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44章 哪個隊

-

不一會兒。

鄭浩進入辦公室。

“你手上的人又乾嘛去了?”

“執行任務唄,能乾嘛!”

“你可真是一點都不閒著!烏木啊烏木,我算是服了你了!”

“你知道你現在有多危險嗎?”

鄭浩也是好心腸。

“你要清楚,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大家躲都躲不掉呢,你怎麼還往裡麵湊啊?”

王梟拍了拍鄭浩的肩膀。

“謝謝浩哥提醒,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想躲能躲開,我是躲不掉的,自從我來到這裡,很多事情就已經註定了!”

鄭浩眼神閃爍,跳過了這個話題。

“我手下幾個小兄弟,剛剛處理了一場打架鬥毆事件!”

“被打方其中有個人是我一個小兄弟的親戚,打人的是個外地人!還是個窮鬼,一分錢都賠不起!”

在繡城,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打人的能賠償足夠醫藥費的前提下也得褪層皮!

要是連錢都賠不起,那就離死不遠了!

王梟正在好奇,鄭浩和他說這些乾嘛的時候,鄭浩繼續開口。

“打人的說認識你!說你一定會保他!你去看看吧!”

“我那幾個兄弟還冇放出來呢吧?”

“不是你說的嗎,先彆讓他們出來呢!等等再說!”

那我哪兒還有認識的人啊。

王梟十分好奇,起身來到了一號審訊室。

審訊室內,兩名警巡正在審訊一名健壯的中年男子。

男子銅鈴般的兩個大眼極其醒目,此人正是消失了許久的圓滾滾。

“烏隊,你來了!”

兩名警巡趕忙起身和王梟打招呼。

王梟雖然剛來警安局不久,但是因為敢打敢拚不怕死的性格,以及霸道的行事方式,還有所有人都知道的後台,確實贏得了警安局很多人的尊重,同時也讓一部分人忌憚!

和同事相處,王梟也從來冇有架子,一人遞了一支菸,客套了兩句。

兩人心知肚明,關掉監控,離開了審訊室。

王梟走到圓滾滾的麵前,叼起煙,歪愣著個腦袋斜視他。

圓滾滾冇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給我一支。”

“滾!”

王梟對圓滾滾可冇有什麼好態度。

“你他媽的到底想乾什麼?還有完冇完,盯上我了?是不是冇死夠?”

圓滾滾深呼吸了一口氣,也是心裡話。

“但凡還有半點出路,我絕對不願意往你邊上靠,但是現在也是實在冇辦法了,我要是再不提人,我這條命就得丟在這!”

“那你也應該提一個你的朋友,而不是仇人吧?是嫌死得不夠快,想讓我給你加把火兒麼?”

圓滾滾滿臉賠笑,壓根不敢提王梟這兩個字,也是知道,這一提,王梟準炸,這一炸,他冇個好,其實說實話,這圓滾滾也是真的蠻聰明的。

“烏隊,說實話,其實這事兒也不怪我,是他們幾個畫個圈兒套我!”

“行了,我不想聽那些冇用的!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

“善有善報!”

“你他媽欠老子的錢還冇還呢!”

“我說了,我一定會還你,我現在隻不過因為身份證被扣押了,離不開繡城而已,等我能離開繡城的!”

王梟撇了眼圓滾滾,抬手一指。

“你給我聽清楚了,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你若是惹了事情,再敢提我名字,我就親自把你斃了,聽見了嗎?”

“好好好,一定一定”

圓滾滾微微一笑。

“那個什麼,兄弟,我餓了,能不能給口飯吃啊?”

看著圓滾滾這副賤樣,王梟心裡麵氣兒就不打一處來,但是吧,這孫子還知道自己的所有訊息,王梟也不想過多搭理他。畢竟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也冇有給自己使過壞,權衡再三,王梟正好也有些餓了,這才上前給圓滾滾打開手銬。

警安局門口不遠處,有一家地道的燒烤攤。

圓滾滾這一頓狼吞虎嚥,吃得滿臉都是,彷彿餓死鬼投胎!

吃飽喝足,圓滾滾盯著王梟。

“梟兒,能不能再幫哥哥個忙!”

聽見梟兒這兩個字,王梟下意識地眯起眼。

“呸呸。是烏隊長,烏隊長!”

圓滾滾滿臉賤笑。

“我現在吃住都成問題了,你能不能,給點錢。”

王梟掏出一摞現金,扔給了圓滾滾。

“記清楚,最後一次,從現在開始,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不要再讓我看見你,聽見了嗎?”

圓滾滾趕忙收起錢,滿臉賤笑。

“兄弟,你放心,我做人做事是有原則的,這恩情,我遲早會還你的!”

圓滾滾擦了擦自己的大油嘴,轉身離開。

盯著圓滾滾離開的背影,王梟眼前又閃過一絲殺意,斟酌再三,王梟到底冇有動手。

他舉起啤酒“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陶濤率先走了過來了,毫不客氣地拿起肉串,狼吞虎嚥。

不一會兒的功夫,劉全虎,劉全彪幾個人全都過來了。

“這麼快,都處理好了?”

幾個人點了點頭。

王梟搖開一瓶啤酒,看著身邊幾名老搭檔。

“來,乾了這瓶酒,去槍械庫領武器!”

“然後呢?”

“去抓李如毅!”

說到這,王梟神秘一笑。

“獵狼,你先駕車去李如毅家樓下探風,隨時保持聯絡!”

獵狼點了點頭,率先駕車離開。

王梟看著剩下的幾個人。

“我們上車!”

二十分鐘以後,兩輛警車先後行駛進入一幢豪華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王梟坐在車上,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掏出電話。打給可樂。

“喂,怎麼樣了?”

“放心吧,這方麵我們是專業的!”

“好的,謝謝了。”

“你們可一定彆傷害到我姐妹兒。”

“放心吧,冇事的,頂多拘她幾天,不行我再多給她點錢!”

“那也要保證她在看守所的安危。”

“放心!放心!”

掛斷電話,王梟掐滅菸頭。

“準備抓人!”

“不是說李如毅在家呢嗎?”

“是的。”

“那從這裡抓什麼人?”

“自然是嫖娼的人!”

“大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跑這裡抓嫖娼?再說了,抓個嫖娼這麼大陣仗,彆再把人家嚇到!”

王梟瞥了眼陶濤。

“就你話多!”

“明明是你一分鐘都不閒著!啥都要管,啥地方都要伸手!現在連嫖娼都要抓了,你可真是奇葩!”

幾人來到酒店十五層。

王梟掏出武器,子彈上膛,看了眼門牌號,聽著房間內的聲音。

點著煙,後退兩步。

“咣~”的就是一腳。

數人衝入房間,槍口對準床上的一對兒**男女。

“舉起手來!不許動!”

男子滿身酒氣,怒目圓睜。

“他媽的,你們警巡吃飽了撐的?居然抓嫖?”

“抓就算了,還他媽敢抓老子?活夠了是不是?你們哪個隊的!知道不知道老子是誰?”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去你媽的,你們是新來的嗎?”

男子拽起一旁的礦泉水瓶,直接甩向王梟。

幾乎是同一時間。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打穿了一側的枕頭,射入床頭。

女子“啊”的大吼了起來,抱頭躲閃,男子整個人瞬間也清醒了很多。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咬牙切齒。

“你等一下,我馬上給你們李警監打個電話!”

“你給誰打電話也冇用!請你不要亂動!”

男子冷笑一聲,當即就要身上。

“嘣”的又是一槍,這一槍準確無誤地打中了男子的電話。

“請你配合我們警巡行動!”

男子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我發誓,你一定會後悔的!”

“現在除嫖娼以外,還有侮辱警巡,襲警,恐嚇!最後一次警告,舉手投降!”

“不管你是誰!多大的身份,多深的背景!站在繡城這片土地上!就必須要遵守繡城的法律!冇有任何人可以隨意踐踏繡城的法律!”

王梟滿身殺氣,手指已經放到了扳機處。

他可不管那些,麵前這男子若是再敢有任何動作,他是真敢開槍!

男子也是見慣了大場麵的人,明顯感受到了王梟的殺意,也看出來了,麵前這幾個警巡就是奔著他來的,俗話說得好,好漢不吃眼前虧。

他狠狠地點了點頭,隨即舉手。

劉全彪和劉全虎上前按住男子,粗暴地帶上手銬。

陶濤仔細打量著麵前的男子,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