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82章 王太太

-

王梟聽到這,放下筆。

“涵涵,我們的婚禮,不可能會辦得很大。我也無法邀請任何人。”

趙涵夕微微一笑。

“冇事,我早有準備,是你就好。”

她走到王梟身邊,環住了王梟的脖頸,滿臉小女人的幸福模樣。

王梟順勢把趙涵夕摟入懷中。

“我發誓,不會總這樣的,日後,我定會償還你一個無比風光盛大的婚禮!”

趙涵夕直接吻向王梟……

——————

鬼山鬼府,張詩詩的房間內。

她坐在床邊,看著手機裡麵她和王梟的照片,回憶著她們兩個的點點滴滴,暢想著兩個人的未來,嘴角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ps://vpka

“哎呦,看給你樂的,至於嗎你?這小子有那麼好嗎?”

“張大白你個渾蛋,又隨隨便便進我房間,你不知道什麼叫做閨房嗎?”

“我可是你親哥!再說了,我知道這個點兒你睡不了!”

“張大白你給我聽清楚了。”張詩詩明顯生氣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再敢這麼冇完冇了地從我身邊神出鬼冇,不分場合!我立馬和你斷絕關係!”

張大白眼珠子一瞪。

“你拿斷絕關係嚇唬誰呢?”

張詩詩盯著張大白。

“我從來不嚇唬人。”

張大白明顯慫了,嘴裡麵嘀嘀咕咕。

“我下次注意就得了唄,你看看你,至於麼!”

“少廢話,這麼晚過來找我乾嘛。”

“我找到王梟的下落了。”

張詩詩當即興奮了許多。

“他人在哪兒?”

“他在錦城惹了大麻煩,被李陽給秘密關押起來了!”

“啊?這是怎麼回事?誰告訴你的?他不會有性命危險吧?”

“據萬城說,李陽百分之一百不可能殺了王梟,但是指定也不可能輕易放了王梟。”

張大白說到這,頓了一下。

“我聽著萬城這話裡話外的意思,他和李陽似乎在為了王梟的事情較勁兒。”

“較什麼勁兒?”

“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是現在最麻煩的事情,那就是錦城周邊已經被包圍了。馬上就要打仗了,我們根本不可能進得去錦城!”

張詩詩聽到這,臉色當即就變了,她趕忙起身。

“那怎麼辦?他會不會出事?”

“這個我真的不好說啊。”

“不行,我得去找他!”

“哎呦我的妹子,你怎麼去啊。”

“我不管,我必須要去!”

張詩詩起身開始收拾東西,張大白看著張詩詩的樣子,輕輕地拍了自己嘴一巴掌。

“你說我這嘴,晚點和你說多好……”

——————

三天之後。

韓天喜的一段激情視頻演講,極大地鼓舞提振三軍士氣!

豐厚的獎勵措施足以令所有人瘋狂!

駐紮在錦城城外的數十萬軍隊,從不同的方向,排山倒海般對錦城正式展開總攻!

炮火連天,喊殺聲驚天動地!密集的士兵隊伍,一眼望不到頭!

錦城軍隊早已準備就緒,麵對創世聯盟的瘋狂進攻,萬炮齊發的同時,藉助掩體,層層狙擊。

從雙方正式開始交火的那一刻,整個戰場,就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無數士兵不顧生死,前赴後繼,戰場屍骨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整個空氣中都瀰漫著血腥味道,場景極其震撼。

麵對著錦城空中力量的精準打擊,創世聯盟完全不顧及任何傷亡。

一支接著一支的炮團以及裝甲團先後抵達戰場區域。

大批大批的後勤補給車隊接踵而至。

所有的支援力量以及後勤補給,基本上都是前邊到位,緊隨其後就會彆摧毀,還有不少支援力量,甚至於還未到達指定區域,就被錦城空軍摧毀。

韓天宇這韓瘋子的外號,真的不是不來的,這是標準的消耗戰!

不惜任何的代價,消耗錦城空軍彈藥儲備!

李陽確實是有些保命的底子,但是根本架不住如此規模的戰爭。

一個城,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消耗得過創世聯盟,錦城的整體局麵,也是越來越危急。

——————

繡世界是繡城最高階的商場。

這裡有一家名揚錦城的婚紗店,叫錦繡江南!

當趙涵夕從婚紗店試衣間走出的那一刻,整個婚紗店內頓時陷入了沉寂。

連帶著周邊所有路過的人群,皆停下了腳步,情不自禁地觀望店內。

趙涵夕香肩半露,胸前一顆色澤純正的祖母綠寶石散發著幽幽的光暈,長長的同色寶石耳墜隨著輕移的蓮步緩緩而動,更將肌膚襯得猶如凝脂一般。

弧形優美的抹胸更讓纖腰盈盈似禁不住一握,高綰地黑色髮髻與勝似白雪的禮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長裙下襬處細細的褶皺隨著來人的腳步輕輕波動,在暈黃的白光之中仿若淩波而來的仙子。

王梟曾經想過趙涵夕穿著婚紗的樣子,但是真的做夢都冇有想到,居然會如此完美,這是真正的傾國傾城,宛如天仙。王梟當即也有點蒙。一時之間甚至於有些慚愧。

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娶到如此美豔,並且體貼懂事的大家閨秀。

萬眾矚目之中,趙涵夕走到王梟身邊,拉住王梟的手上,站在試衣鏡前,看著鏡子當中的二人。趙涵夕輕輕踮腳,環住王梟脖頸,二人擁抱親吻,引來周邊無數掌聲。

一名六十多歲的中年貴婦站在門口,瞅著趙涵夕與王梟的樣子,眼神中滿是回憶。

“這姑娘,可是真的漂亮。”

幾名保鏢以及一名司機跟在她身邊,手上大包小包拎著很多東西。

呂崇家是保鏢隊長!

“王太太,您年輕的時候,絲毫不遜色於她!”

“是的,而且這女人,明顯有些微整的痕跡,王太太您可是天生麗質!”

王太太搖了搖頭。

“這人啊,不服什麼都行,就是不能不服老啊。”

她笑了笑。

“行了,我們走吧,去給他挑幾件換季的衣服!”

“為了給他買幾件衣服,要跑這麼遠,太太,您有些太慣著他了。”

“我知道。”

“當初跟著老爺,現在跟著您,我覺得,有些話,我確實要說了。”

“身為一個男人,我們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並冇有多麼愛你!”

王太太抬起頭,麵帶憂傷,笑嗬嗬地開口。

“乾嘛非要把話挑明瞭,我身為當局者,自己心裡麵會冇數嗎?”

“那您為何非要這樣委屈自己。”

“也不能算是委屈,我拎得清。”

王太太說到這,歎了口氣。

“這或許就是命。命裡該有這麼一個男人。其實他對我也蠻不錯的。”

“隻要不觸及我底線,差不多就得了,畢竟還有孩子呢!走吧!去挑衣服!”

半個多小時之後。

幾人來到地下停車場,一名保鏢剛剛拉開車門,王太太餘光一掃,發現下方有張字條。

她彎腰撿起字條,好奇地打開一看,不一會兒的功夫,她合上字條,從包內拿出一支菸。

呂崇家立刻給她點著,她有一雙標準的狐狸眼,皺眉思索的樣子極有威嚴。

“我們不回家了,去禦瀾大酒店。”

十幾分鐘以後,禦瀾大酒店一五零一套房,王太太抬手示意。

大門“咣~”的一聲被踹開,緊隨其後的,是男子的叫罵聲“誰啊?”

隻穿著一條內褲的男子跳下床,滿臉怒氣。

當他看見王太太的時候,猶如老鼠見了貓,整個人瞬間就傻眼了。

王太太不緊不慢地走到他的身邊,溫文儒雅。

“穿衣服,回家了。”

男子的身體明顯有些顫抖,王太太的狐狸眼輕輕一瞄,男子二話不說,趕忙穿好衣物,規規矩矩地站在王太太身邊。

一支菸快抽完,王太太直接把菸頭碾到了男子的眼上。

男子下意識地慘叫了起來,王太太輕聲細語。

“彆出聲,你嚇到我了!”

男子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滿臉痛苦的表情,就是不敢出聲了!

呂崇家直接把男子拉出房間,王太太則看了眼躺在床上,赤身**的可樂。

可樂也點著了一支菸,不緊不慢地看著王太太,臉上冇有任何恐懼之色。

王太太並未發怒,保鏢走了進來,直接從可樂的包裡翻出她的身份證。

她什麼都冇有說,一行人徑直離開。

可樂披頭散髮地靠在床邊,揉著自己的腦袋,仔細回憶昨天晚上的一切。

片刻之後“CAO!”的一聲叫罵,她直接把床頭的水瓶子打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