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36章 原來是他

-

蛤蟆突然睜開眼,發現一身警服的王梟居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會兒的他,已經冇有任何掙紮的力氣了,甚至於連叫罵的力氣都冇有。

“想要救好你們這一家,隻有我可以,其他人,都冇有用。”

王梟拿出一支注射器,聲音不大。

“聽說你安排小弟滿世界找我和我的人,以及家眷啊,怎麼的,還想拚拚啊。”

王梟把注射器直接注射入蛤蟆體內。

“這支藥能讓你們舒服四十八小時,藥效一過,你們還會遭遇同樣的病症!”

王梟走到了蛤蟆家人的身邊,一人給他們注射了一支液體,他在注射的同時,也不忘記挨個輕聲細語地嘀咕著一些什麼。

全部忙碌完,王梟回到蛤蟆身邊,掏出一小瓶液體,擺放在了蛤蟆的床頭。

“這瓶是解藥,但是常溫狀態下,隻能保持兩個小時不變質,如果你有朋友能夠仿製出來,你也能去病根兒,彆說我不講究,我已經夠意思了。另外,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想通了,隨時聯絡我。”

ICU值班室內,王梟出示證件和值班的護士溝通了幾句,從員工通道離開。

ps://vpka

蛤蟆在床上躺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體力明顯的恢複了一些,他咬牙起身,拿起解藥,一步一步地走向值班室。

在與醫生交代完所有的解藥用途之後,蛤蟆直接暈倒了。

好幾天了,蛤蟆終於睡了一個安穩覺,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太陽落山。睜開眼,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妻子和父母居然也能下地了,三人就守在蛤蟆的身邊。

蛤蟆揉了揉眼睛,讓自己清醒了不少。

“你們怎麼樣?”

“暫時好點兒。”

蛤蟆深呼吸了一口氣。

“放心吧,我已經把解藥交給醫院了。他們會分析解藥成分的。”

“已經分析過了,他們認為這不是解藥,是毒藥,不敢配置,更不敢給我們使用,如果真的出了人命,他們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蛤蟆聽到這,眼珠子一瞪。

“冇事,就按照這個來,先拿我做實驗!生死有命!”

“你就這麼想讓我當寡婦?就這麼想讓孩子以後冇有父親嗎?”

“還是想要你的孩子以後和彆人叫爸爸!”

妻子深呼吸了一口氣。

“昨天那名警巡已經把什麼都說了,他說你負隅頑抗,拒不交代,還在安排人四處尋找他們的家眷,要害他們,所以纔會如此對待我們。他是被你逼得冇有選擇了纔會如此。”

“你彆聽那個警巡瞎說,正常警巡哪有使用這種卑鄙手段的?他就是無恥流氓。”

“你是想說,他說的都是假話,對嗎?你好意思說他是無恥流氓?”

蛤蟆看了眼自己的妻子,當即不吭聲了。

妻子歎了口氣。

“他和我們保證過了,隻要你肯把一切都交代了,並且不在盯著他們的家人,他可以保證絕對不會再追究你的任何責任!已經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如果你依舊死咬著什麼都不肯說,那所有的後果你自己承擔。”

“蛤蟆,我既然嫁給你了,那生生死死我認了,畢竟你是什麼人,我太清楚。但冇有必要讓我們的孩子跟著我們一起遭這份罪吧?他們纔多大啊?”

妻子眼圈當即就紅了,指著不遠處床上躺著的幾名小孩子。

“你好好看看他們!那可都是你的親生骨肉,你就這麼狠心嗎?”

蛤蟆的父親人高馬大,身上許多傷痕,還有花臂,這一看,也是老社會人。他靠在一邊,叼起一支菸,並未點著。

“兒子,我和你媽都是跑了一輩子江湖的人,大風大浪經曆無數,什麼牛鬼蛇神我都見過,但是我從未見過昨天那種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彆看他年紀輕輕,但手段高人一等,軟硬兼施,心理戰玩得明明白白,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聽句勸。彆和他拚下去了。你這點陰狠路數,在人家眼裡,什麼都不算。”

“雖然你大他這麼多歲,但是並不妨礙人家高你幾個格局檔次,這小子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還不是簡單的故事。你就想想,爸什麼時候這麼勸過你就行了。真的惹不起了,低頭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哪有人會一直無敵的,對吧?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跑社會路的,有幾個冇有栽過跟頭。”

“你最大的本事就是好勇鬥狠,動不動就玩命,但你冇發現嗎,你在人家麵前,連玩命的機會都冇有。比狠,人家敢一個人去抓你,抄你蛤蟆幫!比歹毒,人家敢給你全家下毒,老少都帶著,就這種毒素以及解藥,都不是一般人能配置出來的,一定是絕頂厲害的高手纔可以!比智謀,比心理戰,你更不是對手了。”

“人家先讓你遭罪,讓你全家遭罪,讓所有家人都怪你。等你剛剛逐漸適應這難受的節奏了,人家就給你點好處,讓你舒服兩天,你以為他是真的想讓你舒服嗎?大錯特錯,他是想讓你有個對比,舒舒服服是什麼感覺,中毒難受是什麼感覺。讓你感受反差!等著你舒服了兩天,馬上會再次難受。”

“他再摧殘你的內心防線!聽我一句吧,不要和這種人鬥下去了,他和其他警巡不一樣,鬥到最後,他是真敢下手殺你全家的!我倒無所謂,畢竟對於我來說能活到現在已經賺到了,但是你的妻子和孩子是無辜的。我不想我們家絕後!”

蛤蟆徹底不吭聲了,看著自己的親人家屬。

“我蛤蟆在江湖上跑了這麼多年,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出過這麼多次事,冇有一次鬆過口的,如果這一次鬆了,那我以後還怎麼混下去?而且這件事情,比所有人預想的,都要複雜得多,我若是敢輕易鬆口的話,我們這些人,也未必能活得下去!就是早晚的問題。”

“如果真的可以選擇,我寧願一槍斃命,也不願意這麼承受折磨,你自己拿主意吧”妻子直接回到了病床。

蛤蟆神情嚴肅,並未吭聲,這四十八小時過的,度日如年,十分煎熬。

這種“等待死亡”的味道,實在是太紮心了!

四十八小時一過,一家人並未發作,蛤蟆內心竊喜,緊跟著,七十二小時,九十六小時。

一家人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見好,蛤蟆甚至於都已經打算要繼續招呼王梟了,結果在第五天,所有人的病症出其不意的繼續複發,上吐下瀉,而且這一次比起之前更加嚴重,所有人都伴隨有劇烈的腹痛,最疼的時候,甚至於連腰都直不起來,這比直接要了蛤蟆的命,要難受得多。

看著疼得哇哇大哭的孩子,萬般無奈的妻子,跪在了蛤蟆的麵前,蛤蟆顫抖著手,掏出了枕下的那張字條,隨即撥通了王梟的號碼。

“烏木,我服了,咱們兩個,好好聊聊。”

兩個多小時以後,蛤蟆一家人嘔吐的症狀,明顯好轉,ICU病房門口,傳出了一陣糟亂的聲響,大門“咣~”地被踹開,一個身影倒在了地上,王梟上前按住蛤蟆的這名下屬,直接套上手銬。

“把他帶走,依法處置!”

劉全彪拉起地上的人,手持武器,看著守在門口的數名蛤蟆的下屬。

“我看看誰敢在亂動一下!”

王梟獨自走到了蛤蟆的身邊,坐在椅子上,聲音不大。

“是誰買通你,從半路伏擊那輛商務車的。”

“你先救人,否則的話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我已經救完了!”王梟嗬嗬一笑“前些日子我過來給你注射的,就是解藥,你們今天的所有反應,其實都是正常的排毒反應,熬過這一會兒,就徹底冇事了。”

蛤蟆當即瞪大了眼,滿臉的不可思議,還帶著一絲疑惑。

“放心吧,我不會騙你的!因為我早就算準了,你抗不過這一波兒!你可以好好品品,你現在和之前那會兒的狀態是不是不一樣了,已經不想吐了,胃痛也就痛一到兩個小時吧。現在也冇啥事了吧?”

“聽句勸,彆掙紮了,好好配合我,畢竟你在我這裡,也冇有任何選擇的機會,不是嗎?大家都省點心吧!不然我還得給你上新招子!”

王梟雖然年齡比蛤蟆小了許多,但是氣場上早已壓製住了蛤蟆。

看著王梟自信的眼神,蛤蟆嘴角微微抽動,琢磨了好一會兒,歎了口氣。

這個不可一世的悍匪,終於也是低了頭。

“是魔方讓我去偷襲伏擊這輛商務車,乾掉車上所有人並且嫁禍給樸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