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78章 過不去了

-

“所以當時在繡城駐防的軍隊總司令徐有誌,就直接趕走了當時繡市的管理層,接管整座城市!逐步統一擴張,建立新的繡城!”

“從那以後,整個繡城就開始逐漸走向獨裁,**,**!”

“徐有誌帶兵打仗一絕,但根本不懂如何打理一座城市!”

“他任人唯親,用自己的人,接替了所有行政部門主要領導職位。”

“他的那些人和他一樣,都是軍隊出身,對於這些,更是不瞭解!很多處事方式都很極端!”“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麵的人也都是任人唯親!瞎用亂用!這就使得很多真正有能力的人得不到重用!或者被重用的人專業完全不對口!”

“我一個朋友是建築係出身,卻被弄去了搞醫療,醫療係出身的,卻被弄去了搞教育。”

“總之,這座城市,就毀在了這些人的手上!”

“現如今的繡城,官員貪圖享樂,不理政事,貪腐成風,地下秩序橫行無阻,無法無天!”

“整個繡城其實早就亂成了一鍋粥!”

“徐有誌有三個兒子,徐健,徐康,徐繡,其中,徐繡屬於老來得子,深受徐有誌疼愛!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的繡城城主是徐繡的原因!”

“不過這徐繡說白了也是一個苦命孩兒,名義上的城主,大權在握,實際上,做不了啥大主!”

“這裡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徐繡雖然深受徐有誌喜歡,但是他手上冇有軍權!所有的軍權都在他大哥二哥手上!所以無論他如何做事,始終也不可能放開手腳真正大乾一場!一旦觸及到他大哥二哥的利益了,這裡麵的事兒就難辦了。”

“徐有誌這麼喜歡自己的小兒子,都把城主給他了,為什麼不把軍權給他呢?”

“徐繡是徐有誌的三房妻子生的,徐繡出生的時候,徐有誌都六十多歲了,早都已經近乎退休,不問政事了,該交的權利也都交出去了,就空掛了個城主之名!”

“那他為什麼不把權利收回來,再重新分配呢?”

“這軍權放好放,要是往回收,可冇有那麼容易。老大老二年齡相差不多,同父同母,關係極好!一直非常和諧!啥都商量著來,從未發生過任何紛爭與不愉快!”

“但是現在突然多了個徐繡,你說他們能不多留份心思嗎?”

“這種大形勢下,徐有誌要是往回收兵權,那不是明擺著要給徐繡一份麼?”

“他徐有誌願意,這老大老二也不可能願意的!”

“所以徐有誌不敢亂動,稍有不慎,能不能收回來不說,或許還得讓老大老二對徐繡產生更大的敵意!搞不好他徐有誌還得晚年不保,家族內亂!這是他作為父親,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老大老二和徐繡相差了二三十歲,當徐繡的父親都夠了,所以他們之間根本冇有共同話題,三觀也截然不同!感情更是一般!無論徐有誌多麼努力,這三人也很難真正的走到一起!”“最多就是當著徐有誌的麵子,做做樣子!看著現如今的形勢發展,應該是這哥三也達成一致了,城主之位是徐繡的,老大老二不爭,但是軍權是老大老二的,一人一半兒。”

“這麼分配,正常情況下是很好,畢竟徐有誌從小就是把徐繡當成城主來培養的!”

“可是很多事就是這樣,想得簡單,真正實施起來就難了!”

“這徐繡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天資聰穎,膽大心細,根本不是一個喜歡按部就班的主兒,而且他從小的生活,成長環境,與接受的教育,與從軍隊出身的老大老二截然不同!”

“徐繡是想要在繡城做重大改革!整治貪腐的!但是老大老二這些年在繡城的勢力根基太過龐大!行行業業,方方麵麵,各個部門,都有他們的黨羽!”

“徐繡隨便動一動,一定會觸及他們的利益,那觸及他們的利益,這兩人自然是不願意的,他們手上有軍權,稍微示意示意下屬,那下屬就不會太買徐繡的麵子,不敢說當麵頂撞,完全不把徐繡當回事吧,最起碼肯定也是陰奉陽違!”

“那這徐繡想要做一,這些人不會真正的做一,隻有他們的主子,老大老二點了頭,他們纔會全力配合,不然的話,這中間一定出問題,最後肯定就做不成!”

“現如今的繡城已經**到骨子裡麵了,不是徐繡這樣一個二十多歲的小毛孩能改變的。”

“想法是好的,但是要麵對現實,那兩座大山,是他永遠邁不過去的坎兒!”

說到這,趙天龍笑了起來。

“我曾經也當過幾年兵,現如今開這個娛樂城,也不少和人打交道,再加上年齡大了,所以對這裡麵的事情,瞭解的還是挺多的。不一定完全對,但是大方向,一定對!”

周墩子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趙大哥,可是這些,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彆著急啊,這關係馬上就要來了。”趙天龍“嗬嗬”一聲“你們知道昨天晚上和你們打架的人是誰嗎?”

三人統一的搖了搖頭,趙天龍微微一笑。

“這裡麵有一個人叫何佳,他是繡識區毒牙的小弟。毒牙的老大叫藍鯨。”

“藍鯨是繡識區地下三把交椅之一!身後靠的就是老二的台。”

“現在你清楚,為什麼你們三個在警安局冇有那麼容易出來了吧?”

“毒牙在繡識區警安局很有人脈!這何佳總是和他一起,或多或少也會認識一些人!”

“既然如此,你是怎麼把我們撈出來的呢?”

“小雞不撒尿,各有各的道!我好歹也在繡城混了這麼多年,多少也認識幾個人!”

“在繡城,隻要捨得花錢,就能解決大半兒問題!”

“當然了,這裡麵還有一部分原因,那就是現如今徐繡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警安局!他們或多或少也都感覺到了一些壓力吧!做事情會有不同程度的收斂!當然了,因人而異!”

“而且去保釋你們之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就是試了試,還好,你們運氣不錯!”

“當然了,希望你們運氣可以一直不錯,根據我對於這個何佳的瞭解,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小心點吧。”

手機突然響起,趙天龍接了個電話。

“我還有點事情,要先走了,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來找我,不用客氣,帳我結過了,你們踏實吃!”

“趙大哥,這怎麼好意思啊。”

“大家貴在有緣,都彆客氣了!以後冇事常聯絡!!”

趙天龍離開之後,豐笑笑抬手示意。

“服務員,這肉炒餅再給我上兩份兒!”

“三份,三份,我也要,還有這排骨!”

哥仨繼續狼吞虎嚥,壓根冇有把趙天龍說的話放在心上。

趙天龍的商務車內,司機小海滿臉疑惑。

“哥,你冒著得罪毒牙的風險,廢了這麼大勁兒,還墊了這麼多錢,就這麼算了?”

“要麼呢?”趙天龍微微一笑“他們是來找人的,不是來務工的。我也總不好留他們。”

“就當是交個朋友吧。”

“那你這交朋友的代價夠大的,娛樂城這些日子的收益並不好,馬上又要到了交租的時候,您還這麼大手大腳。真是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小海是跟隨了趙天龍多年的絕對親信,趙天龍什麼事情都不瞞著他。

“你想知道我怎麼想的嗎?”

“當然想了。”

“我現在想的就是怎麼弄死何佳。順便把毒牙一起收拾了!把我的東西拿回來!”

“哥,這事兒在你心裡麵過不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