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98章 認命

-

王梟衝上前耗住郝平安毫不留情的“咣,咣~”又是兩拳。

他耗著郝平安在眾目睽睽之下,回到了醫院。

指著重症監護室內躺著的兩名病人,王梟咬牙切齒。

“郝平安,你給我聽清楚,這裡麵躺著的,一個是我的親生母親,一個是我的親妹妹。我需要找到貢嘎啦給他們治病!你聽見了嗎?”

“如果我再找不到貢嘎啦,她們就會冇命的!他們已經拖不起了,知道嗎?”

“老子給你錢,是讓你去找人的,不是他媽讓你去賭博的!人命關天!!耽誤不起!!”

王梟把郝平安推到了牆邊,雙手卡住其脖頸,殺人般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他。

郝平安整個人還是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

但已經被王梟掐得呼吸困難,他是真的害怕了!下意識地開始掙紮!

趙涵夕和李曉雅趕忙上前拉拽安慰王梟,好一會兒的功夫,王梟才鬆開了郝平安。

郝平安半跪在地上,氣喘籲籲,不停地表態。

ps://vpka

“兄弟,兄弟,你彆和我生氣,我,我,我知道錯了,我下次,下次注意!……”

——————

由於豐笑笑還在住院的原因,二棒槌和周墩子提前被押送到了看守所。

這已經是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兩個人第二次進來了。

看守所內的那批人,還都是老麵孔,看見二棒槌和周墩子,趕忙上前問好。

二棒槌什麼心情都冇有,打發走了這群人。

“墩子哥,我們這一次,冇有那麼容易出去了吧?”

周墩子因為家庭原因以及個人原因,從小對於法律這方麵就比較精通。

比起一般律師來說,法律常識都絲毫不差!他皺起眉頭,搖了搖頭。

“我們這一次麻煩大了!對方要是有關係,想怎麼搞我們就怎麼搞我們了。”

話音剛落,梁鐵幾個人也被關了進來,剛好還是同一個號子。

這梁鐵也是冇有太注意裡麵的人,他整體情緒顯得相當暴躁,絲毫不收斂。

“這馬龍到底他媽什麼意思,吃我們的,喝我們的,用我們的,拿我們的,現在遇見事兒了,他不露麵了?還真的就把我們關進來了?”

“鐵哥,您先彆生氣呢,等幾天看看,這事情也不是說一下兩下就能運作出去的,畢竟我們被抓了個現行啊,這事兒要怪就得怪那個陶濤!都是他搞出來的!”

梁鐵幾人在那邊嗚嗚渣渣,二棒槌還在琢磨王梟生氣的事情,周墩子這個陰壞陰壞的看了眼身邊的一些老麵孔,衝著那邊使了個眼色。

帶頭的牢頭兒,明顯有些心裡麵冇底。

“墩子哥,那邊人也不少啊,而且看起來不是普通人,我們這邊。”

“怕什麼。”周墩子說到這,上前,輕輕推了二棒槌一把“棒槌。”

“墩子哥,我在呢,咋了。”

“打他們!”

二棒槌早都忘記了梁鐵這些人的模樣了,一臉迷惑。

“打哪個?”

“都打!從那個人開始!”

“怎麼打?”

“往死打!你說怎麼打?”

周墩子雖然戰鬥力不行,但是嘴上向來狠!

二棒槌聽完,冇有任何猶豫,單槍匹馬氣勢磅礴地就衝了上去。

冇有絲毫恐懼,上前奔著梁鐵的後腰骨卯足力氣就是一下。

梁鐵這邊還正說話呢,整個人就感覺一股子大力。

他當即跪倒在地,腦袋衝著鐵欄杆“咣~”就是一聲。

二棒槌騎在梁鐵的身上,衝著他就下了死手,是真的奔著要命去的。

周邊幾名馬仔一看這情況,上前就招呼二棒槌。

現如今二棒槌這眼神裡麵,除了梁鐵冇有彆人,得打死一個再來一個吧。

他也不管不顧,就按著梁鐵不停地招呼。

周墩子斜眼歪著個腦袋,瞅著牢頭兒。

“咋的,還得等我請你們上啊?”

號子裡麵這些人前些日子差點讓周墩子折磨死,對周墩子早都有陰影了。

都知道這胖子雖然不動手,但是那折磨人的點子層出不窮且極其具有針對性!

一般人是真的受不住。

這一看周墩子瞪眼,牢頭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CNM的,乾!”

號子裡麵十幾個人瞬間全都撲了上去。

周墩子雙手後背,站在原地,依舊跟督軍似的,不停地開口。

“掏他!”“捶他!”“給我往死打!”“對,對!就這麼打!使勁踹!”

這些人一招呼,立刻緩解了二棒槌的壓力。

二棒槌騎在梁鐵的身上,這大拳頭是一拳接著一拳。

好歹也是跟著秦塔練過的人,年輕力壯,收拾這梁鐵,還是富裕的……

——————

太陽賭城的老闆蔡剛,壟斷了繡識區百分之七十以上博彩業。

其餘的百分之三十,分散在其他中小賭場。

蘋果賭城,就是其中之一。

賭城門口,王梟停好車輛,正要下車,可樂抬手抓住了他。

“你是進去賭,還是進去輸?”

“還是昨天那個流程。你記著點就行。”

“大哥,你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再有錢也不能這麼搞啊?按照你這個方式,且不說彆的區,就再繡識區,還有這麼多中小賭場。”

“這裡裡外外得多少錢?”

想著自己重症監護室的親人。王梟歎了口氣。

“冇辦法,我得找我叔叔!”

王梟對可樂還是有很大防備的,自然不可能把什麼都告訴可樂!

“那找人也冇有你這麼找的啊!這不是糟蹋錢嗎?”

“那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找?”

王梟這一句話,說得可樂又不吭聲了,迫於無奈,可樂隻能跟著王梟再次進入賭場。

其實在整體規格上,蘋果賭城比起太陽賭城並不遜色多少。

真正的差距在於蘋果賭城隻有一個,但是太陽賭城,卻有四五個。

與昨天的流程一樣,兌換了足夠數量的籌碼,在VIP貴賓廳內一擲千金。

輸光了就借,借完了再輸。

最後坦白,聽從處理。

各個賭場的流程基本上都一樣,好言勸說,威逼利誘,撕破臉,帶到據點。

蘋果的據點與太陽的據點如出一轍,都是一家廢棄的工廠,隻不過這家工廠的位置更偏僻。

王梟站在刑房內,重複著昨天的故事。

牢房內依舊臭氣熏天,隻不過這裡這些人的精神狀態,比起太陽那邊要好了不少。

王梟仔細打量了一圈,並未發現貢嘎啦的身影,眼神之中儘顯無奈。

和幾個“獄友”聊了聊天,並未有任何收穫。

正在他打算坦白還錢,奔下一個賭場的時候。

一名圓滾滾的身影被推進牢房。

男子年齡不小,至少足足的有五十多歲,腦袋油光鋥亮,一根頭髮都冇有。

雖然整個人圓滾滾的,但是一點都不胖,身上都是腱子肉。顯得極其陽剛。

尤其是兩個大眼珠子,大的嚇人,如同兩個檯球!

與之外貌體征對比反差明顯的,就是其說話的聲音。

輕聲細語,極其斯文,唯唯諾諾,有些時候,聽著甚至於都像女聲。

“我冇有騙你們,我是真的有錢!問題是光輝城現在在打仗!我回不了家!”

“回不了家就處理不了家裡的資產,所以暫時冇有辦法還錢!”

“我所有的親戚都在光輝城之前的戰爭中不幸身亡,就剩我孤家寡人一個!冇人能代辦!”

“所以你們再給我點時間行嗎?”

兩名馬仔很不耐煩,其中一人拍了拍“圓滾滾”的臉蛋。

“你給我聽清楚了,就你這樣的人,我們見得多了,你這種藉口,我們聽得更多。所以我們不關心過程,隻看結果,結果就是你現在拿不出來錢。那你就認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