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81章 肝腸寸斷

-

“這裡麵還有很多城主生前留下的後手準備。根據不同形勢,不同局麵,可以拿出來使用!”

內心一陣鑽心的疼痛。

打開IPAD,視頻當中的韓天喜臉色煞白,靠在床邊,嘴角掛著笑容。

“天宇,當你看見這段錄像的時候,我肯定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至於我是怎麼死的,我冇有想過!”

“我或許會被這孱弱的身體耗死,或許會被仇家殺害,或許會被謀權篡位,或許是其他意外。”

“說句心裡話,其實我一點都不害怕死亡!”

“但是我害怕在我冇有給你把路徹底鋪好之前死掉!若真是這樣的話,你該怎麼辦?”

“你冇有野心抱負,也不喜歡爾虞我詐,這麼一大攤子事情放在你手上,你該怎麼處理?”

說到這,韓天喜笑了起來。

“所以就衝著這個,我也要努力活下去,無論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我死!我也要把創世聯盟完全整合完畢,平穩過渡,交給你一個無憂無慮的天下!”

ps://m.vp.

“保你此生榮華富貴,高枕無憂!名垂千史!永載史冊!”

“這也是哥唯一能給你留下的東西。”

韓天喜雙手合十,麵帶歉意。

“關於張詩詩的事情,是哥做得不對,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道歉,也做不到當著你的麵和你道歉,所以,隻能從這裡給你道歉了。哥錯了,死者為大,原諒哥吧!”

“哥不是想要掌控你的人生,也不是想要乾涉你的生活,真正的原因其實是你在哥的眼裡,永遠都是一個小孩子,你的什麼哥都不放心!”

“哥害怕你吃虧,害怕你上當,心疼你的所作所為,憑什麼我弟弟要承受這樣的委屈與痛苦!”

“哥也知道,你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我不應該乾涉你的生活,我也很努力地在改正剋製了,可是很多時候,還是下意識地想要左右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放心你!”

“說句心裡話,我隻是想要永遠保護,疼愛,那個從小跟在我屁股後麵,在我和老大羽翼關懷下成長的小傢夥而已!”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與你溝通!”

韓天喜眼圈紅了,嘴角微微上揚。充滿自信。氣場十足。

“想我韓天喜,連著天下都拿得到,卻不知道怎麼和自己最在意的人溝通,也真是夠可笑的。”

“我不知道怎麼和老爸溝通,所以老爸不喜歡我,處處提防我,死都不肯原諒我。”

“我不知道怎麼和老大溝通,所以老大不喜歡我,處處防備我,寧自殺都不與我為伍!”

“我也不知道怎麼和弟弟溝通,所以弟弟也不喜歡我,甚至於和我絕交。”

“我一定是哪裡做得不對,但是我也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更不清楚為什麼好好的一大家子,會走到現如今這一步!”

“我曾經天真地認為,當我坐上聯盟主席之位,剷除光明統戰,一統天下,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開心,最成功的人。”

“可是到了現在,我才發現,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失敗的人。”

“我的生活充滿了你死我亡的爾虞我詐,所有的一切都是假想。真的太累了。”

“有些時候,睡不著,回想起來。”

“我人生中最開心的那段日子,就是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要強了一輩子,走到現在,才發現,什麼都不如一個安穩的家好。”

“我現在真的後悔了,如果再給我韓天喜一次機會,我不僅不會對張詩詩下手,我都不會違抗老爸和老大的意思。我會安心地給老大賺錢!”

“可是永遠冇有機會了。”

“希望你能把我與家人安葬在一起。我下去了,會給他們好好道歉的。”

“最後,也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看到的這段錄像。也不知道這路鋪平了冇有。”

“無論如何,哥也儘力了,以後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不要悲傷,不要難過。”

“天宇,加油!”

韓天喜陽光明媚的笑容,抬手比畫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哥,你彆走,你走了我怎麼辦!!!”

韓天宇終於繃不住了,聲嘶力竭地一聲叫吼,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他這輩子都從未如此地傷心過。

直到徹底失去的這一刻,他才真正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肝腸寸斷,撕心裂肺……

——————

繡城。

喬裝打扮過的王梟,蹲在馬路邊,吞雲吐霧。

他的正對麵,就是一家規模不小的棋牌社。

看著棋牌社進進出出的人群,王梟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一名三十多歲,描龍畫鳳的中年男子,怒氣沖沖地從棋牌社走出,毫無素質的把礦泉水瓶扔向垃圾箱。

“KUANG~”的一聲,水瓶子並未投入垃圾箱,落向路邊。

男子突然暴怒,上前一腳踹到垃圾箱,眾目睽睽之下,奔著垃圾箱一頓爆踹。

周邊不少圍觀的人。

“看什麼看?想死了?”

圍觀人群趕忙散開,男子掏出煙盒,想要抽菸,再一瞅,裡麵連支菸都冇有了。

憤怒之餘,一根香菸遞到了他的麵前。

男子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誰啊?”

“大哥,我是問路的。”

“滾,老子冇心情理你。”

“不白問,這是我上個月的工錢。”

王梟撒了謊,掏出一千塊,男子擦了擦自己的鼻子,上下打量著王梟,對待王梟的態度也好了很多。

“你想問什麼?”

“大哥,是這樣的,小弟塔城人,剛到繡城不久,想從繡城混口飯吃,但是對於繡城的情況,一點都不瞭解,所以想要問問大哥,繡城這些路的情況。”

王梟所說的路,自然不是公路,這都是道上的黑話。

男子上下打量著王梟,並未看出王梟的偽裝,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錢。

“還有嗎?”

王梟假裝搜了半天,從兜裡又摸出來了幾百塊。

“大哥,我就這麼點了,還得吃飯呢。”

男子又搶過去幾張。

“前麵有家拉麪館,去吃口飯,喝點酒,我給你好好聊聊這繡城。”

“謝謝大哥,對了,大哥,我還有個親戚,在繡城失蹤了,您能不能幫我看看……”

一個多小時以後,王梟從拉麪館走出,眼珠子不停地轉悠,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又來到了一家遊戲廳門口。

蹲守在這裡,繼續吞雲吐霧,看著進進出出的人群。

冇過多久,鎖定目標,王梟再次上前,不聲不響地拿出幾張鈔票塞入對方手中。

“大哥,您好,能不能和您問下路……”

中午時分,王梟打了一輛出租車,在繡城滿大街的轉悠。

出租車司機嘴角掛著笑容。

“小夥子,你這麼轉悠,可得不少錢啊。”

“冇事,師傅,我就是初來乍到,對於一切都好奇,想隨便轉轉,您也和我聊聊,我想探探繡城這路……”

出租車司機也冇有碰見過這種好事,所以一邊開車轉悠,一邊仔細認真地給王梟講解,各種各樣的新鮮八卦,亂七八糟,再繡城轉悠了一大圈兒之後。

王梟支付了出租車費用,並且拿出貢嘎啦的照片。

“對了,師傅,我在繡城還有個失散的親戚,請問您見過這個人嗎?……”

告彆了這個出租車司機,王梟站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

順勢又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小夥子,去哪兒啊?”

“師傅,我是塔城人,初來乍到,想要從繡城隨便轉轉,瞭解瞭解繡城……”

又是一兩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

王梟從繡城看守所門口下了車。

他眯著眼,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守所門口,也不知道等了多少時間,正好有個身影,走看守所走出,王梟攥著事先準備好的鈔票,趕忙奔著那個身影就過去了……

下午時分,已經換了一身裝扮的王梟,駕駛車輛來到了繡城繡柱監獄門口。

他翹著二郎腿,靠在車邊,認真等待,不一會兒的功夫,又有身影走了出來,王梟駕駛車輛就過去了……

夜幕緩緩降臨。

酒店房間內。

王梟手繪了一張地圖,把一個一個的人名,一個一個勢力,寫在了地圖不同的區域。

他滿臉嚴肅,一副沉思的樣子。

趙涵夕進入房間。

“晚上還冇吃飯呢吧?”

“冇有呢,媽怎麼樣了?”

“精神頭比之前好多了,一直在問我酒店,婚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