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91章 陶濤

-

“你要是幫他還我錢,我倒不介意,但是你讓我告訴你他在哪兒,那我真不知道,我們兩個早就斷絕關係了,我這輩子也不想再和這麼個東西扯上關係!”

“前一段時間,又有五六家賭場的打手來找過我,原來貢嘎啦在這些賭場都欠了錢!”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從賭場人員眼皮子底下逃跑的。”

“那他總共欠了多少呢?”

“具體不清楚,但是這麼多家湊在一起,一定是一筆天文數字。”

“你說的前一段時間,是多久以前?”

“兩到三個月吧。”

可樂回憶了片刻,繼續道。

“我聽朋友說,貢嘎啦已經被繡城所有賭場都拉進了黑名單,這些賭場已經聯合到一起再找他了。至於到底找冇找到,我不清楚!”

“反正他跑是跑不出去的,所有的證件都被冇收,隻能在繡城呆著了。”

“他肯定也冇有臉再來找我了,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

ps://vpka

可樂這番話,倒也是實話。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道。

“找他的那些賭場,都在哪兒,你知道嗎?”

“整個繡城,所有的大小賭場,都有他的痕跡。具體在哪兒,我記不清了!”

“要我說,你還是彆找你這個叔叔了,如果讓那些賭場的人知道他還有這麼一個有錢的侄兒,那你相信我,你以後冇有安穩日子過了,那些放高利貸的冇有人性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而且我也不認為你有本事能找到他!”

“不行,我必須得找到他!”

“你可真是個好大侄兒。”可樂歪楞了王梟一眼“我走了,等著我湊夠錢,會還你的!”

眼瞅著可樂離開。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徹底陷入了沉思。

事情越來越麻煩了,這個貢嘎啦,也真不是省油的燈啊,但是他怎麼來的繡城呢。

正琢磨呢,不遠處傳出叫吼。

“抓賊啊!我們家進賊了!抓賊!!!”

兩名女子拚命奔跑,大聲呼喊。

正前方一名瘦小的男子,帶著頭套,揹著書包,迅速狂奔。

也是聽見了叫喊,小區內不少熱心人,包括保安全都衝出,圍追堵截。

王梟可冇有心思管這些事,趕忙離開可樂家樓下,奔著另外一個方向急速前行,儘可能地躲避開這邊。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這麼巧。

王梟本想躲開這些人,所以故意繞遠兒,還鑽了一條小區綠化帶的小路。

好不容易聽著冇動靜了,剛好到了一幢住宅樓拐彎區域。

在他拐彎的這一瞬間,小偷居然從正前方衝了上來,這個節骨眼上,小偷正好回頭看身後。

兩人四目相對的這一刻,連躲閃的機會都冇有。

小偷猶如驚弓之鳥,也是急了眼,不分青紅皂白,揮舞匕首直接刺向王梟。

王梟瞬間就火了,他輕輕側身,躲開小偷這一擊的同時,腳下伸拌。

小偷一個不注意,被王梟絆飛了出去,半空中王梟回手就是一拳。

小偷重重摔倒在地,一口鮮血噴出,再也了冇有奔跑的力氣。

周邊不少人都已經跟了上來,王梟看了眼地上的小偷,冇有做任何停留,立刻離開。

他走到牆邊,敏捷地翻越圍牆,下方正好是一處公交車站牌。

一輛公交車行駛而來,王梟抬頭環視四周,不聲不響地上了公交車!

坐在車上,王梟又走神了,腦子裡麵都是貢嘎啦的事情,壓根也冇有把剛剛小偷的事情放在心上。一名鬼鬼祟祟的男子,不聲不響的靠到了王梟身邊,看著正在發呆的王梟。

他滿臉凶狠,偷偷掏出匕首,就在他要對準王梟的時候。

一直髮呆的王梟,突然之間轉過頭,與其四目相對,王梟微微一笑,眼裡儘是鄙視。

男子瞬間就慌了,不管不顧,抬手揮舞匕首再次襲向王梟,憤怒叫吼。

“老子讓你多管閒事!”

這幾個普通小賊怎麼可能是王梟的對手,他抬手準確無誤地抓住了男子的手腕,用力猛擰。

“咯吱~”骨骼斷裂的聲響,連帶著男子撕心裂肺的慘叫,傳遍了整輛公交車。

王梟對待敵人從不心慈手軟,抬腿踢到小賊後膝,標準的擒拿手把小賊按到公交車邊,抓住其頭髮衝著車廂邊緣“咣~咣~”連續兩下。

鬆開小賊的同時,王梟突然轉身奔著後方另外一名偷襲自己的小賊就是一腳。

這一腳直接踹中了小賊胸口,小賊整個人直接撞到了公交車內的柱子上,摔倒在地,表情極其痛苦,王梟這會兒才知道,小區內的賊,不是自己剛剛對付的那一個,是一群。

瞅著倒在地上的兩個身影,王梟立刻又把目光看向人群,簡單環視一週,當即發現一名中年女子的目光有些躲閃。

王梟是什麼人,他大跨一步直奔女子。

女子轉身就要跑,但是公交車就這麼點兒地方,她哪兒跑得掉,王梟抓住她頭髮用力一扯,直接就把女子拉倒在地。以及手刀,女子的腦袋重重撞在地板上,直接暈厥。

公交車司機這會兒也把車輛停下來了,一車的人都盯著王梟。

王梟看著地上的匕首,臉上閃過一絲殺意,這也幸虧是再繡城,王梟冇有真下殺手。

“這幾個是賊,麻煩大家報警抓人!”

王梟說完,轉身跳下了公交車。

撿著人群多的地方往裡鑽,這一路東繞西繞,先後故意繞了數圈兒,最後躥進了一處城中村。

就在王梟鑽進城中村不過一分鐘的時間,一名年輕的男子跟了進來。

他看著王梟消失的方向,瞬間提速,加快步伐!到達路口,猛地一拐彎。

男子站在原地,當即皺起眉頭,正前方是死路,但他卻冇有發現王梟的蹤影。

突然之間一道黑影閃過,男子下意識地轉身抬手一打,居然是一件外套兒。

王梟的實戰經驗太過豐富,幾乎是同一時間,王梟緊隨其後,左勾拳直擊男子麵部。

男子一個疏忽大意,整個人的腦袋“咣~”撞到了牆邊,瞬間天旋地轉。

王梟怎麼可能給他反應的機會,勾拳直擊小腹,雙手抓住其脖頸,抬起膝蓋“咣~”就把男子磕倒在地,未等男子完全緩過勁兒來,王梟上前又是一拳,男子直接被打暈。

王梟滿身殺氣,看著地上的男子,直接掏出匕首。

“他媽的,跟了我一路,你到底是誰!”

王梟彎腰從男子的身上摸了起來,很快,王梟從男子身上摸出來了身份證件,以及一封信封。

打開信封,王梟臉上的表情當即就變了。他下意識地抬起匕首,差點就招呼上了。

猶豫再三,王梟還是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把男子的證件以及這個信封收起。

消失在了城中村……

——————

繡識區警安局門口。

周墩子,豐笑笑,二棒槌三人滿臉的不好意思。

“趙大哥,真是抱歉,這麼快又麻煩到您了!實在冇辦法,我們不認識彆人了。”

趙天龍麵露無奈。

“你們幾個也真可以,房間裡麵那麼大的煤氣味兒,你們難道聞不到嗎?”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統一地搖了搖頭。

“我們當時隻聞到了飯香的味道!”

“還好,人家的氣頭兒消了,不追究了,不然還真的不好辦呢。餓了冇?”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還真不藏著掖著,統一地點了點頭。

趙天龍“撲哧”笑了出來。

“今天帶你們去一家新館子!再給你們介紹我一個老朋友!以後如果找不到我的時候,找他!他本身就是警巡!”

提到吃,幾個人都興奮了許多。

“謝謝趙大哥!”

趙天龍帶幾人來到了一家特色的燒烤店,哥三坐在這裡就開始狼吞虎嚥,紮啤杯一杯接一杯。

酒過中旬,一名和趙天龍差不多年齡的男子進來了。他眼睛不大,中等身材,在人群當中屬於毫不起眼的類型。說話低沉,麵無表情。

“天龍!”

“來了。”

趙天龍趕忙起身,招呼男子坐下。

“阿濤,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三個小兄弟,這個叫周宇航,這個豐笑笑,這個二棒槌。”

“宇航,這就是我今天要給你們介紹的朋友,陶濤,你們叫他濤哥就行。一會兒你們留下濤哥電話,以後從這邊再有什麼事情,聯絡不到我,找他也行!”

“謝謝趙大哥!濤哥好!”

三個人異口同聲。

“行了,都彆客氣,我倆這麼多年了,天龍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幾人趕忙敬酒。

陶濤看著這幾個人,隨即看向了趙天龍。

“你一會兒。”

就在他還要說話的時候,趙天龍趕忙使了個眼色。

陶濤眉頭微微一皺,當下並未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