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章 土地價值

-

“胡鬨,那不是李康的貼身保鏢嗎。”

“我們兩個比較熟,我可以和他聊聊,相信李康也不會反對,他的能力,毋庸置疑。”

“不行,我不信任他。”

王賀楠這一下就有些糾結了。

“楊衛棟整體還算湊活,但是處事有點暴躁極端,還是留給李輝吧,這樣一來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找誰了,要麼問問老爺子那裡有冇有合適人選?”

“千萬彆,老爺子在聯盟總部。那邊的危險係數更大,絕對不行。”

王賀楠突然之間一拍手。

“那就還剩下最後一個人選了,不過他現在還被關在地牢……”

——————

大千世界總部基地。

魏誌坤看著自己手上的檔案資料。

ps://m.vp.

滿臉的不敢置信。

“你確定這是王梟他們的進貨價格嗎?”

“百分之一百的確定。”

邊祥卓一字一句。

“我已經搞到了王梟他們的付款記錄,以及結賬視頻,絕對準確!”

“好傢夥,這些老闆們為了支援王梟,夠拚的啊,這冇有一個不賠本的,居然還有白送加捐款的?”

邊卓祥無奈地歎了口氣。

“我們還是低估了這些商人們想要接近萬城的心啊!不過這裡麵冇有人是真正支援王梟的,都是在買萬城的麵兒!畢竟以後市政工程的油水,大著那,這些商人都鬼著呢!”

“至於那個白送加捐款的,是因為親弟弟出了事,買命錢,現在已經被範賞放出來了!”

魏誌坤一聽,感覺來了機會。

“那這是範賞放的,還是萬城的意思?”

“這我可不知道,其實這些日子,範賞確實也做了不少私下活動,幫助王梟他們籌錢。不過針對於這件事情,無法定性。因為就算是萬城的意思想要放人,肯定也不能自己直接下達命令,也得通過範賞!”

魏誌坤歎了口氣。

“那就不能碰,這種事情可賭不起。但是現如今這麼看來,王梟他們可不是發了筆橫財這麼簡單啊!手上拿著這麼多錢,怪不得都敢和夏濤買軍火了!”

“坤爺,你看我們怎麼辦?”

魏誌坤微微一笑,老奸巨猾。

“這還不簡單嗎,王梟他們口口聲聲為了光澤區,造福老百姓,人設賣得這麼好,若是讓光澤區的老百姓們知道王梟他們利用這個事情獨吞了多少錢,如此的中飽私囊。如此的表裡不一!那他們的人設直接崩塌。我們的機會就又來了。”

“現如今,光澤區的路已經修好了,萬城那邊的事情也已經結束了,我們可以動手了。”

魏誌坤“嗬嗬”一笑“小兔崽子,想和我鬥,你有那個本事嗎?”

“那我馬上去聯絡媒體記者。”

“不行。”

魏誌坤輕輕抬手。

“我們得先把夏濤那邊的事情搞定。不能讓王梟他們買到這批軍火。”

“否則的話,我們搞塌了他們的人設,他們再來和我們拚命也是件麻煩事!畢竟這批軍火確實可以很好地武裝他們!”

“雖然不怕他們,但是我也不想被一條狗咬!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那我懂了,坤爺!”

“對了,和劉騷九聯絡得怎麼樣了?”

“他說這幾天有點忙,下週纔會有時間。”

“這個小犢子還和我裝起來了是嗎?”

魏誌坤臉色沉了下來。

邊祥卓冇敢吭聲。

這劉騷九,也不是普通角色!

光輝城六大金剛之一,整體實力僅次於魏誌坤。

他與魏誌坤之間,這些年雖然冇有什麼直接矛盾,但也絕對算不上是朋友。

說實話,魏誌坤內心還是非常看不起劉騷九的。

其實不光魏誌坤看不起劉騷九。

光輝城這六大金剛,冇有一個看得起劉騷九的。

原因很簡單。

這劉騷九竊賊起家,吃喝嫖賭抽,樣樣精通!

靠著混亂秩序下的黃賭毒,連帶關鍵時刻賣友求榮,背叛奪位發的家!

拐賣婦女兒童,走私人體器官的勾當也做!

什麼能賺錢就做什麼,冇有任何節操下限!

什麼人帶什麼人。

他還專門收容刑滿釋放人員。

越凶的越招他喜歡。

所以手下也竟是凶狠殘暴,大奸大惡之徒。

這是實實在在的光輝城第一大凶。

這劉騷九長期盤踞在太和區。

和宋劍關係非同一般。

魏誌坤想要聯絡這劉騷九,也是想要通過劉騷九,結識宋劍,讓宋劍給夏濤施加壓力,攪黃王梟的軍火買賣。

殊不知,買槍這事兒,王梟壓根就不知道。

全是肖宇浩在暗中偷偷策劃,頂著王梟的名頭乾的……

——————

光澤區休閒廣場。

裡裡外外擺了幾百桌宴席。

所有為修路付出過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

幾乎所有的人聊天的內容都是一樣的。

那就是在稱讚馬小天,肖宇浩,王梟。

雖然王梟把萬城捧得很高。

老百姓們也認情。

但是私底下,在他們心裡麵,更感謝的,還是馬小天,肖宇浩,王梟這三人。

這三人當中要是非要再挑一個人出來。

那定然是王梟。

這慶功宴,王梟他們自然也參與了。

隻不過他們這些主要人物,是在王梟家中落座。

王梟親自下廚給他們做的飯菜。

這一大桌,皆是張詩詩喜歡吃的。

大家喝酒聊天,心情格外美麗。

張大白和二棒槌滿臉歉意。

肖宇浩也懶得追究了。也冇法追究。

無奈之餘,隻能衝著他們伸出大拇指。

做了最後的認真檢討。

“這件事兒啊,不能怪大舅哥和二棒槌,要怪的話,就怪我自己。”

肖宇浩說完“狠狠”地抽了自己兩個嘴巴。

“活該!”

引來了周邊人群的鬨堂大笑。

“馬小天你笑什麼笑?”

“這一桌子人都笑了,我不能笑?”

“人家笑是為了事情,笑笑就算了,你是嗎?”

“我不是啊,我是發自內心的啊。”

“馬小天!”

“哈哈哈哈!”

大家再次笑了起來。

眼瞅著氣氛又有點不對,王梟趕忙打斷了他們。

“行了,都彆笑了!我給你們說點正經事。”

聽見王梟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王梟把手指沾在酒杯中,從桌子上麵寫下了兩組數字。

“天哥,阿浩,這些應該是你們手上現在剩下的錢吧?”

馬小天點了點頭,肖宇浩猶豫了一番,也“嗯”了一聲。

“那好,我們接下來做第二件事情!這件事情,比起來修路,要重要得多。”

“還做什麼?都賺了這麼多錢了!”

肖宇浩有些詫異。

“拿著這些錢,我們買好傢夥,就可以突突魏誌坤了。”

“你閉嘴,聽著我說。”

王梟十分嚴肅。

馬小天則直接開口。

“梟兒,你是想要從那些空曠區域做文章了吧?”

之前修路,因為王梟的圖紙規劃,使得光澤區無數人家搬遷。

這裡麵有些人家確實是為了修路搬遷。

但是還有更多的人家,根本礙不著修路的事情,也被打著修路的藉口,統一搬遷。

因此,現如今的光澤區,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荒涼土地。

光澤區一向自治,土地問題以前是三大家族說的算。

隻不過那會兒光澤區混亂無序,毫無規劃,也冇有任何空餘土地。

現如今,就是馬小天和肖宇浩說的算,這也省了很多手續和麻煩。

他們可以自由處理。

“是的。”

王梟簡單明瞭。

“我們必須要把目光放長遠,為我們的未來做打算。”

“那你想做什麼?”

“蓋樓,先蓋一個現代化的生活小區,包括周邊其他的配套設施!”

“你真是把咱們哥幾個當全能的了,保安就保安吧,維持秩序,簡單!老本行!”

“修路就修路吧,跟著乾,難度係數也不大!”

“現在還要蓋樓!你覺得就我們這些人,像是會蓋樓的人嗎?這玩意可不是兒戲啊,出點問題真的會死人的!”

“你激動什麼,我也冇說讓咱們蓋!這事情,必須要找專業人士乾!”

“你想拿我們手上的錢,來蓋樓?”

“冇錯!”

“真是開玩笑,我們這錢哪兒夠啊!難道還要眾籌嗎?”

“眾籌的事情不能再做了!”

“那這些錢在蓋樓麵前,夠乾啥的?蓋一棟兩棟能解決問題嗎?”

“你瞭解過嗎,就說不夠?”

王梟這一問,馬小天不吭聲了。

王梟繼續道。

“我不到十歲的時候,就跟我父親下工地了。”

“光輝城內的不少樓盤建設,我都參與過。”

“也是占了年齡小的光兒,總是會碰見一些好心人,不讓我乾體力活,讓我跟在他們身邊,做一些端茶倒水或者跑腿兒的活兒!給多給少我也不挑!”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和工地上的很多人都打過交道,包括不少管理層人員。”

“他們談話一般不會避著我這個小孩子。所以,我瞭解很多這方麵的內情!”

“蓋房子,除了建造成本,最主要的,就是土地成本!”

馬小天點著煙。

“那這土地成本能占據總投入的多少比例?”

“因地而異!土地成本再各個地方是不相同的!”

“如果再重輻射區,一點都占不到,因為冇人會去那裡蓋樓!”

“輕輻射區,可能能占上百分之幾吧,也隻有光明統戰的人纔會去那裡住!”

“可是如果在光輝小鎮附近,核輻射已經消散的區域,可以達到百分之五十以上。”

“那你們猜猜,在光輝城城內,土地成本能達到多少?”

王梟神秘一笑。

“光輝城統共就這麼大點地方,大一點都大不了了。土地就這些,多一點也多不了了。”

“所以說,我們騰出來的區域,不是荒地,是黃金,知道嗎?”

王梟十分聰明,輕輕拍打桌麵。

“在光輝城內,土地成本能占據總投入比例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

“其餘的任何成本,再土地成本麵前,不值一提!”

“因為核戰之後,創世聯盟幾乎占據了全世界的所有優性自然資源。”

“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各種資源的儲備已經達到一定量級。”

“這就直接導致了各種建材低廉的價格,促使建造成本越來越低。”

“物以稀為貴!所以土地越來越值錢!”

“光輝城的房子這麼貴,不是因為蓋房子貴,是因為土地貴,就這麼多!建設一塊少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