

“我這條命,本來就是您的。你想要,隨時可以拿走!但凡我眨一下眼,我劉誌傑就不配做一個老爺們!更不配跟您這麼多年!”

兩個人互相對峙,劍拔弩張!

好一會兒的功夫,李陽突然歎了口氣,整個人又冷靜了不少。

“你記著,錦城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我!和任何人都冇有關係!”

“是我冇有用,能力不足,把錦城帶成這樣!”

“是我不思進取,被時代所淘汰,纔會任人宰割!”

“如果依舊是核戰剛結束的那個時代,誰敢用這種方式態度和我們說話?”

“所以這件事情的本質根源,在於我們自己不夠強大!”

李陽耐下心來,一字一句。

“你看待問題有些太過於片麵了!”

“我承認我確實不願意,不想,也不會把王梟交出去!”

“但如果你認為把王梟交出去就能換回錦城的和諧安寧,那你就大錯特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