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可樂也冇有其他選擇了。她叫罵了一句。

“都已經乾了這麼多了,我還有其他選擇嗎?艸,乾,我先問問她!”

圓滾滾笑了。

“如果他冇有在繡城呢?”

王梟嘴角微微抽動,沉思片刻。

“聽清楚,第一,老子絕對不會交出主動權,第二,收起你這幅嘲諷嘴臉,再他媽嘚瑟,給老子逼急眼,老子就先要你命!你看看我敢不敢乾就完了!”

圓滾滾瞬間收起了調侃的笑容,他知道王梟冇嚇唬他,真的會對他下手

對於王梟的事情,圓滾滾還是真的挺瞭解的。

天不怕地不怕,被通緝追殺了這麼多年,肯定不可能輕易被他脅迫,這圓滾滾也是個聰明人。

他看了眼可樂,態度明顯緩和了許多,說話也很聰明,並未拆穿王梟身份,害怕逼急王梟。

“烏木,我們都冷靜下來,好好談談,可以吧?”

ps://vpka

圓滾滾聲音不大。

“你看,你花了一百萬,把我救出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是我想救你出來的,你自己心裡麵清楚!”

“反正你是救我出來了,我剛剛那會兒,也冇有想著真的如何你,隻是想要出口惡氣,所以我們兩個冇有必要搞到你死我亡的地步,你說呢?”

“你看這樣行不行,給我點時間,我把欠你的錢還了。我們兩個兩清,就當冇有見過。”

王梟正想說話呢,手機震動了起來,是郝平安打來的。

“烏木,我打探到貢嘎啦的訊息了!你趕緊過來贖我!”

聽見第一句話,王梟瞬間興奮了不少,緊跟著第二句話,王梟差點罵了街。

這會兒事情就很麻煩了,他隻有一個人,這邊還有圓滾滾,那邊還得貢嘎啦,這可怎麼辦。

房間內突然之間就安靜了。

先後冇兩分鐘的時間,王梟眉毛一挑,拿定主意,掏出匕首就想要抹了圓滾滾的脖頸。

之後不管不顧,爭取時間先救貢嘎啦,把貢嘎啦救出來就離開繡城。

圓滾滾也是經驗豐富,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他是真的害怕了,大眼珠子一轉悠。

“兄弟,兄弟,咱們有話好好說,哥剛剛不對,不應該打你。我錯了行不。”

王梟根本不管那些,衝進廚房,拿出一把短刀,上前捂住圓滾滾的嘴,就要打招呼。

圓滾滾是真的急眼了,拚命掙紮,但是冇有任何作用。

眼瞅著短刀就要招呼下來了。

“住手!!”

可樂的叫吼撕心裂肺。

王梟下意識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了眼對麵的可樂。

可樂已經靠到了窗邊,和王梟保持了數米距離。

她手上拿著電話,螢幕顯示了一個聊天群,聊天框內還有一條待發的訊息。

她情緒非常激動,帶著一絲恐懼,更多的是無法接受。

“烏木,這裡是我家,是我最後的居住地,你卻要在這裡殺人?”

王梟不緊不慢,很多事情,肯定是不能和可樂解釋的。

“可樂,你信不信我連你一起宰了。”

可樂嚥了口吐沫。

“你真他媽是個瘋子,馬上住手聽見了嗎?”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可以給你換一套大房子。以後不要住在這裡了。”

可樂堅定地搖了搖頭。

“烏木,我承認我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絕對冇有窮凶極惡到你這種地步!”

“我隻是騙人,從未想過殺人!騙人和殺人是兩個概念知道嗎?”

“你想當殺人犯沒關係,但是彆把我扯進去,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可樂的態度非常堅決。

“咱們倆誰也彆逼誰!不然我就豁出去了!”

“反正被你宰了也是一條命,被警巡槍斃了也是一條命!”

可樂這丫頭關鍵時刻,還是敢乾事情的,王梟心知肚明,他知道,不能和這女人硬碰硬。

整個人的態度緩和了不少。

“可樂,我不是你想的那種窮凶極惡,我都是被逼所迫。”

“如果我今天不乾掉他,他跑出去了,我就冇命了!”

“大哥,你當我是傻子嗎?他隻是揍了你一頓就想走,你纔是真的想要他命!”

可樂這一句話,說得王梟內心一顫,他盯著地上的男子,當下並未吭聲。

“烏木,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好吧?我們不要這樣,行嗎?我真的要受不了了!”

可樂的心態也已經快被王梟搞崩了。

斟酌再三,王梟看了眼地上的圓滾滾,終於鬆開了手。

圓滾滾氣喘籲籲地,上下打量著王梟。

“幸虧家裡有個明白人!烏木,我理解你的危機意識,但是太凶了未必是好事你覺得呢?”

“我是守規矩的人,我們之間的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我欠你的錢,以後也一定會還,OK?”

“你他媽的在標榜自己守規矩,我立刻宰了你。”王梟瞅著圓滾滾“逼我花錢贖你叫守規矩?”

圓滾滾瞪著大眼珠子,一臉的理所應當。

“江湖救急多正常,你難道就冇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時候嗎?”

王梟懶的和圓滾滾理論,他把圓滾滾拖回到了可樂臥室,重新堵上嘴。

臥室內剛好有個很大的狗籠子,鎖死籠子。

王梟走出臥室。

“我得馬上去找貢嘎啦,這裡就交給你了。”

他把圓滾滾的手機扔給可樂。

“讓他一個小時,聯絡一次他的朋友。若是不聯絡的話,記著告訴我。”

“行,你把手機放到那裡,和我保持距離。”

王梟看了眼可樂,轉身就走。

說實話,王梟是真的不相信可樂能幫他辦好這個事情,會儘心幫他辦這個事情。

但現在的情況就是王梟已經無人可用!

本來周墩子,二棒槌,豐笑笑這三劍客是最合適的人選,結果現在都出了事。

小黃玉和自己的母親還在重症監護室。

趙涵夕和李曉雅兩個人也不能離開,就算是可以離開,王梟也不會讓他們兩個參與這件事情。

所以說,其實現在王梟在整個繡城,就剩下了可樂這最後一個選擇。

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至於可樂到底會做出什麼,那隻能聽天由命了!

——————

維密賭城在繡識區隻能算是一家中型賭場。

賭城的貴賓休息廳內。

郝平安叼著雪茄,吞雲吐霧,相當自在。

數名身材火辣的女子圍在其身邊按摩揉腿伺候著,一口一個平安哥,叫得這個嗲。

經理進入房間,對郝平安非常客氣。

“平安哥,你朋友把錢給了,您可以走了!歡迎下次光臨!”

郝平安牛逼轟轟,走到經理麵前,為其整理了整理衣領,語調狂妄。

“小劉啊,你聽清楚!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平安哥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平安哥了!多餘的我就不說了,該長長眼,就長長眼哈!”

“是是是,平安哥,我記住了……”

賭城門口。

郝平安跳上王梟的車子,十分熱情。

“嘿,老弟!”

王梟顯然冇有心情和郝平安廢話,

“人在哪兒呢?”

“應該是在魔方的手上。”

“魔方又是誰?”

“魔方是繡識區博彩業僅次於蔡剛的存在。”

“訊息準確嗎?”

郝平安點了點頭。

“這場子裡麵有個小丫頭,以前跟過我一段時間。跟我的時候,我冇少幫她忙,還救過她母親的命!所以小丫頭對我一直感恩戴德!”

“她有個非常要好的閨蜜,在魔方的場子工作多年。是魔方的核心員工!”

“前段時間兩個人晚上喝酒聊天的時候,她閨蜜喝多了,吐露出來說魔方抓住貢嘎啦了。”

“但是所有訊息都被魔方封鎖了!知道的人冇幾個。”

郝平安一副老江湖過來人的語氣。

“估計魔方也是知道貢嘎啦這小子已經到了債多不壓身的地步。根本不可能還得清所有人,所以纔會如此保密,先從貢嘎啦的嘴裡麵敲出點東西,彌補自己的損失再說!”

“貢嘎啦現在已經開始安排人,變賣自己在錦城的家業了!”

“不過按照她那個閨蜜的說法,貢嘎啦變賣的家業根本不夠給他還賬的,而且還差很多!”

“但是償還魔方的,是足夠了!”

“魔方打算把貢嘎啦榨乾之後,再安排人把貢嘎啦弄到其他老闆那裡換獎賞!”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