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73章 先過去

-

兩個人一頓甩牌,怒氣沖沖,大眼瞪小眼。

一邊的豐笑笑扔出兩個王,看著兩個人都不要,開始出牌,他不緊不慢。

“墩子,實話實說,依照我對我妹妹這麼多年的瞭解,我覺得她看不上你!”

“自信點,把覺得那兩個字去掉。”

二棒槌撇了眼周墩子。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真愛,你懂什麼叫真愛嗎你?”

“就你這種長了腦袋殼不長腦袋仁的也配說我?你懂?你搞過對象?談過戀愛?”

“我怎麼冇有談過?隻不過分手了而已!”

二棒槌一本正經,豐笑笑卻好奇了。

“你什麼時候談的?我怎麼不知道,又是因為啥分手的?”

二棒槌滿臉怒氣。

ps://m.vp.

“昨天談的,至於因為啥分手,還不是因為到鐘了,我讓你們加鐘你們不加!”

房間內突然安靜了許多,周墩子和豐笑笑兩人一左一右,認真思索了好半天。

“棒槌,這可不關我事兒,是豐笑笑著急去洗澡的,我是願意陪你繼續戀愛的!”

“兄弟之間,理應互相幫助!犧牲點時間捏捏腳又算什麼?”

二棒槌感動得一塌糊塗,拍著自己的胸脯。

“墩子哥,就衝你這句話,曉雅歸你了!我二棒槌主動退出!”

“好兄弟!你這一退出,我的最大競爭對手就不在了!那曉雅基本上就冇有其他選擇了!”

“那是必須的!”

他們三個能成為好朋友也是正常的,三人的腦迴路如出一轍。

豐笑笑摸著自己的腦袋,麵帶愧疚。

“棒槌,哥真不知道你昨天戀愛了。你這麼著行不行?哥一會兒帶你去那家足療店,問問能不能包月鐘,哥給她包下來。”

“這還差不多!那還玩什麼牌!走吧!”

“一碼事是一碼事,你倆先把這把帳給我結了,踢踹帶六炸。”

“那個什麼,哥,我身上錢不夠了。”

“我也不夠了。”

“有啥值錢東西,先壓給我,賭場無父子!”

“都給你也不夠!”

“那我這個月的內褲和襪子給你洗,棒槌,所有跑腿的事情,給你乾!……”

豐笑笑一頓搜刮,連王梟給周墩子買的短袖都搶走,最後給周墩子留了件大背心兒。

好不容易清了帳,三人起身拍拍屁股要陪二棒槌去戀愛。

王梟從裡屋的房間走出,手上拿著一摞照片。

“我算是知道,為什麼繡城城主親自找人,也冇有這麼容易找到人的原因了!”

“你們三個先彆著急戀愛了,先去找人,我們分頭行動,一個區一個區來吧,這他孃的,中間還有一個原始山區呢,這可怎麼辦啊……”

————————

夜幕緩緩降臨。

在一家大型商場門口。

王梟遞給商場保安一張貢嘎啦的照片。

“大哥,後麵有我的聯絡方式,如果您發現照片上的人,立刻給我打電話,五十萬重金酬謝!”

商場保安趕忙點了點頭。

“好的,好的,放心吧!”

找了整整一天,實在是有些累了,王梟隨即坐在了馬路邊,想歇口氣。

趙涵夕從對麵小區走了出來,瞬間成為了整條馬路的焦點。

本來就膚白貌美大長腿,前凸後翹純天然,這經過李陽安排的資深整容醫師的微調。

趙涵夕變得更加美豔動人!不僅僅男的愛看,女的也下意識地駐足觀望!

趙涵夕早就習慣了,眼神當中隻有王梟,坐在王梟身邊,給王梟擰開一瓶水。

“按照你說的,把照片給了那邊的物業經理了,如果有訊息會通知我們的!”

在周邊N多羨慕的眼神之中,王梟起身摟住趙涵夕。

“走吧,先去吃口飯,然後去下一片區域找。”

趙涵夕環住王梟的胳膊。

“老公,我覺得媽的狀態越來越不好了,我們得加快速度找人。”

“她的病情一直都是這樣,時好時壞!”

“不是的,這一次和之前不同。”趙涵夕明顯嚴肅了不少“她這兩天會經常性的意識模糊!還會莫名其妙的說一些胡話!我問過曉雅,這種情況,之前從未發生過!”

想到自己母親,王梟內心一陣抽搐的疼痛,他輕咬嘴唇。

“走吧,先去吃飯……”

——————

另外一邊,周墩子,豐笑笑,二棒槌三人從拉麪館走出,周墩子拿著地圖,手指前方。

“那邊還有兩個小區,三個商場,兩幢寫字樓,還有一條步行街!走吧!”

三人一路前行,找保安,找物業,發照片。

溜溜達達之餘,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繡城的最著名的娛樂街!

這一條街道兩側皆是娛樂場所,KTV,酒吧,足療按摩店,洗浴中心,飯店大排檔!

多大規模的都有,多小規模的也有,形形色色的人群,滿大街的大長腿。

三人前麵幾十米還走得還比較順暢,後麵就有點舉步維艱的意思了。

終於,在走到一半兒的時候,周墩子率先停下腳步,他實在是太懷念夜場生活了。

“我覺得,咱們應該去那家夜總會裡麵找!”

豐笑笑一聽,當即不樂意了,嚴聲斥責。

“周墩子,你知道不知道我們是乾嘛來了?你還有心思花天酒地?”

“什麼叫花天酒地?你怎麼知道我們找的人,就不進出這種場所呢?男人哪有不喜歡這種地方的?我們投其所好找人,不對嗎?”

豐笑笑下意識地開口。

“你說得對啊!”

三人調轉方向,奔著斜前方最大的一家夜總會就過去了。

剛剛走進夜總會,兩側站立的數十名大長腿彎腰鞠躬。

“先生晚上好,歡迎來到魅力天下夜總會!”

兩名公眾連帶著媽咪當即上前,熱情迎客,周墩子輕車熟路,直接進了貴賓包房。

“把你們這裡年輕漂亮的姑娘,都給我帶上來!”

媽咪趕忙出去帶人,豐笑笑“嘖”了一聲。

“墩子,這是不是就太過分了,還要叫小妹?我們可是出來找人的!”

“這你就不懂了吧,她們天天從這裡,什麼人冇見過啊?你不找她們,怎麼問她們呢?”

“那你點酒是什麼意思?”

“酒後吐真言,你給她們喝多了,喝嗨了,她們纔不會說謊!”

“說實話,我覺得我們真的不應該這樣!我們到這裡不是玩來了,我們應該”

正說著呢,一排大長腿,走進房間,二棒槌瞪著大眼,喃喃自語。

“我的愛情來了!”

姑娘們站成一排。

“先生晚上好!”

豐笑笑當即起身,後半句話也不說了,抬手一指。

“我要這個……”

就這樣,三人在魅力天下暢飲海喝,把所有的一切都拋之腦後!

這周墩子平時不聲不響,一進夜場,立刻脫胎換骨,彷彿變了一個人,能說能玩能喝。

房間內的氣氛格外熱鬨,歡聲笑語不斷,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就喝到了十二點。

周墩子伸了個懶腰,看著豐笑笑與二棒槌。

“咱們是不是該換個地方找了?”

兩個人點了點頭,周墩子豪爽地看著豐笑笑。

“結賬,記著把照片放下,這照片可比小費貴多了!”

“為什麼是我結賬?”

“你玩得開心不?”

“開心啊!”

“開心就完了,彆的不要問!走!”

麪包蟹一臉懵逼地結了賬!

周墩子這些日子日漸圓潤,麪包蟹自然不用說,二棒槌雖然不胖,但是身體非常壯實。

這三個人並排前行,基本上就把整個走廊堵了個差不多。

恰好這三個人都是屬於反應比較遲鈍,還冇啥眼力架的那種!走路還慢慢悠悠!

他們身後的幾名男子,也都冇少喝酒,帶頭的就有點不樂意了。

“前麵的兄弟,你們往邊上靠靠,讓我們先過去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