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66章 一個要求

-

“你最多隻能換回暫時的安寧,待韓天喜緩過這口氣兒,他有的是理由要你的命,有的是藉口拿掉你的一切。你依舊會膽戰心驚,夜不能寐!”

“所謂的中立城市更是笑話,韓天喜是絕對不會允許中立城市的永久存在!”

“徐繡雖然天資聰穎,但是畢竟太年輕了,缺少社會曆練,更不瞭解韓天喜的滔天野心。”

“唯一可能真正和諧安寧,高枕無憂的方式,那就是像陳林根他們一樣,把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拱手相讓!徹底放權!老老實實地聽命於韓天喜,給韓天喜賣命!”

“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你覺得,我李陽可能會像陳林根他們一樣嗎?”

“韓天喜吃人都不吐骨頭的,做事運籌帷幄,永遠先人一步,多少人折在他的手上了。你還敢相信他的話嗎?”

“錦城今天的局麵,絕對不能都歸罪於王梟!”

李陽格局遠大。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錦城有,或者冇有王梟,遲早都會麵對今天這一幕!”

“無非是時間早晚,藉口不同而已!”

“我們的結局,從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分出勝負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

“說句心裡話,我是真的冇想到,光明統戰會折在韓天喜的手上,而且會折得這麼快!幾乎毫無征兆!也是我眼拙,冇有看到韓天喜這麼多年的後手準備!”

“否則,隻要雙方還在對峙,我們就不會麵臨今天這一步抉擇!”

“這就是命!該著了!”

李陽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現如今這個世界上,就剩下這麼一個叫我哥的人了。”

“我真的把他當成我的親弟弟看待。也從他的身上寄托了許多親情!冇有任何雜質!”

“我與他之間,不涉及我欠他什麼,他欠我什麼,我還清他,他還清我,就是單純的兄弟。”

“血淋淋的事實證明,並不是真正有血緣關係的才能成為兄弟!很多時候,他們更狠!”

“張刀張劍的事情我確實生氣,也非常憤怒,但是張刀張劍是什麼人,我太清楚了!”

“他們兄弟走到今天這一步,與我的縱容,與他父母的教育有著不可磨滅的直接關係。”

“王梟是什麼人,我也非常清楚,若非實在冇有辦法,他斷然不可能這麼做。”

“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不可能當作冇發生!我心裡麵不可能冇有芥蒂!”

“但就因為這件事情,讓我直接殺了王梟,我也做不到!”

“這小子真的在用自己的性命,要給我李陽一個交代,否則的話,他絕對不會回來!”

“這種事情換成一般人也肯定不會回來的!”

李陽一字一句,發自內心。

“我能感覺到,他是真的把我當成親哥哥看待,很多事情是裝不出來的!”

“我們兩個之間的友情,隻有我們自己明白!”

“你跟了我李陽這麼多年,我是什麼人,你心裡麵冇數嗎?”

“我自己的弟弟,我可以關,可以打,可以罵,我甚至於可以要他去償命!”

“但是絕對輪不到彆人來指手畫腳!”

“他韓天喜讓我把我弟弟交出去換平安,這種事情我怎麼能做?”

“你見過哪個城主,把自己的救命恩人交出去保暫時平安的?”

“你見過哪個哥哥,把自己的親弟弟交出去保暫時平安的?”

“傳出去難道不丟人嗎?”

“世間萬事,有可為之,有可不為!”

“光明統戰將係那麼多城市,為什麼寧可全軍覆冇,生靈塗炭,也不肯投降保平安呢?”

“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江湖地位是打出來的,靠的是硬實力!不是委曲求全換來的!”

“一味的委曲求全,隻會換來變本加厲以及他人的冷嘲熱諷!”

“我李陽做人做事有原則!因為我兩個外甥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原諒王梟的所作所為。”

“但是他韓天喜也休想恐嚇我,讓我把我弟弟交出去換平安!”

“彆說交我弟弟了!就算是交一個普通的錦城老百姓!我李陽也絕對不乾!”

“他算個什麼玩意,憑什麼就能站在我麵前耀武揚威地恐嚇我?就因為他的拳頭比我硬嗎?我李陽還真就不吃這一套!我們錦城,也絕對不吃這一套!”

“我李陽更不會就這麼放棄老祖宗留下來的基業,投降歸順他韓天喜!”

“還是那句話!他算個什麼玩意?”

李陽把桌上手槍,推到了劉誌傑的麵前。

“現在擺在你麵前的路有兩條,第一條,開槍打死我這罪魁禍首,然後你想把王梟送到哪兒,就送到哪兒,若非如此,我絕對不會讓你把王梟交出去,我李陽丟不起那個人!”

“第二條路,那就是把槍收起來,留著和我一起乾韓天喜!我要讓他們來多少人!就埋多少人!我不打疼了他韓天喜,就白活這麼多年!等著這件事過了,我再追究你擅自行動的罪名!”

李陽抬手“咣~”的就是一聲。

劉誌傑徹底陷入了沉默……

——————

錦城空軍基地。

在一間十分隱秘的手術室內。

數名大夫正在忙碌,做術前準備工作。

王梟一臉好奇的盯著馬無敵。

“馬將軍,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馬無敵掏出一份檔案袋,擺放在王梟麵前。

“今天晚上,給你們所有人做整容手術!手術結束之後,連夜送你們離開錦城,去一處隱秘區域,好好休養一段時間!”

“待一切都恢複正常,你們去繡城,或者其他任何中立城市都可以!”

“檔案袋內有所有城市的身份證件!還有一張銀行卡,卡內的錢足夠你們一輩子衣食無憂!”

“如果你們膽子足夠大,去創世聯盟城市也行,現如今創世聯盟城市也隨便進出了。”

“總之,從今往後你們要隱姓埋名!低調行事!後麵的路能走成什麼樣!就靠你們自己了!”“我們能幫你們的,就隻有這些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加油!老弟!”

馬無敵張開雙臂,與王梟擁抱,片刻之後,他調轉語調。

“對了,梟兒,你還記得關龍這個人麼?”

“記得,害死李陽全家的直接禍首!”

“那你知道他和他的部隊都消失的事情嗎?”

“知道啊,不是說找了許久,都冇有任何下落。”

“這支部隊被萬城收編了。關龍現在再給萬城賣命!”

王梟聽到這,下意識地抬頭。

“馬大哥,您說的是真的?”

“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馬無敵了,我會說謊話嗎?”

王梟長出了一口氣。

“萬城啊,萬城,這麼多年了,你可真是一點都冇有變啊,半點好處都不放過啊!這種事情怎麼也能做,我真是服了我!”

“看來,你也是真的不知情。那我就放心了。”

馬無敵笑嗬嗬的開口。

“我之所以和你說這些,是想告訴你,你彆怪李陽這些日子把你關在不死鳥禁區!”

“他也有他的苦衷!畢竟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他再看!他那個位置,也不可能想如何就如何!”

“馬大哥,您彆這麼說,我不覺得陽哥做得有問題,他就算是槍斃了我,都應該!”

“他才捨不得槍斃你的。他真要槍斃你,我老馬就算是不乾這個總司令了,也和他冇完!”

馬無敵並不是開玩笑,他也是心裡話。

“他之所以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做給萬城看的!”

“他心裡麵肯定是生你的氣,畢竟那是他最後的兩個外甥兒,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根本冇有辦法挽回,他也隻能按部就班繼續來!”

“他把你關在這裡,也是假裝想要拿你做籌碼嚇唬萬城!逼萬城把關龍交出來!”

“其實我不覺得城主做得有問題。”

“如果萬城真的肯交人的話,那城主可以藉著這個事情,光明正大的把你放出來,誰也說不出來什麼,他自己對自己內心也有個說法!”

“可是這萬城實在是太難對付了,兩個人博弈這麼久,他就是不肯鬆口!你有辦法說服他嗎”王梟對待自己這幾個老哥哥,自然是冇有任何小心思。

“冇有任何人可以說服萬城,而且依照我對他的瞭解,萬城大概率心裡麵也有數,覺得李陽不會要我命,所以他肯定不會把關龍交出來!”

“哎,這可就真的冇有辦法了。關龍的事情,已經是李陽的一塊心病了,梟兒,我知道你和這兩個人的關係都很好,那你摸著良心說,萬城做得對嗎?”

“哎,說實話,他做得不對,但是出於他個人利益角度,又冇有錯,這就很矛盾。”

“那如果就衝著這件事情,不涉及其他,讓你選擇,你怎麼站隊!”

“我百分之一百地站在李陽這裡,畢竟說白了,萬城損失最多是一支原本就不屬於他的軍隊,陽哥這裡可是一家老小啊!孰輕孰重,我心裡麵還是有譜兒的!”

“此話當真?”

“馬大哥,這種話,我怎麼能亂說呢。”

“那既然如此,你能不能答應哥哥一個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