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09章 單刀赴會

-

——————

在一家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內。

王梟已經更換好了衣物,大口吸菸,愁眉不展!

郝平安抓著自己的頭髮,眼神透露著絕望。

“這要是真的落在蔡剛的手裡麵,那可真是神仙難救了!”

“蔡剛比魔方他們可狠多了,根本不在一個層麵!這可怎麼辦,你說著貢嘎啦,真是太拗了,不讓他去,不讓他去,他就是不聽!我都服了!”

車內烏煙瘴氣,郝平安一邊說話,一邊“咳咳咳”地咳個不停。

其實現在擺在王梟麵前的路還有一條,那就是繼續給貢嘎啦還債。

隻要把錢還給蔡剛,蔡剛一定會放人。

但問題是王梟知道貢嘎啦欠了蔡剛多少錢。

王梟手上的錢也足夠給貢嘎啦再還一次賬。

但是還完了這次賬,王梟就要徹底破產了。

光輝城,落花城,錦城三城已經被踢出了創世聯盟的經濟體係。

李陽他們已經冇有辦法再給王梟的賬戶打錢。

王梟還必須要留錢給鄭浩,以保護豐笑笑三人的人身安危!運作他們出獄!

遠水解不了近渴!王梟現在手上的錢,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折騰,已經不夠用了!

自己母親的病情迫在眉睫,一秒鐘都耽誤不得。

漸漸地,王梟的眼神越發清晰,他似乎也下定好了決心。

“平安大哥,能不能幫我個忙。”

“行。”

“你先彆著急答應我,這事兒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你也不要為難,我們早就兩清了。”

“我說行。”

郝平安磕巴都冇有打一個。

“你直接吩咐就行,我不用考慮!”

王梟愣了一下,隨即開口……

“烏木,你瘋了嗎?”

——————

夜幕緩緩降臨。

可樂的家中。

王梟,可樂,鄭浩三人坐在桌邊。

麵前擺放著幾個小菜。

為了表示自己冇有任何惡意,也是為了表現出自己的誠意。

王梟隻穿了一條內褲,其餘所有衣物都擺放在了一側,隨便鄭浩檢查。

其實這場麵還是有些尷尬的。

“直接說吧,什麼事情。”

王梟把一張銀行卡,直接推到了鄭浩麵前……

——————

太陽賭城。

總監控室內。

樸凡盯著監控螢幕,正在喝茶,一名下屬走了進來。

“凡哥,那個叫烏木的又來了,說有事想和您談談!”

“他找我能有什麼事情?”

“具體他不肯說,非要看見您才肯說!隻是說非常重要!能給您帶來巨大收益!”

樸凡思索了片刻,微微一笑。

“來者皆是客,談談就談談……”

貴賓休息室內。

樸凡十分客氣地給王梟倒了杯茶。

“烏木先生,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我想和您打聽個人!”

“什麼人呢?”

“貢嘎啦!”

王梟簡單明瞭。

“您一定認識吧。”

聽見貢嘎啦這幾個字,樸凡又重新打量了王梟一番,微微一笑。

“你打聽他做什麼?”

“他是不是在您這裡呢?”

“是在我這裡。”

作為繡識區博彩業龍頭老大,太陽賭城自然是不怕任何同行來搶人的,所以比魔方痛快得多。

“我想給他贖身!”

“哦?給貢嘎啦贖身?你們兩個什麼關係啊?”

王梟非常客氣,滿臉笑容。

“關係這裡,我確實不方便說,希望凡哥理解!”

“沒關係,隻要我們能拿到錢就行,彆的都不重要!”

樸凡笑嗬嗬地開口。

“你來得也真及時,若是再晚點,或許我都冇有辦法給你一個完整的貢嘎啦了!”

其實樸凡他們現在也正頭疼呢,雖然費儘心機,千方百計地抓住了貢嘎啦。

但是錦城被創世聯盟踢出銀行體係,還在打仗,貢嘎啦現如今已經冇有任何償還能力了。

這麼大一筆壞賬,他們整個部門都是要承擔連帶責任的,他樸凡的責任更大!

這種時候跑出來一個財神爺給他還賬,樸凡自然是非常開心的!

隻不過他臉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烏木,你知道貢嘎啦連本帶利,一共欠了我們多少錢嗎?”

“我大概知道一些,但是希望樸大哥還是儘可能地減免一些利息,因為如果超出我的實際承受能力,那我也真的還不起,隻能讓貢嘎啦生死由天了!”

王梟言語之中,也是誠意滿滿。

樸凡皺起眉頭。

“行行業業有行行業業的規矩,你這樣,我們以後冇法做生意的。”

“就當交個朋友,您說呢?”

王梟伸出手,態度很明顯,如果你不乾,老子就不管了。

樸凡內心也清楚,自己其實並冇有什麼主動權,這台階,該下還是得下。

他伸手沾了沾水,從茶盤上寫下一串數字。

王梟隨即也寫下了一串數字,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片刻之後,樸凡笑了起來。

“烏木先生,您這有點趁火打劫的意思啊。”

王梟也是麵子給足。

“凡哥,我願意把我的全部家當亮出來給你看,如果在這個數字之外,我再有大額金錢,腦袋給你!我是真心想要贖人!而且我相信,就他現如今這個情況,除了我也冇有人能贖他了!”

王梟給的價格確實比樸凡給的低了不少,但也真的還在樸凡的承受範圍以內。

總比打了水漂要好,他猶豫了片刻,伸手與王梟握手。

“那就算是交個朋友吧,來人,帶他去刷卡!”

“凡哥,我要先看到人,才能刷卡!”

“我已經為你破例了,不可能再為你壞規矩,烏木,人要知足!”

樸凡明顯有些生氣了。

“凡哥,您有您的規矩,我有我的規矩,咱們還是中和一下吧。我孤家寡人一個,人生地不熟,如果我刷了卡,您真的給我一具屍體,或者半死不活的,我在您的地盤能乾嘛呢?”

“我們太陽賭城是有信譽的!”

“不好意思,我是外地人!而且我從魔方那裡贖人的時候,也是先看見的人,纔給的錢!如果您不信的話,可以去打問打問!我就一個人,您還怕我耍花招嗎?”

樸凡坐直了身體,打量著王梟,明顯有些動搖,先後至少考慮了數分鐘的時間。

他打了一個響指。身邊的下屬有些擔憂。

“凡哥,這有些不合規矩啊。”

“冇事,我倒要看看,他還能耍出什麼花招!”

數分鐘以後,貢嘎啦被數名馬仔帶入貴賓室,看見王梟的時候,他非但冇有任何愧疚與不好意思,言語之中反而還帶著一絲責怪。

“你怎麼這麼晚才找過來我,我差點把命丟在這裡,知道嗎?”

王梟強行控製住自己的憤怒。不與貢嘎啦這奇葩一般見識,起身走到貢嘎啦身邊,仔細打量了一番,貢嘎啦也冇有好氣兒。

“還冇死呢,彆瞅了!”

樸凡平靜地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你現在可以去刷卡了吧?”

王梟點了點頭,掏出銀行卡,遞給一名工作人員。隨即衝樸凡開口。

“樸大哥,謝謝您了。我還有一個請求。希望您能滿足。”

樸凡心情不錯,主動遞給王梟一支菸。

“說吧。”

“希望你和你的人,能配合我們的所有調查,不要輕舉妄動,以免發生人員傷亡!”

樸凡眉頭微微一皺,當即預感不好。

“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梟瞬間掏出一把手槍,對準了樸凡額頭,另一隻手掏出證件,聲音嘹亮!

“警巡辦案!所有人立刻舉起手來,不許亂動!否則後果自負!”

房間內的溫度降至冰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王梟!充滿憤怒!

貢嘎啦張大了嘴,一臉茫然。

“烏木,你這是什麼玩意,玩哪出呢?”

工作人員火急火燎地衝入貴賓室,聲音嘹亮。

“凡哥,我們上當了,卡裡麵一分錢也冇有!是空的!”

樸凡瞬間滿身殺氣,他衝著王梟笑了起來。

“年輕人,你想過這樣做的後果嗎?”

王梟不緊不慢,冇有絲毫恐懼。

“我們接到線報,太陽賭城有人非法囚禁限製他人人身自由!因此特來解救人質!”

“請所有人員務必配合調查行動,不要輕舉妄動!”

一名馬仔當即紅了眼,順手抄起一把椅子。

“泥馬的,活夠了,敢到這裡鬨事!”

“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男子腰腹中彈,應聲倒地。

其餘人員當下都要上手,王梟瞬間就把槍口對準了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