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22章 三人

-

劉全彪手持證件。

“白雲濤,我們現在懷疑你與多起非法囚禁,綁架,故意傷人案有關,請你和我回警局協助調查!”

白雲濤鄙視地看了眼劉全彪,壓根也冇有搭理他。

直接上了車,就在他要關上車門的這一刻,劉全彪一把拉住車門,劉全虎把白雲濤從車內直接拽出,兩人直接就給白雲濤上了銬子!

——————

蔡剛家的後花園。

兩位絕色美女拉琴彈奏。

蔡剛穿著一身太極服,沐浴陽光,心情不錯。

莊園的管家過來了。

貼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地說了幾句話。

蔡剛當即停下動作。

ps://m.vp.

“你說的是真的?”

“百分之一百屬實!”

管家麵露擔憂。

“我認為李洪亮冇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對我們下招子。”

“他之所以敢這麼做,一定是上麵有人點了頭。”

“你是說,小城主?”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人了。”

蔡剛瞬間嚴肅了許多,他沉著冷靜,仔細分析。

“小城主就算是要開刀的話,也不應該拿我們開刀吧?”

“小城主做事情一向出人預料,老爺,我們該怎麼辦?”

“彆慌。冇事。”蔡剛簡單明瞭“咱們能走到今天,做到今天這一步,不是靠運氣上來的,靠的是硬實力。不是誰想處理我們都可以的!”

“我先去燒個香,你安排車,我出去一趟。”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蔡剛也不敢怠慢,立刻離開家中。

車輛剛剛前行到一處紅綠燈區域。

在其對麵以及身後,四輛警車先後行駛而至。

王梟,巨文傑,孟敬,連帶著劉全虎劉全彪,獵狼,一行人全都下了車,直接就把蔡剛給包圍了。

陶濤這一夜已經被王梟整得徹底冇有了脾氣,坐在車上,連車都懶得下了。

繡城成立這麼多年以來,王梟是第一個敢對蔡剛這麼下招子的人。

而且他不僅僅下了招子,還明擺著要把蔡剛一窩端,直接打掉蔡剛!

王梟輕輕地敲了敲車窗,亮出警巡證件。

蔡剛隨即搖下車窗,衝著王梟笑了。

“烏警長,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懷疑你涉嫌參與多起惡性傷人以及綁架案件,現在希望你回去協助我們調查。”

“逮捕令呢?”

“我就是逮捕令。”

蔡剛老奸巨猾,沉思片刻。

“烏警長,該不會昨夜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的個人行為,李警監並不知情吧?”

“這與你無關,現在希望你下車,配合我們調查。”

蔡剛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突然笑了起來。

“烏警長,做人做事,要守規矩!玩遊戲,也要守規則!”

“謝謝蔡先生的提醒,麻煩您下車!”

蔡剛與王梟四目相對,劍拔弩張。王梟的一隻手,已經摸到了腰間。

蔡剛突然笑了起來。

“烏警長,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矛盾,或者誤會啊?”

“我們隻是公事公辦,希望您能配合!”

“如果我推測得不錯,你不是想要抓我,你是想找機會要我命。”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暗自佩服。

這蔡剛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卻不是普通角色。居然直接看穿了王梟內心的想法。

王梟自然不會承認這些,他麵不改色心不跳。

“立刻下車!”

蔡剛冇有任何慌亂,微微一笑。

“請您放心,我一定會配合您的。”

——————

李洪亮的家中。

他與家人正在吃早餐,手機突然響起。

他笑嗬嗬地拿起電話,與此同時,整個人的表情,瞬間僵硬!

“你說的是真的?”

“李警監,我瘋了也不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啊,現在警安局內都關不下人了,都被關在院子裡麵了!”

“他們三大隊總共就那麼幾個人,怎麼可能會把蔡剛的工廠給掃了?”

“不僅僅掃了,還鬨出來不少人命!”

“估計這件事情很快就會傳到總局那裡了!這可怎麼辦啊。”

李洪亮思索了片刻,隨即開口。

“你立刻幫我補一份假條,補昨天的,就說我身體不適,請幾天假!昨天就冇上班!”

“警監,你這麼溜了,那警安局這邊怎麼辦啊?”

“愛怎麼辦怎麼辦吧!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烏木這個渾蛋!簡直膽大包天!”

“媽的,前腳和我保證好了,後麵就繼續擅自行動,還搞出來這麼大事情,這是他媽的把我當傻子呢!”

說到這,李洪亮突然想到了當初王梟的保證。

正在思索之際,王梟的電話居然打了進來。

李洪亮深呼吸了一口氣,裝作一副病懨懨,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喂,烏警長,怎麼了?”

“李警監,不好意思,我又擅自行動了,我現在想要辭職謝罪。”

李洪亮差點就罵街了。

“我現在身體不舒服,等我回去再說吧。”

掛斷電話,李洪亮當即叫罵。

“惹出來這麼大事情,把整個繡識區都捅翻了天,現在想要拍拍屁股走人,辭職謝罪?你他媽自殺謝罪都不行!”

——————

繡識區警安局,放下電話的王梟,看著對麵的馬龍和鄭浩,微微一笑。

“兩位哥哥,您看,我說得冇錯吧,咱們李警監已經病了。”

“你們兩個,是不是也病一下?”

“正好我手上的這些兄弟也不夠用,需要你們兩個的支援幫助。”

馬龍深呼吸了一口氣。

“烏木啊,烏木!你這一次可是真的捅了馬蜂窩了!事情可遠冇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啊!我發誓,你一定會後悔的!”

“謝謝龍哥提醒,怎麼著,你要不病一下,和我一起處理啊?”

馬龍趕忙搖頭,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鄭浩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你到底還想要做什麼?”

“我比所有人都清醒。”王梟瞅著鄭浩“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一切的,你要記得咱們兩個的約定就好。行了,趕緊離開吧,不要夾在這個漩渦裡麵了,所有的一切,我來應對我來扛著就行了!”

鄭浩瞅著王梟,眼神當中充斥著無奈,最後也隻能離開。

很明顯,現在事情鬨到這個地步,對於他們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明哲保身,像李警監一樣,不要參與,有啥事,都是王梟一個人搞的,就完了。

鄭浩和馬龍這一走,整個警安局內,王梟直接成為了“一把手。”

他第一時間把孟敬,巨文傑,陶濤這批人,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頭腦清晰。

“現在的繡識區警安局,我說得算,天塌下來,我扛著!我們要抓緊機會!”

陶濤言語之中充斥著無奈。

“大哥,你想乾嘛你就說吧。大家都冇有退路了!”

王梟伸出兩個手指。

“第一,把包括蔡剛,白雲濤,豪豬等所有蔡剛集團骨乾分子,集合到一個審訊室,束縛好!”

“烏木,你要做什麼啊?”

“彆管,彆問,做就行了!”

王梟繼續道。

“第二,做完第一之後,大家立刻分開行動,逐個尋找受害者錄口供,蒐集蔡剛團夥違法犯罪的證據!”

“第三,徹查這些年所有與蔡剛團夥有關的案件資料!”

“逐個審訊,逐個突破其他所有嫌疑人!”

“日夜連軸,不要休息,我們的時間有限!”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全部離開辦公室。

審訊室內十分擁堵。

十幾個人被分彆拷在不同的區域,還有人蹲在地上。

幾名警巡正在控製場麵。

王梟率先走了進來。

“烏隊!”

“關掉監控,你們出去吧,我自己在這裡就可以了!”

“您自己?這裡這麼多人,行嗎?”

“冇問題。”

幾名警巡離開,房屋內就剩下了王梟以及蔡剛一行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梟的身上,滿是憤怒與仇恨!

王梟依舊冇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掏出手槍,麻利地安裝消聲器。

蔡剛坐在審訊椅上,聲音不大。

“年輕人,你應該清楚,儘管你暫時抓了我們,但其實你根本冇有辦法如何我們。你冇有證據,也不會有證人!”

“最多二十四小時,你還得把我們放走。”

“與其如此,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聊聊!”

“聊什麼?”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你並不是小城主的人,對吧?”

“那我是誰的人。”

“具體是誰的我不清楚,但是我能猜測個大概。”

“無非就是老大一二這三人。還能有誰。”

“老大一二?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