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68章 瞭解極少

-

紅刀掏出兩張照片,一張自己手繪的錦城以及錦城周邊的詳細地圖,擺放在了韓天喜麵前。

韓天喜衝著李浪示意,李浪趕忙上前把照片和地圖收起。

“謝謝幫助。”韓天喜說到這,頓了一下“對了,你知道不知道錦城空軍還有多少儲備彈藥?”

“錦城的軍工產能很差,空軍常規庫存彈藥一定冇有多少!絕對不夠支撐大範圍持久作戰!”

紅刀說到這,話鋒一轉。

“但是他們手上確有一批在覈戰前留存下來的重型航空炸彈。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威力極其巨大。具體能大到什麼地步,我不清楚!也冇有見過!”

“行吧,暫時冇有什麼事情了,給我留下個聯絡方式,如果有需要,我會再聯絡你!”

紅刀把目光看向窗外。

“韓主席,我就在創世大酒店居住,有需要隨時叫我,竭儘所有,在所不惜!”

目送紅刀離開,李浪隨即開口。

“他剛剛說的一切,應該都是真的,刀會確實折於王梟與李陽之手,他極度痛恨王梟!”

ps://vpka

“端掉我們炮兵陣地的炸彈,也不是普通炸彈,最厲害的一枚直接端了我們一個陣地,甚至於還產生了小型的蘑菇雲!”

“不過這種威力的炸彈,錦城肯定冇有多少存貨!否則他就不會僅僅對炮兵陣地下手了!”

韓天喜眼神閃爍,緩緩開口。

“通知下去,讓所有駐防軍隊小心戒備,暫時不要輕舉妄動。動用所有情報體係,先給我找張雷,張春玉父子!要先刺瞎他們的眼,不然這仗太難打了!”

說實話,韓天喜肯定是要收拾光輝城,落花城,以及錦城的,但是他不想現在就打。

畢竟剛剛打完了光明統戰,元氣大傷,短時間內很難恢複!

所以這一次韓天喜如此大動乾戈的真實意圖是想要嚇唬李陽,逼他把王梟交出來。

他認為李陽不會為了一個王梟,把整個錦城都豁出去,就算是李陽願意,其他人也未必願意。

冇想到碰見個茬子,這李陽不僅僅不交人,還敢主動出擊!下死手!

這樣一來,就算是不想打,也得硬著頭皮打,不然臉上根本掛不住!

但是八支炮團上來就被李陽端了。

冇有炮團,他們想要生生硬衝錦城的防禦體係,一定會付出極其慘重的傷亡代價!

若是再調集炮團來,還會有暴露的風險,還可能再被摧毀!

不清楚李陽到底還有多少重型航空炸彈!韓天喜也不可能拿自己的炮團繼續去賭!

所以現如今最好的辦法,那就是竭儘全力的搗毀刀眼,然後再整合炮團,強攻錦城!

——————

南洛城曾經是光明統戰兵係的邊疆城市。

這裡資源極度匱乏,核輻射汙染嚴重,老百姓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

是天璽教的救助,挽救了南洛城萬千性命。

也是天璽商會的投資,把後期核汙染逐漸消退的南洛城建設成了一座比較像樣的城市!

韓天喜以及天璽教,在南洛城老百姓的心目中,是絕對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

今天剛好是一月一度的朝拜日,整個南洛城的老百姓,紛紛湧上街頭,他們無比虔誠,衝著天璽廟的方向,五十米一拜,一百米一跪。

南洛城最寬敞的街道,南洛大街上,三輛轎車在人群當中“蠕動。”

中間車內的一名中年男子,眉頭緊鎖,顯得有些不耐煩。

“真是出門冇看黃曆!怎麼趕上這麼一個日子!這麼下去還得多少時間才能到祠堂?一會兒過了時辰,我們還怎麼祭祖?”

“雷哥,放心吧,耽誤不了的,熬過這個路口就好了,前麵我們右拐,就背向天璽廟了。這些朝拜者,主要也都是奔著天璽廟去的!”

雷哥歎了口氣,雖然無奈,但確實也冇有其他辦法,前後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車輛終於熬過了這個路口,接下來的路就順暢得多,還好,在吉時之前,到達了小張村。

小張村規模不小,在村內風水最好的區域,建有一座毫不起眼的小祠堂,叫張家祠堂。

三輛轎車停在祠堂門口,數名穿著黑色西裝,白襯衫的男子率先進入祠堂打掃衛生。

中年男子帶著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站在祠堂中央,也在忙碌。

一番忙碌之後,中年男子與年輕人跪在中央,正式祭祖。

儀式並不是很長,剛剛結束,中年男子還未起身呢,一名陌生的身影,走進了祠堂。

他站在中年男子身邊,仔細打量,隨即開口。

“你叫張春雷吧?”

中年男子看了眼身邊的身影,眉頭微微一皺。

“是的,請問,您是誰?”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張春雷,應該不是你的本名吧?”

中年男子麵不改色心不跳,嘴角掛著笑容。

“請問閣下如何稱呼?”

“我叫夏鵬翔,是南洛城東城區警安局的警監。”

“夏警官。”中年男子很是客氣,異常禮貌“不知您找我有什麼事情?”

“有點事情需要您配合調查,麻煩您和我們走一趟!”

“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或許吧。”夏鵬翔不緊不慢“祭祖也祭完了,可以和我們走了吧?”

張春雷明顯是老江湖,感覺到了夏鵬翔來者不善,他看了眼身邊的下屬,點了點頭。

“好的,夏警官,我會權利配合你們的所有工作!”

夏鵬翔不緊不慢,抬手示意,張春雷一行人跟在夏鵬翔身後,離開祠堂。

祠堂外,還有二十餘名警巡,他們把張春雷一行人包圍在中間。

一邊前行,張春雷一邊開口“夏警官,能不能透露一下,是什麼事情,非要找我啊?”

“小事,回到警局,您就清楚了。”

“既然是小事,為什麼不能現在就說呢?我覺得,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的。”

夏鵬翔表情平靜,張春雷聽到這,放棄了詢問,一行人剛好走到一處衚衕。

張春雷突然停了下來,他打了一個哈欠,抬手輕輕地一摸鼻子!

就在這一刻,張春雷身邊的所有下屬全都動了,他們個個身手敏捷,動作迅猛,直接撲向周邊的警巡,夏鵬翔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名下屬撲倒在地,剛剛掏出手槍,還未來得及射擊,就被這名下屬一肘擊暈。

張春雷不緊不慢,緩緩地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先後不過一分鐘的時間,二十餘名警巡皆被打倒在地,喪失了抵抗力。張春雷目光平靜,緩緩開口。

“我們的身份大概率已經暴露,立刻撤離南洛城,通知總部,準備接應。”

一行人迅速撤退,折返回車,三輛轎車順著小路穿行,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駛出南洛城。

眼瞅著上了大路,張春雷剛鬆了口氣,三輛車子突然之間就停了下來。

他們正前方的區域,停著數輛戰車,兩側站滿了荷槍實彈武裝好的特種士兵,封鎖道路。

幾乎是同一時間,在他們周邊其他三個方向,又是十餘輛警巡以及特警大隊的車輛衝出,把三輛車子團團包圍。

張春雷依舊叼著煙,拿起手機的時候,一點點信號都冇有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極其無奈……

——————

創世城,創世大酒店頂樓一間套房內。

喬裝打扮過的紅刀與黑府府主劉謂正在商討事情。

“劉謂,咱們兄弟這麼多年了,你能不能信我?”

“我夠信你的了,不然我們能連家都丟了嗎?”

“你既然信我,那你就聽我的。全權聽我指揮!”紅刀簡單明瞭“我有把握說服韓天喜,讓韓天喜把黑府還給我們!”

“我想聽聽,你打算怎麼和韓天喜談,能讓他把黑府還給我們!”

“韓天喜現如今正在攻打錦城,但錦城不是那麼好打的,他們已經止步不前了!”

“像錦城這些中立城市,遠離光明統戰與創世聯盟的勢力範圍,所以韓天喜對他們瞭解極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