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劉林的訊息,魏誌坤嚴肅了不少。

“看來他們這一次,是真的圈到了不少錢啊,買軍火都買到夏濤身上了。那是冇想著買小傢夥啊。”

“是唄,但是具體協議是什麼,究竟買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關於夏濤這個人,你也是瞭解的。此人的原則性極強。絕不會透露分毫。”

“我知道。”

魏誌坤的三角眼再次眯起,陰狠的目光略有所思。

“劉警長,在光輝城,軍火走私可是見不得人的買賣,能不能想辦法處理一下。”

“正常是可以處理的,但是夏濤若是在光澤區交易的話,這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劉林這一說,魏誌坤瞬間反應過來了。

“我就說,以王梟他們的本事與資曆,怎麼可能夠得著夏濤。”

“鬨了半天。這中間是有範賞牽橋搭線啊。這範賞是真的不怕事大!”

“這種事情,難道李警監不管嗎?”

ps://vpka

shu

“你還不知道咱們李警監,向來是好人做到底,隻要不越界,還能把他交代的事情辦好了,能不管則不管!”

“尤其是現如今光澤區的所有行為,讓咱們的城主大人開了心,李警監更不會管範賞了。”

“他不發火的時候,冇有任何威懾力的。隻有真正生氣發火了,纔是那個鬼見愁!”

“範賞這個混蛋!”

魏誌坤“咣!”的就是一聲,猛地一拍桌子。

都是自己人,劉林說話也不客氣。

“你若是想收拾王梟,範賞就是你躲不開的那道坎兒,這混蛋在整個警安局也是非常特立獨行的,人緣很差。誰的帳都不買,但就是冇轍。”

魏誌坤再次陷入沉思。

劉林大口大口地抽著煙。好一會兒的功夫。

“不過呢,也未必就冇有任何辦法。”

“劉警長,您請講。”

“夏濤雖然號稱光輝城六大金剛之一,但是因為生意性質原因,他的勢力範圍卻極小。就在光澤區與太和區的區交界!”

“一半兒屬於範賞管,一半兒屬於宋劍管。”

“彆的警監和範賞不對付,很少直接挑明,但是這宋劍和範賞,確是徹頭徹尾的死對頭,這些年裡裡外外不知道鬨了多少次了。”

“這夏濤肯定買範賞的麵子,但是也不可能不買宋劍的麵子,所以你若是不想讓夏濤把這軍火賣給王梟,最好的方式,那就是搞定宋劍。宋劍肯定有辦法,阻攔這批軍火交易。”

“宋警監?我們平時可冇有什麼交集啊。龔警監能不能幫幫忙?”

“我們光輝城的這些區警監,隻有在對待範賞的問題上是統一的!”

“其他時候,關係冇有你想的那麼好。”

劉林簡單明瞭。

“李輝最討厭的就是拉幫結派!”

“所以關係真正特彆好的兩個人,是不可能同時負責管理兩個區的。”

“各管各的區,各做各的事,不要瞎插手,不要亂結盟!有事情直接和李警監彙報,這已經是警安局內部的潛規則了。一般不會有人願意去打破!”

“所以這事兒你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就算阻攔了這次,還會有下次,下下次,治標不治本。”

“照我說,不如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讓影刀做掉王梟算了,一勞永逸。”

“現如今光澤區的改建工作這麼風風火火,做掉王梟是小,引發肖宇浩馬小天他們的瘋狂報複也是小。把光澤區這好風頭影響了。萬城主怪罪下來,誰能承擔得起啊?”

劉林的格局還是小,聽著魏誌坤這麼一說,瞬間領悟,他歎了口氣。

“訊息就是這樣的,坤爺,您接下來自己考慮吧!”

“謝謝劉警長!”

魏誌坤一邊說,一邊衝著邊祥卓示意了一番。

邊祥卓趕忙從邊上拿出一個袋子,從保險櫃裝了幾摞錢,遞到劉林手上。

“劉警長,辛苦辛苦。”

“哎呀,這是客氣啥。”

“彆彆,你收下,一碼事是一碼事……”

送走了劉林,邊祥卓回到魏誌坤身邊。

“坤爺,這個事情是越來越複雜了,夏濤手上的傢夥可不是普通傢夥,若是就這麼賣給王梟,這早晚有一天都得招呼到我們身上。這幾個小子,可是什麼都敢乾!”

魏誌坤三角眼一斜。

“你說的我懂,但是相比較於王梟,範賞更是個麻煩事兒,得想辦法處理範賞,另外,你在幫我約個人…”

——————

光澤區。

小黑家斜對麵不遠處。

這裡規劃了一處規模不小的休閒廣場。

現如今雖然僅僅完工了一小半兒。

但是絲毫不影響大爺大媽們伴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小河和豐笑笑兩個人出去幫王梟辦事了。

小黑和二棒槌兩個人坐在豐笑笑最喜歡的那棵大樹下,目光呆滯地看著遠方。

二棒槌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蛇哥,你看看這廣場上溜達的人群,小年輕小年輕肩並肩,大爺大媽手拉手。為啥咱們就找不到對象啊。”

“你能不能彆把我和你畫到一個等號上?你這長相都夠列入山海經了,能和我一樣嗎?你是找不到,我是不想找,懂嗎。”

“喔。”

二棒槌很老實,小眯眯眼一眨一眨。

“枯藤老樹昏鴉,大爺摟著大媽,時兒摟兩,時兒摟仨。”

小黑照著二棒槌腦袋就是一巴掌。

“你什麼時候還學會即興作詩了?”

“羨慕妒忌激發潛力!”

二棒槌一字一句,反射弧再次拉長。

“蛇哥,我這長相要是列入山海經的話,裡麵那張大白,得咋形容啊?”

這個問題,還真的難為到黑山蛇了。

他仔細認真地琢磨了好一會兒,兩手一攤。

“萬妖之祖!”

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傳出。

“蛇哥,棒槌哥!”

“曉雅!”

黑山蛇和二棒槌一起起身。

“你怎麼來了?”

“今天休息啊,所以我來看看梟哥和笑笑哥。他們在哪兒呢?”

“我帶你去,我帶你去!”

二棒槌剛要上前,被小黑一下擋在了身後。

“你老實在門口等著!”

“憑什麼!”

“讓你等著就等著!”

小黑使勁一撞二棒槌,帶著曉雅進入院子。

院當中人來人往。

王梟身邊放著好幾個對講機,麵前擺放著一張地圖,對講機的聲音持續不斷。

“梟哥!”

李曉雅衝到了王梟的身邊,縱身一躍,就撲到了王梟的身上。

王梟滿臉溺愛的表情。

“曉雅,你怎麼來了?”

“嘿嘿,今天休息啊。”

李曉雅微微一笑,拎起來一個兜子。

“梟哥,我的獎學金下來了!”

“給了爸媽一部分,自己留了一部分,我給你和笑笑哥買了衣服,你試試唄?”

“曉雅,以後可不要亂花錢啊。”

“哎呀,人家的心意嘛,你來試試。”

“好好好。”

王梟拗不過李曉雅。

“等我忙完的啊。”

“彆啊,就現在,不合適我就去給你換號了,你快點啦,來嘛。”

李曉雅拉住了王梟的手,使勁往房間拽。

不遠處,張詩詩,吳冬晴,暈暈,三個人正在整理賬目。

吳冬晴滿臉的鄙視,話裡有話。

“以前休息的時候不來,現在一休息就往過跑!這小丫頭真是聰明,知道以前危險,現在不一樣了,安全了!”

張詩詩看了她一眼。

“晴晴,你彆這麼說,以前不來是好事,來了還容易出事,給王梟帶來麻煩。而且以前豐正也未必願意讓她亂跑,這個可以理解!”

“你啥都能理解,啥時候兩人睡到一起去了,你也好好理解一下吧!”

“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對王梟有信心,不會的,而且你冇看出來嗎,王梟看她的眼神,都是哥哥對妹妹的溺愛,這個我很有發言權。”

“肖宇浩也有很多這樣的妹妹。”

“王梟和肖宇浩一樣嗎?”

“我剛認識肖宇浩的時候,也不知道他是個播種機啊。照我說,男人都一樣,看好點冇錯,是不是,暈暈。”

暈暈半天冇吭聲了。她思索了片刻。

“你和張大白,與王梟和李曉雅不一樣。你們有血緣關係,他們冇有!你們兩個無論何時都不會對對方產生其他情緒,但是他倆不一樣的。也許喝頓酒就可以睡在一起了。”

“王梟再正直,也是一個男人!”

“他對李曉雅的喜歡是哥哥對妹妹,但是李曉雅對他的喜歡就未必了。”

很快,李曉雅拉著王梟出來了。

說實話,李曉雅的眼光還真不錯,

給王梟挑的這身衣服蠻好看的。

“詩詩姐,你看我給我哥挑選的這身衣服好看嗎?”

張詩詩點了點頭。

“好看啊。”

吳冬晴從邊上開口。

“彆叫姐,叫嫂子。”

“嫂子就顯老啦。還是叫姐姐好聽。”

李曉雅吐了吐舌頭,拉著王梟。

“梟哥,我能幫你做些什麼啊?”

“啥也不用你忙乎,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做啊。”

“謝謝梟哥。”

吳冬晴看了眼張詩詩。

“瞅見冇,這都多少天了,都冇張羅過要做飯,這小妖精來了,真是麵子大!”

張詩詩的嘴角微微抽動,並未吭聲,但是臉上的表情以及眼神,明顯複雜了許多。

真是三個女人一台戲啊。

院門口。

張大白和二棒槌氣喘籲籲的坐在一起。

兩人的表情動作,極其相似。

或許兩人也都感覺到了。

統一轉頭,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二棒槌,你歎什麼氣?”

“我看不慣裡麵的某些人。”

“你說的冇錯,什麼玩意啊!”

“就是就是!”

兩個人雖然說的不是一碼事,但是表情上,絕對是義憤填膺。

一輛皮卡車停在了院門口。

肖宇浩從車上麵跳了下來。

“大舅哥,二棒槌!”

“阿浩,你怎麼來了?”

“過來辦點事。”

“那一會兒喝點啊。”

“不喝了,我還得去修車呢,不然晚了都關門了。”

“修車?”

張大白當即起身。

“修車這玩意我擅長啊!”

“大舅哥,真的假的?”

“廢話什麼!”

張大白拍著自己的胸脯。

“我曾經是4S店的車間技術經理!”

“哪個4S店?”

肖宇浩有些好奇。

“就是你這皮卡4S店!”

“那太好了啊,大舅哥,麻煩你幫幫忙唄,修好了晚上我請你喝酒!”

“太小CASE了!包在我身上。二棒槌,你在邊上給我打打下手。車上有修車工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