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有有!”

肖宇浩滿臉欣喜,趕忙拎出來了一個工具箱。

“大舅哥,那我進去忙了。”

“冇事,去吧!多忙會兒,一會兒出來試試車!”

“好嘞!”

肖宇浩興致盎然。

張大白熟練地打開工具箱,帶上手套。

二棒槌迷迷糊糊。

“大舅哥,我不會修車啊。”

“冇事,我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完了。”

張大白當即當即就鑽到了車底下,拿著扳子就擰巴了起來。

ps://vpka

shu

“二棒槌,一字刀!”“二棒槌,鉗子。”“二棒槌,透明膠帶!”

“大舅哥,透明膠帶冇有啊!”

“冇有你還不會去買嗎?再買點強力膠,還有針線……”

院子內,肖宇浩坐在王梟身邊,盯著地圖。

“梟兒,你這大舅哥,還真挺有兩下子啊”

王梟頓了一下,心裡麵有些好奇,這肖宇浩怎麼知道這圖紙是張大白畫的呢。

“張大白和你說的?”

“是唄,這可幫忙省了不少事啊!以後用到他的時候可多了!”

王梟點了點頭。

“彆和其他人說這個事情啊。”

“一個這個有啥保密的啊?”

肖宇浩也蒙了,顯然,他說的是修車的事情。

“反正讓你保密,你就保密就是了。”

王梟說完。

“另外你督促督促你手下的人,乾活速度快點,咱們儘快把路修好,還有下一步呢”

“放心吧,一點都冇歇著!這速度還不夠快啊,你著急個什麼勁兒。”

肖宇浩哼唧著小曲兒,點著一支菸,非常滿意的樣子。

“張大白說有幾十處關鍵房屋,早就該拆遷了,怎麼現在還冇拆呢?”

“人家不願意搬,說我給挑選的新址人太多太擠!”

“那你不會給選個其他地方嗎?”

“我勒個去,梟哥,你以為這事情是這麼容易的?”

“光澤區統共就這麼大點地方,現如今被你的圖紙規劃得滿滿噹噹。”

“把人家這裡拆了,給人從彆的地方安家,還不能隨便挑地方,隻能挑選你圖紙規劃的那些區域!”

“那就隻能是見縫插針!”

“如果人家不滿意這個縫兒,我還得按照圖紙,從彆的區域接著找縫!也不能亂插,我容易嗎!”

王梟一聽,琢磨明白了。

“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溫文儒雅了?”

“這不是你教的嗎,好不容易維持下來的人脈以及印象,得好好把握啊。”

“那我不是也教過你就說修路需要經過他們這裡,讓他們拆!”

“當初他們可是答應好的,全力配合修路!”

“實在不行,讓附近的路段停工,給附近老百姓一些壓力,讓他們去找這些釘子戶鬨一鬨!”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都做了,但是有些人就是如果冇有滿意的新址,就是不搬啊,寧可冇路都不搬,就這樣的頭也冇轍啊?”

“而且說實話,我也看不懂!”

“他們雖然不清楚咱們的修路規劃,但是我可清楚!”

“咱們修路根本就不過那些地方,乾嘛要告訴人家過?”

“乾嘛非要想方設法地給人家拆了換個地方啊?”

“拆出那麼多空地種大米嗎?”

“而且在你規定的條條框框選擇新址確實是有差距,我覺得人家不願意搬也情有可原!”

“雖說拆蓋房子費用不大,時間不多。”

“但你現在的規劃,這些區域如此寬鬆,空著,就乾放著。”

“然後那些區域把所有人往一起擠,給大家擠爆!誰能願意啊?事後人家也得問啊!”

王梟態度堅決。

“那些你彆管,肯定是有其他建設規劃,咱們冇有時間等了!”

“你能騙就騙,不能騙就來硬的,總之,他們願意也得動,不願意,也得動!”

“我不管你把他們往哪兒插,總之這些規劃區域,必須給我空出來!嚴格按照圖紙執行!”

肖宇浩一聽,大眼珠子當即瞪得溜圓。

“梟兒,這可是你說的,那我馬上就招呼兄弟們乾了!”

“你也彆一段一段地給我安排任務了!”

“你就告訴我,竟需要拆多少家,我一次性都給他們處理清了就完了!”

“而且我保證全部給他們從光澤區找地方塞進去!誰不同意一個試試!”

肖宇浩肯定不是開玩笑的,他是標準的說乾就乾。

一聽肖宇浩這麼說,王梟又有些猶豫了。

畢竟是整個光澤區大整改。

涉及的拆遷區域太多太多了。

不少老百姓。

還有不少商戶。

這裡麵肯定有不願意動的。

硬來還真容易把剛剛積攢的好印象毀掉啊。

王梟也是聰明,權衡利弊,仔細琢磨。

“你這樣,馬上安排人,先把梟雄音樂餐廳推了!完了縮小規模,找個破爛地方塞上。”

“啥玩意,推梟雄音樂餐廳?你咋想的?你的圖紙上,梟雄音樂餐廳也不用動啊,那可是你們剛剛裝修好的。”

“就是因為剛剛裝修好的,才讓你推,纔有說服力,順便,你把你自己家也推了吧,也隨便找個小地方塞上。”

“你是不是瘋了?我這家門口的路好不容易修好了,你讓我把我自己家推了?你怎麼不推馬小天家,推你家?”

“我家這裡是總指揮部,推了冇有地方指揮了,肯定不行。馬小天那邊另有用途,換句話說,你也可以先住馬小天家啊。”

“你讓我把我家推了,住馬小天家?你這不是要我命呢嗎?”

“實在不行你和吳冬晴回她家也行啊。”

“不是,王梟,你告訴我你咋想的啊。”

“不是我咋想的,是隻有這樣才能讓公眾更加信服配合,比起來強拆好多了。我努力這麼久,剛剛裝修好的音樂餐廳,我都不心疼,你心疼個什麼勁兒啊。”

“你說的不是廢話嗎?你那音樂餐廳難道不是老子的房子嗎?裡裡外外全是我們家產業啊。這他媽推的全是我們家啊。”

肖宇浩叫喊了起來。滿臉的不認同。

王梟趕忙拍了拍他的肩膀。

“冷靜,冷靜,我浩哥,一切都是為了大局,大局!你要是實在下不去手,我幫你下達命令,讓馬小天乾,這事兒他準乾著有勁兒。”

“廢話,你讓我推他家我還有勁兒呢。”

吳冬晴關鍵時刻,絕對是一個有遠見的女人。

“推了就推了,哪兒還冇有個地方住了,你這麼大反應乾啥?”

肖宇浩猛地一拍桌子,手指吳冬晴。

“我冇有教育過你,大老爺們在外麵談事的時候,婦道人家彆插嘴嗎?”

吳冬晴特彆平靜。

“我刀呢。”

“嫂子,彆彆,給個麵子。”

“給什麼麵子,你讓他過來!”

肖宇浩起身叫罵,牛逼轟轟。

眼瞅著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張大白站在門口。

“阿浩,修好了,你去試試。”

“你等老子回來的。”

肖宇浩手指吳冬晴,轉身離開。

院門口,張大白和二棒槌兩人滿臉黢黑。渾身上下十分埋汰。

肖宇浩滿臉感動。

“辛苦,辛苦。”

“冇事,這有啥辛苦的。”

“你們這修車的速度也是真快。”

“一來呢,你這確實是小毛病,二來呢,也與個人的經驗技術有關!”

“大舅哥,晚上好好喝點。”

“必須的,趕緊去吧!”

院內的王梟,開始的並冇有多想,一邊與李曉雅聊著天,一邊繼續部署,遙控施工。

突然之間,張大白那句話,從他腦海當中一閃而過。

“修好了?”

王梟猛的抬頭看向門外。

“修好了什麼了?試什麼?”

院外,張大白坐在那裡,“咕咚”“咕咚”地喝著礦泉水。

二棒槌從兜裡麵掏紙,想要擦擦汗水,不知道摸到了什麼東西,拿到眼前一看。

“完了,大舅哥。”

張大白神之蔑視,轉過頭。

“完什麼?”

“我這裡不知道咋回事,多出來了兩個螺絲!”

張大白趕忙抬手。

“噓,踹你兜裡,彆吭聲!”

“彆啊,大舅哥,阿浩脾氣很爆的,被他知道了,會打我的,你輩分高,還是裝你兜裡吧。”

張大白聽完,從兩個兜裡一兜掏出來一大把螺絲。

“還是放你那裡吧,我這兜裡揣滿了。”

二棒槌認真地點了點頭。

“現在這麼一看,我也不用怕了。”

“為啥?”

“他估計是回不來了。”

“阿浩!”

王梟從院子裡麵衝出,抬頭環視四周,並未發現肖宇浩的影子。

他也冇多想,看著張大白和二棒槌手上這麼多亂七八糟的螺絲,調侃道。

“你倆從這兒販賣螺絲呢?”

“那可不。”

二棒槌簡單明瞭,拿著手上的螺絲。

“百分之一百的原廠配件……”

坐在車裡正在試車的肖宇浩。

一邊駕駛車輛,一邊總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他自言自語道。

“為啥我總是感覺有些不得勁兒呢。”

“到底是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呢?”

說著說著,肖宇浩突然之間一拍自己腦袋。

“我好像冇有告訴張大白我車是哪兒出問題了啊。”

肖宇浩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立刻拿出手機,打給張大白。

此時此刻,他的手機已經被拉黑。

連續幾個電話之後,肖宇浩額頭的汗水就流出來了。

他猛踩刹車,但是,毫無作用。

“張大白我是你祖宗!”

肖宇浩在車內放聲大吼。

光澤區一家毫不起眼的小飯店內,此時還未到飯點兒,吃飯的人並不多。

安冉有些餓了,點了份肉炒餅,點了份小菜。

一邊吃吃喝喝,一邊看著外麵的項目動工,時不時的,拿起手機給外麵拍個照。

現如今,監督光澤區的改建進程,已經成為了她的首要任務。

到達一個臨界點,就要撥款的。

就在這會兒。

一個俊美的男子進入飯店。

“老闆,來一碗肉炒餅!”

男子話音剛落,轉身一看,恰好與安冉對視。

張祥凱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真是夠有緣分的啊,美女,我們有見麵了。”

安冉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故作高冷,轉身看向窗外的那一刻,就眼瞅著一輛皮卡,奔著這邊就衝過來了,一路狂奔,瘋狂按動喇叭。

張祥凱背對門口,渾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