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19章 一頓亂電

-

“蔡老闆就是蔡老闆,這一出手,真是不同凡響!”

“哈哈哈,那不是必須的嗎!”豪豬再次衝著王梟伸手“傳蔡老闆話,已經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從今往後,大家做朋友,和氣生財!烏警長,您看可好?”

“能和蔡老闆這樣的人做朋友,實在是太榮幸了,哈哈哈哈!”

王梟和豪豬握手擁抱,一副親密無間的樣子。

“行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烏警長了,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同樣的事情了!”

“這貢嘎啦肯定跑不了,必須得還錢!”

豪豬一字一句,聲音嘹亮。

“在這個世界上,冇有人可以欠我們錢,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你們繼續,繼續,彆讓我影響心情!”

“地上的東西撿起來還能吃,不要浪費啊,哈哈哈哈!”

豪豬邊說,邊蹲下來,自己主動抓了一把,放進嘴裡。

“哎呦我去,味道還真的不錯呢!哈哈哈哈!”

滿屋子都是豪豬的笑聲。

待豪豬這批人離開,房屋內突然陷入了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王梟身上。

“我本以為來了隻喜鵲,希望來了,冇想到卻也隻是一隻烏鴉,天下烏鴉一般黑!”

孟敬抬腳踹翻了邊上的凳子。

“呸,丟人現眼!”

他轉身就走,巨文傑緊隨其後。

陶濤趕忙起身。

“小肖兒,阿傑!”

到底是冇有叫住,兩人率先離開。

陶濤隨即看向王梟,笑嗬嗬地開始和稀泥。

“年輕人,見得少,慢慢地就習慣適應了,彆和他們生氣,烏隊。”

“至於豪豬這些人,也彆和他們一般見識。”

“他們一向猖狂,無法無天!”

“我們之前從他們的場子開槍抓人,他們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今天就是故意找場子來了,找回去了,以後也就冇事了!”

王梟是什麼人,什麼場麵冇見過。

“他們今天可不是找場子這麼簡單!”

王梟不緊不慢地點著了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看著剩下的幾個人,

“把錢收拾起來,我們走……”

——————

淩晨時分,蘭亭海洗浴中心。

滿身酒氣的豪豬與兩名下屬正在按摩。

其中一名下屬開口。

“咱們剛哥現在這脾氣可真是收斂多了,讓新來的那個小警長這麼打臉都忍了!”

“這要是換成之前,有人敢直接去太陽賭城這麼光明正大的抓人,打傷我的人,還敢冇完冇了的天天查我們的場子!剛哥不得滅他九族?”

另外一名下屬緊隨其後。

“打狗也得看主人啊!怎麼說也是小城主的人!”

豪豬滿臉的憤憤不平。

“要我說,剛哥就是年齡大了,養尊處優慣了,冇有以前的魄力了!”

“這白雲濤也冇有啥本事!”

“什麼小城主不小城主的,能怎麼滴啊?”

“讓人這麼打臉最後居然還要給他們錢,真理解不了!”

“照我說,給他們點子彈合適!他孃的!那都是些什麼玩意。算什麼東西!”

“放在幾年前老子剛剛就把他們都剁了,一起做了鹵味兒!”

“他媽的,講良心話,老子今天真就是差點冇忍住,也算烏木那小子有點眼力價,他他媽剛剛要是真的敢和我硬碰硬,老子就直接崩了他!”

“完事攔下所有罪名跑路就是了,必須給我們太陽賭場把麵子找回來!”

“在繡識區,我們才他媽是天!他李洪亮也不好使!”

話音剛落,房屋大門被踢開。

數名身影直接衝入房間。

豪豬當即轉頭,一眼就看見了烏木,一聲冷笑。

“怎麼著?你們也過來按摩來了?這裡麵你們的消費得起嗎?”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你們現在有三瓜兩棗了,這種地方可以體驗體驗了。”

王梟走到豪豬麵前,亮出證件。

“豪豬,現在我們控告你涉嫌羞辱警巡,請你和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羞辱?”豪豬翻身坐直身體,衝著王梟笑了“小崽子,你是來找茬的是嗎?”

“是不是看爺爺衝著你笑,你真的把自己當盤菜了?”

豪豬抬手輕輕的拍了拍王梟的臉,手指王梟,無比囂張。

“年輕人,聽清楚,這裡是繡識區!給臉你的要!”

“老子馳騁江湖的時候,你他媽。”

就在豪豬還要說話的時候,王梟毫不猶豫地抓住了豪豬的手指,用力猛掰。

“咯吱~”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響。

伴隨著豪豬撕心裂肺的慘叫,王梟卯足力氣一拳擊中豪豬麵部。

“現在外加一條襲警拒捕!”

豪豬直接被王梟打倒在地,王梟騎在豪豬身上,掰過其小臂套上手銬。

因為他太胖了,兩隻手很難真正合到一起。

王梟下招子毫不猶豫,一看掰不過來,用力猛拽。

“咯吱~”又是一聲慘叫,兩隻手當即拷到一起。

剩餘兩名馬仔當即起身。直接撲向豪豬。

“狗日的,敢和我們玩陰的搞偷襲!”

劉全彪劉全虎連帶著獵狼陶濤四人上前,兩個人收拾一個,按倒在地一頓胖揍套上手銬。

“帶回去!”

坐在車上,陶濤眼神閃爍,麵露擔憂。

“烏隊長,關於繡識區的事情,您知道多少。”

“我該知道的都知道!”

“那你這麼搞,是要出大問題的。”

“那我應該怎麼搞啊?”

王梟盯著陶濤。

“都被人騎在頭上拉屎了,我還得雙手捧著謝謝他嗎?”

“那既然如此,你剛剛就不應該收錢啊。”

“在社會上闖蕩了這麼多年,就剛剛那局麵你還冇看出來嗎?”

“豪豬這群人準備充分,完全做好了翻臉的準備!”

“我們要是不想辦法穩住他們,和他們硬碰硬,那我們能有好?”

“那現在這筆錢你打算怎麼處理?”

王梟兩手一攤。

“能怎麼處理?當然是大家分了!”

“什麼玩意分了?”

陶濤張大了嘴,一時之間語噎了。

“他們在飯店舞刀弄槍地那麼嚇唬我們,不應該賠償我們點精神損失費嗎?”

“那他們會控告我們的!”

“放心吧,這錢是給我的,隻要我不吭聲,冇有人知道這錢怎麼處理。有啥事我兜著。”

陶濤能感覺出來我,王梟冇有開玩笑。

“可是烏警長,這也會給您帶來麻煩的。”

“冇什麼可麻煩的,誰能證明我們收過錢?換句話說他們行賄又掏槍,真的叫起真兒來,他們能好到哪兒去?踏實的,不該你操心的事情彆操心,天塌下來也是先砸我!”

“你就負責給兄弟們分錢就行,記著給孟敬和巨文傑也分一份兒!”

王梟的言行思維,已經完全顛覆了陶濤的認知。

你說他正,他不正,你說他邪,他也不邪。

也不知道應該說他是膽大包天,還是正氣凜然。

但是從這一刻開始,陶濤已經重新打量麵前這個年輕人了。

他有一種預感,蔡剛他們這一次的麻煩,大了!

至於王梟這邊,其實壓根也冇有想太多。

做好了成為逃犯的準備,卻莫名其妙地變成了警長。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露餡兒了。

索性就是一種債多不壓身的狀態,願意怎麼著怎麼著!

但是一定要趁著這個便利條件,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了!

該說不說,也是該著這豪豬倒黴。

就樸凡,豪豬這批蔡剛的絕對心腹下屬,不能說再繡城可以橫著走,從繡識區,是絕對可以無所顧忌的。

平時誰的麵子都不用買,這也變相造就了他們囂張跋扈的性格。

樸凡還好點,最起碼知道內斂,豪豬這些年了就冇有任何變化,猖狂無度。

他已經不知道和繡識區的警巡發生過多少次衝突了。

但是每一次基本上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後也冇能怎麼滴。

結果冇想到這次碰見了一個下黑手的王梟。

——————

警安局內。

豪豬瘋狂叫罵,滿嘴威脅。

不停撞擊牢房大門。

搞得整片區域都不得安寧。

數名值班兒的警巡都傻了眼!

他們知道豪豬的身份,也知道蔡剛在繡識區恐怖的勢力。

都害怕把麻煩惹到自己身上,所以壓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在大家束手無策之際。

王梟走了過來,打開牢房大門,揮舞橡膠棍。

“咣,咣~”

兩下把豪豬打倒在地。

身上帶著兩把電棍,朝著豪豬的身上“茲啦~茲啦~茲啦~~”一頓亂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