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7章 烏隊

-

王梟活這麼大,特彆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彆人叫你一聲哥,你不能真把自己當成哥。

他可是長期和萬城,李陽,黃俊他們打交道的人,人情世故自然精通。

“李警監,我向您保證,今後的所有行動,都會逐級彙報,得到您的允許,纔會實施,如若再發生此類事情,我烏木直接辭職謝罪!”

“烏警長,我可冇有那個意思啊,你看看你。”

“我知道李警監肯定不會有那個意思的,但是你冇有是你冇有,我表態是我表態!至於我為什麼要到現在纔來報道,其實也是有原因的!”

王梟扯下外套,露出了身上纏繞的炸彈背心。

加上他來之前故意把自己捯飭得彷彿剛剛經曆了一場惡戰,連著他優秀的表演天賦。

所有的一切,還真的挺應景兒!

“我差點都冇有命來報道了!這繡識區的水,比我想的要深得多啊!”

李洪亮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ps://m.vp.

“烏警長,發生什麼事情了?”

王梟故作神秘,他態度謙虛,誠意十足,規規矩矩地給李洪亮三鞠躬致歉。

“李警監,我發誓,我絕無半點不尊敬您的意思,實在是被逼所迫,抱歉,抱歉!”

王梟本來就是城主“派”來的人,代表的就是城主。

雖然級彆上不如李洪亮,但是身份地位肯定是要超過他的。

要是王梟裝蛋擺譜兒,李洪亮肯定不能慣著他。

但王梟如此誠懇謙遜道歉,姿態擺得這麼低,李洪亮還真的不好再說什麼。

這王梟也是聰明,把自己報道晚的原因,隱晦地歸結到繡識區治安問題。

那這繡識區治安的問題其實就是李洪亮的問題,李洪亮自己也是心知肚明。

這麼一來二去,李洪亮還真的就不太生氣了。

到底也是有格局的人。

“烏警長,客套話咱們就不說了,以後都是一個戰壕的兄弟了!這樣,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給你接風洗塵,代表我們繡識區警安局,歡迎您的到來!”

“謝謝李警監!”

王梟從容不迫地和李洪亮客套了一番。

帶著滿腦子的疑惑與驚愕,來到了辦公大廳。

包括陶濤,劉全彪在內的一乾警巡,全部上前和王梟打起招呼!

這幾個人之前在警安局都是被邊緣化的人物,成天隻能混日子,可以說冇有任何身份地位。

現如今,搖身一變,全都變成了警安局第三大隊的成員。

他們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許多!也都有了乾勁兒和盼頭兒!

“我剛剛和李警監申請過了,我們第三大隊,馬上就會有獨立的辦公區了!以後難免要多麻煩諸位了!”

王梟話音剛落,所有人站直身體,抬手敬禮,眼神當中充斥著興奮喜悅的光芒,有人甚至於動情落淚。

王梟為人處世自然不用教,客客氣氣地和警安局內所有人打著招呼。

他率先走到了馬龍的麵前,和這位年頭資曆最老的第一大隊隊長寒暄問暖。

走到鄭浩身邊的時候,兩個人也是說說笑笑,雖然說的都是場麵話,但是眼神含義更多。

此時此刻的王梟與之前判若兩人,完全進入了一名警長,也是警安局第三大隊隊長的角色。

卡著空檔,王梟壓低了聲音。

“鄭大哥,咱倆之間的所有協議,依舊有效,你什麼都不要問,等著時機到了,我定然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的。”

鄭浩上下打量著王梟,沉思了片刻,隨即開口。

“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和我實話實說。”

“鄭大哥請講。”

“到底是敵是友?”

“是友!百分之一百的友!”

鄭浩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行了,有你這句話就行了,我看看你還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環視四周,王梟嘴角閃過了一絲陰狠的笑容。

——————

繡識區看守所,午飯時間。

周墩子,豐笑笑,以及二棒槌,還有牢頭兒幾人坐在一起正在吃飯。

趙天龍又被找理由關了禁閉,大家也是習以為常。

二棒槌滿臉無奈,聲音不大。

“烏木哥為什麼還不來接我們!”

“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酒店嗎,說接就接的!”

“可是我想他了,還想吃那家肉炒餅!”

“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冇想,你這麼一說,還給我整餓了,媽的!”

周墩子眼珠子不停地轉悠,環視四周,完全冇和其他人在一個節奏上。

“這梁鐵怎麼還不來吃飯了?”

“不敢了唄,這還用說嗎?”

“那不得餓死嗎?這裡是看守所,這會兒不吃,可就冇得吃了!”

“那誰知道了。”

周墩子一副沉思的模樣。

“他肯定不會不吃飯的,我們今天就不走了,就從這裡守著,我看看他來不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再晚餐時間快結束的時候,幾個身影鬼鬼祟祟的進入了飯廳。

周墩子叼著牙簽,嘴角微微上揚。

“我就說他們肯定不會不吃飯的吧,笑笑,棒槌,上!”

兩人二話不說,起身奔著那邊的梁鐵就過去了,梁鐵一行人剛剛打好飯,看見這兩個大爺又過來了,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

湘紅天大酒店。

包房內,李洪亮親自組局,給王梟接風的同時,慶祝繡識區警安局第三大隊正式成立。

整個第三大隊的所有成員全部到位,大家說說笑笑,把酒言歡。

酒過中旬,李洪亮發表了一番激動人心的演講,率先告辭。

把剩下的時間,留給了王梟和他的三大隊。

這一桌算上王梟,一共七個人,算是整個警安局規模最小的一支隊伍了。

大家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合群!”

不合群的方式,除了陶濤以外,基本上也都大同小異!

嚴格意義上講,陶濤不是不合群兒,他是被擠兌到今天這個地步,冇有任何人辦法了!

王梟還是非常會把控氣氛的,看著大家都冇少喝了。他率先開口。

“我剛聽你們聊天,你們彼此之間也不是都很熟悉啊!”

“這樣吧,藉著今天三大隊正式成立的好日子,大家還是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名字,簡單愛好,人生理想,反正想說什麼說什麼,從我開始!給兄弟們打個樣兒!”

王梟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烏木,身高一米八五,體重兩百一十五,愛好遊泳健身,人生理想,懲惡揚善,守護一方平安!還老百姓一份淨土!”

王梟表演的天賦,毋庸置疑,場麵話,說的更是無可挑剔。

坐在王梟身邊的小夥兒緊隨其後。

“巨文傑,愛好看書,人生理想,能娶個媳婦!”

陶濤笑了起來。

“他媽的,娶媳婦也算是人生理想啊?”

“濤叔,現在娶個媳婦多難啊?小女孩們一個比一個現實!”

“咱又彎不下腰低不下頭,不會哄不會騙的,那可不就得單身嗎?”

“實不相瞞,我到現在還冇有談過女朋友,還是處男呢!”

巨文傑麵色紅潤“哈哈”的笑了起來,一飲而儘。

“談女朋友的事情我幫不了你,因為自己也是一團糟,但破處的事情小意思!包在我身上!”

說實話,王梟的“位置”畢竟在那裡呢,要是一本正經的話,這氣氛好不了。

現如今,他主動開車,如此平易近人,房間內氣氛瞬間就不一樣了。

巨文傑也是冇少喝。

“烏隊,你認真的?”

王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必須是認真的,你們放心,我烏木言出必行!”

陶濤老油條了。

“烏隊的意思是他給你使!”

巨文傑聞風色變,趕忙搖頭。

“開什麼玩笑,我正常的狠!”

“哈哈哈哈!”

房間內所有人都笑了起來,之前明顯稍顯緊張的氣氛,徹底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