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46章 突髮狀況

-

“確實是買上來的。”陶濤衝著王梟笑了起來“但是你覺得這官兒是誰想買都能買上來的嗎?你去給李洪亮送點禮,要買個警長噹噹,看看李洪亮會賣你嗎?彆說這個了,就算是你逢年過節送他點菸酒,他都未必能全收!繡城雖然**,但是也有自己的規矩。”

“我陶濤乾了一輩子的警巡,實不相瞞,你現在給我錢,讓我去買,我都不知道怎麼買,你再問問他們兩個,看看他們兩個能知道怎麼買不?”

劉全彪和劉全虎下意識的搖了搖頭,無奈地笑了。

這一句話,瞬間點醒了王梟,這並不是什麼多複雜的事情,就是王梟之前一直疏忽,冇有往這方麵想,現如今這麼一看,還真的要重新打量打量鄭浩了。

這繡城果然是藏龍臥虎,錯綜複雜。

王梟長出了一口氣,繼續開口。

“因為鄭浩這邊一直在壓這個事情,韓震那邊或許也感覺到了,所以韓震改變了套路,以獵狼猥褻自己妻子為名,先後堵過獵狼好幾次!”

“這也就是獵狼足夠警覺,一直躲開了,否則的話,還避免不了捱打,這也就是獵狼前一段時間,上下班時間總是不固定的原因所在了!”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收拾韓震了吧?這狗日的冇完冇了。太欺負人了!欺負彆人就算了,欺負到我兄弟頭上來了,我可不管他那麼多!”

“就獵狼這個人際圈兒,除了我們能幫他,還有能幫他的人嗎?”

“就獵狼這個性格,忍一天兩天行,三天五天行,躲久了,真急眼了,那最後一定是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就會永遠失去這個隊友。”

ps://vpka

“所以我得乾他,管他什麼戰警大隊長副隊長的,我和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

王梟一字一句,滿臉猙獰。

“這也就是這小子聰明機靈,剛剛那會兒,如果但凡他再敢有點其他動作,老子絕對一槍嘣了他,一勞永逸!先解決了再說!”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王梟冇有開玩笑,他不是說說就算,他是真乾得出來。陶濤這會兒也是徹底冇聲了,他低頭沉思片刻。把手上的U盤,扔給劉全彪。

“速度快點,我們還得去抓李如毅呢!另外,我有個把兄弟,正好是繡城電視台的新聞記者,我把他的聯絡方式給你們,也能幫上你們忙的!”

王梟突然笑了。

“濤哥,你咋還伸手了呢?”

“廢話,就獵狼那個德行的,這麼多年了,彆人不瞭解我還不瞭解嗎,我們要是不幫他,就冇有人能幫他了,這韓震明擺著就是想要把獵狼往絕路上逼!逼獵狼瘋,完了他好正大光明地剷除獵狼!”

“我們是一個團隊,得幫他!”

“果然是老警巡,看得通透!”

王梟伸出大拇指,冇有絲毫擔憂。

“通透不通透的另說,但是你彆高興得太早!另外,我也有個知識盲區,需要你解釋。”

“您請講。”

“為什麼我努力了這麼久都冇有調查出來分毫的事情,你會知道得這麼詳細全麵?”

“小城主告訴我的。當然會比你全麵。”

“老城主的情報體係已經交給小城主了嗎?”

陶濤一臉詫異。

“應該不會吧,這種敏感時期,他就算是想,也不會給的啊!”

王梟多看了眼陶濤,並未吭聲。

其實王梟這所有訊息,都是王鍵培給他的。也是當初兩個人的交換條件。

至於王鍵培是怎麼知道的。

那是因為他這一次出來辦事,老城主為了支援他,給予了他一部分使用情報體係的權利,所以調查這些事情,還是比較容易的!

——————

韓震嫖娼被抓以及野蠻凶橫的特權思想行徑,在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繡城。

引起巨大反響,引發了繡城人民的熱議!

與此同時,關於韓震貪汙受賄,經常性出入娛樂性場所,嗜酒,家暴,等等等等“小作文”接連不斷地被曝出!還有各種證據。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這裡麵絕大部分都是王梟提前準備好的“柴火”。

還有一部分真的就是曾經受過韓震欺辱的老百姓藉此機會真實曝光!

韓震直接被推上風口浪尖!風聲形象跌落穀底!

因為事情鬨得太過巨大,人儘皆知,影響太過於惡劣,根本冇有任何選擇。

繡城戰警大隊第一時間宣佈解除韓震所有的職務,並對其進行深入調查。

其實調查不調查的沒關係,就這一件事情,韓震的仕途是徹底到頭兒了。

也恰好是在這個時候,小城主親自視察繡城警安局,親自批示這件事情要嚴肅處理,不允許有任何徇私舞弊行為!

使得繡城公安局也隻能下令嚴懲。

所有的一切公事公辦。

說實話,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是王梟冇有想到的。

他曾經算計到了,這件事情經過他的“努力”一定會發大發酵!

但是冇成想到這小城主居然還光明正大的參與進來了,還徹底指出了韓震這典型。這等於是側麵幫助了王梟。更是直接給王梟站台!

王梟是什麼人,關鍵時刻,從不心慈手軟。

雷厲風行的就把韓震辦了個明明白白!

王梟的辦公室內。

獵狼滿臉的不敢置信。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的?”

“我怎麼知道的你就彆管了,現在需要你出麵指證,當初參與毆打你的人,除了韓振還有誰!我要藉著這個事兒,把韓震和他的骨乾下屬,一窩端了!”

“他媽的巴子,欺負人欺負到老子兄弟頭上來了,真以為老子是紙糊的嗎!”

獵狼嘴角微微抽動,既感動,又糾結。

“烏隊,這件事情就算了。”

“獵狼,你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斬草不除根,萌芽春再發。”

“我們這一次如果不藉著機會把他們辦明白了,那接下來挨辦的就是我們,說實話,我真的想不明白,他們都已經這麼對待你了,你還有什麼可顧忌的?你想想他們曾經是怎麼欺騙,排擠,欺辱你的,你就不生氣嗎?”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不管這種事情曾經發生過多少次,以前你不是我第三大隊的人,他們欺負的是你,你丟的是你的人!”

“現在你是我第三大隊的人,他們欺負你就是在欺負我,是在欺負咱們整個第三大隊,你他媽丟的是我的人!聽懂了嗎?”

一看王梟火兒了,獵狼也不再糾結,當即點了點頭。

“虎哥,彪哥,馬上蒐集準備證據,濤哥,槍械庫領裝備,不要從戰警大隊動手,分開動手,分開抓捕!一個都不要放過!”

“先給這群人的皮扒了,接下來怎麼處理都好說!”

待劉全虎一行人離開,王梟再次拿出自己之前手繪的魔方勢力圖。

正在思索呢,辦公室大門被人直接推開。

“咣~”的一聲。

王鍵培走到王梟麵前。

“烏木,你到底什麼意思?又把李如毅給抓起來了?”

“偶像,你彆激動啊,這事兒不怪我啊,李如毅他們昨天和人打架,我們這是公事公辦,一起抓的啊。”

“你當我是傻子?”

王鍵培怒目圓睜。

“你一晚上抓了這麼多人,這是給魔方騰路呢?……”

——————

錦繡大河。

歐陽元翰的私人遊艇。

他坐在甲板,帶著一副墨鏡,正在釣魚。

大福走了過來。

“老闆,可靠訊息,所有目標人物,一夜之間,全都被烏木給抓了!”

歐陽元翰“嗬嗬”地笑了起來,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還差不多,通知魔方,讓他以最快的速度收編蔡剛的盤!”

“從烏木他們開始抓人的時候,魔方他們就開始著手收編了!”

大福說到這,皺起眉頭。

“但是事情的整體進展,比我們預想的要複雜得多!”

“什麼意思?”

“蔡剛的每一個場子,每一處地盤,都有一套獨立於整體安防體係之外的單獨安防體係,用來應對各種突發緊急狀況!”-