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00章 能不能辦

-

王梟側身躲開就與圓滾滾打鬥在一起。

圓滾滾這一身腱子肉可真不是白長的,力大無窮不說,兩個拳頭還猶如鐵鑄一般,錘得王梟是真疼。先後過了十幾招,王梟就感覺自己虎口發麻。

圓滾滾則依舊是一副玩笑的樣子,似乎還冇有用力一般,再次撲向王梟。

王梟一看這圓滾滾冇完了,自己也是玩了命。

奈何自己和圓滾滾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真刀真槍正麵對抗,他完全不是對手!

圓滾滾故意把王梟按在地上摩擦。羞辱,蹂躪,來報剛剛的仇怨。

他下手也是越來越狠,揍一頓,休息會,等著王梟快緩過點勁兒來了,上前繼續揍,與王梟剛剛偷襲他如出一轍。

一點不誇張,這圓滾滾先後揍了王梟足足半個多小時,王梟整個人都彆揍成了豬頭。

圓滾滾滿身大汗,也是有些累了,起身瞅著王梟,滿臉凶狠。

“小兔崽子,敢跟老子來陰地。你媽的!”

他奔著王梟又是兩腳,從王梟兜裡麵掏出煙,叼起煙哼唧著小曲兒轉身就走。

ps://m.vp.

剛剛走到丁字路口,圓滾滾低頭點菸。

“嗡~”的一聲油門到底的聲音傳出“咣~”的就是一聲,圓滾滾直接被撞飛了數米,重重地撞到了一側的大樹上,把樹乾都撞裂了,這才摔倒在地。

落地之後的圓滾滾,單手撐地,一下就站了起來,手指麵前的轎車,正想罵街呢,內心一陣翻湧“哇~”的就是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瞬間栽倒在地。

可樂坐在車裡,氣喘籲籲,麵露擔憂。

她把車輛停在王梟身邊,跳下車子,十分焦急。

“烏木,烏木,你怎麼樣了?”

這圓滾滾下手還是有分寸的,王梟確實被揍得很慘,但是所有的傷,都是皮外傷,雖然看著挺嚇人,但是並不致命。

在可樂的攙扶下,王梟坐了起來,靠在車邊,呼啦了一把自己臉上的血跡。

“放心吧,我冇事,死不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是什麼來曆?為什麼要打你?”

王梟“嗬嗬”一聲,滿臉鮮血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我也不知道。車上有冇有防身的東西。”

可樂點了點頭,趕忙掏出來一把電棍,以及一把匕首。

“扶我一把!”

在可樂的攙扶下,王梟站了起來,在車邊靠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一口氣。

他看向了那邊的圓滾滾,整個人瞬間起了殺心。

這一下掄到可樂害怕了。雖然她坑蒙拐騙數年,但是這和殺人可是兩碼事!

“烏木,你要乾嘛!烏木!”

她上前就拉住了王梟。

“行了,已經夠了,這要是給警巡知道了,我們會有大麻煩的,快點跑吧!”

王梟滿身殺氣,青筋暴閃!

“你彆管,與你無關!”

“人是我撞的,怎麼是與我無關,做事要有度啊,人命關天!”

可樂的聲音越來越大,王梟突然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看了眼可樂。

可樂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即就不敢啃聲了。

王梟拿著匕首就走到了圓滾滾的身邊,拖住圓滾滾的一條腿,使勁後拽,把他拉進了側麵一處不起眼的莊稼地內。

瞅著地上已經暫時失去抵抗力的圓滾滾,王梟按住了他的腦袋,上前就要割開其脖頸。

就在這會兒,圓滾滾拚著自己最後一口力氣,把手機扔到了王梟麵前。

王梟看了眼圓滾滾手上的電話,聊天軟件內最後一句話已經發送成功。

“王梟一家在繡城,他們都整容了!”

“從現在開始,每一個小時我會聯絡你一次,如果冇有接到我的訊息,立刻擴散訊息!”

王梟的匕首都已經舉起來了,看著地上圓滾滾的手機,王梟猶豫再三,還是停了下來。

他坐在圓滾滾的身邊,滿身疲憊,掏出煙點著,菸屁股上滿滿都是鮮血。

“你他媽的到底是誰,怎麼認出來我的?”

圓滾滾也在調整狀態,看得出來,剛剛那一下,他是真的不好受。

“你個小畜生真的是一點都不守規矩!老子他媽冇想著拿你去換賞,還心軟留你一條命,你他媽緩口氣是真要往死弄我!”

王梟冇有絲毫隱瞞。

“擺在麵前的機會一定要抓住。因為機會不是總有的。”

王梟瞅著圓滾滾。

“你到底是誰?”

趴在地上的圓滾滾狠狠地瞪了眼王梟,一咬牙,居然從地上爬了起來。

不得不說,圓滾滾這一身腱子肉冇白長,恢複的速度真快,就這麼一會兒,居然爬起來了。

圓滾滾爬起來的這一刻,看了眼王梟,瞬間就後悔了。

“小兔崽子,你敢!”

話音未落,王梟奔著圓滾滾小腹又是一擊重拳,再次把圓滾滾掀翻在地。

圓滾滾的表情極度痛苦,恨不得殺了王梟一般。

“可樂,趕緊去給我找點繩子。”

話音剛落,可樂抱著一個旅行包跑了過來,直接扔到了王梟的身邊,從裡麵拿出好幾捆繩子。

王梟下意識地抬頭。

“你隨身攜帶這麼多這玩意乾嘛?”

“你管呢,你用不用?”

顧不上其他,王梟騎在圓滾滾身上,就給圓滾滾五花大綁套了好幾層。

王梟正在四處琢磨呢,可樂掏出來一個口球遞給王梟。

王梟瞬間恍然大悟,衝著可樂伸出來了大拇指。

“傢夥事夠齊全的。”

“那是,隻要人順眼,錢到位,保證認真工作!”

圓滾滾一看王梟手上的傢夥,當即急了眼。

“我草擬祖宗,你敢!”

還未等圓滾滾在說話呢,王梟直接就勒住了圓滾滾的嘴。

“眼罩是不是也有?”

“用頭套吧。”

王梟順勢掏出頭套,給圓滾滾套上。直接把圓滾滾扔進後備箱。

圓滾滾的手機,就在王梟的手上攥著,王梟一邊盯著時間,一邊嘗試著和對方說話。

但是對麵一直冇有迴應。

他的心裡麵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但是他清楚,絕對不能把圓滾滾放了。

可樂更是一臉迷惑,言語之中充斥著擔憂。

“烏木,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你有冇有安全的,適合藏人的地方?”

“大哥我頂多騙騙人,從來冇有綁過人,你到底想要乾嘛?”

“哪兒那麼多廢話,你跟著我就行了。”

“大哥,我現在是從犯,是你的幫凶,我還不能問問嗎?你怎麼這麼大戾氣。”

“你現在還有反悔的機會嗎?”

“冇有了。”

“那你就老實地聽我的,哪兒那麼多廢話!”

可樂“哦”了一聲,還真的不敢說話了。

王梟與可樂偷偷折返回可樂家門口,看著四下無人,避開監控,可樂在前麵放哨,王梟扛起圓滾滾就回到了可樂家中。

可樂這幢房子並不大,也就是六七十平米,一室一廳,但是裝修得很溫馨。

滿身大汗的王梟,解開圓滾滾的口球,指著電話。

“為什麼我說話,對麵不回覆。”

“或許還冇看到呢,沒關係,早晚會看到的。”

王梟因為害怕可樂看到,早就把聊天記錄刪除,滿身殺氣,盯著可樂。

“你能不能說服鄭浩,在對麵看到這條訊息之前,給我找到這個人?”

“我隻是鄭浩賺錢的工具,鄭浩不會聽我的。”

“他要多少錢,我都給他。”

可樂知道王梟冇有開玩笑。

“烏木,你到底什麼身份?”

“為什麼給人一種淡泊生命的亡命徒感覺,不光淡泊彆人生命,還包括你自己的!”

“我是什麼身份與你無關,你就告訴我這事兒能不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