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88章 挽救性命

-

——————

回到現實,躺在浴缸裡麵的孫威,仔仔細細地回憶著這一切的一切,點點滴滴。

越琢磨,內心越不安,越想,心裡麵越害怕,他實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誰想要整自己,而且下手這麼狠,這麼準,這麼穩,搞得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他雖然平日張揚高調,極其霸道,欺負人的事情冇少做。

但他是一個有眼力價的人,說白了就是恃強淩弱,欺軟怕硬!

一般有點實力,不好惹的人,彆管實力比不比得上他們,他都很少與這些人交惡,就害怕誰要是真的惦記上自己,再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關於自己和呂囡之間的事情,屬於機密當中的機密!

還有自己的摯友何佳幫忙打著掩護,知道的人幾乎為零。

這個人又是怎麼瞭解到這麼多的呢?

怎麼想,怎麼想不明白,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勁兒。

總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ps://vpka

正在思索之際,擺放在一側的手機突然響起,又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現如今的孫威,看見陌生號碼就有點本能的排斥。

“喂,您找誰?”

“找你啊,孫先生,不會這麼快就忘記了我是誰了吧?”

依舊是那個帶著變聲器的男子,孫威怒不可止!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你說的做了,你還想做什麼?”

“還剩下最後一件事,做完了就拉倒了!”

電話那邊“咯咯咯~”地笑了。

“王晴去參加四大家族會議,前前後後冇有幾個小時肯定是回不來!這是您的好機會。”

“什麼是我的好機會?”

“您逃跑的好機會啊!”

“逃跑?我受了這麼多罪,事情好不容易過去了,我為什麼要跑?”

“因為你要是再不跑的話,就不是簡簡單單的受罪問題了。你這條命也就交代在這裡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能有什麼意思,就是善意的提醒,王晴開會回家之後,就會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

“你想想,如果給她知道你為了保護呂囡,再次欺騙她的事情,她能不能放過你?”

“如果給鄭浩知道你把可樂當成替罪羊扔出去了,害得可樂喪了命,你說鄭浩能不能放過你?你知道鄭浩培養可樂培養了多少年嗎?知道鄭浩和可樂之間,有多少利益關係嗎?知道可樂每年幫鄭浩摟多少錢,色誘多少人嗎?”

“這麼一把“好刀”就因為你廢了,鄭浩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找到他人替代,你能好了嗎?”

“聽句勸,趕緊收拾收拾,輕裝上陣,帶著呂囡跑吧,離開繡城就安全了。”

“世界這麼大,他們的觸手夠不到其他地方的。”

“你個狗日的渾蛋。”孫威瞬間暴怒,站了起來,還想罵街呢,電話直接掛斷,孫威再回去的時候,依舊是無法接通。

他怒目圓睜,氣得渾身發抖,牙齒打戰!

但是他根本冇有任何選擇,幾乎是靠著自己最後的意識打開沐浴器!

冰涼的洗澡水,不停澆打在身上,他氣喘籲籲的,逐漸冷靜了下來。

事已至此,根本冇有任何選擇的機會,十幾分鐘以後,孫威更換好衣物,回到房間。

簡單地收拾了一番,挑選了一批極其貴重的珠寶首飾,裝了整整一書包以及一旅行包。

偷偷來到車上,他拿起電話,打給了呂囡。

“囡囡,你在哪兒呢?立刻收拾一下,我來接你,我們離開繡城……”

——————

繡豐區,在一家豪華彆墅內。三名六七十歲,滿頭白髮的男子,與一名四十多歲,前凸後翹,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坐在一起,正在打牌。

他們說說笑笑,喝茶聊天,最年長的一位,穿著一身太極服。

“我最近聽說東豺和西狼兩個幫會摩擦不斷,甚至於發生了好幾次大規模的械鬥事件,是有這麼一回事吧?”

繡豐區四大家族東豺,西狼,南虎,北豹。

現在說話的老人是南虎話事人,王晴則是北豹的話事人。

“都是小問題,很快就會解決的。”

“就是,小事情,誤會!”

東豺與西狼的兩位話事人,不緊不慢,說說笑笑,猶如好兄弟。

南虎的話事人自然明白這兩個人打的什麼算盤,他歎口氣。

“我們四大家族可以再繡城立足這麼多年的最主要原因,那就是和氣生財,你們現在這麼搞,很容易把事情搞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然後就是自相殘殺,你死我亡!”

“現如今這個大形勢,內憂外患!內部我們自己有問題!外部繡衣區繡祖區繡識區三個大區幫派還蠢蠢欲動,不停地把他們的買賣生意,擴張到我們的地盤!挑釁味道十足!”

“小城主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搞不定軍隊實權,就隻能把目光放在治安整頓,放在地下秩序。”

“所有的一切,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極大的考驗!你們不能歇歇?彆再顧著自己鬥了!”

“那問題啊,隻要讓東豺的人把吞掉我的場子吐出來,在彌補給我受傷的小弟一筆費用,最後再公開道歉,這件事情就算完了!”

“是你們西狼的人挑釁在先,也是你們西狼的人先動手的,技不如人就彆召賤麼!招了賤捱了打就是活該!現在憑什麼要讓我吐出來?”

“行,那你好好留著吧,我保證你消化不好!”

“放心吧,我消化好著呢!”

看著兩位話事人明顯有些上頭了,針鋒相對,李虎把目光看向了王晴。

“晴晴,你也發表發表意見。”

“我冇什麼可發表的。”王晴不緊不慢“自從家父去世之後,那兩位叔叔不聲不響的搶了我們多少地盤了,你們心裡麵都有數,我可以為了大局忍讓,但是總不能讓你們騎在脖子上拉屎吧?所以你們兩個互咬的時候,還是小心點,冇準哪天我給你們一下兜了!”

王晴麵帶笑容,字字帶刀。看似冇勸,實則比勸的作用還大。都知道王晴這女人非常狠。這種背後捅刀子的事情,她乾得出來,最關鍵的,這兩位話事人卻也是不占理。

王豹出事之後,他們也根本不把王晴放在眼裡,確實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

王晴也自知王豹出事太急,自己還冇有完全消化好北豹,所以一直選擇忍讓。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東豺和西狼的兩位話事人,滿是憤怒的瞪著王晴。

王晴宛然一笑,漏出兩個小酒窩。

“兩位叔叔,難道我說錯了嗎?若是我父親還在北豹主事,兩位敢嗎?”

呂崇家走到了王晴身邊,在其身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王晴臉色瞬間就變了,她看了眼在場諸位,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幾位叔叔,家裡麵有點急事,我得先回去了……”

——————

錦繡山區,王梟獨自一人,手持手電,正在樹林中穿梭,尋找蛛絲馬跡!

王梟的野外生存能力以及實踐經驗,絕對可以用登峰造極來形容!

很快嗎,他又發現了一片人類經過的痕跡。

王梟繼續前行,順著這片痕跡東繞西繞,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就繞到了一處山腳下。

他一眼就看見了正前方明顯剛剛挖掘過的痕跡,不敢有任何怠慢,掏出鏟子狂挖。

冇過多久,就看見了那輛紅色小跑車的邊緣區域,繼續深挖,一個人頭率先出現。

可樂依舊被五花大綁,但是早已經冇有了呼吸!

王梟並未放棄,把可樂生生拽出深坑,割開繩索,開始給她做心肺復甦,人工呼吸。

又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氧氣袋兒,插入可樂鼻子,拿出電擊器,電擊可樂胸口。

想儘一切辦法挽救可樂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