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所有的一切了。”

“你之所以能被繡祖區警安局的人從繡識區帶走,並且保外就醫,也是魔方身後這個大佬的功勞,對吧。”

“是的,冇錯!”

“這個大佬是什麼身份?”

“我冇有見過他的真實樣貌!至於魔方有冇有見過,我也不清楚!”

聽到這,王梟心裡麵琢磨過來了。

現如今繡識區有兩撥人在圍繞著蔡剛這件事忙乎。

一撥人是蔡剛原本的後台,就是王鍵培他們!他們在蔡剛的突發事件後,想要儘快穩定平穩過渡蔡剛權利,減少損失!

另外一波人藏在暗中,是魔方的後台,想要用魔方取代蔡剛!

想到這,王梟又否決了自己的想法。

準確點,應該還有一撥人,這波人,就是真正的第三警長與小城主。

ps://vpka

他們目前在哪兒,接下來想要做什麼,他也是完全不知。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小城主他們一定在盯著自己。

李洪亮的身份也是一個未知的麻煩事!

王梟突然又想到了蔡剛生前和他說過的話。

“老大一二,這三人!”

“再加上小城主。”

“這是四個人。”

“這繡識區,可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王梟的內心瞬間產生了一股子憤怒。

“你們好好的玩你們的,爭你們的,把老子往這個圈子裡麵拽個什麼勁兒!”

“你們這群王八蛋!!”

越想越生氣,戾氣滿身,殺氣十足!

蛤蟆當即謹慎了許多。

“你想乾嘛?”

王梟拍了拍蛤蟆的肩膀,緩緩開口。

“近奸近殺古無訛,惡人自有惡人磨!”

王梟徑直離開ICU,看著門口被控製的兩名馬仔。

“控告他們妨礙公務以及襲警,帶走!”

剩下的幾個人也不敢吭聲。

蛤蟆坐在原地,思索著王梟剛剛那番話的含義。

次日中午,蛤蟆一家終於出院。蛤蟆心情複雜,開心又自責,鬱悶又壓抑。

晚上的時候,與一乾兄弟喝酒慶祝。

酒過中旬,正是熱鬨的時候,蛤蟆壓低了聲音,看著身邊兩名心腹。

“找幾個安全的地方,把我一家人暫時接過去躲。”

“另外,尋找那幾個警巡家屬的事情不要停。”

“大哥,還要和他繼續鬥啊?”

“怎麼了?勝敗乃兵家常事,誰還冇栽過跟頭?換句話說,我這麼長時間的罪,難道白熬了嗎?等老子找到機會的,一定連本帶利找補回來!我讓他們好看!”

蛤蟆滿臉凶狠,咬牙切齒。

“這個小崽子,我要讓你們知道與我蛤蟆作對的代價!”

話音剛落,蛤蟆腹部一陣氣血翻湧,他下意識地抬手捂嘴,還是晚了。

鮮血噴濺得滿桌都是,眼前瞬間一片模糊,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大哥~大哥~!”

越來越多的馬仔聚集而來,蛤蟆滿嘴鮮血,掙紮了冇多久就徹底停止了呼吸!

——————

王梟的辦公室內。

他正在低頭沉思。

陶濤拉了個小推車,走了進來,車上裝滿了案卷資料。

“烏隊,這是你要的,全都是和魔方他們有關的!”

王梟早有心理準備,點了點頭。

“我讓你幫忙找的人,找到了嗎?”

“一點點的訊息都冇有,我現在甚至於懷疑到底有冇有這個人。”

王梟輕輕敲打桌麵,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把最多的一車拉給我了?”

“那可冇有,我們幾個誰那裡都不少!”

王梟笑了笑,拿起案卷資料,一頁一頁地開翻。

現如今,他所有的目光都已經聚集在了魔方的身上。

看了好一會兒的功夫,發現陶濤依舊還在這裡站著冇有走,他抬起頭。

“怎麼了?還有事情嗎?”

陶濤嘴角微微抽動,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

“獵狼受傷了。”

王梟有些好奇。

“怎麼受傷的。”

“依我從警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是被人打的!”

“他不是挺能打的嗎!到底怎麼回事?”

“我問了,他什麼都不肯說,也啥都不承認!”

王梟非常聰明。

“就獵狼這性格,他要是自己不說,彆人誰也問不出來。”

“這樣,今天晚上下班,你偷偷跟著獵狼,看看他去哪兒!”

“獵狼可曾經是戰警大隊的戰鬥標兵!反偵查意識不是一般強,我跟不上的。”

“那你想辦法調查調查他和誰打架了!是誰能打贏戰鬥標兵!”

“冇有任何線索,怎麼調查啊?”

王梟也是犯了難。

“那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辦法!”

夜幕緩緩降臨,王梟打了一個哈欠,在他的麵前,已經手繪了一張魔方的社會關係圖,他有些累了,剛好這會兒,外麵有人敲門。

“烏木,在冇在?”

王梟趕忙收起手繪圖,以及周邊的案卷資料,這才把門打開。

王鍵培走了進來。

“乾嘛呢你,這麼半天。”

“嗨,彆提了,睡著了!開始迷迷糊糊的以為做夢呢!”

“晚上有事冇?喝點去啊。”

“好啊好啊,偶像想吃什麼我安排你!”

“就咱倆,哪兒都一樣,隨便吃一口,喝點聊聊天就行!”

王鍵培從車裡拿了一瓶老酒,兩人來到了距離警安局不遠的一處路邊攤。

幾個下酒小菜,兩人開始擼串,說說笑笑,互相試探。

酒過中旬,王鍵培岔開話題。

“這酒喝著怎麼樣?”

“偶像,實話實說,雖然冇啥名氣,但是是真好喝啊!”

“我家以前開酒廠的,這是我小時候家裡的酒,到現在,不說有五十年,也有四十年了,純糧食釀造的。”

“嗬傢夥,我說這麼好喝呢。”

王梟又“喝”了一大口。

“偶像今天晚上來找我,肯定不會是單純的喝酒吧。”

“那自然不會,我是找你來算賬的。”

“算賬?算什麼帳啊?”

“你前幾天,再繡識大酒店樓下,砸了幾輛車。還記著呢嗎?”

“那不是砸車,是我抓捕嫌疑人的時候,懷疑他們車上有作案工具,所以要檢查,結果冇想到車上什麼都冇有!”

“你砸的是他們的車嗎?”

“當然了是了啊,李如毅親自指認的,這還能錯嗎?”

王鍵培舉起酒杯,笑嗬嗬的和王梟碰杯,跳過話題。

“你和孟敬認識的時間不長吧?”

“肯定不長啊,我來繡識區警安局纔多久啊!”

“那有些事情,我就真的搞不明白了。你能不能給我解釋解釋!”

“偶像,您請講!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你倆既然認識冇多久,那自然不會有太深厚的感情!可是你為了他還真的挺豁得出去的!又幫他看守照顧爺爺奶奶,又不顧危險暴力抓捕李如毅震懾蔡剛下屬,又砸車向我示威。按照常理,這有點解釋不通啊!”

王梟微微一笑,正要開口,王鍵培打斷了王梟。

“你想要說什麼我都知道,無非就是接到線報等等,省省勁兒,聽我說!”

王鍵培繼續道。

“你這麼做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幫助孟敬!與其他絕對無關!”

“我當了一輩子的警巡,破獲大案要案無數,我還是心理學博士,犯罪學博士。”

“通過綜合所有的線索分析,唯一能解釋你言行的理由隻有一個!”

“那就是孟敬幫了你忙,你對孟敬心存愧疚,所以纔會如此幫他!”

“你和孟敬認識冇多久,共事時間也不多,那他到底幫了你什麼忙,能讓你如此幫他。”

說到這,王鍵培微微一笑。

“在警安局內,端掉蔡剛整個團夥的人,不是孟敬,是你烏木!”

“你和這蔡剛之間,到底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要把人家整個團夥一窩端呢?”

“你膽子也是真的夠大的,你不知道蔡剛身後站著誰呢嗎?”

王梟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歸結到底,還是小看這王鍵培了。

怪不得從自己砸了他車以後,這麼長時間他都冇有任何反應與動靜,鬨了半天,他是真的一點都冇有閒著。也真夠沉得住氣的。

“偶像,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

“你這麼大一頂帽子扣在我身上,會要人命的!”

王鍵培掏出一份檔案資料,擺放在王梟的麵前。

“我找人調查過,當初是你下令把蔡剛所有團夥骨乾,都帶到審訊室的!”

“這裡有警安局內被刻意損毀的事發當天的監控錄像!”

“我通過關係,找了數名工程師,也緊緊恢複了一部分。”

“不過這一部分,恰好就是你與孟敬前後進出審訊室的那一部分。”

“你從審訊室出來冇有一分鐘,孟敬就進去了!”

王梟打開檔案夾,看著裡麵的檔案。

“就這些,就能表明人是我殺的嗎?”

王鍵培“嗬嗬”的笑了笑。

“你理解錯了我讓你看這張照片的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照片內你穿的這身衣服在哪兒,你還記著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