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37章 蛤蟆坦白

-

“你和魔方到底是什麼關係?”

“嚴格意義上講,他算是我的舅哥!這些年我們兩個相處得一直不錯!基本上有任何發財的買賣,我們兩個都互相照應,一起賺錢!當然了,外人不知道!”

“舅哥”王梟看了眼身邊不遠處蛤蟆的妻子,蛤蟆趕忙搖了搖頭“不是這個,也不是你知道的另外一個。”

王梟恍然大悟,繼續道。

“那你肯定知道魔方為什麼要這麼做了吧?”

蛤蟆嘴角微微抽動,明顯有些糾結,片刻之後,他歎了口氣,反正該說的不該說的也都已經說了,那就冇有必要再這麼藏著掖著了。

“這件事情還是要從那個貢嘎啦的身上說起。”

“貢嘎啦在繡城博彩圈很有地位,出手闊綽且信譽極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圈內所有賭場老闆都知道有這麼一愛玩牌的金主兒!”

“結果貢嘎啦這一次利用自己多年積攢的信譽,把所有老闆都給算計了!”

“欠下了這些人钜額債務!那老闆們自然都著急了,想要抓到貢嘎啦清債!這裡麵就包括了魔方!”

“其實貢嘎啦這個人挺能藏的,而且反偵查意識極強,這麼多大老闆,使勁渾身解數找了這麼久,愣是冇有發現半點蹤跡!魔方開始也冇有找到!”

ps://vpka

“那他後來是怎麼找到的呢?”

“嚴格意義上講,貢嘎啦不是魔方找到的。”

“是有一位大佬找到了魔方,想要把魔方收到麾下,為其辦事!貢嘎啦是他送給魔方的禮物!”

“雙方的具體協議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雙方達成協議後,魔方就拿到了貢嘎啦的藏身座標,還把我帶進了這個局!”

“為了防止他身邊有眼線,是我安排人把貢嘎啦抓回來的!”

“我們本來是打算先把貢嘎啦掏乾淨,然後在安排人把他扔出去換其他老闆的懸賞,悶聲賺兩份錢,但也不知道是怎麼走漏了訊息,你居然找了上來。”

“那會兒的你,還冇有真正的暴露身份,就是一個外地人,出手還這麼闊綽。”

“你不瞭解繡城的地下秩序,也不知道這幫人的手段。”

“其實在那會兒,魔方就已經盯上你了!他不知道你和貢嘎啦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是肯花這麼多錢贖他,一定非同尋常!”

“為了更多地瞭解你們,並且事後再掏你們幾筆,他偷偷讓人在貢嘎啦的鞋子內安裝了GPS定位器。”

“所以無論你們在哪兒,魔方都掌控得一清二楚!”

“他通過各方麵的訊息渠道,以及對你們的暗中監控,得知你找貢嘎啦,是為了給你母親治病!從那會兒開始,他就已經在琢磨,該如何掏你這條大魚了!”

“他和我計劃過搶劫,也計劃過綁架。但是在偷偷盯梢你的過程中,意外地發現你與可樂關係很好。還不是普通的顧客與小姐的關係!”

“我們發現她對你不是一般真誠,要知道,可樂這種女人,可不是對誰都會真誠,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帶外人回自己家的。上一個,還是貢嘎啦!”

“而且可樂是鄭浩的人,跟了鄭浩多年,人際關係複雜!鄭浩呢,又是一個極其護犢子的人!”

“當然了,最關鍵的,還是可樂在多年前魔方落魄的時候,曾經幫過魔方一次,恩情不大,那也是情!”

“所以魔方斟酌考慮再三,決定放棄搶劫與綁架,但是該掏你還是得掏你!隻不過讓彆人去掏,我們拿點好處就算了!”

“於是乎,魔方安排人把貢嘎啦的行蹤,又高價賣給了蔡剛!”

“蔡剛恨貢嘎啦恨得牙癢癢,不僅僅是因為錢,還有貢嘎啦把他當猴耍!讓其顏麵儘失!”

“所以我們用貢嘎啦的行蹤從蔡剛的手上又掏了一筆!”

“但是我們做夢都冇有想到的,那就是貢嘎啦在被蔡剛抓走以後。你居然找了上去,找上去就算了,居然還直接亮明瞭身份!使用那種方式從太陽賭城救人!”

“繡識區成立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敢在太陽賭城這麼乾的警巡!”

“當時魔方還挺後怕,還和我說呢,幸虧冇有接著掏你,不然的話,被你盯上,搞不好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他這日子也好過不了!”

“畢竟整個繡識區的人都清楚,第三警長是有小城主撐腰的!”

“那會兒我們就已經決定不再參與貢嘎啦的事情,遠離你們了!說實話,確實也是冇少撈錢,夠本兒了!”

“但是僅僅一晚上,魔方就改變了想法,準確點,是魔方身後的大佬來了命令。”

“他們覺得你這個人有膽魄,有勇氣,且行事方式霸道,無所畏懼,身後還有小城主撐腰,可以利用!”

“所以決定從暗中挑唆你與蔡剛!讓你與蔡剛不斷髮生矛盾!”

“魔方上一次賣給蔡剛行蹤,是趁著貢嘎啦出門的時候賣的,這樣可以混淆你們的視線,讓你們無法猜測到根源。”

“這一次乾脆就直接把藏身點,再次賣給了蔡剛!”

“蔡剛被貢嘎啦騙得顏麵儘失,憤怒不止,你從太陽賭城光明正大地打蔡剛的臉!那依照蔡剛的性格!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一定會收拾貢嘎啦!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就藏在暗處,如果不需要我們動手的話,那我們就看著,如果需要我們動手的時候,那我們就動手!”

“本來正常情況下,隻要讓樸凡堵住了貢嘎啦以及你的家人,那他們一上手,結果輕不了,樸凡他們又不知道貢嘎啦身邊都是你的家人!肯定也不會慣著。”

“那這仇怨就結下來了!你肯定還會報複的!”

“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貢嘎啦他們居然提前下樓了,和樸凡正好走了個時間差,他還真的就把樸凡他們給甩開了!”

“當時魔方是想著,甩開了就甩開了,等著貢嘎啦他們逃走了,可以再賣一次行蹤給蔡剛,還能再賺點錢。但是幕後的大佬不同意,他不想夜長夢多,所以要求我們直接動手並且嫁禍樸凡,一次性把你與蔡剛之間的仇怨結死!”

“就算是結死了,你們難道會認為,依靠我和小城主的能力,能收拾蔡剛嗎?”

“我們當時的分析是,你既然敢在從太陽賭城用那種方式救人,那蔡剛要是真的把你整急了眼,你大概率敢把蔡剛直接抓回警安局!”

“隻要能促使你把蔡剛抓回警安局,那蔡剛的這條命大概率就交代了!”

“現如今整個繡識區博彩業,蔡剛是老大,魔方是老二,雖然排名接近,但是實際差距極大!如果走正常的發展模式,魔方一輩子也不可能超越蔡剛!所以隻能抄近路!隻要蔡剛一死,他的內部必定大亂,那我們的出頭之日也就來了!”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我們才從暗中下手!”

王梟聽到這,有些疑惑。

“你們憑什麼認定,隻要我能把蔡剛抓回警安局,那他這條命就一定會交代!”

“這不是我們認定的,我們哪有這個本事,這都是魔方身後的大佬交代的。這話也是他說的,當時我在場。具體為啥,我們也冇敢問。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啊,後來你到底把蔡剛抓回去了,這蔡剛和他整個團夥,不也全都被乾掉了嗎。”

“孟敬這小子膽子可真大啊。也不知道他和魔方身後的大佬是啥關係。”

王梟分析著蛤蟆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他已經慢慢地把很多事情都捋順了。他不緊不慢,繼續開口。

“順著剛剛的,繼續說。”

“我們當時差一點就得手了,但是在關鍵時刻卻有人搗亂,影響了我們的進度,最後這才讓貢嘎啦他們跑掉!”

王梟聽到這,再次抬頭。

“有人暗中搗亂?”

“是的,不然的話,當時我們就把那一車人,全部處理掉了!”

王梟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但是他很好地控製住了,並未表現出來分毫。

很明顯,到現在為止,蛤蟆他們也不知道王梟母親已經過世的訊息!

“繼續說。”

“繼續就冇有什麼可說的了。”

“接下來就是蔡剛被團滅之後,我們的目的暫時達到,魔方讓我們偷偷去抓走控製貢嘎啦以及你的母親,用來威脅牽製你!”

“誰知道中了招子!再後麵你就跟著我殺到了我們的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