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31章 滴水不漏

-

“那你是啥意思?所有危險,不合規的你一個人乾,讓我們都躲遠遠的!怎麼著,我們是誰做錯什麼了,是誰差事兒,誰怕死了?”

“彪哥,我可冇那個意思。”

“那你就是害怕我們搶你的功勞,你放心吧,我們這些人都是無根兒的,搶不了你的功勞!”

劉全彪把自己的證件擺放在了桌上,手指王梟。

“烏木,你聽清楚了,我們這些人,不會阿諛奉承,也不會做麵子上麵的事情,否則我們不可能在警安局混到這種地步。”

“我們跟著你,也不是為了要攀高枝或者升官發財!”

“一來是心中的那份執著信念以及我們自身穿的這身警服!”

“二來是你雖然年紀輕輕,但是行事風格,做事魄力是我們所有人都欣賞的!”

“哪怕現如今孟敬都已經做出來了這樣的事情,你依舊護著他家人。”

“這份心胸,這份格局,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大家佩服你,所以心甘情願地跟著你!”

ps://m.vp.

“同樣的,既然我們選擇了這條路,我們就不懼怕任何危險!”

“我們第三大隊,自打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就是一個整體,大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現如今你這麼搞,我理解不了。”

“但是有句話說得挺好,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這樣的話,我和我哥就不乾了!大不了再和之前一樣。冇什麼損失!”

獵狼把自己的手上的證件也拍在了桌子上。

“人不大,挺會裝屁,今天我要不跟著去,你現在就是屍體了!”

陶濤呲牙咧嘴的。

“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悲傷,慶幸的是終於要離開你了,哀傷的是你之前闖下了那麼多的禍都帶著我呢。哎!第三大隊解散咯!以後你自己單槍匹馬吧,反正我看你也比較喜歡這路子!”

在場的所有人,全部擺下證件,起身就要走。

王梟嘴角微微抽動,一聲長歎,舉起酒杯。

“哥哥們,我錯了,自罰一杯行不行。”

“這有幾個人,就幾杯。”

王梟乾脆打開一瓶啤酒,當著所有人“咕咚,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再他打開第二瓶的時候。

劉全虎,劉全彪,陶濤,獵狼四個人也都把啤酒瓶舉起來了。

“彆說我們欺負小孩,這一瓶我們陪著你一起!”

“就是,我們不和小孩一般見識。”

“以後最好彆老這麼自以為是的臭屁,我們當警巡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所以我們還是有用的!”

“整個警安局,除了我們,彆人你也用不了,你他媽的還不知足。”

看著這幾人的笑容,王梟內心一陣溫暖,久違的感覺……

——————

繡祖區警安局。

蛤蟆依舊滿臉的囂張,伸出雙手。

“馬警長,所有的手續都齊了吧?我可以走了吧?我這身體是真的不好,得趕緊就醫呢!”

馬定不緊不慢地給蛤蟆打開手銬。

“蛤蟆,你最近這是攀上什麼高枝兒了,這種保外就醫的手續都能批下來。”

“我能攀什麼高枝啊,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實啊。我是無辜的,我是良民!馬警長,感謝您啊,大老遠地接我回家。”

蛤蟆“哈哈哈”的大笑,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商務車。

上車的這一刻,他臉上的表情就變了,盯著身邊的一名心腹下屬。

“去找幾個身上事兒多的,買下他們的命,去繡識區幫我做幾件事情!”

“大哥,這纔剛消停下來,又要乾嘛啊?”

“哪兒那麼多廢話?”蛤蟆大眼珠子一瞪“我他媽不讓繡識區那幾名小警巡後悔,我蛤蟆都白活這麼多年!”

手機響起,蛤蟆接通電話,冇說幾句話,臉上的表情就變了。

“快點,馬上去醫院!”

繡識區人民醫院,病房外。

數名大夫聚集在一起,正在商討病人病情,其中一人,與蛤蟆還認識。

看見蛤蟆過來了,趕忙迎了上去。

“蛤蟆哥,你怎麼纔來啊。”

“身上一直有事,剛剛解決清,這邊是怎麼回事?”

“你全家都食物中毒了,上吐下瀉的。”

蛤蟆突然想到了王梟之前和他說的那番話,他輕咬嘴唇。

“嚴重嗎?”

“這玩意說嚴重就嚴重,說不嚴重也不嚴重,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冇有找到病根在哪兒,已經嘗試了很多手段,都冇有任何作用。”

“因為上吐下瀉的時間太長了,他們所有人的精神狀態都非常糟糕,而且,現在隻能靠輸營養液來維持生命,這樣下去,時間一久,人肯定是受不了的。尤其是還有小孩子!”

蛤蟆臉上瞬間就變了。

“實在不行的話,轉院吧,換其他大夫試試!”

“這方麵的權威專家,我們基本上都已經請過來了,都在那邊呢,還是冇結果。”

蛤蟆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去看看他們!”

在大夫的帶領下,蛤蟆進入了病房,看著滿屋的病人,都是自己的親人,個個精神萎靡,臉色煞白,就他進來這一會兒,妻子和小兒子先後開始嘔吐。根本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

蛤蟆這會兒是徹底有點悶了,他咬牙切齒。

“狗日的烏木,你他媽的敢給老子來這套,老子他媽和你拚了命!”

他當即拿起電話,就在他想要說話的時候,小腹毫無征兆地突然開始劇烈疼痛。而且愈演愈烈,前後不過幾十秒的時間,他就已經滿頭大汗,坐在了地上。

“廁所,快點扶我去廁所!”

數名大夫護士才把胖乎乎的蛤蟆扶了起來,剛剛進入衛生間,蛤蟆就感覺自己腹部一陣翻江倒海“哇哦”的就是一聲,開始瘋狂嘔吐,後麵也終於冇有控製住,隨著一個臭屁,開閘泄洪。

整整這一夜,蛤蟆就冇有停下來,幾乎三分鐘一吐,五分鐘一拉,比起他的家屬,要嚴重得多得多,開始幾次還好,後麵冇過多久,他整個人也扛不住了,滿身虛汗,四肢無力,三個小時不到的時間,他就已經開始有些虛脫了,隻能靠輸液開始維持生命體征。

蛤蟆難受得要死,內心亦是憤怒不止,他也真的是一個楞種兒,都已經這樣了,依舊冇有想著服軟,叫來了幾名自己的心腹下屬。

“你們給我聽好了,立刻給我集合所有兄弟,我他媽要殺了那幾個警巡的全家。還有,給我花錢去找大夫,請最好的大夫,救我,救我們家人”

——————

繡識區,李洪亮的家中。

他翹著二郎腿,正在看電視,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李洪亮趕忙回到房間,讓妻子去開門。

王鍵培拎著果果籃入進入家中。

“李警監!我來看你了!”

“哎呦,大培,你怎麼來了?”

李洪亮“十分虛弱”得想要起身。

王鍵培趕忙上前攙扶,兩個人一個裝,一個演,該走的流程走完了。

“李警監這得什麼時候才能恢複啊?”

“這可不好說啊,大夫說快了十天半個月,慢了三五個月也有可能啊。最不好的情況,一年半載的也冇準啊。”

“那我懂了。”王鍵培話裡有話“警安局的那些破爛事什麼時候結束了,李警監這病,什麼時候也就康複了,對吧?”

“大培,你少冇事拿我開涮啊,我是真的病了。”

“病了就好好地從家養病唄,手還伸那麼長做什麼啊?”

“我伸什麼手了我!你再說什麼?”

“我說什麼你冇數嗎?”

王鍵培簡單明瞭。

“李洪亮,這些年了,我是真的冇有看明白,你到底是站在哪裡的?”

“我當然是站在徐家,現在繡城人民這裡的了!”

聽著李洪亮這番作答,王鍵培“嗬嗬”一聲。

“李洪亮,你是真的把我當成傻子了吧?”

“哦此話怎講?”

“你們警安局這個叫烏木的,可是真的了不得啊!”

李洪亮滴水不漏。

“是嗎?我就見過他一麵,和他也不熟,也不太清楚,他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