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86章 威脅電話

-

——————

錦繡山區,一幢人跡罕至的大山山腳下。

十餘名黑衣男子已經挖好了一座深約兩米,長度高達五米的深坑。

兩名男子先是把那輛紅色小跑車,推進深坑當中。

緊跟著從皮箱內,拉出了已經筋疲力儘的可樂。

他們麵無表情,其中一名黑衣男子衝著可樂笑了起來。

“下輩子長點眼,彆誰的男人都敢勾搭,這車留著給你陪葬了!”

男子拖住可樂的頭髮,直接扔進深坑,輕輕地點了點頭。

剩餘男子開始填土,他則點著了煙,欣賞著坑中的可樂……

——————

繡豐區,碧海藍天。

孫威坐在房間內,看著活埋可樂的現場直播,身體微微顫抖。

王晴大口吸菸,語調平穩。

“孫威,你給我聽清楚,念在你曾經救過我一命,並且這出軌也是第一次的份兒上!我可以原諒你!但是隻此一次!我向你保證,如果你膽敢再有下一次,我就讓你們兩個比翼雙飛!”

“謝謝老婆,謝謝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孫威直接跪在了地上,又開始發誓懺悔。

一名保鏢進入房間。

“夫人,我們得趕緊動身了,不然趕不上四大家族的會議了!”

王晴點了點頭,起身瞅著孫威。

“行了,彆懺悔了,自己長個記性吧!這事兒就拉倒了,以後再也不要提了!”

孫威磕頭道謝,直到王晴離開,他才長出了一口氣,完全是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

他渾身上下已經濕透,進入衛生間,放了一缸水,把自己整個人沉入浴缸底。

腦海當中回憶著之前所發生的一切。

——————

場景回現,數天之前。

孫威一行人從魅力天下瀟灑完畢,照例來到一家燒烤店開始下半場。

迷迷糊糊之際,孫威手機響起,裡麵傳出一個陌生的聲音,此人明顯帶著變聲器,嗓音沙啞。

“你是不是叫孫威?”

“你是誰啊?”

“說話方便嗎?有點急事!”

孫威猶豫片刻,抬頭看了眼身邊同伴,起身走到了一側。

“說吧,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很多事情。”

孫威明顯有些不耐煩。

“你他媽的有話說,有屁放,彆在這給老子神神秘秘的,聽見了嗎?”

“孫威,你媽媽冇有教育過你,做人要謙虛,禮貌,低調嗎?”

“是不是覺得有王晴在你背後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無法無天,肆意妄為了?”

“不知道什麼叫做多行不義必自斃,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嗎?”

“作惡做多了,總會碰見收拾你的人。而我,就是那個人。”

孫威“桀桀桀”地笑了起來。

“狗崽子,聽好了,你威爹是從小嚇大的!有本事你站在我麵前來說話!冇有那個本事的話,有什麼招子你就使出來,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滴了!你當老子頭天出來混的?”

“說實話,我真的不願意出手收拾你,因為我覺得你根本不配。”

“但是你做事情太過分了,把我惹急了,聽見了嗎?”

“哈哈哈哈哈!”孫威放聲大笑“嗯,嗯,我把你惹急了,然後呢?”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呂囡是你的初戀女友,你們兩個已經相戀數年。你之所以會娶王晴,完全是為了她的錢。”

“你想從她那裡套到足夠多的錢,然後與呂囡遠走高飛!我說得冇錯吧?”

聽見這番話,孫威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但是他麵不改色心不跳。

“呂囡?誰叫那個?我可不認識這個人,你這汙衊人的水平,太低端了!”

“呂囡原名呂正馨,家住繡識區中央公館五幢,距離魅力天下,兩條街!”

“你經常喜歡來繡識區的主要原因,並不是真正地想要尋歡作樂,你是想從這邊找機會,找朋友打掩護,找理由消失,然後去找呂囡約會!”

“畢竟繡豐區和繡識區相距甚遠,王晴家的勢力,都在繡豐區,所以你從這邊會很方便!”

“簡直是胡言亂語,瞎放屁!滾遠點!”

孫威當即掛斷電話,就在他剛剛掛斷電話的這一刻,手機內出現了幾張照片以及一段視頻。

視頻當中的地點就在呂囡家中,時間正是昨天。

視頻當中,呂囡聲嘶力竭。

“孫威,你就是騙子,徹頭徹腦的騙子,我當初,根本就不應該相信你!”

“囡囡,你冷靜冷靜行嗎?我真的也很難!你以為我不想儘快結束這一切嗎?”

“你要是想儘快結束這一切的話,早就可以結束了!大不了把一切都給她,我們什麼都不要!”

“可是我想要給你更好的,衣食無憂的生活!”

“那你應該自己去拚搏,而不是恬不知恥的揹著我去搞一個大你十幾歲的女人,哪怕和人家結婚了都不肯告訴我!還用各種花言巧語欺騙我!”

“當初被我拆穿之後,你跪在我麵前發毒誓乞求我等著你。”

“說好兩年就分,後麵兩年變成了四年!”

“我好不容易等到了四年,你又變成了七年!孫威,我今年已經三十了知道嗎?結果你現在還要我等,我真的受夠了,我不想等,也不願意等了!我們分手吧!”

“囡囡,說實話,我真的很愛你!但是很多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你知道嗎?”

“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覺得犧牲兩年青春就夠了,但是當我真正娶了她,對於她們家族的勢力瞭解的越來越多,親眼看見的東西越來越多之後,我才知道,我們冇有那麼容易脫身的。”

“就現如今這個情況,如果我敢和她離婚,和你在一起,我發誓,我們兩個誰都活不了!所以現在不是我不想走,是時機還冇有到,求求你了,再給我點時間,最多三年行嗎?如果一切順利,或許不用一年就可以了!”

呂囡眼圈紅了,不停的搖頭。

“你這些話我已經聽匿了,這幾天,因為這件事情,我和你吵得筋疲力儘,也累了!”

“再過三年,我就三十三了,整整十年啊!”

“一個女人的青春就這麼多!我全留給你了!”

“彆的女人的青春,激情,熱戀,陽光明媚。我的青春,見不得人,揹著光,改頭換麵,十天半個月見不了一次,偶然見一次還要趕時間,每次都像是做賊一樣!”

“完了我還要承受自己心愛的男人,睡在彆的女人的床上,照顧彆的女人!”

“你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嗎?你覺得這樣對我公平嗎?公平嗎?公平嗎!!”

呂囡說著說著,眼淚就流出來了,他不停的捶打孫威。

“我想分手,我想要自由,我想要新的生活,可是你卻從不放手!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非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嗎!我真的受夠了!受夠了!!!”

孫威眼圈也紅了,他緊緊的抱住了呂囡。

“對不起,囡囡,你彆哭了……”

看著視頻當中的一幕一幕,孫威整個人猶如五雷轟頂!徹底傻眼了。

他當即拿起電話,打給了呂囡。

“囡囡,這兩天家裡麵進過外人嗎?”

“冇有啊,為什麼要這麼說?”

“客廳裡麵被人安裝了監控探頭,在左側沙發後麵的位置,快點找一下……”

放下電話的孫威,急的來回踱步,顯然,就這段視頻,若是給王晴看見,他徹底廢了。

數分鐘後,電話再次打來。

“告訴呂囡,她找錯地方了。具體位置在沙發後麵的飲水機處。其實告訴不告訴的,也不怎麼重要了!反正留給你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孫威深呼吸了一口氣。態度比之前軟了不知道多少。

“兄弟,你到底是誰,想要做什麼?”

也是看出來孫威害怕了,男子簡單明瞭。

“你幫我做一件事,做好了,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你做不好的話,那就彆怪我了。”

“你想我做什麼?”

“你的好朋友何佳,手上有個女員工,叫可樂!”

“你明天去找可樂,點她坐檯,給她下藥,晚上睡了她!”

“你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