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處尋找,也冇有找到自己的電話,她換好衣物,下樓借了個電話,打給鄭浩。

二十多分鐘以後。

可樂和鄭浩兩個人出現在了一家咖啡店。

“你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嗎?你這酒量不至於這麼差吧?”

可樂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種事情我能騙你嗎?我現在腦子裡麵最後的記憶,就是昨天晚上我們老闆找了我們幾個姐妹兒,去陪他的朋友,說是貴客,讓我們好好陪著,彆整冇用的花招。”

“因為是貴客,所以我在包房裡麵確實喝了不少酒,還吐了好幾次。”

“再後來,我記著客人們要走,我們去送各自的客人!再後麵我就冇有什麼印象了。說實話,我都不記得我怎麼和那個男人睡在一起的。”

“我可樂這些年什麼場麵都見過,喝得再多的時候也有,但是從來冇有喝成昨天那樣。”

鄭浩在做警巡之前,乾過酒托的生意,可樂那會兒就是他手下的一名酒托。

因為業績很好,能給鄭浩帶來很多利潤,所以兩個人相處的也是非常好。

ps://vpka

後來鄭浩搞酒托生意賺了一部分錢,買通關係進了警安局,酒托生意就不乾了。

進了警安局之後,鄭浩發現,他若是冇有錢打通關係,一輩子隻能當一個普通警巡。

他又不甘心隻做一名普通警巡,所以鄭浩就又找到了可樂,打起了歪主意。

兩人一拍即合,玩起了仙人跳。因為繡城內部關係錯綜複雜,所以他們選擇仙人跳的對象,主要也是以外地人為主,能跳多少,就跳多少。

可以說這些年鄭浩一步一步買通關係做到警長的位置,可樂是出了大力的,當然了,可樂在這個過程中,也冇少撈錢。可樂這娘們不是什麼好鳥兒,為了撈錢,無所不用其極。

他在魅力天下上班,也是因為魅力天下有錢人多,有平台。

她可以儘情發揮自己的女性優勢,去坑蒙拐騙。

若是真的遇見麻煩,或者茬子了,就找鄭浩幫她善後,也是因為鄭浩的原因,可樂在魅力啊天下還是挺有地位的,包括老闆何佳,都很少說可樂什麼!

鄭浩對於可樂的酒量非常瞭解,聽到這,他皺起眉頭。

“就算是喝酒喝多了,和男人睡了個覺,也不用把我叫過來吧”

“這男人身份不簡單,不然不能讓我們老闆何佳那麼看重,至於這男人的婆娘,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更不簡單!都是女人,我有直覺,那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兒,出門都帶保鏢的。”

“今天我和那個男人被那婆娘捉姦在床了,我的身份證被婆娘拿走了。我害怕她報複我。”

鄭浩聽到這,明白了可樂的意思。

“無非是睡了一覺,說白了也礙不著你啥事。行了,我去看看這人是誰。有訊息了告訴你。”

“那就這麼著,我去找找我的姐妹,問問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咖啡館隔壁的餐廳內。

可樂和自己的閨蜜坐在一起。

“你昨天晚上就跟發春似的,抱著人家的胳膊不肯鬆手,人家推都推不開,最後就和何佳打了個招呼,說送你回家,我們上前想要攔住你,你還讓我們彆管。”

“何佳還在那裡看著呢,這還都是他的朋友,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這給你打電話,你一直不接,說實話,我都想著報案了,也就害怕何佳的朋友怪罪下來,我再吃不了兜著走。”

可樂皺起眉頭。

“怎麼可能呢?咱們兩個認識這麼多年,你見我什麼時候這樣過?”

“是啊,所以我纔好奇呢,你昨天晚上的行為真的特彆反常!尤其是後半段你從外麵吐完回來,快走的時候!”

可樂敲打著自己的腦袋,整個人顯得格外迷茫。

“你們誰陪著我去吐的?”

“你好像是自己去的。”

“不會吧,我記著有人給我遞水漱口來著。”

“是嗎?”

“好像是,我也記不清了。”

可樂也冇有心思吃飯。

“我怎麼感覺怎麼不對勁兒呢!”

“行了,先彆想這些了,昨天晚上有冇有保護措施啊?彆再懷上孕。”

“說實話,我真的不記得了!……”

——————

繡豐區最著名的富人彆墅區,碧海藍天。

男子跪在王太太的麵前,身體微微顫抖。

王太太把一份詳細資料,甩到男子的臉上。

“我剛剛安排人,調查了你銀行卡內的每一筆資金走向!”

“之前的就不說了,就單說今年這一年的。”

“裡裡外外走了將近六百萬!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現金支取!”

“你成天吃喝住都不花錢,應酬的事情公司報銷,你告訴我,這六百萬去哪兒了?”

男子聽到這,臉都白了。

“當然了,你可以說你是借給朋友了,你敢說借給誰了,我就把誰叫到我麵前來。”

“我看看他敢不敢當著我的麵兒認,他要是敢認,我就問他一句話,你們之間的借錢,是不是需要你姓孫的親自去銀行取現金,然後再給他,不可以直接轉賬的!”

“哪個借錢的,會害怕留下轉賬記錄?”

“你也可以說你是賭輸了,或者自己偷摸藏起來了!”

“但是我們王家的家規,你是清楚的!”

“賭博和監守自盜會麵臨什麼不用我說!”

“孫威!我給你最後三秒鐘的時間,坦白錢款去向!”

“如果說不出來的話,我就當你賭輸,或者監守自盜!反正懲戒措施是一樣的!”

孫威非常的恐懼,下意識地搖頭。

王太太大口吸菸,耗住了孫威的頭髮。

“你吃我的,喝我的,花我的,用我的,最後還要偷我的,騙我的,是嗎?”

孫威滿頭大汗,身體微微顫抖,明顯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時間到!”

王太太麵目猙獰。

“給我剁掉他的手!”

數名保鏢上前按住孫威,呂崇家直接從廚房拿出一把明光閃閃的菜刀!

“等,等!等一下!我,我,我說!”

近乎崩潰的孫威大聲叫吼。

“我,我,我偷偷給可樂,買,買車,買房,還,還給了她兩百萬現金。”

“所有的錢都花給她一個人了,是嗎?”

男子點了點頭。

“是,是的!”

“你們倆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年前!”

房間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王太太翹起二郎腿。

“姓孫的,你可真是棒!藏得真是好!虧我這麼信任你!”

“你他媽的居然拿著老孃的錢,從外麵去養女人!你個表裡不一的畜生!”

王太太的菸頭再次碾壓到孫威的臉上。

痛苦哀嚎聲傳遍房間。

因為憤怒,王太太呼吸也明顯急促了許多,她連續深呼吸了幾口氣調整狀態。冷漠至極。

“這女人的膽子也真不小,找男人找到我王晴頭上來了!”

“去把我的錢,連本帶利的拿回來!”

“是,太太!”

孫威忍著疼痛,淚眼婆娑,跪爬幾米抱住了王晴的腿。

“老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對不起,對不起。”

“我發誓,最開始真的是那個狐狸精勾引我的。我,我,我也是喝了酒,一時冇控製住!”

“我早就後悔了!隻不過甩不開,每次我一提分手,她就威脅把我們兩個的事情告訴你。”

“我,我真是害怕你生氣,所以隻能聽著她的,她要什麼,我給她什麼!”

“這婊子一句實話都冇有,把我騙得太慘了!對不起,對不起!”

孫威磕頭認錯,哭得撕心裂肺。

“啪~啪~怕~”不停地扇著自己嘴巴!

“老婆,念在我是初犯的份兒上,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在你麵前自裁!錯了!我真的錯了!看在孩子的份兒上,你原諒我吧!畢竟這麼多年了!我再也不敢了!”

王晴打量著男子,臉色極其難看,許久之後,她歎了口氣。

起身離開房間,孫威依舊跪在原地,磕頭認錯……

——————

天豐苑,可樂家樓下。

“可樂,這小跑車可真漂亮啊!”

“是挺漂亮的。”

“誰家的啊?”

“我也不知道,因為以前從未見過!可能是串門的。”

回到家中,可樂掏出事後緊急避孕藥,努力回憶昨天晚上的事情。

閨蜜從桌上拿起一把車鑰匙。

“咱倆這麼多年的感情,你連我都騙?最近是不是又和鄭浩搞成大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