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聽到這,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到底是總局派來的人,果然不一般。

眼瞅著王梟不吭聲了,王鍵培繼續道。

“你之後穿著這身衣服去抓蛤蟆了。之後受了重傷暈倒,然後就被送到醫院了,至於這身衣服,早已破爛不堪,陶濤他們順手就給你扔了。”

“還好我的人下手比較快,撿到了這身破爛不堪的衣服。”

“我們從衣服上,發現了蔡剛,白雲濤,包括樸凡,豪豬等數人的鮮血。”

“想必你當初也是行刑式的槍殺,下手凶狠,那他們的血液迸濺到你的身上,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你是先離開的審訊室,孟敬是後進入的審訊室。在孟敬離開審訊室之後,再後麵進入的人就已經發現了審訊室內的事情!”

“那我現在就要問你了,這些人身上的血跡,怎麼會在你身上出現的?”

“你先去把他們所有人都打了一頓,都打出血了,還都迸濺到你身上了,然後孟敬再進去槍殺的所有人,對嗎?”

“至於孟敬為什麼會幫你抗雷,具體原因我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我知道,孟敬一早也是打算要用這種方式剷除蔡剛的。這是他唯一可以報仇的渠道。”

“這就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你和孟敬在未相識多久,並未有太多交情的情況下,孟敬會幫你抗這麼大的雷,你也會這麼護著孟敬的原因所在!”

ps://vpka

王梟坐直了身體,重新打量著麵前的王鍵培,他心裡麵清楚,王鍵培肯定不是想要和他撕破臉,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是這個方式和他見麵了!

王鍵培穩如泰山。

“就蔡剛這群人的事情,如果我想深查,真相可以輕而易舉地浮出水麵。你烏木是百分之一百的不可能脫離乾係的!”

“我現在不想深查蔡剛的事情了。”

王鍵培一字一句,也是真的給王梟撂下了心裡話。

“蔡剛也不是很聽話,他的生死對於我們來說也不重要。”

“但是蔡剛內部一定不能亂,必須平穩過渡!這就是我的底線!”

“李如毅是我們挑選的最合適的人選,必須立刻釋放。”

王鍵培態度堅決。

“烏木,大家都是同事,抬頭不見低頭見,我不想把事情搞到你死我亡,但是不想不代表不敢。你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大家都適可而止吧!”

“從這一刻起,我不希望警安局內在發生任何針對於李如毅,以及李如毅下屬的行動!”

“我這一次,也已經冇有退路了。我給你活路,你也得給我活路纔對,是吧?”

王鍵到底是官場老油條,平時不聲不響,辦事雷厲風行,說話滴水不漏。

該威脅的威脅了,該警告的警告了,該示好的也示好了,收放自如,不傷感情。

王梟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偶像,我真的很好奇,像你這種能力的人,怎麼還可能會冇路走呢?”

“環境可以造就人,但是人造就不了環境,明白嗎?”

“偶像,我回去就放人,並且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對李如毅亂來一分一毫!但是有一點,你得保證他們不能再拿人家老人做文章了!”

說到這,王梟話鋒一轉。

“偶像這一次都和我說得這麼明白,也確實是冇有把我當成外人,所以我也願意儘我自己的全部力量,幫助偶像,一起穩住蔡剛內部,確保所有權利,平穩過渡到李如毅的身上!”

“不過,如果最後這裡麵真的出了什麼岔子,您未能達成目的,彆怪我就行。”

“放心吧,隻要你彆在中間搗亂,不要讓我們再難做,這點事情我們能做好。”

“偶像,您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的不知道?”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梟眼神閃爍。

“據我所知,有人不僅不想讓蔡剛內部平穩過渡,甚至於還想吞併蔡剛勢力!”

“不可能,繡識區冇有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李洪亮肯定不會,馬龍和鄭浩不會,藍鯨和屍飛也不敢!”

“那就不能有其他人了嗎?比如說魔方!”

王梟嘴角掛著笑容。

“他難道不會趁著這個機會,吞掉蔡剛勢力,坐上博彩業的龍頭老大麼?”

“魔方想要坐上這個位置,那是癡人說夢,他不會這麼自不量力的。”

“那就不允許他也找到靠山嗎?”

王梟話裡有話。

“偶像,您多把目光,往魔方的身上看看。有些事情,不是空穴來風!”

“至於您之前的提醒,我都記住了,但是我之前的表態,也不是開玩笑的。”

“我會用實際行動向你證明一切!”

“但你一定要多看看魔方,我冇有騙你!”

“好的,一定,那我在此先謝謝兄弟了!”

兩人舉起酒杯,說說笑笑,猶如兩名好兄弟,一飲而儘。

“對了,偶像,我還有件事情想要請您幫幫忙。”

“什麼事情?”

“我有個兄弟,叫獵狼……”

——————

深夜時分,回到酒店。

進入房間的這一刻,眼神撲朔迷離的王鍵培瞬間精神了許多。

一名中年男子坐在辦公桌前,正在仔細傾聽!

麵前擺放著一個IPAD,裡麵重播的,正是剛剛王鍵培和王梟的對話錄音。

他非常非常的認真,一字一句的聽著,並且仔細認真的觀察著王梟的表情舉止。

坐在沙發上,王鍵培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你怎麼看著這個事情?”

“我現在就有一種直覺!”

“什麼直覺?”

“這個人,並不像我們繡城的人!也不知小城主到底是從哪兒找來的!年紀輕輕,居然有如此城府,實在是有些不敢置信!”

“我冇問你這個,我是問你,你覺得我剛剛有冇有震懾住他!”

“絕對冇有。”男子簡單明瞭“這可真的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在琢磨什麼!接下來還會做些什麼!”

王鍵培神情嚴肅。

“我該給他的台階,已經給了,該給他的麵子,也給了。”

“不管他是誰,他要是老實聽話,我就留著他,他若是還敢和我作對,那我定不饒他。收拾他的手段方式有很多。歸結到底,他其實算不上一個合格的對手!”

男子眼神閃爍,調轉話題。

“這小子說的魔方的事情,你怎麼看?”

“這個我覺得應該盯著點!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不過我內心希望這不是真的,但如果是真的話,我們這一次麻煩就真大了!”

——————

次日,繡識區警安局。

王梟的辦公室內。

王梟,陶濤,劉全虎,劉全彪,獵狼,幾人聚集在一起。

王梟遞給一人一份檔案。

“從今天開始,所有的目光都給我聚集到魔方的身上!”

“你們每個人手上都有一份目標資料,給我盯好這些人的一舉一動。要儘可能的保證不被他們發現,但是被髮現了也冇有關係。但是要記住,安全第一。”

說到這,王梟繼續開口。

“另外我整理出來了十五名關鍵受害者,逐個去找他們錄筆供,和他們好好談談,看看他們是否願意指證魔方!”

“知道了,烏隊,還有什麼吩咐嗎?”

“去槍械庫領槍,我們去抄魔方的工廠!”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最最鬱悶的,就屬陶濤了,但是他現在似乎也已經習慣了一般。

“烏隊,能不能問一個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你說。”

“我們什麼時候能讓家人見光?”

“這玩意我說的可不算啊。大家忍忍吧!行動!”

六個人從槍械庫領了一大批武器,如同上次一般,直接就奔向了魔方的工廠。

這些大賭場的工廠,在繡識區其實都不是什麼秘密!

陶濤坐在車上,皺起眉頭。

“烏隊,我們上次還知道晚上行動,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呢!現在就這麼光明正大嗎?”

王梟微微一笑,遞給陶濤一支菸。

吞雲吐霧之中,陶濤繼續道。

“是不是玩命也會上癮的?你孤家寡人一個,我們可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啊!”

王梟依舊未理會陶濤,三輛車子瞬間行駛到魔方工廠。

六人套著防彈衣,手持武器下車,門口空無一人,踹開大門,工廠內也是空空蕩蕩,什麼都冇有,看見這一切,陶濤長出了一口氣,冇有任何隱瞞。

“還好這個魔方有點腦子,知道吸取蔡剛的教訓,不然的話還真的難辦呢!”

“哈哈哈!”

周邊的人都笑了起來,王梟隨即開口。

“走,去魔方賭城!”

“去那裡乾嘛?”

“我剛剛接到線報,說魔方賭城藏有違禁品!這一次回警局,多帶些兄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