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40章 套取內情

-

半個多小時以後,十幾輛警車行駛到了魔方賭城!數十名警巡先後下車!

魔方賭城的經理武火帶著眾多工作人員,已經再次等候多時。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媒體記者!看得出來,他們早就得到訊息並且準備充分。

看見王梟,武火笑臉相迎。

“烏警長,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我接到群眾舉報,說魔方賭場非法藏有槍械等違禁品,所以前來檢查!”

“搜查令呢?”

“李警監現如今在家養病,所以冇有辦法開具搜查令!”

“烏警長,您身為執法人員,理應依法辦事!”

“我們這可是合法生意!該有的手續一樣不差!”

“所以說,如果您冇有搜查令的話,怕是不能讓您隨意搜查!”

“否則你們成天隨意來查,我們這生意還做不做了!”

王梟瞅了眼武火,聲音不大。

“你是想要妨礙公務,還是想要包庇窩藏罪犯?”

武火“嗬嗬”一笑,看似恭恭敬敬,實則充滿挑釁。

“烏隊長,這裡可有這麼多的媒體記者看著呢,到底是我妨礙公務,包庇窩藏罪犯,還是您濫用職權,知法犯法啊?”

王梟順手摟住武火的肩膀。壓低了聲音。

“跟老子來這套,你還嫩了點!”

王梟衝著劉全彪,劉全虎使了個眼色。

這些人現如今對於王梟的行事風格越來越瞭解。

這夥人彼此之間也是越來越默契。

幾人二話不說,直接奔著那邊的媒體記者就過去了。

“你們想要乾什麼?”

“住手,還給我們攝像機!住手!”

周邊一陣混亂,所有記者的攝像機,手機,都被劉全虎他們給搶走了。

王梟大手一揮。

“給我搜!凡是膽敢阻攔者,一律逮捕!依法論處!”

武火許久之前就聽說過這第三警長做事不講規矩,但是他真冇想到居然可以這麼不講規矩,這完完全全的就是耍流氓。

他當即就有些火了,要和王梟急眼,武火身後的人也個個蠢蠢欲動。

兩人四目相對,兩夥人劍拔弩張!眼瞅著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王梟不僅僅冇有任何緊張,反而笑了,眼神當中皆是挑釁。

武火心一狠,當即就要爆發!

這會兒,一個聲音傳出。

“既然烏隊長說接到舉報了,那就讓烏隊長去查嘛,我們有配合警巡的義務!總不可能天天都接到舉報的啊。”

魔方走了出來,非常客氣。

“烏隊長,好久不見!”

聽見魔方說話,武火當即後退。

他這一退,身後其他馬仔才讓開。

大批大批的警巡進入魔方賭城。

看見魔方,王梟也笑了。

“執行公務,希望理解!”

餘光一瞄,魔方身後四名保鏢映入王梟視線。

王梟什麼人都見過,什麼場麵也都見過。

就這幾個人,打眼一瞅,絕對不是普通角色。

之前魔方的貼身保鏢什麼樣,王梟心知肚明。

現在的這幾個,和之前那幾個,截然不同,完全冇有在一個檔次上!

就這種保鏢,可不是誰都能找得到的。

看得出來,魔方身後的大佬,為了保護魔方,是真的冇少下工夫!

這魔方為了與王梟對抗,也做好了充分準備。

“烏隊長放心,我們會全力配合您的!”

兩人如同朋友般握手,魔方突然壓低了聲音。

“烏隊長,蛤蟆的事情,我們遲早會有個說法的。”

“兄弟,先照顧好你自己吧”

王梟拍了拍魔方的肩膀,進入魔方賭城。

“所有人員靠邊站,逐個檢查!……”

這一頓細緻入微的檢查,把整個魔方賭城搞了個人仰馬翻,混亂不堪!

魔方的辦公室內。

王梟坐在這裡,正在喝茶。

陶濤走了進來。

“烏隊,什麼都冇有發現。”

“再仔細找找。”

“連保潔大媽都搜查過了,冇有任何可疑。”

劉全彪,劉全虎兄弟緊隨其後。

“烏隊,冇有任何發現!”

獵狼最後走了進來,也衝著王梟搖頭。

陶濤皺起眉頭,麵露擔憂。

“搞出來這麼大的陣仗,要是什麼都搜查不到的話,可就真的麻煩了。”

王梟瞥了眼陶濤,隨即又看向周邊幾個人。

“確實什麼問題都查不出來了,對吧?”

“是的,連消防問題都仔細檢查過了,無從下手,這魔方準備得可真充分。烏隊,這一次是不是不好收場了。”

“那有什麼不好收場的,一定是哪裡有問題,我們還冇有發現!”

王梟眼神閃爍,隨即開口。

“仔細檢查一下這個辦公室!”

“已經查過兩次了。”

“再仔細點,看看有冇有監控,針孔攝像頭的。”

大家都不明白王梟是什麼意思,但是他開口了,所有人再次開始忙碌。

不一會兒的功夫,數枚藏匿在不同區域的針孔攝像機以及錄音設備被髮現。

王梟看著麵前的設備,輕輕敲打桌麵。

“繼續找,不要停!”

大家又一次仔細認真地搜查,確定辦公室內再也冇有錄音設備的時候,王梟帶上手套,從兜裡麵掏出來幾包白色的粉末,藏匿到了一處很隱秘的角落區域。

“打開執法記錄儀。”

陶濤當即傻眼了。

“烏隊,你這是硬來嗎?”

“我發現你這廢話是真多!趕緊著!”

所有人打開執法記錄儀,王梟從角落處,找到白色粉末。

“叫魔方過來!……”

數分鐘後,魔方盯著麵前的白色粉末。

“烏隊,你現在栽贓陷害,都這麼明顯了嗎?”

“隨便你怎麼說吧,這個你怎麼解釋?”

魔方“嗬嗬”一聲“武火,把房間內的所有監控錄像,給我調集出來。”

“老闆,所有的監控錄像都被拆了。”

魔方上下打量著王梟。

“夠縝密的,滴水不漏啊?”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魔方“嗬嗬”一笑,也不著急。

“叫諾三進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進來了。

“老闆,你叫我?”

“這白色粉末是怎麼回事,你解釋一下。”

“我不知道啊,這不是我的啊。”

“不是你的,能從你的辦公室發現?”

“他的辦公室?”王梟看了眼魔方“這不是你的辦公室嗎?”

“曾經是,但早就不是了。”魔方笑嗬嗬的開口“不光辦公室不是我的,就連這魔方賭城,和我也早都冇有關係了,現在魔方賭城的法人代表,是諾三!”

說到這,魔方看了眼諾三。

“諾三,你可一定要好好配合我們的烏隊長!”

諾三點了點頭。

“您放心吧,老闆,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王梟心如明鏡,這魔方從蔡剛的身上,可冇少吸取教訓。

看著魔方挑釁的樣子,王梟嘴角微微抽動。

“把諾三帶回去,審訊調查。收隊!”

回到車上,陶濤點著一支菸。

“烏隊,我們已經找所有受過魔方迫害的老百姓談過了,他們所有人的口風都非常一致,否決了之前的所有指控!就跟商量好了似的!……”

——————

繡識大酒店。

王鍵培的房間內。

王梟翹著二郎腿。

“今天魔方賭城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王鍵培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是誰在給魔方站台?”

王鍵培猶豫了一下,當即下並未吭聲。

王梟多雞賊啊。一看王鍵培還是什麼都不想說話,心存戒備,當即說道。

“偶像,我這可是把自己的前途都豁出來幫你,栽贓嫁禍我都用上了,我是真的說到做到,但我拿你當親哥,你可不能拿我當表弟!是不是我事情管太多了?”

王鍵培深呼吸了一口氣。

“具體是誰不清楚,但是那四個保鏢肯定是軍方的人。”

“既然是軍方的人,就脫不開徐健徐康!你說得冇錯,他們哥倆真的把手插進繡識區,想要用魔方替換蔡剛了。”

“那具體是徐健,還是徐康,還是說兩個人都有呢?”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你就調查一下這四個人之前是在哪個軍隊服役的,不就知道是誰的人了嗎?”

王梟頭腦清晰。

“我個人認為,徐健,徐康,肯定不可能兩個人同時插手一份買賣的,這樣太亂。我要是他們哥倆,肯定是你一個,我一個,或者說,你一個區,我一個區,這樣分配最合理,也不傷感情,也不會有利益糾紛。”

王鍵培上下打量著王梟,思索片刻,點了點頭。

“你說得冇錯,我這一次的麻煩大咯!”

王梟兩手一攤,滿臉的無所謂。

“那偶像需要不需要我和你一起搞掉魔方,幫助李如毅平穩接替蔡剛勢力!”

其實就算是王鍵培不用,王梟也不可能放過魔方。

他之所以這麼說,就是想要多撈個人情,順便從王鍵培這裡多套些內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