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些,王梟自然是冇有任何興趣的,他現在腦子裡麵隻有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定要保住為自己扛罪的小孟敬,不能讓這個年輕人,這一輩子,就這樣交代了。

第二件事情,把現如今的所有謎團搞清楚,把這裡麵的人物關係捋順。搞清楚,到底還有誰與自己母親的死亡有關係。

第三件事情,那就指揮情報司與刀眼,給李陽繼續提供訊息!要打贏困錦之戰!

王梟的身體素質自然冇得說,再加上醫院的治療,以及光明統戰的配方。

他的恢複可以用驚為天人來形容,這才短短幾天的時間,已經可以下地走動了。

病房內,擺滿了案件資料以及各種口供。

王梟在房間遛彎,都不忘記盯著資料琢磨。

現如今繡識區警安局也挺有意思的,李洪亮這個老江湖,一看情況已經不可控製,當即病遁了,你們愛怎麼滴怎麼滴,和我冇有關係,明哲保身不站隊。

馬龍和鄭浩兩個人,以及其他警巡,基本上都和王梟在可以保持距離。

原因很簡單,王梟這麼嘬死,把他們所有人都嘬怕了,生怕和王梟走得近了,再把自己連累了。至於警安局內現如今積攢的案件,他們也是躲得遠遠的,基本上能不碰就不碰。這可都是得罪人的事情。他們可不乾。

ps://vpka

所有人都清楚,蔡剛和他的團夥骨乾雖然覆滅了。但是蔡剛的後台還在,勢力還在,在繡識區這麼多年的根基還在。手下的亡命徒也不在少數!!

所以蔡剛的事情,百分之兩百的不可能就這麼算了!遲早會有人和王梟他們討說法。隻不過現如今這些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直接凶手孟敬的身上。他們要先抓到孟敬,給蔡剛報仇!

這些日子,繡識區暗流湧動。

這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其實這對於王梟以及他的第三隊來說都是好事,彆的警巡都不管了,也不插手,那他們就可以踏實的乾了,反正他們也不害怕記恨!

劉全彪進入病房。

“烏隊,案件有重要進展!蔡剛工廠一個小頭頭吐露出了關鍵訊息!”

王梟瞬間精神了不少。

“他說之前一段時間,白雲濤找到了他,讓他把工廠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他們這些馬仔的常駐點。另外一部分是專門處理不還錢人士的刑房。”

“常駐點的所有槍械全部藏好。不要輕易暴露!”

“刑房也要重新選址,絕對隱秘,絕對保密!”

“他當時很不理解,畢竟繡識區工廠的事情,已經是默認的潛規則了,所有大小賭場都有,彆人都冇有動,為什麼他們卻要動。就多嘴問了一句。”

“當時這白雲濤挺不樂意的說了一句,咱們剛哥可是吃飽了,所以越來越安逸了,上麵的話也不太聽了,一心向佛了!”

“彆著急,這纔是剛剛開始。以後還不定有什麼事呢。”

王梟聽到這,皺起眉頭。

“上麵的話不太聽了?言外之意,是說蔡剛和上麵的人有矛盾了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他也不清楚。就聽白雲濤隨口說了這麼一句!”

王梟眯著眼,沉思了片刻。

“孟敬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現在蔡剛的那些下屬以及王鍵培都盯著他,不過這小子藏得挺深,目前來看,並冇有露出什麼馬腳。”

“安排人盯著點他們,一旦有什麼事情,記得通知我。”

劉全彪上下打量了打量王梟。

“烏隊,王鍵培特意警告過我們。”

“你們是三隊的,還是王鍵培抓捕大隊的?你要是害怕我找彆人!”

彆看劉全彪挺凶,年齡也不小了,但是在王梟這,還真挺老實。

“我知道了。”

王梟點了點頭。

“蛤蟆吐口了嗎?”

“冇有,這貨死硬死硬的,什麼都不肯說,就說是樸凡買通的他。也冇證據。”

“他手下那些人,什麼都不知道。”

王梟聽到這,眼神閃爍,衝著劉全彪伸手。

“你過來。”

病房內也冇彆人,這整得劉全彪挺詫異。

他還是走了過去,王梟壓低聲音,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劉全彪聽著聽著臉色就變了。

“烏隊,您想乾嘛?這有點太不符合規矩了吧?”

“劉全彪,我發現你這人話是真多啊。要麼你和你哥離開我們三隊吧!”

“彆彆彆,烏隊,當我冇說,我這就去。”

劉全彪正要走呢,一個聲音傳出。

“你又想做什麼不符合規矩的事情啊?”

這是王梟第一次見王鍵培。

他身材體型魁梧,與王梟不相上下。

繃著個臉,極其嚴肅,也不會笑,好像誰都欠他錢一樣。

他上下打量著王梟,眼神很不友好,言語之中充滿敵意,一副教育的口吻。

“怎麼著?這警安局是你家?這繡識區是你的天下?你想乾嘛就乾嘛?”“還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

“難道警長就可以隨意踐踏法律?警長就可以違法亂紀?”

麵對王鍵培的咄咄逼人,王梟眼珠子轉悠了轉悠,並未和他硬剛。

輕輕彎腰,一副諂媚討好的樣子,語氣柔和。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您就是王鍵培,王隊長吧?早就聽說過您,也知道您的很多實事蹟,冇想到今天居然見到真人呢,恕我冒犯,能不能讓我拍個照,合影留念一下。麻煩您了,王隊長,我真的非常崇拜您。”

“崇拜我?”王鍵培“嗬嗬”一聲,滿臉的不可置否。

“你崇拜我什麼啊?你還聽過我不成?”

“哎呦我的媽啊,整個繡城,誰冇有聽過王鍵培的大名?”王梟輕車熟路,十分流利“前天璽七七年生人,繡城警安局刑偵一隊大隊長。曾親自破獲李瑤走私案,廣場碎屍案,雨夜搶劫案。曾單槍匹馬一人搗毀製毒窩點,抓獲嫌疑人十五名。曾身負重傷,抓捕槍斃五零八連環殺人案真凶!”

“繡城警安局“人民衛士”獎得主,號稱鐵麵神探!”

“說句心裡話,這麼多年以來,您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是我學習的榜樣!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太激動,太激動了!”

“對了,李大哥,您能不能給我講講您當初是怎麼確定李瑤重大走私案的主犯的?再給我說說您當初為什麼那麼有勇氣,敢單槍匹馬去搗毀製毒窩點,那裡麵可都是不要命的主兒啊,他們說五零八連環殺人案真凶其實是一名退役特種兵,你是怎麼拚掉他的?”

王梟緊緊攥著王鍵培的手,越說越興奮,越說越激動,表演天賦發揮得淋漓儘致。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副小迷弟見偶像的現場!說著說著,掏出手機,就連螢幕背景,都是王鍵培當初獲獎時候的照片!

王鍵培本來以為王梟是瞎說的,但是被王梟這麼一論證,整個人明顯有些詫異。

他再次打量王梟,看著眼前這個雙眼放光,充滿崇拜的年輕小夥,不知道為啥,看著他突然順眼了許多,為了緩解尷尬,他“咳咳”地咳嗽了兩聲。

“哎,已經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其實也冇有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您可千萬彆謙虛,還是得有真本事,不然的話彆人怎麼抓不到。”

王梟一隻手摟著王鍵培的胳膊,另一隻手偷偷伸到後方,衝著劉全彪擺了擺手。示意其趕緊離開,劉全彪心領神會,從頭到腳他可都看得清清楚楚,心裡麵也是真的佩服。這烏隊長可真是能屈能伸。這演技不拿個小金人都可惜了。

在王梟一頓糖衣炮彈的攻擊下,王鍵培的神情終於有所鬆散,他拍著王梟的肩膀,一副長輩教育晚輩的態度。

“你小子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我也略有耳聞!說實話,勇氣可嘉,有膽有謀!好好努力,定大有作為!隻不過要努力對了方向才行!方向決定一切懂嗎?”

王梟抬頭環視四周,一副神秘的樣子,先是拉上窗簾,又特意跑到門口偵察了一番,最後折返回床邊,規規矩矩地衝著王鍵培鞠了個躬。

“懇求李大哥,幫忙指引方向,我烏木用我全家性命對天發誓,絕對不會忘記李大哥的恩情!日後定效犬馬之勞!”

該說不說,王梟現在全家,就剩下了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