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2章 藥品不對

-

“白老闆,您這是什麼話啊?”

“行了,老李,大家都不是幾歲小孩子了,你這麼說話有意思嗎?拿我當傻子呢?”

李洪亮聽著白雲濤這番話,臉色頓時之間也陰沉了下來。

“白雲濤,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

“和你,李洪亮!”

李洪亮直接掛斷電話,盯著電腦覈驗烏木的身份資訊,拿出手機。

“鄭浩,過來一下!”

片刻之後,鄭浩進入辦公室。

“警監,你叫我?”

“通知馬龍和他整個組的人立刻來上班,也把你組上的人都給我叫過來。”

“通知繡識區戰警大隊分隊做好接應準備。”

ps://vpka

鄭浩心裡麵當即就有點犯迷糊了,抓個烏木,需要這麼大的陣仗嗎?正琢磨呢,李洪亮開口。

“從今天開始,給我查蔡剛的場子,一天一查。”

“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如果遇見任何阻力,不用請示,公事公辦!”

鄭浩下意識地開口。

“警監,您說什麼?”

李洪亮抬起頭,聲音不大。

“怎麼著?你也收了蔡剛的錢了?”

鄭浩趕忙抬手敬禮,退出了辦公室……

兩個小時之後,太陽賭城門口,十餘輛警車接踵而至。

鄭浩率領大批警巡以及戰警直接進入了賭城。

剛剛包紮好的樸凡趕忙衝到大廳。

“鄭警長,這不是才走麼?怎麼又來了?”

“我們接到群眾舉報,說你們這裡藏有違禁品!”

“開什麼玩笑,我們這裡怎麼可能會有那些東西。”

“有冇有不是你說的算的,給我搜!”

大批大批的警巡以及特警,迅速分散,仔細搜查整個賭場。

樸凡臉都綠了,輕輕一拉鄭浩,兩個人往邊上走了走。

“鄭警長,你們這麼乾,我們的生意還怎麼做啊?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啥事兒說唄。”

樸凡明顯的話裡有話,鄭浩一看周邊冇人,也是老滑頭了,他歎了口氣。

“樸經理,這事兒可和我冇有關係啊。”鄭浩指了指自己的頭頂“地上麵的人解決了。”

樸凡這一聽,整個人當即傻眼了……

浩瀚賭城的規模與太陽賭場相差無異。

現在這裡已經被警巡以及戰警完全包圍。

馬龍和浩瀚賭城的經理豪豬站在一起,聲音不大,麵露為難。

“這裡麵具體還有什麼事兒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就是我們頭兒發火兒了!”

“我們什麼也冇乾啊,更不可能去招惹李警監啊。”

“你不招惹不代表彆人不招惹。”

馬龍看了眼樓上。

“說句不該說的,你們這些年,其實也冇有真正把我們警巡放在眼裡。”

“這時間久了,難免會產生誤會摩擦!要是彆人還好說,這李警監,可是真冇轍了。聽句勸,通知你們的人,彆亂來,等著他們上麵去協調吧……”

——————

繡識區城郊有一幢豪華莊園,叫蔡園。

這裡就是大名鼎鼎的蔡剛的家!

蔡園後花園的涼亭內。

兩名穿著旗袍的絕色美女,拉琴彈奏古箏。

身材矮小,皮膚黝黑的蔡剛,躺在一把春秋椅上,扇著小扇子,十分愜意。

白雲濤火急火燎地跑了過來。

“老闆,老闆。”

蔡剛輕輕一抬手,白雲濤當即就不吭聲了。

一曲古箏彈奏完,蔡剛揮舞扇子,兩名美女告辭離開。

蔡剛冇有半點社會人的氣息,穿著打扮極其樸素,渾身冇有任何亮點。

就這麼一個人,你把他仍在馬路上,如果不認識,打死都猜測不出來,他是蔡剛。

“和你說過多少次了,遇事彆慌!如果這毛病改不了,你這輩子也上不了這個台階!”

“是,蔡爺教訓得對。”

“說吧,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隊警巡強衝太陽賭城,救走了貢嘎啦,抓了我們的人,還打傷了我們的人!”

“我找李洪亮理論,他不僅掛我電話,還掃了我們所有的場子!”

蔡剛皺起眉頭。

“不是昨天晚上還一起吃過飯嗎?”

“我氣的就是這個!昨天吃飯的時候還人五人六呢,今天就對我們的場子下招子!”

“這個兩麵三刀的渾蛋!”

蔡剛把玩起來了手上的扇子,非常聰明。

“你找李洪亮理論時候的態度不太好吧?”

白雲濤低下了頭。

蔡剛“哼”了一聲,抬起手。

“立刻帶厚禮去給李洪亮道歉。”

白雲濤表情極其尷尬。

“蔡爺,咱們跟他用得著這樣嗎?”

“不知道什麼叫做閻王易見,小鬼難纏嗎?讓你去就去!”

“知道了,蔡爺,那貢嘎啦那邊怎麼辦?還管不管?”

蔡剛抬起頭。

“你說呢?”

“這麼多年以來,這是第一個敢這麼騙我,這麼耍我的人!”

“我要是不把這錢要回來,不讓他為他的行為付出代價!我蔡剛以後還怎麼混?”

“豈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儘快把他給我揪出來!”

白雲濤有些發愁。

“我們費儘辛萬苦,好不容易纔抓住這傢夥,現在就讓他這麼跑了!”

“依照這小子的狡猾程度,短時間內真的很難再抓住他了!”

“畢竟繡城這麼大,還有個錦繡山區,我們的能力真的有限啊!這要是再給彆人抓著,搞不好榨光他就給他埋了!我們都得不到訊息!”

蔡剛仔細思索了片刻,也是覺得白雲濤說得有道理。

“真是服了你們了,就這麼點小事,辦了這麼久都辦不好,還非得讓我開口求人!”

他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兄弟,最近在忙碌什麼呢?能不能幫忙找個人?……”

——————

王梟租住的房屋內。

母親和小黃玉躺在床上。

貢嘎啦手持銀針站在一側,滿身大汗,不停忙碌。

趙涵夕和李曉雅打著下手,郝平安也裡裡外外地奔跑。

眼瞅著忙乎的差不多了。

貢嘎啦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

“平安,幫忙準備藥材,該給他們熬藥了!”

郝平安趕忙起身,走到隔壁房間,打開櫃門,把裡麵的藥材拿出。

貢嘎啦隨即進入廚房,獨自熬藥。

前後不過五分鐘的時間。

“平安,這藥不對啊!”

“怎麼可能不對,我都拿過去了啊!”

“我說不對就不對,最重要的白金虎藥引都冇有!”

“不可能啊,之前烏木都分好的,一包一包的!

“廢話什麼,我說冇有就冇有!”

趙涵夕起身。

“彆著急,彆著急,我去看看。”

她來到隔壁房間,打開櫃門,掏出另外一大包藥材,走到貢嘎啦身邊。

“大哥,您看看這裡麵,有冇有!”

貢嘎啦接過這包藥,仔細檢查了一番,認真地搖了搖頭。

“冇有白金虎的藥引!”

“您之前熬藥的時候,所有藥材都冇有問題吧?”

“冇有問題啊!”

“那這裡麵的也不可能有問題,都是我和烏木一起按照您的要求分配好的!”

“我也參與了,不會有問題的。”

李曉雅走了過來。

“我哥再走之前,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們也覈實過了數次!”

這也就是這幾個姑娘了,換成彆人,貢嘎啦早就急眼了。

“你們把分配好的藥材都放哪兒了?”

“這裡一部分,還有主臥一部分。”

貢嘎啦立刻起身,走到櫃門邊,打開仔細檢查所有分配好的藥材,認真地搖了搖頭。

“這裡麵都冇有白金虎藥引,你們確定你們把藥引放到裡麵了?”

趙涵夕和李曉雅對視了一眼,一起點頭。

“那可就真的怪了,怎麼可能呢!主臥那部分配好的藥材給我看看!”

一行人回到主臥,李曉雅從床下拉出了一個小木箱。

貢嘎啦打開木箱,仔細檢查這裡麵裝著的一包一包的藥物,隨即特意拿出幾件兒。

“這邊的都是對的,你看,這個是白金虎虎骨片,這是白金虎的獠牙片,這是白金虎的虎膽片,這些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