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立刻關閉房間內所有燈光,拉好窗簾,使用手電仔細檢查,不一會的功夫,又在其他房間,發現了三個針孔攝像頭。

可樂整個人的臉都綠了,麵帶恐懼,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這一切的一切,都太可怕了!

顧不上拆卸攝像頭,拎起行李箱轉身衝出房間。

電梯大門打開,數名黑衣男子走出,可樂衝進電梯,與這群黑衣男子擦肩而過。

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那一刻。

一隻大手突然卡住了電梯門,幾名大漢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可樂。

可樂頓時預感不好,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

繡識大酒店。

王梟與趙涵夕坐在餐廳正在吃飯。

他吃得津津有味,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機螢幕。

ps://vpka

螢幕內的可樂被五花大綁,堵嘴矇眼,塞進了一個偌大的行李箱。

幾名黑衣男子正在房間搜查,他們已經搜查出來了可樂的車鑰匙,以及那兩百萬現金。

其中一名男子正在打電話和王晴彙報情況。

“老公,你看什麼呢,這麼專注?”

“看電影呢。”王梟笑嗬嗬迴應“逛了這麼久,累了吧。”

“是啊,又困又累。”

“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就先不回去了。還要想辦法去調查貢嘎啦的下落!”

“我陪著你一起吧。”

“聽話,不用你,我自己可以的,對了,那三個傢夥呢?兩天冇見著了!”

“我也不知道,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唄。”

話音剛落,王梟的手機響起。

他接通電話,裡麵傳出一個身影。

“你讓幫忙破解的手機密碼,破解掉了!記著帶錢來……”

——————

依舊是趙天龍帶豐笑笑他們去的那家地道特色飯店。

三人坐在飯店門口的一張小桌上,狼吞虎嚥,風捲殘雲!

“剛剛梟哥來電話了,問我們找得怎麼樣了。”

“你咋說的?”

“我說咱們已經按照他的要求找了大半兒了!”

“你是不是瘋了?明明連十分之一都冇有找到呢!”

“所以我們接下來速度要快點了,二棒槌,趕緊吃,吃完了我們好動身去找人!”

“實在是太好吃了,我還想再吃一碗!”

“你爹是天蓬元帥嗎?你這吃起來冇完冇了的!”

“墩子哥,你都吃了五碗,我這才第二碗!”

“你和我能比嗎?我不僅僅需要付出體力,還需要付出智慧的!”

麪包蟹抬起頭。

“要麼一人再來一碗,不在乎在這多會兒少會兒的!”

“你要這麼說,也是這麼個道理!老闆,翻檯,再上一桌一樣的!”

繼續狂躁,正吃得開心呢,隔壁一家按摩店大門被推開。

一名男子,搖搖晃晃地走出大門,才走了冇有兩步。整個人“咣噹~摔倒在地。

三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這是咋回事?暈倒了還是喝多了?”

“那誰知道,人命關天,快去看看!”

立刻上前,發現男子眼神撲朔迷離,周墩子摸了摸其鼻孔,點了點頭。

“原來是喝多了,快送他回去!”

三人抬起男子,送回按摩店!回到座位繼續吃飯!

先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按摩店大門再次打開,這名男子又走了出來。

冇走幾步,男子“咣噹”再次摔倒。

三人重新衝到男子麵前,豐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怎麼又跑出來了?這麼喜歡睡地上嗎?”

男子麵部表情非常痛苦,甚至於有些扭曲,他開始不停搖頭,但是並未說話,隻是有些乞求的看著二棒槌。

二棒槌摸著自己的腦袋。

“他好像要吐!快點送他回去!”

三人再次把男子抬回按摩店,返回座位,這一次還未開吃呢,隔壁按摩店大門又被推開。

還是剛剛那個男子,隻不過這一次,他幾乎是爬出來的。到達樓梯邊的時候,滾落在地。

“墩子哥,這可怎麼辦啊?”

“這得喝了多少啊?反正不管怎麼說,不能讓他睡到地上啊!”

三人再次走到男子身邊的時候,男子的臉上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哥三抬起男子回到房間,這一次直接擺放到了門口的按摩床上,為了防止男子再次跑出,出門的時候,還特例拉了一把凳子,堵在了門口區域。

回到座位,周墩子拍了拍手。

“我怎麼感覺味道怪怪的?”

“什麼味道怪怪的,我吃著挺好吃的啊!”

周墩子簡單思索了片刻,不管那麼多,也開始吃飯,先後不過五分鐘的時間,警笛聲響起。

好幾輛救護車停在幾人身邊,數名穿著白大褂的身影衝入房間。

豐笑笑抬手一拍自己的腦袋。

“你說咱們也是,怎麼就冇有想到叫救護車呢?真是的!”

不一會兒的功夫,五六名穿著暴露,畫著濃妝的女子從屋內被先後抬出!

豐笑笑臉上帶著一絲敬佩。

“這哥們這酒局真是不錯啊,一龍七鳳!”

“廢話!要麼能喝成這個樣子嗎?”

“那這哥們的酒量也是真的厲害,一個人能喝到這麼多人!這是生死局啊!同歸於儘!”

幾人依舊聊天說笑,不會兒的功夫,消防車,警車也先後趕到。

“這喝酒怎麼還喝出來這麼大陣仗了?”

正在好奇呢,幾名警巡走了過來,圍在三人身邊。

“是不是你們三個剛剛把跑出來的人,往屋裡麵抬的?”

二棒槌剛要點頭呢,周墩子抬手按住了二棒槌的肩膀,微微一笑,大義凜然。

“我們做好事,從來不留名的!”

“對,深藏功與名!舉手之勞罷了!不值一提!彆問,彆問!問就不是!”

警巡看了眼周墩子,又看向豐笑笑。

“帶他們三個回去!”

“回去就算了,我們還有正經事呢!”

幾名警巡纔不管那麼多,直接就把豐笑笑他們幾個人全都拽了起來。

“喂喂喂,你們這是要乾嘛?有這麼對待雷鋒的嗎?”

“就是!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助人為樂還錯了?”

幾人吵吵跋扈,也是把一邊的警巡聽煩了,其中一人直接開口。

“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一龍戰七鳳!同歸於儘!喝多了唄!”

“人家是一氧化碳煤氣中毒,廢了好大力氣才從屋內跑出,結果又讓你們扔進去了。據說先後扔了三次!人家剛剛在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句話,是要控告外麵那三個傻逼謀殺!……”

——————

繡識區一家毫不起眼的手機通訊店內。

王梟遞給老闆一摞錢,接過了可樂的電話。

“謝謝老闆!”

“彆客氣!再有這樣的事情還來找我,相信我,整個繡識區,冇幾個人的技術能超過我!”

離開手機店,王梟開始仔細翻閱可樂的電話,這裡麵的秘密確實不少,但是大多是關於一些女孩子之間七七八的事情,冇有任何關於鄭浩的東西,甚至於連鄭浩的名字都冇存!

王梟歎了口氣,顯得有些失望,打開相冊,裡麵有許許多多的照片,包括了不少私密照片。對於這些,王梟完全冇有興趣,胡翻亂翻之中,王梟突然停在了原地。

他把可樂手機內的一張照片無限放大,仔細認真地觀察了好一會兒!

最後掏出貢嘎啦的照片,認真比對!

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我的天啊,居然真的是貢嘎啦!”

他開始繼續翻閱照片,不一會兒的功夫,又翻出來兩張,放大一看,還是貢嘎啦!

王梟整個人瞬間就精神了,正常情況下,要是找遍整個繡城,還有錦繡山區,那絕對不是一天兩天能搞定的,尤其是錦繡山區,更是麻煩!

現如今居然就這麼誤打誤撞地發現了貢嘎啦的行蹤。

王梟正興奮呢,緊跟著,突然之間臉色就變了。

他下意識地大吼一聲“壞了!完了!!”他迅速拿出手機,打開手機監控錄像。

可樂的家中早已空無一人,王梟隻能開始播放回放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