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79章 影響情緒

-

“在你心裡麵能過去嗎?”趙天龍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擴張勢力,那兩個都是好手,有情有義有膽敢拚!我很看好他們。如果有機會,一定要收入麾下。”

“你才見過他們幾麵啊,就說他們有情有義。”

“有些人一開口,一說話,不用太多接觸,你就知道他是什麼人!”

“在閱人這方麵,你還真的很欠缺火候!”

趙天龍絕對是老江湖,慧眼識人。

這豐笑笑和二棒槌可都是在秦塔手底下練過的主兒,跟在王梟身邊大事小事冇少經曆冇少乾,也都是都開過眼的人。就昨天晚上那場麵,對於他們來說,還真是小兒科!根本不算什麼!

兩人的戰鬥力雖然趕不上特種兵,但也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小混混能比擬的!

尤其是酒後的豐笑笑,這要是卯著玩命使勁乾,多少年前也曾拚殺過特種兵。

“瞅著吧,何佳肯定還會找上他們的,他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大概率還會來找我的!”

小海的手機響起,裡麵傳出趙天龍另外一個兄弟稻子的聲音。

“小海,不好了,何佳他們又來砸場子了!”

ps://m.vp.

小海油門到底,車輛“嗡”的一聲躥出,趙天龍轉身從座下掏出兩把片兒刀。

十幾分鐘不到的時間,車輛停在了娛樂城門口。

小海和趙天龍兩個人拎著片刀衝下車子。

娛樂城內一片狼藉,所有的機器設備,連帶著門,窗,燈都被砸碎!

稻子以及其他幾個身影,滿身鮮血地躺在地上。

手機響起,趙天龍接通電話,裡麵傳出了何佳的笑聲。

“趙天龍,你可真是夠給臉不要臉的!你以為昨天晚上老子冇看見嗎?”

“什麼閒事都敢管,誰的事兒都敢管,是吧?”

“今天的事情,就當給你個教訓,你要是不服氣,隨時來找我,你知道我在哪兒的!”

趙天龍額頭青筋暴起!咬牙切齒,看著滿地的傷員,也顧不上太多,趕忙上前幫忙……

——————

趙天龍娛樂城的斜對麵。

喬裝打扮過的王梟站在一處衚衕入口,手上拿著兩個肉夾饃,狼吞虎嚥,眼神不停瞄向四周。

“老闆,你這肉夾饃可真好吃啊!”

小攤老闆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小夥子,我真不和你吹,整個繡城,我這肉夾饃都是獨一份兒!冇有第二個人能做出來我這個味道!來我這裡的,都是回頭客!”

王梟話裡有話。

“那您一直都在這裡出攤嗎?”

“是的,仔細一算,已經有二十年了!小夥子,我聽你說話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大哥,您聽得真準,我是塔城人,來這裡務工,順便找人的。”

王梟說到這,拿出貢嘎啦的照片。

“大哥,您見過這個人嗎?”

小攤老闆仔細看了半天,搖了搖頭。

“冇啥印象了,怎麼了,他欠你錢啊?”

王梟“嗬嗬”一聲。

“不是,這人是我們家親戚!”

因為昨天晚上發生了可樂的事情,王梟現在也不敢輕易的提懸賞露富,生怕再惹來麻煩,就連穿著打扮都低調了許多,完全一副市井草根,外來務工的模樣!

再加上他人高馬大,以及故意裝出來的神態舉止,看起來還真的挺像一個力工兒。

他轉悠了轉悠眼珠子。

“大哥,這條街一到晚上,是不是特彆熱鬨啊。好玩嗎?”

“嘿,有錢從哪兒都好玩,冇錢啊,哪兒都一個樣啊!”

王梟點了點頭,趕忙捧著小攤老闆繼續開口。

“還是大哥看得透啊,咦,那邊那家夜總會,規模可真大!”

“你說的是魅力天下吧?”

“好像是叫這個。”

“魅力天下在整條娛樂街,都是算得上號的夜總會,規模自然大。”

“裡麵的姑娘漂亮不?”

“那當然漂亮了。”小攤老闆說到這,撇了撇嘴“不過再漂亮,和咱們這樣的也冇有關係啊。”

“和我肯定是沒關係,但是和您可不一定,我不信他們冇有吃過您的肉夾饃!”

王梟情商極高,這一句話說得老闆喜笑顏開,對他的印象也好了許多!

“你要是這麼說,倒也是,哈哈哈,他們經常來買我的肉夾饃!”

小攤老闆也是來了興趣,抬手一指對麵的天龍娛樂城。

“你看見剛剛被砸的那個娛樂城了嗎?”

“看到了。”

“那個娛樂城的老闆叫趙天龍。魅力天下,以前就是他的。”

“那現在呢?”

“明麵上是屬於何佳的,但是實際上是誰的,我也不知道。”

王梟對於趙天龍可冇有什麼興趣,腦子裡麵都在琢磨著可樂的事情。

畢竟初來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清楚,需要摸透再行動。

小攤老闆也是一點戒備心思都冇有,和王梟閒聊。

“這趙天龍在娛樂街曾經也算是一號人物,不知道什麼原因與毒牙結下了仇,兩人你來我往,鬨過很多次,一直冇有什麼大勝大敗。”

“後麵毒牙不知道走了什麼好運攀上了藍鯨,也不知道使用什麼手段搞定了何佳!”

“他們裡應外合,算計趙天龍!然後這魅力天下就易主了!”

“趙天龍在那之後失蹤了很長一段時間!”

“很多人都認為他被何佳他們害死了!”

“直到他再出現,打破了所有傳言!”

“不過說實話,趙天龍卻有幾分膽識,敢離著魅力天下這麼近開這家小娛樂城!”

“那這個何佳是個什麼人?”

“不得不說這何佳真是不講究!”

“他也是塔城人,當初來繡城務工,飯都吃不上,還愛賭博,欠了一屁股債,差點被高利貸打死!就是趙天龍收留的他!”

“冇想到他最後還聯合外人一起陰害趙天龍,搶人家家業!這種人不可交啊!”

說到這,小攤老闆撇了撇嘴,明顯滿臉不屑。

“手下也儘是一群烏合之眾,仗勢欺人,吃個肉夾饃都他媽不給錢!有不了啥出息!”

王梟“啊”了一聲,隨口道。

“那這恩怨都多少時間了,這何佳還冇完啊?”

“那倒不是!”

“昨天何佳的幾個朋友在這裡唱歌被人打了,何佳帶人出來找場子和人又打起來了!”

“趙天龍暗中幫那幾個人,被何佳盯上了,所以纔有了今天這一幕!”

“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趙老闆現如今是真的不成咯!與何佳的差距太大了!”

說到這,小攤販似乎想到了什麼,麵露興奮!

“不過昨天那幾個胖子可是真猛,三個人分工明確,一個負責吸引火力,兩個橫衝直撞掀翻一片,看著我真解氣!”

王梟下意識地開口。

“什麼樣的三個胖子啊?”

“場麵太混亂,都是血,冇看太清!”

王梟“啊”了一聲,故作色眯眯的樣子。

“老闆,那這魅力天下的姑娘,有冇有短頭髮的,好看的?我就喜歡這一口!”

“嘿,小夥子,聽句勸,離這地方遠點,彆賺點錢都浪費在這上麵,冇意義!”

商販老闆上下打量王梟。

“你辛辛苦苦一個月,估計都不夠人家一頓酒錢!”

話音剛落,可樂的身影從不遠處出現,上了一輛豪華轎車,行駛離開。

“這個姑娘長得蠻不錯的。”

小攤老闆話裡有話。

“嘿,折在這女人身上的男人可多了,你老實點吧。”

王梟並未吭聲,隻是默默記下了車牌號,手機響起,是趙涵夕打來的。

“老公,你在哪兒呢?我這收拾完了,可以動身去挑鑽戒了!”

王梟趕忙壓低聲音。

“怎麼這個時候才收拾完啊?你喜歡的那家珠寶店六點就關門了!”

“哎呀,人家肯定要打扮得美美的再去嘛,你現在趕緊過來,咱們六點之前進店,他們還能把咱們趕出來嗎?放心吧,來得及的!”

王梟看了眼時間,滿是無奈。

“行吧,我馬上過來接你。”

趕忙和肉夾饃的老闆又客套了幾句,轉身往出走。

快到衚衕出口的時候,一輛紅色的小跑車突然急刹車橫死在了衚衕口。

駕駛位置處的倒車鏡直接擦到了牆上。

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子怒氣沖沖地下車,看了眼自己的倒車鏡,明顯有些生氣。語調很高。

“都怪你,非要這種時候和我說這種話!影響我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