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1章 硝酸銨

-

輪到鄭浩有些詫異了。

“你是還有彆的事情吧。”

王梟“嗯”了一聲。

“我有個朋友,落到蔡剛的手上了,我想要去救人。”

“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鄭浩很直接“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活該去賭,管不了。”

“我自己去救,不用你出麵!”

鄭浩“嗬嗬”一聲。

“烏木,你知道蔡剛是什麼人嗎?”

“他放高利貸起家,從農村一間民房開局,發展到現在。”

“知道這個窮凶極惡的傢夥手上沾了多少鮮血,手下有多少亡命徒嗎?”

“你一個外地佬,拿什麼救人?”

ps://vpka

“落在蔡剛手上,想要救人的方式,隻有連本帶利還錢!一分錢都不能少!”

“彆說你了,就算是我親自去救人,也救不出來!”

“蔡剛是瘋的,出名的六親不認!”

王梟掏出一張A4紙,擺放在了鄭浩的麵前。

“這是蔡剛以及蔡剛團夥的大概詳細資料,還有冇有什麼補充的?”

鄭浩拿起A4紙,定神一看,卻有不少乾貨!

他也是個聰明人。

“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隻需要給我提供幾個訊息就好。而且這些訊息,還與蔡剛冇有任何關係!”

“什麼訊息。”

“繡識區警安局,馬上就會到一位新的警長,這個您知道吧?”

“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想偽裝成這位警長,動用警安局警力去救人。”

“你瘋了嗎?你當警安局都是傻子嗎?你想偽裝就能偽裝?”

“聽我說完。”

王梟打斷了鄭浩。

“前些日子,我在可樂家樓下,碰見了一夥兒竊賊,我本想躲著這夥兒竊賊走。卻冇想到和他們撞了個麵對麵,並且被迫發生了打鬥。”

“再我解決掉這夥兒竊賊之後,發現有人跟蹤我,我就把這個人也給收拾了。”

“因為最後這個被我收拾的人,看麵相以及穿著打扮,明顯不像是和那些竊賊一夥兒的!”

“所以我想要確定這個人的身份,就從他身上搜了搜。”

王梟從身上掏出一個信封,擺放在了鄭浩的麵前。

“你打開看看吧。”

鄭浩疑惑的打開信封,最先出現的,就是兩份紅頭檔案,以及城主府委任狀,還有相關的身份證件證明等。

鄭浩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把我們的新警長給宰了?”

“那倒冇有,就是趁其不備,把他打暈了!”

可樂盯著鄭浩手上的東西,恍然大悟。

“你讓我給辦假證,就是為了這個?”

王梟點了點頭。

“現在這位新警長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藏著呢,所以我打算用這些真真假假的檔案,把我自己偽裝成新任警長,去警局調動警力,動用警力去救人,打蔡剛一個措手不及!”

“你敢調動警安局的警力,那蔡剛大半兒就會提前得到訊息。”

“所以這是我需要你幫我的第一個忙。”

王梟簡單明瞭。

“我需要一批在警安局極其不受待見,且為人比較正直的人選。我把這些人秘密組建成一支隊伍,然後秘密行動。我就不信整個繡識區警安局,所有人都在同流合汙!”

“你這話說的我怎麼聽得這麼彆扭。”

“我冇有彆的意思,你彆多想。”

王梟繼續道。

“然後你幫我看看,我這些證件哪兒還有問題,另外給我說說如果我想偽裝這個警長,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情,這就足夠了。”

鄭浩看待王梟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瘋子一樣。

“看見這幾分紅頭檔案尾端的檔案提取碼了嗎?”

鄭浩抬手一指。

“隻要李洪亮登錄我們警安局的內部係統,輸入這幾份提取碼,這人的所有身份資訊就都會出現在李洪亮的麵前,你能偽造這些假的證件,你能入侵警安局內部的係統嗎?你太天真了。”

“這個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會趁著晚上,半夜,李洪亮不在崗位,而且還是你值班的時候去警安局報道!”

“這內部係統,指定不是說你們誰都可以登錄的吧?”

鄭浩沉默了,他上下打量著王梟,發現這小子的思維還真的很縝密。

這麼一說,雖然依舊有很大風險,但隻要自己裝傻行小方便,確實是有縫隙可鑽!

“我提前找到這批警巡,和他們私下亮明身份,打好招呼,完了在光明正大去警安局報道,趁著李洪亮不在的功夫,瞞天過海!卡著這空檔,把警力帶出去救人!”

鄭浩仔細思索了片刻,抬起頭。

“關於繡識區的事情,你瞭解多少?”

“我瞭解的挺多的,但是要看你具體指的是哪一方麵了!”

“繡識區和其他三個區不一樣,地下秩序基本上被三大家壟斷。”

“娛樂,博彩,走私,對吧?”

“是的,但是這三大家當中,最厲害的是哪一家你知道嗎?”

“博彩!”

鄭浩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為什麼再繡識區,博彩不僅僅合法,還最厲害嗎?”

這可到了王梟的盲區了,鄭浩繼續開口。

“繡識區還是識城的時候,這裡就是方圓數百公裡內著名的賭城,博彩業更是城市支柱產業!”

“徐家當初在攻占收編識城的過程中,識城內這些博彩業大佬也都是做出過巨大貢獻的!”

“正是因為如此,統一之後的繡城才允許繡識區,也就是原來的識城,繼續博彩合法化!”

“徐有誌以及徐健,徐康這些人,和這些博彩業大佬的關係也非常好!”

“這裡麵明著暗著的利益牽扯太多太多了!”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變化,水是更深,更混了!”

“嚴格意義上講,繡識區的博彩業,其實是超脫了繡識區警方的控製範疇的!”

“搞博彩的這些人一向狂妄,基本上不怎麼把警巡真正放在眼裡!”

“這也就是我剛剛說的,我去都未必能把人救出來的原因了!”

鄭浩瞅著王梟。

“你的辦法確實是條路子,但是我認為作用不大!”

“蔡剛那些人要真急了眼,肯定不會管你警巡身份的!”

“再給你說點我親眼見過的事蹟。”

“安排幾個馬仔和你同歸於儘,也是就花點錢的事情!”

“太陽賭場那些地方,法人代表都不是蔡剛,他可以輕鬆逃避任何製裁!”

“所以說你這法子,要是對著藍鯨和屍飛,可以拚一拚,碰蔡剛,幾乎冇有希望。”

聽完鄭浩這番話,王梟徹底陷入了沉默,斟酌再三,確實也冇有其他辦法,也等不及了。

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就拚這一次了!

“謝謝鄭警長的提醒,但我還是決定要試試!”

“除此之外,還希望您或者可樂,能幫我搞一些硝酸銨!”

“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用你管了,我做成了最好,做不成出事的話,這錢就送你了。希望你能救我那幾個兄弟。”

王梟的格局自然不是鄭浩這些人能比的。

也是直到這會兒,鄭浩對於麵前這個比他年齡還小的年輕人,才真正另眼相看!

“你要硝酸銨做什麼?”

“做化肥!”

王梟話裡有話。

鄭浩沉思了片刻,直接跳過這個話題。

“這件事情就算是做成了,也隻能瞞一會兒,不可能瞞太長時間的。”

“我清楚,隻要能瞞一會兒,夠我把人救出來就行了,其他的無所謂。”

“那你接下來怎麼辦呢?”

“躲著。”

“躲一輩子嗎?”

“能躲多久躲多久,走一步算一步!”

“到底是什麼人被抓住了,能讓你如此拚命!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王梟衝著鄭浩笑了起來,雙手合十。

“麻煩您看在錢的份兒上,幫幫忙吧!”

待王梟離開之後,鄭浩拿起手上的銀行卡,盯著可樂。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給人感覺“多纔多藝”的?”

“具體是什麼來路我不清楚,但是做人做事還真的挺講究的。”

“是啊,現在這樣的人不多了。格局不小……”

——————

回到現實,另外一邊。

李洪亮的辦公室內。

他盯著麵前的紅頭檔案,登錄了警安局內部係統,仔細認真的覈實烏木身份。

手機突然響起,是白雲濤打來的。

這些年,蔡剛深入簡出,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麵。

集團麾下所有事情,基本上都是愛將白雲濤出麵打理!

李洪亮調整一番心態。

“白老闆,今天怎麼有閒工夫,給我打電話了。”

白雲濤語調生硬,帶著一絲憤怒。

“李警監,我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