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95章 與眾不同

-

三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蔫了不少。

趙天龍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道。

“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們三個從這裡藏好,千萬不要露麵知道嗎?”

“那你呢,趙大哥!”

“我出去把他們引開,他們的目標是我,隻要抓到我了,就不會再仔細搜查了!”

“我看他們這架勢,是奔著要你命來的,趙大哥,你可千萬不能出去啊。”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掉的!”趙天龍盯著三人“聽清楚,儘量離開繡城,最次也要離開繡識區,何佳這個人心胸狹窄,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幾位保重!”

趙天龍當即就要起身,豐笑笑抬手就把他拽住。

“趙大哥,你還是先等一下吧!我們還有其他辦法!”

“都已經這樣了,你們幾個外地人還能有什麼辦法!”

“信我們一次,一定可以的。”豐笑笑不緊不慢“你彆丟下我們自己去送死,你若是真的就這麼去的話,我發誓,我們一定會跟著你一起去的。”

ps://vpka

“我們從來不會丟下自己的兄弟,更彆提還是救過我們性命的好大哥了!”

“我當初救你們,也是想要拉你們入夥兒的,我不是單純的想要救你們,而且我和何佳。”

“行了,趙大哥,不用解釋了,原因和過程都不重要,結果最重要!你等一下!”

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牛逼轟轟地點了點頭。

周墩子拿出電話打給王梟,滿臉委屈,就差哭出來了。

“哥,救命!”

話音剛落,周墩子的眼淚瞬間真的流了出來。

豐笑笑趕忙推了他一把。

“行了啊,入戲太深了!差不多就得了!”

“就是!”

二棒槌緊隨其後。

周墩子是真的哭了。

“完了,咱們死定了,老大電話打不通!!”

豐笑笑和二棒槌下意識地起身。

“怎麼可能?他電話什麼時候打不通過?”

他趕忙也打了一個,依舊是無法接通。

豐笑笑臉色變了。

“這回可他媽真的完蛋了!”

趙天龍滿臉無奈地看了眼三人,咬緊牙關,正向前衝。

豐笑笑和二棒槌兩人抓住趙天龍的胳膊。

“你們兩個還想乾嘛?非要陪著我一起送命嗎?”

“要不是你,我們兩個都冇有命活到現在了。就從這裡等著,能躲過去最好,躲不過去的話,那就和他們拚了,拚贏了最好,拚不贏的話,我們大哥一定會給我們報仇的!他們這裡所有人都得陪葬!”

趙天龍是真的著急了,奮力掙紮,但是毫無作用。

周墩子滿臉不情願的坐在了地上,抱住趙天龍的腿,這樣一來,趙天龍更是冇法跑了。

他把能說的都說了,三個憨貨依舊紋絲不動。

最後實在冇有辦法了,趙天龍歎了口氣,也坐在了地上。

先後也就是十來分鐘的時間,數道手電光線照射到幾人身上。

“這邊呢!我發現他們了!”

十幾個身影衝入臭氣熏天的垃圾坑,其中數人手持槍械,把四人完全包圍。

梁鐵叼著煙從人群當中走出。

“趙天龍,這麼多年的恩恩怨怨,也是時候該算算總賬了!”

“這可是你招惹我們,先下狠手再先,就算是到了劉警監那裡,我們也有個交代了!”

瞅著梁鐵,趙天龍滿是嘲諷。

“這麼多年了,毒牙還是這麼卑鄙無恥,把何佳擺在明麵上拱事吸引火力,你們背後下刀子!”

“這件事情與我這幾個小兄弟無關,你放了他們!”

梁鐵滿身殺氣。

“放了他們?我告訴你,今天一個都彆想跑!”

“你以為老子跑得動?”

麪包蟹當即起身,抬手就要招呼。

“嘣!”的一聲清脆槍響,子彈擊中豐笑笑小腹。

麪包蟹“咣!”的一聲栽倒在地,小腹瞬間被鮮血染透。

“尼瑪的!”

二棒槌和周墩子瞬間急了眼,上前就要玩命!

梁鐵也是個狠角色,二話不說,衝著周邊幾人點了點頭。

數把手槍舉起,對準趙天龍一行人就要下死手。

千鈞一髮之際。

“嘣,嘣,嘣~”

數聲槍響,三名下屬手腕同時中彈,梁鐵下意識地回頭。

陶濤帶著數名警巡以及一批戰警大隊的戰警趕到,包圍了整座垃圾坑。

他聲音嘹亮,槍口對準梁鐵。

“馬上放下武器,舉手投降,否則的話,我們就要開槍了!”

梁鐵盯著陶濤,非常憤怒。

“陶濤,你他媽是真的不想混了,是吧?”

陶濤根本不理會梁鐵,繼續叫喊。

“一下拿出這麼多槍械,我看你怎麼解釋!我也要看看到底是誰不想混了……”

——————

廢棄工廠內。

三名打手“磨刀霍霍”,輕車熟路地鼓搗著房間內的各種刑具,為接下來的嚴刑拷打做準備。

王梟已經退到門口。

“麵露恐懼”,遠不如之前淡定。

所有的一切準備就緒。

三人當中一人掏出一把自製單管獵對準王梟,剩下的兩人手持電棍。

“是你自己主動點,還是需要我們幫你?”

王梟眼神閃爍,身體微微顫抖,因為“過度緊張”說話都有些結巴。

“我大概,可能,還能籌到一些錢。”

三名打手突然笑了起來。

“兄弟,我們出來混的,圖財不圖命,如果你真的能籌到錢,那就趕緊著,大家都方便!”

“否則的話,我們絕對不會對你客氣的!”

“實不相瞞,你從我們這吐了口,我們也有分成拿,現在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麻煩幾位大哥再給我點時間,讓我好好想想細節。”

“沒關係,你慢慢想。我們有的是時間!”

王梟環視四周,麵露為難。

“從這種環境下,我真的想不出來,能不能讓我換個地方想?”

三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笑了。

“兄弟,你記清楚了,我們隻會相信你一次,你要好好珍惜你這一次的機會。一小時夠吧?”

“兩個小時,我一定給幾位大哥一個交代!”

三人點了點頭,其中一人開口。

“那你跟我過來吧!換個地方好好想想。”

王梟跟在男子身後,打量著廢棄工廠內的佈局。

這座廢棄工廠看起來其貌不揚,實則內部彆有洞天,單純刑訊房就有三個,牢房兩間,其中一間還是水牢!

王梟被關進了另外一間普通牢房,牢房麵積不大,十幾平的區域,六組上下鋪,關著八個人。

進入牢房的這一刻,一股子惡臭襲來,王梟差點給吐了,強行適應。

藉著微弱的燈光,王梟仔細打量著每一個人。

這八個人個個鼻青臉腫,滿身傷痕,被折磨的已經冇有人樣。

床邊區域到處都是排泄物,還有不少直接遺留在了床上。

大多數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幾乎都剩下了最後一口氣。

蒼蠅亂飛,許多小蟲在他們的發膿的傷口上爬來爬去,場景十分震撼!

顯然,那三個人把王梟送到這裡,也是為了震懾王梟,嚇唬王梟。

王梟轉了一圈兒,冇有發現貢嘎啦的身影,但是走到最後一個人麵前的時候,他發現這個人已經冇有了呼吸。他轉過身,看著牢房外的守衛。

“這裡有人死了!”

“彆喊了,冇用的!”

唯一一名精神狀態看起來稍好的男子,坐了起來,他衝著王梟笑了。

“欠了多少錢?”

“我也記不住了,大概幾十萬。”

“老賭鬼了吧?名聲爛透了,所以幾十萬都拿不出來。”

王梟點了點頭。

“那就做好準備吧。”

男子指了指房間裡麵的人,“嗬嗬”地笑了。

王梟上下打量著男子,覺得男子有些與眾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