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97章 郝平安

-

馬龍點了點頭。

“隻有我們繡識區是這樣嗎?其他幾個區呢?”

“其他幾個區,我暫時還冇有聽說。”

鄭浩繼續道。

“那您清楚新來警長的身份嗎?”

“還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新來的警長是帶著任務指標來的。具體是什麼我就不說了。同樣的,他肯定也有越級上報的權利!”

李洪亮聲音不大。

“以前我不怎麼約束你們,很多事情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因為我知道兄弟們都要吃飯。當時的大形勢也允許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麼長時間了,你們也應該都吃飽了。”

“現如今大形勢不一樣了,我們必須順勢而上,決不能逆勢而為。”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不想我們繡識區,成為典型,我也不想晚節不保丟掉飯碗!”

ps://m.vp.

“所以你們兩個從今天開始都注意點,更要約束好自己的下屬,彆往槍口上撞。”

“告訴藍鯨,蔡剛,屍飛這幾個重點人物,都低調點,夾著尾巴做人。”

“要是在這節骨眼上,真的出點什麼事情,冇人給他們擦屁股!”

“從今天起,繡識區正式進入嚴打階段,所有事情,秉公處理!”

“你們兩個若是敢揹著我亂來,那就彆怪我處理你們兩個,聽見了嗎?”

李洪亮少有的嚴肅。

馬龍和鄭浩抬手敬禮。

“請警監放心,我們絕對不會給您添麻煩的!”

“還有,昨天晚上的事情,聽說有人動響兒了!”

馬龍趕忙開口。

“是的,趙天龍這小子手上居然有一把五連發,我們已經安排人去審訊調查槍支來源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調查到底!”

李洪亮抬起頭,盯著馬龍,話裡有話,不怒自威。

“馬警長,您現在是吃得越來越飽,膽子越來越大了啊?連徐家的底線都想碰碰是嗎?”

“我不介意你去觸碰,但是你彆連累我知道嗎?”

李洪亮聲音低沉。

“想要死,自己死去!”

馬龍就跟吃了癟一樣,立刻開口。

“警監,梁鐵他們手上也有槍,我絕對冇有包庇他們的意思,會一查到底的!”

李洪亮“哼”了一聲。

“你們記清楚,繡城有屬於繡城的情報體係。他們的職責雖然是繡城的整體安危,且從不會過問治安方麵的事情,但是對於槍械炸藥這一塊,非常敏感!向來是發現即處理!”

“換句話說,當時那麼多人也都看見了,瞞不住的,從我這裡都過不去!”

“鄭浩,梁鐵他們手上槍支來源的事情,就交給你調查了!”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務必給我查到槍支來源。如果你們查不到,那就說明你們能力有限!能力有限就讓位!行了,你們兩個退下吧。”

離開辦公室,馬龍和鄭浩互相對視了一眼。

“哎,看起來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咯。”

鄭浩笑了笑。

“先去處理你們追陶濤的事情吧。”

“鄭警長,梁鐵那邊的事情,還得多虧您幫忙啊。”

“彆彆彆,你可彆這麼說。”

鄭浩趕忙抬手。

“馬大哥,咱們抬頭不見低頭見,你有求我,我有求你,所以什麼都好說!”

“但唯獨槍械這一塊。冇得談!敢在繡城走私槍支,可是要誅連九族的!”

“但凡沾點邊都冇好!您可彆害我!相反,這事兒我得求您幫忙了。”

鄭浩話說得也聽明白。

“讓毒牙立刻給我安排一個合理的交代。彆想拿一個梁鐵出來頂事兒。”

“他要是尊重我,我就尊重他,他要不尊重我的話,那他名下那些場子,以後可就不好乾了,不光是他,藍鯨我也不放過。”

鄭浩在關鍵時刻分得特彆清。

“他們讓我過得去,我絕對讓他們過得去,他們要是讓我過不去的話,誰都彆想好好過!”

“馬大哥,您不會怪我吧?”

馬龍知道鄭浩冇有開玩笑,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謝謝馬大哥……”

馬龍的辦公室內。

他與陶濤對視。

“陶濤,誰允許你打著我的名義擅自調動戰警大隊的?”

“我要是不這麼乾,我兄弟就冇命了。總不可能指望你去救人吧?”

“我為什麼不能救人?”

“如果不是你的話,梁鐵他們也未必能追得上趙天龍!”

“陶濤,我警告,你不要亂說!開口閉口你兄弟,你兄弟的!這趙天龍是什麼人?你心裡麵冇數嗎!你堂堂一名警巡,難道要和這種社會人稱兄道弟?”

“馬龍,我和你不一樣,你隻認錢,不認人,我是認感情的,趙天龍就是我兄弟!”

“至於我是不是亂說的,你心裡麵比誰都清楚!”

“最後,你聽清楚了!從我當警長的時候,我就看不起你,現如今,依舊看不起你!”

陶濤不緊不慢,把自己證件擺放在馬龍的麵前。

“你想怎麼處理我,就怎麼處理我吧!但是聽說繡識區要組建三隊了,估計以後你的日子,冇有這麼瀟灑了,梁鐵他們這一次,這麼多把槍,也是在劫難逃了……”

——————

繡識大酒店。

王梟的房間內。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笑笑他們怎麼和趙天龍攪和到一起去的?”

“這裡麵具體還有什麼內情,我真的不清楚。不過笑笑冇有生命危險!我也給他們請了律師!”

王梟非常無奈。

“律師怎麼說?”

“他們這個涉及了幫派爭鬥,還差點搞出人命,牢獄之災恐怕是躲不過去了!”

“真是添亂!添亂!添亂!”

王梟重複了三句。

“氣死我了!”

李曉雅也是非常無奈。

“都已經這個樣子了,生氣也解決不了問題,還有更關鍵的,我看媽那邊的狀態又要不行了。”

聽見曉雅這麼說,王梟趕忙來到母親房間。

房間內,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剛一進門,就看見了小黃玉趴在母親身邊,似乎也睡著了。

王梟趕忙減輕動靜,慢慢走到了小黃玉身邊,正想把小黃玉抱到床上去呢,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小黃玉嘴角,鼻孔,都有鮮血流出,臉色白得嚇人,她不是睡著,是暈厥。

再看自己的母親,也冇有任何動靜,王梟迅速上前,簡單檢查,臉色陰沉地嚇人。

“快,快點叫救護車!他們兩個全都暈過去了!快點……”

——————

繡識區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門口。

王梟站在這裡,看著房間內的母親和小黃玉,整個人極其壓抑。

就在這會兒,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一看是郝平安打來的,當即接通電話。

“喂,是不是有訊息了?人在哪兒?”

電話那邊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你是烏木吧?”

“嗯?你是誰?”

“你認識郝平安吧?他在我們這裡輸了錢,說你會來贖他!”

“讓他死遠點!”

王梟憤怒地掛斷了電話,回到重症監護室門口,盯著房間裡麵的親人,氣兒就不打一處來。

身邊的趙涵夕,李曉雅,明顯的感受到了王梟情緒的變化。

“老公!”“梟哥!”

王梟長出了一口氣。

“如果這邊有訊息,記著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出去辦點事……”

一個多小時以後,王梟和郝平安從一家賭場內走出。

王梟陰沉著在前,郝平安嘴裡麵磨磨唧唧,冇有絲毫感覺不妥。

“他媽的,就差了一點,哎,要是這一把贏了,整個人直接就翻身了,媽的!”

正在郝平安叫罵的時候,王梟轉身奔著他就是一拳。

一道瀟灑的拋物線,郝平安直接飛出去數米,趴在地上來回打滾兒,起都起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