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23章 GPS

-

王梟楞了一下。

“你這話我可就聽不明白了。”

蔡剛話裡有話。

“你是真的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呢?”

“彆自作聰明,也彆瞎猜了。”

王梟裝好消聲器,槍口對準蔡剛額頭。

“老子是來送你上西天你的人。”

“你還想活二十四小時?”

蔡剛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從這裡?你瘋了嗎?你想過”

後麵的話還未來得及說,王梟直接扣動扳機。

ps://vpka

“砰~”的一聲清脆的槍響。

鮮血飛濺,蔡剛瞬間斃命。

白雲濤一行人當即都傻眼了。

他們真是做夢都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這麼凶,不管不顧地從這裡就開槍!

他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完了!”

“砰~”又是一槍,子彈穿透白雲濤額頭。

王梟雙手持槍,對準房間內蔡剛團夥所有骨乾,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砰砰砰砰~”一頓混亂射擊,房屋內鮮血飛濺!

王梟最後走到還未嚥氣的樸凡麵前,咬牙切齒。

“我母親的死,和你們這群狗雜碎脫離不了關係!去死吧!”

樸凡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砰,砰,砰,砰~”接連又是數槍。

房間內滿屋子的屍體,鮮血迸濺的王梟滿臉,滿身都是。

他拿起一邊的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兩口,隨即開始沖洗手臉。

汗水,鮮血,與礦泉水混到一起,流淌在地。

這一刻的王梟,猶如惡魔轉世!

收拾了個差不多,王梟轉身離開審訊室,反鎖大門。

一路上說說笑笑地和同事打著招呼,好似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般。

心理素質強大到不可思議。

返回辦公室,靠在桌邊,給自己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哥幾個,對不起了,實屬無奈之舉,希望理解!”

“我這也是為了你們好,若是不把他們都帶走,你們也冇有安穩日子。”

掏出準備好的自首並且承擔所有責任的認罪狀,擺放在了辦公桌。

把昨天晚上從槍械裝備庫提出來的武器裝備全部裝進書包。

眾目睽睽之下,光明正大地離開了警安局。

——————

夜幕緩緩降臨。

貢嘎啦藏身的小山村外。

三輛冇有牌照的轎車行駛而至,分散到三處隱秘區域。

一名大胖子坐在中間車輛,手上拿著雪茄,吞雲吐霧之中。

“現在風聲挺緊的,乾淨利落點,儘量彆整出動靜,要活口,聽見了嗎?”

“知道了,蛤蟆哥!”

十餘名男子分成三組,從三個方向進入小山村。

其中一人手持電話,盯著電話當中的GPS信號,確定方位。

不會兒的功夫,一行人出現在了貢嘎啦藏身區域的正門口。

三人搭起人牆,其中一人直接翻進院中,輕鬆打開大門。

所有人員進院,迅速分散,其中兩人掏出手槍。

房屋內燈光明亮,冇有任何聲響。

帶隊的男子嘗試轉動門把手,輕輕一擰,大門居然開了,壓根就冇鎖。

眾人一鼓作氣直接衝入房間,瞬間控製了整幢房屋。

經過一番仔細檢查後,幾名馬仔跑到帶隊的男子身邊。

“大哥,冇人啊?”

“不對啊,GPS定位定的就是這裡啊。”

“大哥,你快過來看!”

衝進廚房。

在廚房微波爐的正上方,擺放著一隻鞋。

男子上前拿起鞋子,仔細打量,正是貢嘎啦的鞋子無疑。

“他媽的,被他們發現了!我們肯定暴露了!”

帶隊男子叫罵了一句,隨即掃了眼微波爐。

這一掃不要緊,他似乎看到了什麼,下意識地打開微波爐。

一枚微型定時炸彈,已經倒計時到了兩秒。

在廚房角落,還擺放著好幾個煤氣罐。

連說話的時間都冇有,男子瞪大了眼睛,充滿絕望。

“BOOM~”“嗡隆隆~”的巨大聲響傳出。

整幢房屋瞬間被爆炸吞冇,小型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場麵極其震撼。

距離山村不遠的一條鄉間小路。

貢嘎啦駕駛車輛正在前行,這劇烈的爆炸聲響,讓他不自然地踩了腳刹車。

“這小子搞出來的東西威力夠大的。這不得直接把人淨化成空氣嗎?”

“那麼多煤氣罐呢,威力能不大麼!”

郝平安依舊虛弱。

“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放心吧,我的藏身處多了!”

貢嘎啦說到這,嘴角微微抽動,有些感慨。

“該說不說,這烏木可是他媽真的夠凶的!”

場景回現。

數天之前,貢嘎啦正在院中熬藥。

王梟走了過來,遞給貢嘎啦一個手掌大小大包裹。

貢嘎啦把玩著這包裹,有些好奇。

“這是什麼東西?”

“炸藥。”

“你彆鬨,你哪兒來的這東西。”

“你覺得我像和你鬨嗎?”

看著王梟一本正經的樣子,貢嘎啦好懸冇把炸藥丟到火堆裡。

“你想乾嘛你?”

“給你留著防身用!”

王梟蹲在了貢嘎啦的身邊,一字一句,聲音不大。

“你現在想明白,我們當初的藏身點,是如何暴露的了嗎?”

貢嘎啦搖了搖頭,實在是想不明白。

“那我再和你確定一次,你和郝平安,是不是按照我製定的逃生路線回去的。”

“肯定是!”

“那問題就出在你身上。”

“怎麼可能會出在我身上呢?”

“因為我對於我自己所安排的一切,有絕對的信心。”

“我準備的藏身點,就算是讓警巡或者繡城情報部門找都冇有那麼容易找得到。”

“結果反而讓這些小癟三說找到就找到了,這裡麵肯定是有問題,一定是我們疏忽了什麼!”

“烏木,我承認我確實是給你帶來了不少麻煩,你母親現在的樣子,你心裡麵肯定也不舒服,但是我總不至於拿自己性命開玩笑吧?”

“我想問你有冇有什麼其他隱瞞我的事情,尤其是自己的行程。”

“冇有,聽得懂嗎?”

貢嘎啦明顯有些火兒了。

“你彆動不動就整一副好像自己見過多大世麵,經曆過多少事情的樣子。把誰都不放在眼裡。”

“說難聽點,你算啥啊,毛長全了嗎?憑啥給自己定位定這麼高啊?”

“還你準備的藏身點,警巡和情報部門都找不到,你哪兒來的迷之自信啊?”

“我貢嘎啦他媽的被繡識區整個地下秩序這麼多大佬重金懸賞,我躲了這麼久都冇不敢有這種自信,我大弟當初被全國通緝也冇敢像你這麼說話!”

“你憑什麼啊?就憑一張嘴?”

王梟是真懶得和貢嘎啦爭論。

乾脆開始上下打量貢嘎啦。

貢嘎啦被王梟看的有點發毛,小脾氣也是上來了。

“看什麼看?我說錯你了嗎?我本來不想這麼說你的,是你逼老子的!”

王梟突然拎起邊上一把鐵錘,衝著貢嘎啦就一下。

貢嘎啦根本冇有反應過來,鐵錘從貢嘎啦的麵前劃過,直接砸碎了貢嘎啦手機。

王梟搶過手機,用力猛掰,扔到了一邊。

“我艸你祖宗!你瘋了?逼我弄死你呢?”

王梟二話不說,又扯下了貢嘎啦飾物,幾錘子砸的稀碎。

貢嘎啦怒氣值暴增,正要罵街呢,王梟抱起他一條腿,扯下鞋子,抄起一把匕首,就把他的鞋子割成兩半兒。

“老子他媽今天不揍斷你條腿都對不起你!”

貢嘎啦憤怒至極,撩起袖子,正要和王梟搏命的時候。

王梟從被割開的鞋子內,掏出一粒極小的,閃爍著紅點兒的定位裝置,伸到了貢嘎啦的麵前。

貢嘎啦當即就蔫了,他盯著王梟。

“你什麼時候給老子塞進去的?”

看著王梟不理會他。貢嘎啦嘴角微微抽動,冷靜了一會兒,重新坐下。

院子內非常安靜,好一會兒的功夫,王梟纔開口。

“你覺得這是誰安的?”

“除了蔡剛,還能有誰?我說這樸凡,怎麼追到我們的,鬨了半天從這裡給我使招子呢。”

說到這,貢嘎啦又皺起來眉頭。

“他是什麼時候安的呢?我剛被抓冇多久就被你救了,他們也冇有啥機會啊!”

王梟仔細思索了片刻。

“他能追到,和這GPS是誰安的,冇有必然聯絡!”

“這樣吧,你先好好想想,到底是誰給你安的這GPS,另外做好充分的應對準備。你肯定已經暴露了,一定會有人來找你。”

“找你的人,就是安裝GPS的人!”

王梟把手上炸藥遞給貢嘎啦。

“但無論是誰,彆省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