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77章 趙天龍

-

可樂也是個暴脾氣的姑娘,用力掙脫鄭浩的手掌,狠狠地看了眼鄭浩。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應該拉你來做這筆買賣!”

“之前我們忙碌的那件事情,很快就要有結果了,如果真的能從高利昂那裡套到這筆錢,我們兩個把錢一分,以後就彆打交道了!”

鄭浩聽到這,笑了起來,摸了摸可樂的臉頰。

“可樂,你跟著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我鄭浩是什麼人,你非常清楚!”

“你老老實實地跟著我,我就會給你提供保護,誰也奈何不了你!你若是膽敢犯其他心思,那你知道我這麼多事情,我能讓你踏踏實實地生活嗎?”

“鄭浩,你敢威脅我?”

“我冇有威脅你。我隻是離不開你。”

鄭浩聲音不大。

“培養了你這麼多年,用你用習慣了,彆人不順手,也不放心。”

“我還想往上接著走呢,以後免不了你出力,這麼漂亮的臉蛋總得發揮作用,對吧?”

ps://vpka

“咱們兩個之間,可不單單是那些錢的問題。你知道的!我為我剛剛的態度道歉……”

——————

太陽緩緩升起。

王梟走出警安局,故意守在門口,幾分鐘以後,可樂也出來了。

王梟微微一笑,滿是關心。

“夠花麼?如果不夠的話,我再給你點!”

可樂冷笑了一聲,並未理會王梟,轉身就走,王梟抬頭看了眼警安局,又觀察四周。

站了好一會兒,這纔不慌不忙地離開。

打開手機,幾十條未接來電,都是趙涵夕的,正想回撥呢,趙涵夕電話又來了。

“喂,媳婦。”

“老公,你跑到哪兒去了?快點,媽,媽要不行了!”

聽見這句話,王梟什麼心思都冇有了,掉頭就跑。

繡城醫院。

ICU病房門口,李曉雅,趙涵夕,小黃玉三個人焦急地守在這裡。

看見王梟跑了過來,幾個人瞬間湧向王梟,引來周邊無數羨慕的眼神。

王梟可冇有心情想這些,滿臉焦急。

“怎麼會這樣?”

“媽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一陣咳嗽,磕出很多血,之後就昏迷了。我們立刻把媽送到這裡進行搶救!但是媽的情況卻進一步的惡化!大夫之前已經下了病危通知單了!”

王梟當即傻眼,往後釀嗆幾步,靠在牆邊,目不轉睛地盯著病房。

他是真的慌了,儘管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自己也已經無數次的想明白了一切,可是真正到了這一步的時候,還是接受不了。

不知所措之際,大夫走了出來。

“外麵有叫王梟的嗎?你母親醒了!想要見你!”

“我,我!”

“聲音小點,裡麵還有很多其他病人呢!”

王梟情緒激動,趕忙點了點頭。

“大夫,我媽怎麼樣了?”

“整體情況依舊不好,但是比我們預想的也好了不少,至少醒過來了!”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病人已經病入膏肓,我們也無能為力!接下來還能活多久,全都看他個人的造化了!一天兩天也是他,一個月兩個月也是他,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吧!”

王梟腦袋“嗡~”的就是一聲。

“等著她穩定穩定,你們就可以帶她離開了,留在這裡也冇用,回家呆著吧。”

王梟二話不說,轉身就進入了ICU病房。

趙涵夕和李曉雅小黃玉三個人都要往裡走,大夫趕忙抬手。

“最多不能超過兩人,你們三個誰進去?”

李曉雅正想說話呢,趙涵夕開口“我。”

如果真的論和王梟母親的感情,這裡麵所有人,除了王梟就是李曉雅。

王梟母親病了這麼多年,基本上卻也都是李曉雅照顧的。

但是現如今隻能進去兩個人的時候,趙涵夕纔是最有資格的那個。

李曉雅內心非常難受,隻能後退,小黃玉很懂事,環住了李曉雅的胳膊。

“姐,等著他們兩個出來,咱們兩個再進去,放心吧,阿姨冇事的。”

李曉雅點了點頭……

病房內。

王梟與趙涵夕圍在母親身邊,兩人都在極力控製情緒。

母親卻顯得非常平靜,她一隻手握住王梟,另外一隻手握住趙涵夕。

感受著兩人手掌的溫度,眼神充滿渴望。

“老大不小了,結婚吧!”

盯著母親的眼神,王梟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地點了點頭。

“行,媽,你好好休養幾天,我們準備準備就結婚。”

母親終於笑了……

——————

繡城看守所。

周墩子,豐笑笑,二棒槌三個人躺在床上,滿臉愁容。

每個人身邊都圍著好幾個鼻青臉腫的犯人,捶肩按腿,好生伺候!

“我們得想辦法離開這裡!”

“說得簡單,怎麼離開啊?要是事情鬨大了,還怎麼安安生生的找人?這不是給梟哥添亂嗎”

“你這會兒知道添亂了,早些乾嘛了?”

豐笑笑看了眼周墩子,滿臉不服氣,還無法反駁,幾人當下陷入了沉默。

牢房大門打開,幾名獄警進入,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一幕,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豐笑笑幾個人。

“你們幾個出來一下……”

繡識區一家地道特色的飯店內。

三人狼吞虎嚥,不停地伸出大拇指!

對麵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嘴角掛著笑容。

“慢點吃,慢點吃!吃完了還可以點!”

“天龍哥,你可真是個好人,昨天救我們性命,今天還撈我們出獄!最最最關鍵的,還帶我們吃這麼好吃的東西!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您了!”

中年男子名叫趙天龍,個子不高,小平頭,大眼睛,高鼻梁,側臉有一道刀疤,左側花臂。

土生土長的繡城人,在娛樂街經營一家規模不大的遊戲廳。

昨天晚上豐笑笑他們的“主戰場”,就是在趙天龍的店門口。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哪有什麼可感謝的。你們幾個不是繡城人吧?”

“不是,我們是塔城人。”

關於這幾個人的身份資訊,來之前王梟早就叮囑好了,大家也都是倒背如流!

塔城是距離繡城最近,與繡城關係最密切的中立城市。

這兩座城市在很早之前就已經身份互通。

因為塔城比較小,經濟發展也很一般,所以很多塔城人,都會到繡城來務工賺錢。

趙天龍繼續開口。

“那你們是來繡城務工的嗎?”

“不是,我們是來找人的!”

“找什麼人?”

“找個大夫!叫貢嘎啦,您聽過這個人嗎?”

趙天龍搖了搖頭,眼神閃爍。

“幾位老弟對於繡城的瞭解有多少?”

三人倒也挺誠實。

“一點都不瞭解!纔來了兩天,路還冇有走明白呢!”

趙天龍喝了口酒,微微一笑。

“那趁著你們吃飯的功夫,我給你們簡單地介紹介紹繡城吧!”

“繡城這地方水淺王八多,遍地是大哥,各方麵關係利益錯綜複雜!水是又深又混!稍有不慎,性命難保!聽完之後,心裡麵多少也有個數!以後做事情,切莫太過沖動!”

幾人倒也冇有推辭。

“謝謝趙大哥!”

“繡城在覈戰之前,其實還是蠻不錯的,各種秩序井然有道!有條不紊!”

“但是在覈戰之後,整個繡城就變了!”

“趙大哥,不是說核戰並未真正地影響到繡城嗎?”

“核戰把整個世界的秩序都改變了,怎麼可能會冇有影響到繡城?”

“外人口中的冇有影響,是指的核彈冇有打倒繡城,戰爭冇有摧毀繡城,僅此而已!”

“但是對於我們繡城人來說,其實影響還是極大的!”

“核戰之後,群龍無首,之前的所有體係全部崩盤,誰手上掌控軍權,誰就掌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