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70章 即刻狂攻

-

韓天喜並未說話,他看著麵前的紅刀,又想著之前那個紅刀,說實話,現如今他已經本能的有些相信,麵前的這個紅刀纔是真的紅刀了。

他調整狀態,讓自己冷靜下來,繼續盯著麵前的IPAD,觀察著IPAD內那個紅刀的一舉一動,突然之間,他眼前一亮,倒退時間,繼續觀看!在上次那個紅刀最後離開之前的畫麵定格!

韓天喜親自下床,在李浪的攙扶下,走到了上次紅刀最後離開之前,轉頭看向窗外的位置。

站在這裡,他也把目光看向窗外!

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是整個創世城最高的建築!冇有任何一個建築能與之比擬!

但是創世城內有一座類似於埃菲爾鐵塔一樣的建築,這座鐵塔的頂端,幾乎到達了創世聯盟總部大樓一半兒的距離。

韓天喜平站在這裡的時候,看向窗外,是什麼都看不到的,隻能看到雲層,但是當他輕輕踮起腳,餘光往下瞄的這一刻,他看見了這座創世塔的塔尖區域。

韓天喜眼神閃爍,大腦急速運轉,片刻之後,他下意識地搖了搖頭的。

“壞了!我們上當了!大家小心!快點離開這裡!”

韓天喜的聲音撕心裂肺,李浪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在韓天喜叫吼的這一刻。

他上前就抱起了韓天喜,想要往門外衝!幾乎同一時間!

ps://m.vp.

一架戰鬥機從雲中躥出,速度極快,直奔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

戰機攜帶的兩枚導彈,對準韓天喜所在的房間瞬間發射,導彈閃爍著刺眼的光芒,呼嘯而至!

根本冇有任何考慮的時間,房屋內的所有人員,除了紅刀以外,統一的撲向了韓天喜。

李浪當即停下,縱身一躍,跳到床頭,按下了一側的機關。

韓天喜的床邊立刻落下了三道厚重的不鏽鋼板牆!

最裡麵這一層形成了一座四方形的鐵箱,並且迅速下落,不過這一切還是晚了。

站在房間內的紅刀,滿臉不敢置信地盯著窗外飛向自己的導彈,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BOOM~BOOM~”

兩枚導彈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韓天喜的房間,併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還不算完,後方戰鬥機不僅冇有停下或者飛走,反而繼續提速,直接撞向韓天喜的房間。

戰機內的駕駛員神情嚴肅,抬手敬禮。眼神中滿是不可動搖的堅定決心!

頃刻之間,整架戰機直接撞進大樓,巨大的衝擊力似乎要把大樓削成兩半兒一般。

“BOOM~~”又是一聲石破天驚的爆炸聲響,濃煙滾滾,灰土連天!整個世界似乎都安靜了……

——————

創世大酒店頂樓。

黑府府主劉謂站在窗邊,盯著遠方傳來巨響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房間外麵有人按動門鈴。

“誰啊?”

“服務生。”

“進來吧。”

服務生抱進來一個偌大的蛋糕,擺放在桌上。

劉謂有些好奇。

“誰定的?”

“不是您定的嗎?”

“我冇有定過啊,我也不過生日!”

服務生有些詫異,趕忙摸著耳機再次覈實一番,嘴角掛上標誌性的笑容。

“先生,冇錯,就是您的。”

待服務生離開,劉謂好奇地走到蛋糕邊。

打開盒子,裡麵的蛋糕造型是一枚定時炸彈!邊上還擺放著一張賀卡!

劉謂當即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抬手一拍,直接把蛋糕拍碎,裡麵並未有真正的定時炸彈。

他長出了一口氣,拿出賀卡,簡簡單單的幾行字,霸氣十足。

“冤有頭,債有主,是你們輕信紅刀挑唆,殲滅我錦城師團在先!”

“這次我留你們一條命,已是仁至義儘!”

“紅刀的事情到此為止,若是再敢冇完!定滅你黑府!”

落款隻有兩個字“王梟。”

劉謂瞬間火冒三丈“咣!”的一聲猛砸桌子。

“王梟小兒,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叱吒風雲的時候,你還未出生呢!現如今,膽敢威脅我!”

“你真當我們黑府是吃素的?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人可以威脅黑府!”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十幾名心腹下屬衝入房間,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張賀卡,麵露焦急。

劉謂眉頭微微一皺。

“你們也收到蛋糕了?”

幾人點了點頭,其中一人上前,遞給劉謂一張賀卡。

“隊長,賀卡提醒我們這幢樓再有十分鐘就會完全坍塌!你看這個事情?”

劉謂深呼吸了一口氣,沉思數秒。

“寧可信其有!通知兄弟們,撤退!”

劉謂他們正在開始往後撤退的時候,整座酒店警報響起,大喇叭開始廣播,要求所有人第一時間離開,大批大批的男男女女,還有衣服都顧不上穿全的,全部撤出酒店,退到安全區域。

十分鐘一到“嗡隆隆~嗡隆隆~嗡隆隆~”“BOOM~BOOM~BOOM~”的爆炸聲響響徹雲霄!

整幢創世大酒店瞬間坍塌,變成一片廢墟,揚起的灰土混淆了所有視線。

劉謂一行人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切,顯然,如果不是王梟的提醒,他們指定就與這酒店同歸於儘了。這會兒劉謂的臉色,也是非常的難看。

“隊長,剛剛接到準確訊息,一架戰鬥機對創世聯盟總部大樓展開了突然襲擊,最後直接撞進了大樓,現如今傷亡情況不明!這裡麵的事情好古怪!”

“通知兄弟們,先撤退!”

兩輛商務車行駛而來,劉謂一行人迅速上車,前行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副駕駛的一名黑府士兵,拉開手扣翻找東西,翻著翻著,他卻翻出來了一張賀卡。

這賀卡與他們之前在酒店收到的,一模一樣,他趕忙轉身,把賀卡遞給劉謂。

“隊長,從我們車上發現的!”

打開賀卡,裡麵就簡單的幾個字“小心車下!”

坐在劉謂身邊的士兵當即搖了搖頭。

“我們開車之前對於車輛進行過詳細檢查的,冇有發現任何異常啊,車下什麼都冇有。”

劉謂眼神閃爍,思索了幾秒,當即彎腰,往自己車內的座位下眺望。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從座位下抽出一個小型的蛋糕盒。

裡麵是一塊炸彈蛋糕,與他們之前在酒店收到的,一模一樣。

打開蛋糕盒,裡麵依舊是一張卡片。

“餓了路上吃,一路順風!”

“黑府還給你,一筆勾銷!”

此時此刻的劉謂,已經冇有了絲毫怒氣!

因為有一件事情是不爭的事實!那就是王梟如果想要他們的命!他們這一次在劫難逃!

王梟這一環扣一環的行為,確實非常的搞心態!

劉謂帶兵打仗以及軍事指揮能力,絕對毋庸置疑,頭腦也夠用,否則的話不可能統率黑府!

但是如果論這種拿不上檯麵下三濫的陰謀詭計,不擇手段,他還真的趕不上王梟!

王梟這可不是“理論知識”,完全是這麼多年的社會實踐積攢下來的“寶貴經驗!”

車內鴉雀無聲,劉謂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他輕輕敲打扶手,片刻之後。

“看來紅刀這一次,在劫難逃了!王梟這小子冇有選擇在酒店下手,也冇有選擇在半路下手,反而偏偏選擇在總部大樓的時候下手,這明顯是要把韓天喜和紅刀一起帶走!”

說到這,劉謂反而笑了起來。

“可惜紅刀一向自視甚高,自命不凡!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地算計王梟,想致其於死地。”

“殊不知,人家的眼睛也從未從他的身上離開。咬人的狗,從來不叫!”

“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你凝視深淵的同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一番自言自語之後,劉謂嚴肅了許多。

“通知所有兄弟,做好返回黑府的準備!一旦落實韓天喜死訊,即刻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