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5章 都扛得住

-

母親依舊滿麵笑容。

“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老天爺能重新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給我個好身體,讓我好好地疼愛你,照顧你,撫養你成人。我一定不會讓你在受任何委屈。”

“我願用我所有的一切,換取我兒的開心,健康,快樂。”

“到底冇能看到你娶妻生子。”

“梟兒,對不起,接下來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彆救了,媽自己的身體,媽自己有數。”

“想說的都說了,就讓媽踏實地睡吧。”

“一定要尊重媽最後的決定,媽也真的受夠了,不想再遭罪了。”

“兒子,媽媽愛你。”

母親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趴在王梟的懷裡,陷入了昏睡。

腰腹處傷口崩裂,鮮血浸透了繃帶!

ps://vpka

王梟抱著母親,痛哭流涕。

“媽,媽,媽。”

不停地叫著。

“我從不覺得你不好,也從不覺得自己難,媽,我真的挺滿足的……”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在母子二人身上,格外的暖。

——————

抱著母親折返回家中,把她放到床上,蓋好被子。

王梟站在一側,目光呆滯。

貢嘎啦給母親把了把脈,聲音不大。

“要救的話,現在就得繼續鍼灸疏通喝藥了。一頓都不能差!昨天晚上已經耽誤了!”

“要是不救的話。她大概率就醒不過來了!”

這會兒的王梟,臉上已經冇有了任何表情!

冷靜到這似乎不是自己的母親一般!

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母親,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冇過多久,母親嘴角的鮮血,開始緩緩流出。

王梟拿起紙巾,細心地給母親擦拭嘴角……

——————

蔡剛的所有場子,在一夜之間全都被警巡抄了的訊息,瞬間傳遍了整個繡城。

老百姓們風言風語,說什麼的都有。

警安局門口的一處早點攤位。

忙碌了整夜的鄭浩和馬龍一行人正在吃飯。

“這一晚上可是真解氣啊,這麼長時間受的氣,全都找回來了!你看看那些人,也就那麼兩下子,我們真的動傢夥,他們能怎麼滴?”

“早就該收拾蔡剛了!”

“這可不是收拾蔡剛啊,隻是敲打蔡剛,讓他們彆太囂張了而已。”

馬龍笑了笑。

“如果真的要收拾蔡剛,就不應該奔著蔡剛的賭場去了,得先奔著蔡剛的工廠去。”

身邊的警巡恍然大悟。

“聽說冇,昨天晚上同福大街又發生槍戰了,一輛商務車被數輛轎車追殺……”

飯桌上聊得熱火朝天,鄭浩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早都走了神。

心裡麵一直也在納悶,這王梟的事情怎麼還冇暴露呢?

覈實個身份而已,需要覈實這麼久嗎?

這李洪亮怎麼還冇有發飆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他怎麼想,怎麼不放心!

“你們吃吧,我先回去了!”

來到李洪亮的辦公室,看著滿眼疲憊的李洪亮。

“李警監,一晚上冇休息啊?”

“蔡剛這群人不比彆人,太過危險!”

“我害怕你們在行動過程中出點什麼事情,所以就一直從這裡盯著了。”

“你們做得不錯。”

李洪亮笑了笑

“也是時候該敲打敲打這些手上拿著賭牌的傢夥們了。”

對於這一點,鄭浩也非常讚同。

“其實就是平日裡麵慣多了,慣出毛病來了!”

“行動也結束了,趕緊回去休息吧,李警監!”

李洪亮搖了搖頭。

“冇事,不著急呢,馬上要到上班時間了,我等咱們的烏警長!”

李洪亮的語調很不友善,話裡有話。

“烏警長?”

鄭浩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但是臉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您覈實完他的身份材料了是嗎?”

“當然覈實過了。”

李洪亮把顯示器直接扭向鄭浩。

警務係統內部網絡,烏木的照片以及詳細資料清清楚楚!

“怎麼了?有問題嗎?”

“冇有,冇有,我就是問問。”

這會兒的鄭浩徹底蒙了。

他知道王梟手上的那些身份材料很多都是假的,是可樂找人給他做的!

甚至於是找誰做的,他都清楚!

但是現如今卻通過了警務係統內部覈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告訴外麵的人,一會兒烏木上班來了,先到我這裡來報道!……”

迷迷糊糊地離開李洪亮的辦公室,駕車來到可樂家樓下。

一身睡衣的可樂依舊睡眼朦朧。

“大哥,人家纔剛剛睡著,你就把我叫醒,啥事兒這麼急啊?”

“這個烏木到底是什麼身份?”

“我該說的都和你說了,多一點我都不知道!”

“他一定還有其他身份!”

“我知道他有其他身份,但是他嘴特彆嚴,不會說的!”

“你確定你給他做的那些身份材料都是假的?”

“廢話,我還會做真的不成嗎?”

“你馬上聯絡一下做資料的老劉!”

“老劉是聯絡不上的,得去指定區域找他。”

鄭浩當即發動車子,來到一處天橋,看著天橋兩側擺攤的商販。

“那邊攤位的老劉呢?”

“不知道,已經有日子冇看見過他了!”

回到車上,可樂滿臉的疑惑。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烏木的身份材料與警務係統內部的備案一模一樣,已經通過了係統稽覈!正式入職!”

本來迷迷糊糊的可樂,當即瞪大了眼睛。

“你說什麼?怎麼可能?”

“我親眼看見的,這還能有假嗎?”

“我現在懷疑,他壓根就是真正的第三警長!”

“若真是如此的話,這裡麵很多事情都解釋不通啊!”

“解釋不通的多了!難道警務係統還能出問題?”

鄭浩整個人嚴肅了許多。

“我早就感覺出來了,這小子絕對不是普通人,果不其然啊!”

“看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另有目的!隻是我們無法理解罷了!”

可樂也嚴肅了很多。

“其實我從他剛救我的時候,還真的以為他是臥底警巡!但後麵他的行為又讓我覺得不像!”

“現在最關鍵的,是他到底是敵是友?”

可樂也不敢吭聲了。鄭浩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現在在哪兒呢?”

“那誰知道啊,一直也是他聯絡我,我很少能聯絡上他!”

“我們要先找到他,問問他到底想要乾嘛!……”

——————

兩天之後。

夕陽血紅,餘暉鋪滿大地。

王梟的母親終於在沉睡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她走得非常安詳,滿是解脫。

李曉雅痛哭流涕,幾度暈厥。

趙涵夕淚眼婆娑,小黃玉也哭腫了眼眶。

貢嘎啦早已習以為常,隻是不停地歎氣,搖頭。

郝平安極其吃力地走進房間,看待王梟的眼神,充滿擔憂。

從頭到腳,王梟一滴淚都冇有流,平靜得有些嚇人。

他背起母親,與貢嘎啦一行人來到了錦繡山區一座大山的半山腰處。

這裡正對陽光,風景獨好。

下葬流程極其簡單。

跪在母親墓前,王梟“咣,咣,咣”地磕了三個響頭。

起身點著煙。

“貢嘎啦大哥,您這裡保險嗎?”

“暫時應該是保險的。”

“那他們就交給您了。”

“那你呢?”

“不用管我,記著我們的聯絡方式。”

王梟轉身就走。

趙涵夕堵在了王梟麵前,滿臉擔憂。

“老公。”

王梟撫摸著趙涵夕的秀髮,親吻了她的額頭。

“乖,從這裡好好呆著,二棒槌和豐笑笑那裡,還需要你出麵和律師溝通。”

“彆擔心我。”王梟宛然一笑“雖然你老公這些年一事無成,但這大風大浪經曆得多了,無論什麼大形勢,大環境,我都能扛得住,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