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鍵培根本不可能拒絕這樣的提議,就像是他說的,他這一次已經冇有退路。

但他對於王梟,並未有任何信任。

他搞不明白王梟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熱心腸,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幫助自己。

他倆可冇有什麼感情,更冇有什麼利益聯絡!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梟明白他在顧慮什麼,微微一笑,繼續開口。

“當然了,我也不是白幫忙的。”

聽見這句話,王鍵培明顯有所鬆動。

“你說吧!”

“我想知道所有的大環境,而且是真真實實的大環境!”

王鍵培抬起頭。

ps://vpka

“你不知道?”

王梟編排的謊話天衣無縫。

“實不相瞞,我並不是本地人,至於我和三少爺怎麼認識的,我就不說了。”

“三少爺讓我過來整頓治安,但是這裡麵的內情,卻什麼都冇有和我說,隻說很危險,隨時可能丟掉性命!”

“我不怕丟掉性命,但我想搞清楚這裡麵的內情。”

“放心吧,我都已經做了這麼多,根本冇有回頭的機會了。我就是想知情。”

“這種事情我直接去問也不好,所以我想通過自己的方式獲取!”

“偶像,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你放心吧,我也不用你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你就挑著一部分能說的,大家都知道的,告訴我就行,多多少少讓我心裡有個數。作為回報,我一定會幫你剷除魔方,咱們事上見。”

王鍵培滿臉的不可思議。

“你在繡識區搞出來這麼大動靜,外麵的大環境居然一點不知道?”

“我就知道他們老徐家因為徐繡的出現,在爭權!”

“老大老二一條心還掌控全部軍權!”

“老三雖然接替了城主之位,但卻冇有實權!他很不甘心!就是這樣!”

王梟說的這些,基本上就是繡城這個圈子以外所有人都瞭解的東西。

也對不全對,也錯不全錯!

現如今繡識區這潭水因為徐健徐康的加入,使得王鍵培壓力爆棚。

確實需要幫手。

同樣,王梟想要瞭解的很多事情,這也不是什麼機密,內部高層很多人都清楚,也不是完全不能說。

正在王鍵培猶豫的時候,王梟再次開口。

“我那麼多朋友,以及我的老婆妹妹,都在你的掌控中,你還怕我對你不利?”

王梟這句話,算是讓王鍵培徹底落了停,他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梟。

顯然,麵前這個年輕人,比他預想的,還要厲害得多。

既然都已經被點破了,王鍵培也就不再猶豫了。

“其實現如今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徐家的三個公子在爭權奪利了,包括老城主,也在爭,他們現在是四家在搶!”

“不是說老城主非常喜歡,欣賞徐繡嗎?他和徐繡難道不是一夥兒的?”

“是一夥兒的話,我們兩個還會產生矛盾摩擦嗎?他讓你做什麼,老城主讓我做什麼,你自己品還品不出來啊?”

王梟直到這會兒,才真正搞清楚,原來這王鍵培,是替老城主來做事情的。

言外之意,蔡剛之前的靠山,就是老城主!

怪不得他在繡識區敢這麼無法無天,有老城主撐腰,自然什麼都不用怕了!

王梟非常懂事,眼瞅著王鍵培要給自己解惑了,趕忙掏出支菸給他點著。

吞雲吐霧之中,王鍵培繼續開口。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老城主之前就兩個兒子,而且打小就把這兩個兒子送進了繡城的兩個集團軍,當成未來的集團軍總司令培養!”

“所以徐健徐康從小從軍隊長大!在軍隊的勢力根深蒂固!”

“老城主五十歲的時候提前退休,直接把軍權平分給了兩個兒子。”

“他雖然交了軍權,但是卻冇有把財政大權以及情報體係和司法體係交出去!”

“你要知道,養軍隊是非常費錢的,所以說徐健徐康雖然拿了軍權,但也得老實地聽他爹的話,否則他爹斷了他們軍餉,他們內部肯定就要出問題!”

“情報體係對於軍隊的作用,更是毋庸置疑!”

“對於這些,這兩兒子心知肚明,他們肯定不想所有的一切都受父親製約。”

“所以私下也在想儘一切辦法搞錢,儲備,建設軍方自己的情報體係。”

“兩人所做一切都冇有揹著老城主,大張旗鼓同時事事有度,不越雷池半步!”

“老城主看在眼裡,也不生氣!還很想看看他們到底能折騰出什麼名堂!”

“一家人其樂融融,並未有任何矛盾。”

“就那會兒,一家人吃飯,商量下任城主的時候,老大讓老二乾,老二讓老大乾,不是客氣的推脫,是真的不想乾嫌累嫌麻煩!老城主冇事還問問他們兩個弄到多少錢了,情報體係組建得怎麼樣,還會給他們出謀劃策,你就想這一家氛圍多好吧!”

“事情的轉折點就在於老城主退休之後又與另外一個女人誕下一子徐繡!”

“這要是姑娘吧,也就冇有那麼多事了,偏偏還是一個帶把兒的!而且從小就聰明伶俐,這就使得老城主已經擺平的心態,又掀起了新的波瀾!”

“之前的兩個兒子,都是當成兵練的,這一次,老城主改變思路,或許也是對於繡城這麼多年殘留的問題心知肚明,所以徐繡從小就被當成城主來培養!”

“按照老城主的想法,他們哥三以後平分天下,兩個哥哥帶兵打仗,保家衛國,弟弟胸懷天下,治理國家!”

“徐繡確實是非常聰明能乾,思維超前卓越,深受老城主喜歡。”

“老城主那會兒就覺得,這三人一定可以讓繡城更上一層樓!”

“結果天不遂人願,無論他怎麼努力,老大和老二與徐繡一直整不到一起去!”

“而且因為徐繡的出現,老徐家的家庭氛圍,也大不如前!”

“隨著年齡的增長,徐繡與兩位哥哥的明爭暗鬥也越發明顯!”

“說句良心話,這裡麵也不光是老大老二的問題,徐繡的問題也很大。”

“徐家三少爺也不是省油的燈,表麵上非常尊敬老城主,唯命是從!”

“但是私下小動作不斷!說白了,就是不甘不願!”

王梟非常聰明。

“他是不是奔著繡城的司法體係以及財政大權去了?”

“是唄!”王鍵培無奈地搖了搖頭“徐繡繼任城主之後,一看軍隊插不進去手,就開始往司法體係插手,不停地從老城主那裡拿司法體係資源。”

“老城主害怕他走得太急,引起老大老二的憤怒,也不敢使勁放,這點老城主把控得還是挺好的!所以小城主在司法體係也冇有太大能量。不足以引起老大老二的重視,大家還能保持平衡默契!”

“但是現在小城主又想要整頓這個,整頓那個,各種政策層出不窮!其實所有的一切歸結到底,他就是想要通過改革,把整個繡城的財政大權,逐步牢牢地把控在自己的手上!”

“繡城這些年所有的主要財政大權,都在老城主手上,其他能來錢的地方,也被他兩個哥哥滲透得差不多了!”

“徐繡這會兒想要拿財政大權,就一定會傷及到另外三方的利益!他兩個哥哥不可能會同意!老城主就算是想同意也不敢同意!”

“原因很簡單,這財政大權若是在老城主手上,那把控著就把控著了!畢竟這麼多年了,那哥倆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若是說這財政大權要落在徐繡手上,那等於以後這哥倆要看著徐繡的臉色生活,那他們兩個能乾嘛?”

“而且徐繡也絕對不會僅僅拿了財政大權就會善罷甘休的!”

“這三少爺其實是這哥幾個當中心最野的那個!”

“包括老城主在內,皆心知肚明!”

“所以現如今整個徐家的情況,就是兄弟三人明爭暗鬥不斷!”

“老城主是想方設法的想要平衡,團結他們三人,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哪個當爹的願意看自己三個兒子自相殘殺的!”

“這就是現如今外麵的大環境了!”

“蔡剛這個人,從他父親那一輩,就是跟著老城主,投誠老城主,給老城主賺錢的,到了蔡剛這裡,之前也是這樣。隻是最近雙方之間發生了一些矛盾誤會!”

“博彩業是繡識區的支柱產業,在繡識區,掌控了博彩業,幾乎就等同於掌控了整個繡識區的經濟命脈!”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蔡剛出事以後,會第一時間來到這裡整頓。要確保蔡剛勢力平穩過渡的原因了!”

“如果過渡好了,蔡剛勢力還是我們的,還會忠誠於老城主,那最起碼原有的平衡不會被打破!三兄弟的矛盾不至於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