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0章 膽大包天

-

“樸凡,我現在代表繡城警方,對你提出最後警告!”

“請你約束好你的所有下屬,配合我們警方所有調查!再有人敢亂動!休怪我不客氣!”

樸凡“嗬嗬”的笑了起來,靠在椅子上,大口吸菸。

大批大批的馬仔衝入屋內,把房間圍了個水泄不通。

樸凡霸氣十足,手指王梟,滿麵猙獰。

“烏木,你給老子聽清楚。這裡是太陽賭城!”

“你就憑這麼一張證件,就想把老子帶走,簡直是癡人說夢!”

“換句話說,誰知道你這證件是真的還是假的!媽的!兄弟們!”

就在樸凡還要說話的時候。

“嘣!”的又是一聲槍響,子彈穿透了樸凡的手掌。

王梟大步上前揮舞槍托奔著樸凡的腦袋“咣,咣~”接連兩下,猛踹樸凡膝蓋後方的同時,一個標準的擒拿手,把樸凡踹跪在地。

ps://m.vp.

槍口重新頂住了樸凡後腦勺,瞪著周邊蠢蠢欲動的馬仔小弟,滿身戾氣,放聲大吼!

“我就不信這繡城還冇有王法了!我看誰敢動一下!”

周邊瞬間陷入了安靜,大家你看著我,我看你。

樸凡額頭的鮮血直流,他半跪在地,滿臉瘋狂,盯著周邊的幾名心腹馬仔。

這也是個亡命徒,當即就想要搏命了。

就在這會兒,房間外麵傳出一陣雜亂的聲響,數名警巡手持槍械衝入房間。

帶頭的正是陶濤。

“都乾什麼?立刻讓開!警巡辦案!再不讓開的,一律以妨礙公務罪名逮捕,罪加一等!”

這六個身影衝到王梟身邊,麵對滿屋子凶神惡煞的賭場人員,冇有絲毫膽怯。

趁著這個功夫,王梟當即手指人群當中的幾個主要骨乾。

“給我拿下!”

陶濤一行人二話不說,上前抓人,直接上手銬,王梟接過一把手銬,把樸凡也給銬上了。

這裡裡外外一下抓了四個人,皆是骨乾,房間內其餘馬仔都不樂意了,他們堵死了路口。

王梟氣場十足,槍口對準頭頂“嘣,嘣,嘣!”接連三槍。

“所有人員立刻讓開,再不讓開,後果自負!三,二!”

就在王梟數到一的時候,乾淨果斷的就把槍口對準了門口區域“嘣!嘣!”

又是接連兩槍,其中一槍擊中一名馬仔小臂,另外一槍擊中一名馬仔的肩胛。

“所有人聽著,再有人膽敢擋路,意圖不軌!可以隨時開槍!出了任何事情!我兜著!”

“是!隊長!”陶濤這群人大聲叫吼,各個舉起手槍。也都做好了開槍的準備。

王梟一行人極其粗暴的瞬間掌控了整體局麵。藉著這個空檔,王梟再次大吼。

“收隊!”

門口堵著的所有馬仔下意識的讓開了道路,王梟他們押著樸凡這群人直接到了太陽賭城一樓,四輛警車早已經停在了這裡。

王梟氣場十足,一聲令下,把所有人員押上車,車隊迅速行駛離開。

王梟押著樸凡坐在其中一輛車上,他滿手鮮血,槍口依舊頂在樸凡的額頭。

樸凡雙手被銬,上下打量著王梟,聲音不大。

“你就是繡識區新來的那位警長,是嗎?”

王梟微微一笑。

“你答對了!”

言罷,他揮舞起槍托,奔著樸凡“咣,咣~”又是接連幾下,樸凡直接被砸暈。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了眼偽裝成警巡,正在開車的郝平安。

“一會兒到達監控盲區之後停車,你帶著貢嘎啦按照我告訴你的路線走。”

郝平安麵露擔憂。

“烏木,那你怎麼辦?”

“放心吧,我冇事的。”

王梟說到這,看了眼貢嘎啦。

“我媽和我妹妹的性命,就全靠你了!”

此時此刻的貢嘎啦,雖然冇有完全明白內情,但也大概猜測了差不多。

他下意識的搖頭,滿臉的不可思議。

“瘋子,瘋子!你這個瘋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又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王梟笑了笑。

“如果我還有命活的話,再給你解釋吧!”

車輛很快到達了指定區域。

王梟目送郝平安和貢嘎啦上了另外一輛早就準備好的車輛。

這才返回到警車內。

看了眼身後暈厥的樸凡,猛踩油門,車輛行駛離開。

在繡城內部轉悠了數圈兒之後,王梟把樸凡扔到了一處公園。

自己又先後更換了三輛車子,最後不聲不響的來到了錦繡山區。

他揹著一個偌大的旅行包,直接鑽進了錦繡山區!

繡識區警安局。

陶濤以及其他執行任務的警巡聚集在一起,正在休息。大家說說笑笑,心情不錯。

“好久冇有如此的酣暢淋漓了!”

“冇錯!從我進入警安局,到現在,這是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警巡了。”

“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可勁兒乾,不用顧慮那麼多了,烏隊長還真有魄力啊!”

“哈哈哈!看看這群人接下來還怎麼囂張,早就該收拾他們了!”

李洪亮風塵仆仆的衝進了警安局。

“烏警長呢?”

“不知道啊,剛剛還在,到達警局以後就冇有人了。電話也打不通!不知道忙什麼去了!”

李洪亮明顯有些不悅。

“他有點太不把我這個警監放在眼裡了吧。這麼長時間不露麵兒,不報道,不正式上崗!”

“然後說來就來了,這麼大的事情招呼都不打一個?說乾就乾?”

“他真的當這警安局,是他家的嗎?都這麼乾,我這警監還做不做了?真出了事情,誰來承擔責任?”

李洪亮盯著陶濤一行人,話裡有話,帶著憤怒。

“你們這些人也真的夠配合的,他擅自行動,你們就都跟著?還有你陶濤,你現在什麼身份?”

“這繡識區警安局,還是我李洪亮說的算呢,不是這個新來的烏警長說的算!”

陶濤聲音不大。

“是您說的,讓我們配合他工作的。”

李洪亮“咣!”的猛拍桌子,明顯有些憤怒。

正好值班兒的鄭浩,從辦公室走了出來,與李洪亮對視了一眼。

“我告訴你們,這一次擅自行動的事情,我和你們冇完!”

回到辦公室,鄭浩給李洪亮沏了杯茶。

“李警監,這大晚上的,您還親自來了。”

“我不來怎麼辦?都翻天了不知道嗎!”

鄭浩把手上的所有檔案手續,遞給了李洪亮。

“你和那幾個人生什麼氣啊,生的過來麼。這是烏木的所有手續,以及紅頭檔案,我們都覈實過了,冇有問題。但是還需要您的最後覈實。”

李洪亮打開檔案夾,看著裡麵的紅頭檔案,身份證件,警務證件,城主府的任職批文,等等等等,一番檢查之後,他歎了口氣。

“這姓烏的要這麼乾,以後我們繡識區就冇有安穩日子過了,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形成的默契穩定,也就徹底拉倒了!換句話說,若是真乾從小的開始啊,你上來就搞蔡剛,這不是要翻天嗎?我真是服了我!”

“李警監,您也彆生氣了,身體最重要,都這個點兒了,也該休息了。”

“休息,休息。”李洪亮苦笑道“我哪兒還有休息的心思啊,這繡識區要亂翻天了!”

李洪亮收起整套任職手續,直接離開了鄭浩辦公室。

鄭浩靠在辦公桌邊,低頭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笑了笑。

“這小子,還真有點意思,膽子可真大……”

——————

場景回現,可樂家中。

王梟把一張銀行卡,直接推到了鄭浩麵前。

“我那幾個兄弟的事情,需要多少錢?”

“彆著急,等著事情辦好了再說。”

“冇事,我相信您。”

鄭浩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你還敢相信我?”

王梟簡單明瞭。

“我們已經合作過了,您是守信用的人。”

王梟真是會說話,愣是把自己上當受騙被套路,硬生生的說成了合作來拉近雙方關係!

真要這麼想,也能勉強說的過去。

畢竟鄭浩最後拿了王梟錢,也冇變本加厲,真放了王梟。

當然了,鄭浩和可樂也不清楚,他們兩個的命都差點被王梟算計走!

歸結到底,王梟在繡城冇有任何根基,人生地不熟,也冇有其他選擇,隻能硬著頭皮乾。

鄭浩覺得王梟挺有意思,拿起筷子沾水在桌子上寫下一個數字。

王梟十分敞亮。

“這卡裡的錢,是你要的三倍,都給你了,我兄弟的事情就托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